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完美制造

    

  “二位圣童,抱歉得很,我师傅现在正在行医,无暇抽身,请明日再来吧!”这时我才发现普竹这个小和尚走到了我身旁,大声的对寺外喊话。

  “那请你转告命悬大师,黑衣兵团此刻已经集聚在绿寺之外,成不成只等幻天大师一句话。”寺外又传来了阴童子那稍为尖锐的声音。

  “我幻天师祖早已不问世事,请二位圣童在言语中莫要再提及他老人家了,我师傅听到了会不高兴的。”那普竹一面对着我挤眉弄眼,一面用一本正经的话向寺外传声。

  “既然这样,就烦你转告命悬大师,期限只有三天,我们明日会再来,我们黑雷团长说了,万事和为贵。”阴童子又道。

  “那小僧就不送二位圣童了。”普竹朗声道。

  “告辞……”阴阳童子的声音才渐渐远去。

  “完蛋了,完蛋了!”普竹不断的抓着他的光头。

  袁茵和南宫北此时也站到了我的身后茫然的看着面色大变的普竹。

  “喂,南宫兄,你说过要带我出去,不会反悔吧!”普竹突然对南宫北道。

  南宫北点了点头:“这个是自然。”

  普竹低下头好象想了片刻:“你们还要等那个中了魔焚毁杀的人痊愈了以后一块走吗?”

  “是啊!你放心吧,我们说过的话绝对不会赖你。”袁茵轻道。

  “那个中魔焚毁杀的人,我估计最快也得三天后才能复原,到时我怕我们就走不了拉。”普竹皱起了眉头。

  “是黑衣兵团阴阳童子所说的那个期限吗?”我淡道。

  “不错,什么狗屁万事和为贵,到时师傅他不把东西交给人家,这里迟早就要给别人夷为平地,真没想到他们来得这么快!”普竹急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袁茵看着他。

  “原来我还准备和你们一块离开这儿,现在难了,就是不知道他们所说的黑衣兵团集聚是不是唬人的。”普竹自顾自的道。

  “不是,黑衣兵团的上千人都已经进入这个沙漠了。”我道。

  “那现在这个绿寺的周围一定是被他们团团围住了,我怎么这么命苦呢?”普竹愁眉苦脸的道。

  “小和尚发生什么事了?”袁茵被他搞愣了,大吼一声。

  “不如这样,你们现在就掩护我逃走吧,反正你们的同伴我师傅一定会治好的。”普竹抬头道。

  “你在说什么胡话?身为弟子,怎么能在大难临头之时丢下自己的两个长辈逃走呢?”袁茵道。

  “什么两个长辈,如果有两个就好了,问题是现在那个什么所谓的幻天师祖早就已经圆寂三年了,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普竹忙道。

  “那你临阵脱逃也是不该。”袁茵怒道。

  “什么临阵脱逃,我早就想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只是最近才终于偷偷解了我师傅下在我身上的毒,想借你们的马匹一同离开这儿,要不然我凭什么替你们求我师傅医那个中魔焚毁杀的人。”普竹不以为然的道。

  我突然想到了我问紫电,黑衣兵团的任务是什么时,她所说的,三大圣物翻三江,四道神器天无光,五行奇兵五界残……

  黑衣兵团袭来,小书就算魔焚毁杀好了,说不定也要死在这儿,我一定要在我临死前替我这三个同伴找出一线生机。

  “黑衣兵团是冲着什么而来的?”我将手放在了惶恐不安的普竹身上。

  “我也不知道,阴阳童子第一次来,也是隔着寺墙和师傅答话的,不过当时师傅把我锁在后院的禅房之中,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什么东西,不过我估计那东西绝对是一件异宝。”普竹左顾右盼的道。

  “这次,黑衣兵团竟倾巢而出,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皱起了眉头。

  “他们倾巢而出自是为了对付我那个早已死去的幻天师祖,这个老王八蛋,为什么不再等几年才死。”普竹恨恨的道。

  “你这个小和尚怎么说话这么不干净。”袁茵道。

  “这有什么?我被我师傅打了以后,骂的还要难听呢!”普竹道。

  “你的意思是你们寺中有一件超级异宝,而那个看守宝物的幻天大师却已经圆寂了?”我问道。

  “有宝物没错,我师傅在喝醉的时候也曾提过几次,幻天师祖却不该死得那么早。”

