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一笑杀千人

    

  阴冷的空气中此起彼伏的杀喊之声弥漫着,天空中那个微弱的亮点已经被浓黑的乌云吞噬,荒芜的大漠因杀气开始沸腾。

  我背着小书与袁茵、南宫北、齐琳、普竹一并冲出了竹林,登上了竹林后一块稍高的黑色沙岩,放眼望去,黑暗的冷风中四面八方的火把如繁星点点卷了过来。

  郁闷的空气已被杀意激爆,我们已渐渐能看清离我们最近的黑衣佣兵的五官轮廓与他们手中杀气腾腾的兵刃,他们的脸上除了冷酷,再也没有多余的表情,我知道我们要面对的是上千个叱咤战场的冷血战士。

  战风越来越冷,我心底的血却开始沸腾了起来,别无选择的我们只有一战到死,我已无暇去考虑害怕了,想着自己最后被数十件兵刃透体贯穿,血流不止而死的模样,我的嘴角不禁浮起一丝冷笑。

  袁茵一头俏丽的短发在战风中翻飞,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魔念力在缓缓的聚集。

  虽然我看不到站在我身后南宫北的模样,但我知道他一定是脸色苍白,身子不住的颤抖,也许他这一辈子是没有机会学会勇敢了。

  齐琳无语的坐在岩边,双眼已经闭上,也不知她在想最后的办法还是养精蓄锐全力一搏。

  我们所有的人中,只有普竹眼中带着憧憬的神色,不知此时此刻他的孪生妹妹又在天涯的哪一方?是否也憧憬与他的见面。

  烈焰烧褪了夜色,那密集的火光映着佣兵们狰狞的面孔向我们逼近,环顾四周,繁星已经将我们完全包围,今夜黑色的沙漠必将淌过红色的液体。

  “老……大……”耳边突然传来了小书微弱的声音。

  “你……你不该醒来的。”我咬着牙面对疯狂袭来渐渐与我们接近的黑衣佣兵们。

  “像蚂蚁一样多……老大……我们要死了吗……”小书轻轻的喘息道。

  我点了点头:“老大没用,最终还是救不了你。”

  “老大,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想起了我的过去……”

  普竹偏头看了一眼小书:“现在最好别去想那东西,想得太多会永久丧失记忆的……”

  正在全力聚集魔念力的袁茵突然睁开了眼睛:“老大,我想背背小书!”

  “这是你最后的要求吗?我拒绝!”小书望着袁茵淡然的道。

  “你能醒来我很高兴!”袁茵突然冲到我的身后,两手一环连我带小书都被她用力的抱入了怀中,当她松开手之后,她将面孔藏入了黑暗之中让我们无法看清。

  潮水般的黑衣佣兵们漫过了绿寺,已经涌到了巨岩前十来米之处,黑鸦鸦的一大片在火光下舞动着死亡的讯息。

  “老大,我记起了我是水术士,还有……一张陌生又亲切的脸……好象过去……我只会害怕他一个人……”小书望着那在大漠中此起彼伏的黑潮喃喃的道。

  “鬼天气,好象要下雨了?”一直沉默不语的齐琳突然站了起来,越吹越猛的风将她的身上的衣裙吹得猎猎作响,身后的两束长发也被吹得向后扬起,要飞入黑暗中一般。

  我额头突然传来点点湿润,我用左手抹了抹额头望了望天又望了望已经离巨岩还有四五米的第一波黑衣佣兵:“但愿雨下大一些,淋湿他们的火把,趁乱我们还能多杀几个。”

  当凶悍的黑衣佣兵们冲到岩下之时,额头上的点点湿润已经变成了豆大的冰凉,雨越下越大了。

  “迷乱的沙蛇,蜇动的岩魄……化作那最终的坚锐……地尖枪……”随着袁茵一声暴喝,围着我们立身之处那块巨岩的周围,长短不一锋利的地尖枪刷刷刷……纷纷从沙地中冒了出来,惨叫声也此起彼伏,五六名黑衣佣兵猝防不及竟被那些从地底由魔法召唤出来的地岩尖枪刺穿了身体。

  雨越下越大,黑衣佣兵们手中的火把禁不住雨势开始飞快的熄灭了,遍布大漠的繁星只剩下疏星点点。

  小书轻轻拍了拍我的背,从我背上滑了下来,浑身湿透了的他,缓缓的站在岩前,伸出一只手擎向天空后,回头对我微微一笑:“老大,我这个姿势帅不帅?”

