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月下狂战曲

    

  大雨过后,明月悬在了天空之上。

  黄沙暴起,激起一抹黄烟的的黑雷在月下闪电一般向抱着小书的南宫北纵去。

  我岂能让现在失去知觉的小书丧生在他的剑下,我一咬牙护在了小书身前,体内的剑玄之气由气海窜到了右腕,再猛的注入手中的利剑当中,由于剑气贯通,那把剑好像也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先发制人,我迎着飞纵而来的黑雷抢先一剑拦腰向他斩去,此时我这一剑的势头与以往比较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了,剑玄之气贯注剑身,剑光所到之处无坚不催,一剑挥出,感觉身前的空气也像给我的剑势分成了两半了一般,两股气流分别自剑身两边疾涌。

  双眼布满血丝的黑雷,势如惊雷,飞纵而来的身形没有一点要止住的势头,他那古青色的剑光一闪,向下一竖,与我的剑形成了一个十字交叉猛的截住了我的全力一剑。

  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从他的剑身上飞快的传到了我的剑上,再直达我的身体,随着双剑交击一声清响,我整个人被他剑上那强大的反震力震得向后横飞。

  叮的一声,只见他身形停了下来,反手将剑向后一撩,齐琳的快剑偷袭立即被他轻易化解,齐琳一声清笑借双剑交击的力量,向上弹起,当飞过黑雷长发疾舞的头顶时,身在空中的齐琳招式一变双手握住剑柄,全力的向他脑门狠扎而下。

  这一剑如若击中,那就是贯脑而下直入喉管,黑雷头一偏,将手中古剑一举,刷的一下两柄剑的剑锋分毫不差的重重撞在了一起。

  “沉睡的地精……坚硬的岩枪……出来吧……”半跪着的袁茵右手猛的印在了地上。

  双剑剑锋交击后,齐琳借力弹得更高,竟离地有十来米之高。

  尘沙四弥中,数十支锋利无比的地尖枪从黑雷立身之处的地上冒了出来,反应堪快的黑雷一个倒翻,剑尖趁势在地枪上一点,整个人也向上弹起竟十米之高。

  而此时借力升到了高点的齐琳又借下落之力一个重斩劈向黑雷,空中闪过一道耀眼的剑光。

  我见势,也将剑玄之气运到双足之上,用力在地上一蹬之后,剑起升龙,伴着疾起的大漠夜风连人带剑从下至上攻向身在半空中的黑雷,与齐琳形成上下夹击之势。

  这一刻,我们三人等于都置身于大漠的夜空之中了,齐琳借下落之力重斩黑雷头部,我却凭上升之势袭向黑雷的腿部,我们这一下一上的配合,在我目前的战斗生涯之中可以算是经典之作了。

  黑雷为避袁茵魔法制造的突袭地枪,人被迫跳上半空,但却在忙乱之中又受到了我和齐琳的联手夹击,可惜我现在的剑玄之气还没到由手中剑射出程度,否则人还未到之前,就可以凭剑气给他来几下,虽然我的剑玄之气能由手射出,但手射出的威力对黑雷这样的高手来说,威胁也只是微乎其微。

  说时迟那时快,我和齐琳的剑眼看就要与黑雷相触,看来他已无法躲闪,只有硬接一途,但我和齐琳上下分袭,看他怎么应付?

  身在空中上下不得的黑雷突然右手一擎,故技重施手中长剑螺旋转起,他高举的手中立即幻出直升机螺旋桨那样的剑光,顿时将齐琳的剑势卷了进去。

  我一剑攻到时,他已借助剑翼鼓动之力悬在了空,他身体此时已经有了着力点,立即双腿一弓闪电避过我的升龙一剑,继而连环踢出,身体还在上升的我一咬牙,剑式一变拦腰向他全力一斩,他的左手却抢先夺入我的剑光之中,结结实实的拍在了我的左肩之上,全身巨震的我如流星一般坠到了沙地之上,长剑早已脱手而飞,血不受控制的从口鼻之中流了出来。

  而齐琳也好不到哪去,她身处悬空的黑雷头顶,手中的剑被黑雷的螺旋剑光牵引着,整个人随着剑光旋转,而且有越转越快之势,转眼间飞速旋转的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影子。

  这种情形之下,一看就知道齐琳被黑雷的力量吸住了,现在身在空中的她成了一个无法脱身的转轮,如此下去她不是被累死就得晕死,巨震过后,五脏六腑说不出的难受,肩头才传来猛烈的巨痛,如果不是我有剑玄之气护体,虽然中掌的部位不是要害,恐怕也得五脏六腑震个稀巴烂,幸好他还分出一部分力量对付齐琳和支持自己悬空,如果是平时中他这惊雷一掌,我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炎龙之魂……聚神之杀……融化他……”魔念力消耗巨大的袁茵奋力伸手一招,一道蓝色的高温火柱在她身前的黑暗中形成,随着她一指那蓝色火柱呼啸着袭向黑雷。

  身在空中的黑雷手中剑势一变停了下来,犹在旋转的齐琳尖叫着被他甩向了火柱。

  “不要呀……”袁茵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她已无法再收回魔法,而齐琳身体早已不受控制,看来必是死路一条了。

  双方实力悬殊太大,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胜得了他的,我绝望的躺在冰冷的沙地上,耳边只听到普竹对南宫北招呼到:“我们逃吧……”