  “他多大了?”南宫北奇道。

  “据说才两百多岁,三百都没到!我两岁时和师傅到这出家那会,他还健康得很,怎么说死就死了,他一死可害死我们了。”普竹叹道。

  “咱们劝你师傅把那东西交出去不就得了?”南宫北提出了他的保守政策。

  “按照我师傅的倔脾气他是宁死不从的,我还这么年轻,就得陪着他一起死,想起来真不值得。”普竹摇头道。

  “你在这说你师傅,不怕他听到。”袁茵道。

  “怕什么怕,那老王八蛋现在正在医你们的同伴呢?哪里抽得开身。”普竹的声音还是变小了。

  “老大,看来我们干脆陪你一块死算了。”袁茵突然看着我道。

  “别给我说这些傻话,你们都会活下去的,而且会活得很好。”我温柔的对她道,除了在她十二岁失明那时,我已经很久没有温柔的对她说话了。

  “我看你们身手不凡,说不定能带我逃出这儿,可惜,你却服了我师傅的‘三日脱魂丸’。”普竹看着我道。

  “你不是解了自己被你师傅下的毒吗?你能不能替我们老大解他中的毒?”南宫北突然道。

  “不能,这‘三日脱魂丸’连我师傅都没解过,而我中的是‘无形红线散’,则是花了我近八年才研制出来的解药配方,如果我早一点成功就好了,也不用现在待在这儿等死。”普竹悻悻的道。

  我又坐在了石凳上,脑中一片混乱。

  “你为什么要离开这儿,你师傅对你很坏吗?”袁茵突然道。

  “怎么说呢?有时好起来,好到你浑身不舒服,坏起来,打得你不成人形。”普竹挠着头道。

  “你师傅变态啊!”南宫北惊道。

  “这叫喜怒无常,你是不是经常惹你师傅生气?”袁茵道。

  “谁惹他生气了,他有毛病的,自己发誓终身不离绿寺一步,却拿着我来折磨,真羡慕我的妹妹啊!”普竹抬起头望着夜空上挂着的孤月。

  “你还有个妹妹啊?”袁茵道。

  “是啊,我师傅告诉我是孪生的,在刚出生的时候我和我妹妹就被分开了,其实我离开这儿就是想去找我的妹妹,顺便查一下自己的身世。”普竹歪着头道。

  “你连你爹娘都不知道是谁吗?”南宫北道。

  “废话,你两岁以前的事,你也不会记得什么吧?我问我师傅他又不肯说,他只是说我生出来,就被我娘送给了他。”普竹黯然的道。

  我站了起来:“这样吧!你能不能提供一些关于寺中宝物的情报,我们也不能在此坐以待毙。”

  “宝物的情报?我可不知道什么?不过我可以带你们去看一件我师傅非常宝贝的东西。”普竹指了指西厢。

  “说不定黑衣兵团要的就是那东西。”我轻道。

  “不会了,你知不知道我师傅为什么要医一人杀一人?”普竹突然笑了。

  “你师傅有毛病。”袁茵没好气的道。

  “错,不过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大哥,很快你就知道我师傅为什么要救一个人就解剖一个人了。”普竹冲着我挤了挤眼,就向前走去。

  在西厢师命悬的禅房中,普竹领着我们走进了一条隐藏在他床下的秘道。

  普竹一面在长满了青苔阴潮的地下秘道石阶上带路一面道:“这庙里秘道很多的,而这条秘道绝是师傅明令禁止我进入的,不过他说的我偏不听,我总是趁他医人时,偷偷的溜进来,第一次进来的时候都快把我吓死了,但你们现在就有眼福了。”

  跟在他身后的南宫北道:“不会有什么怪物吧?”

  “看看不就知道了,大哥,看了以后说不定你会心甘情愿让我师傅解剖。”普竹突然停了下来。“到了?”袁茵轻道。

  “现在是到地底了,前面那点照明魔晶石发光之处,就是我们的目的地,路很陡,你们跟着我小心一点。”普竹领着我们在黑暗中行走。

  行到了那点黄光处,普竹伸手一按,轰的一响,岩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石门。

  普竹嘻一笑:“就在这个洞里,你们进来吧!”