  密密麻麻的暴雨中,所有的火把全都熄,狂乱的黑暗里,上千名黑衣佣兵疯狂的向这儿涌来,那伤在袁茵地枪魔法之下的数十人只是微乎其微的数目。

  一些轻身功夫厉害的佣兵正在尝试跃过魔法地枪翻上岩来,一声惊雷响起,轰隆隆的雷声大作之时,一道雪白的闪电掠过大漠上的长空,将一切映得分外清晰。

  微笑着的小书擎起的那只右手掌心,似乎有亮晶晶的东西在不住的闪烁,我定睛看去才发现那只是凝固在他掌心的雨滴,砰的一下他掌心亮晶晶的雨滴突然裂了开来,一团白光立时在他手中绽开,刷的一下那越变越粗的白色光华冲天而起笔直的插入乌云之间。

  “不要离开我身体直径一米以内的地方……”说话之间那白光隐入了乌云之间,大地又重新回归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但耳边的暴雨声中却突然响起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只是转瞬之间,暴雨的声音很快就被越来越密集的惨叫声盖过。

  啊……啊……啊~~~~~~~~救命啊!!!!!!!!!!!!!

  黑暗中传来那数不清的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由最初在暴雨声中隐隐传来的数人之声发展到最后能与雷声对抗的千人狂啸,倾刻之后,痛苦狂啸之声仍然没有一点停止的势头,反而更有嚣尘直上之势,我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

  “方圆十公里大雨覆盖之地已变成杀场!”小书平静的声音钻入了我们耳中。

  我捂住耳朵的双手在由远及近由近及远的哀叫声中形同虚设,无名的恐惧从心底升了起来,我甚至相信,我们已经到了地狱。

  又一道闪电掠过长空,上千人的惨叫声中,已难闻雷声。

  雪白的电光照映之下,是上千个穿着黑衣,厉声狂啸的血人,大漠上那上千血淋淋的痛苦哀嚎的佣兵或站或卧或滚或翻用尽全力似乎都为了逃避一样东西。

  雨,致命的雨水,淋到我们身上湿润滑冰凉的液体,落到他们身上之时,却溅起了点点触目惊心的死亡血花,那一滴滴雨水就如无比锋利的钢针猛的戳入他们身上一般,在倾盘的大雨下,无处可逃的佣兵们在自己的惨叫声中血肉模糊,不管他们是举起同伴的身体挡雨还是疾舞着手中的兵器作最后挣扎或是拼命的护着自己最脆弱的部分,但一切都已无补于事,看着那上千具逐渐失去生命力的尸体,在我眼中他们就算一时未死,也是尸体,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哀鸿遍野,什么叫人间地狱。

  天使在微笑,我看到了地狱!这就是超级水术士的力量!这是我第一次对力量感到恐惧,也是我所见到最恐怖的力量,这利用自然来进行杀戳的力量正在毁灭一个上千人的骠悍兵团。

  只是一场暴雨,上千个曾在战场中叱咤纵横的生命湮灭了,带着他们的一切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雨已渐渐的变小了,一直微笑着的小书看着已经变成了红色尸场的死寂荒漠缓缓的放下了那只擎着的手。

  我们被惊呆的五人面面相觑,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老大,这次我守护了我想……”话音未落,身子一软的小书从七八米高的岩顶向下一头栽去,我足尖一点,闪电跃起向下纵去。

  我脑中一转,体内所有的剑玄之气立即下沉,嗖的一下追上了正渐渐又失去意识的小书,我飞速下坠的过程中,一把将他抄起,砰的一下,抱着他的我落在了血犹未凝结的尸体之上。

  “团长大人,好象可以收剑了!”我突然听到了冯德的声音。

  定睛望去,远处的尸堆上立着四个幸存者,阴阳童子与冯德,还有一个犹在舞剑的黑衣团长黑雷,只见他双手擎起举过头顶,手中一把长剑呈螺旋状疾舞,感觉就象直升机的螺旋桨一般飞速旋转,他舞出的一大片剑光与剑气保护之下,竟没有一点雨能渗入他舞出的剑顶,所有的雨水都延着他的剑身飞喷而出,远远看去,他就象在转着一把透明的大伞,雨水延着伞沿飞溅。

  看着舞剑的黑雷渐渐逼近,我们的人也纷纷的站到了我身后与他们对持着,尸首密密麻麻的被我们踩在脚下,雨慢慢的停了下来。

  “刚才那个借助暴雨杀人的超级水术士好像失去了意识!”跟着黑雷身后的冯德小身的道。

  长发被自己的剑风激荡的黑雷点了点头,停下了手中的剑势,那螺旋剑光还原成一柄古铜色的长剑被黑雷低垂的手握着,剑锋一直拖到了地上。

  “就……就是这个女的!”阴童子发出尖锐刺耳的童声,并指着齐琳。

  齐琳嫣然一笑:“敢情这位帅哥剑客是来相亲的?对不起,你来晚了,我已经有了所爱的人。”

  “那所谓的幻天大师看来就只是一个骗局了?”双眼布满了血丝的黑雷愤怒的吼道。

  “不就死了千把个部下,团长大人您就急成了这样?真是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齐琳娇笑道。

  “师兄,我怎么看你越来越像一条狗了,先替魔族的春喜守门,现在又替黑衣兵团收尸了?”我也将剑握在了手中,谨慎的看着前方。

  冯德面不改色:“师弟,转眼之间你就毁了黑雷团长十数年来建起的黑衣兵团,真是越发有长进了!”

  “还不是师兄你对我太过溺爱才导致了我无法无天,所以师兄你可要对此事付上百分之五十的责任!”我一面说着,一面开始暗自盘算这一场恶战怎么打!

  对方最扎手的就是身为色佣兵团的团长黑雷,救紫电的那一夜恶战所见,他的强斗力虽然与紫电有些许差距,但毕竟也是属于位列A级的高手,以我现在的实力加上诡计多端的齐琳,甚至魔法日益精进的袁茵能和他打个平手都是不太可能,天性懦弱的南宫北我就不对他有什么期望了,但普竹看来会似一些毒的样子?也就是我们所有的人加起来也许还可以与他一搏,只是一搏。

  但还有阴阳童子和那个不知是否已经突破了剑胎的冯德,这一场战胜利的指标似乎对准的不是我们这边,但现在看的就是冯德了,他何时出手抓那阴阳童子?他又是否真的有此准备?如果他真的是想抓走阴阳童子去研究剑玄之变,那我这个做师弟的还真得想办法替他创造机会了,苦命!

  “废话少说,师弟这次我真是帮不了你了,你等着死在黑雷团长剑下吧!”冯德突然对我眨了眨眼睛。

  我会意一笑:“他的千人部下我都杀了,也不在乎多他一人。”

  “但我现在要杀的却是那个水术士!”黑雷怒叱声中,剑光暴长,撕破黑暗的剑光直射已被南宫北抱在怀中的小书!

  早有准备的袁茵双手一张:“……天冥之路……地网不漏……闪炎聚……”

  一个初生婴儿般大小的蓝色火球突然出现在疾射向小书的黑雷身前,黑雷识得厉害身形一偏,那蓝色火球却炸了开来,那爆炸之后竟分出上千条细细的蓝色流火交叉着袭向长剑在手的黑雷。

  死尸遍布的荒漠上,那些交织成火网的蓝色流火一下子便将黑雷罩在了其中。

  高高跃起的阴阳童子护主心切,双双改变方向攻向一直后退的袁茵,但我却看到在他们身后的冯德双手一张,一张白色的大网从他袖管中喷射而了,阴阳童子也被罩在了其中。

  说时迟那时快,冯德手肘一收,白色的大网便将阴阳童子双双缠紧,他们越是挣扎反而陷得越紧。

  “啊……”只听黑雷一声暴吼,从他身上暴发出一股无形的霸气,那所有的蓝火都被震得四射激飞遁入了黑暗之中。

  “团长大人,您慢慢报你的千人之仇,夺你的死之炉,师弟你也要加油了!”冯德一声轻笑将困在白网中的阴阳童子负在了肩上,左手一扬一条黑色绳索向天际激射,绳索顶部突然又猛的炸了开来,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风筝,转瞬之间,冯德双腿就被黑色风筝带着离开了地面。

  黑雷看到形势突变一下子竟愣住了,迷惑的眨着血红的双眼,显然有些不知取舍?

  “千人已死,死之炉却未到手,塾重塾轻,大人你看着办了!”冯德负着阴阳童了被风筝带得越飞越高。

  黑雷扭曲着面孔点了点头,用嘶哑:“我要死之炉和你们所有人的命!”

  横尸遍野的漠中,他身上的杀气开始无节制的漫延,一头黑色长发被自己的杀气激扬,血红的双眼象要凸爆而出,英俊的面孔已经完全的扭曲,他手中握着那道古青色的剑光仿似在传递着他要疯狂杀戳的的讯息,我握剑的手心经泌出了冷汗!

  

第五十一章 一笑杀千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