  我们步入那洞中,几乎都呆住了。

  洞中挂着五颜六色的魔晶石都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当然这并不足为奇。

  奇就奇在洞中的竟有一面墙是玻璃墙,而玻璃墙的后面却注满了淡紫色的透明液体,液体中却浸泡着一个正在沉睡的长发美少女。

  虽然浸泡在紫色的液体中的长发美女看起来不是那么清晰,但那种令人绝倒的美还是一下将我们震憾了。

  她的五官乃至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只能用巧夺天工四字来形容她的美。

  如果形容商岚妍的美是美得令人惊心动魄,美得令人心疼爱怜,她的美却是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完美。

  她****纤白的胴体完美无缺的展露在我们眼前,却予人一种圣洁的感觉,令人无法产生一丝邪念,愦憾的是她的双眼没有睁开,看不到她的眼睛,就不能看到她的灵魂。

  “厉害吧!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还只是有一付内脏泡在液体里而已,现在就快要完成了!”普竹笑道。

  “我明白了。”我点头道。

  “明白什么?”南宫北望着我。

  “我明白师命悬为什么要医一人杀一人了,他不是说了要解剖吗?他把供他解剖的人的器官组合在一起,就造就了这个女人。”我指着浸在液体中的绝世美女。

  “不错,我师傅的确是这样做的,不然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她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分别从不同的美女身上取下来的,她的身体外部结构大概用了上千个绝世美女吧,我记得早前,来求医的人都是携带着美女而来的,有的为了让师傅医他甚至带过数十个美女前来,但后来,身体外部完美之后,师傅又开始追求内部器官更换,内部某些器官就男女不限了,我估计师傅可能是选中你的心脏了。”普竹的眼光突然停在了我的身上。

  “那这种等于是用人体的碎片拼成的美女又有何用?”我摇头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师傅最喜欢待在这儿,有时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他一个人经常在这里疯疯颠颠的又哭又笑,我也搞不懂他为什么要造出这个女人?反正他是一个不正常的人。”普竹叹道。

  “这么多人的器官拼成一起,外表似乎看不出一点痕迹啊?”袁茵走上前道。

  “何止外表,就连内部也是完美连接,你可知道,我师傅用的是‘医神气线’缝合的。”普竹道。

  “什么是气线?”南宫北一面望着液体中的美女一在道。

  “据我师傅说是他体内的‘医神真气’形成的实体线。”普竹沉吟道。

  “能将体内的真气实体化?”袁茵大声道。

  “是啊!我就见过师傅在手术时从他体内抽出‘气线’替别人缝合,用这种气线缝合,不但能将外部完美的连接,就连内部的断裂的经脉也可以重新连在一起,我估计现在师傅就正在用他的气线替你们那个中了魔焚毁杀的同伴连接体内经脉,用这种气线操作,在患者伤口愈合之后,气线就会化为气体自动消失,绝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消耗使用气线者真气,我师傅每使用一次都会大伤元气。”普竹在讲着我们闻所未闻的东西。

  “你师傅是不是有恋尸癖啊?”南宫北突然道。

  “这就难说了……”普竹挠着头道。

  “有什么难的?这个你可以亲自问我啊!”师命悬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石门外。

  “徒儿不敢,徒儿知错了,徒儿不该把这些陌生人带来师傅的圣地的。”普竹面色大变。

  “小滑头,你一定以为我现在正在为那个中魔焚毁杀的人连接断裂的经脉吧?”师命悬冷道。

  “大师,我们错了,你快先救我们的同伴吧?”我急了。

  “没关系,我现在正把你的同伴放在药液之中调整,他暂时失去了知觉,至于手术,明天才能进行。”师命悬淡道。

  “大师,对不起,我们不该进入你的禁地的。”袁茵也道。

  师命悬摇了摇头:“现在也不是怪你们的时候了,想不到黑衣兵团竟来得是如此之快,我和绿寺实是在劫难逃了。”

  他在自顾自的说着,我们一个都不敢出声。

  “原来,我还想用你的心脏给她换上,现在看来已经没有时间,唉……”徐命悬说到这里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我发现他看那液体中的组合美女时,眼中充满了爱怜。

  “黑衣兵团给了三日之限。”我淡道。

  “我正是听到了阴阳童子的话,才从手术室出来的,我已经发下誓言,终身不踏出这绿寺半步,所以这次我是绝无生机了。当年我入寺之时,一心都投在她身上,拒绝了幻天大师的绝学真传,不然今天也不会闹到这步田地。不过,我是不会后悔的。”师命悬看着那个浸在液体中的她,突然欣慰的笑了。

  “帆儿,还有十天,还有十天你就能得到生命了,可是我已是等不到这一天了。”两行浊泪突然从师命悬眼中滑落。

  我们面面相觑。

  “唉,一切都是天定,我始终不能和你说上一句话,一个字,不过只要你能得到生命,我也无憾了。”师命悬对着那玻璃墙中的美女又哭又笑,令我们不知所措。

  “事到如今我只能改变主意了,年轻人,我可以不要你的命,但你必需要尽力替我做两件事,还有普竹,我也该把你的身世告诉你了。”师命悬仰起了头。

  

第四十六章 完美制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