  齐琳却惨叫着迎向了袁茵的魔法火炎,正在空中缓缓下落的黑雷脸上有残酷的笑。

  就在这时齐琳旋转着的身子却奇迹般的一偏,避过了蓝色炎柱,那蓝色炎柱也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与齐琳擦身而过,飞上了暗夜。

  这时我在发现,一条黑色的鞭子缠在齐琳的腰间,而鞭子的另一端却立在一个披着紫色斗蓬的人手中,只见她一收鞭,齐琳便落到了她的怀中,来人正是紫电。

  “贱人,你还没有死!”已落到地上的黑雷遥遥一剑指向突然出现的紫电。

  紫电将齐琳放下,左手一扬那紫色斗蓬便被夜风扬起飞上了暗空,她一身紫金软甲在月下发着奇异的光彩,她双目如电扫向黑雷:“背叛老板,害得黑衣兵团全军覆灭,死的应该是你。”

  “等我拿到死之炉,老板我一样杀了!”

  “以你的能耐就算启动死之炉,老板一样可以进入死之炉死气笼罩范围将你击杀,你太天真了!”紫电轻轻的抖了抖她那能伸缩的紫鞭。

  “你这个傻瓜,难道你不知道死之炉的死之气是可以吸收的吗?等我将死之气吸收一定程度之后,老板就算他变成SS级也未必是我的对手!哈哈……”

  “可惜你等不到那天了!”紫电用鞭梢指着黑雷。

  黑雷突然低下了头:“你总以为我武技要低你一筹,没错,平时我是没你厉害,但如果我变身之后,你对我来说就是不堪一击了!”

  紫电面色一变:“我知道你有变身体质,但老板可还没帮你打通变身渠道!”

  “他不帮我,难道我不会自己来吗?他说什么我虽有变身休质,但是属于劣等,所以只有在我三十岁之后传给我变身方法,才不会让我身体无法负担,说得多好听,摆明了是不想让我变强!”黑雷阴阴的道,一种危险的气息自他身上散发而出。

  “老板说了,你如若在三十以前变身,每变身一次就会减少五年的寿命,所以才不教你,难道你……”

  “没错我偷学了!管它减少几年命,你们等着全都死在我手下吧!呀~~~~~~~~嗷~~~~~”

  伴着他一声狂啸,他身体周围的黄沙纷纷激扬而起,从他体内涌出的罡风四起之下,疾舞的狂沙裹住了他的身体,看来他要变身了!

  此时的月光也散发着异样的颜色,空气中死亡气息渐渐浓重起来。

  我不禁想到了南宫北死亡暴走时可怕的情景,现在抱着小书缩成一团的南宫北目前来说,疲惫不堪的身体是不可能承受再一次死亡暴走了,小书曾说过,如果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强行进入死亡暴走就会因为身体无法承受巨大的精神异变,就会发生脑爆!

  惊魂未定的齐琳死盯盯的看着那被激起的黄沙不住的喘气。

  魔念力消耗巨大的的袁茵却咬着牙趁机发难:“迷乱的沙蛇,蜇动的岩魄……化作那最终的坚锐……地尖枪……”

  随着袁茵魔力所致,黑雷原来的立身之处长长短短的地尖枪立即冒了出来,但沙尘落定之后我们却看到了令人惊颤的一幕。

  此时的黑雷除了双眼、口、鼻、后脑这四处,全身都裹上了一层似金属非金属似肌肉又非肌肉的奇怪物质形成的黑色铠甲,从地底升起那尖锐的地枪碰到他的身体纷纷自形折断,他脚下一片狼籍,袁茵的地尖魔法轻易的被他破了。

  “这是他体内气之能量与变身后的肉体组合成的[天霸雷甲],除非是上古神兵,否则我们伤他不得!”紫电看着一身黑铠长发犹在激舞的黑雷道。

  “但他身体还是有弱点所在,眼、口、鼻、后脑。”齐琳轻道。

  “或者我们之中有人战斗力高达S级,可以将强大的能量透过他那不畏水火的天霸雷甲将他震死!”紫电颤道。

  显然是不可能的,看来紫电的出现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优势,死亡的危险丝毫没有褪去,反而愈发浓烈了。

  我们一时不敢出手,黑雷也在全力的控制和适应自己变身后的状态,他那血红的目光在黑夜下闪烁不定,身子一直不住的颤抖,片刻之后才听到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一道古青色的光芒突然自他手中闪电般射出,呼啸一剑由普竹的前胸贯进后背贯出,再带着他飞了数米狠狠的钉在了黑岩之上。

  普竹一口鲜血喷出之后,头一偏被钉死在了巨岩之上。

  这一突变又是让我们所有的人大吃一惊,我们一面注视着他,一面注视着抱着小书的南宫北,没想到他竟会突然向无辜的普竹下手,可怜的普竹就这样的带着他与妹妹相见的梦死去了。

  乌云突然遮蔽了明月,死亡的阴影继而笼罩在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头之上。

  “只这是开始,贱人,我要打到你爆!”黑雷一躬腰,激起一道黄沙向紫电飞驰而去。

  “小妹妹,一起来……”紫电话音未落,她手中的长鞭已经又卷起了齐琳,她手腕一动,长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齐琳凌空向激驰的黑雷头顶飞去。

  “你这个没人性的坏女人,为什么要害我!”被长鞭卷向黑雷的齐琳一面惊叫着,一面手中长剑抖出两点寒星分取黑雷没有被霸天雷甲裹住的双眼。

  黑雷识得厉害,忙将左臂一抬护在眼前,叮叮两声金属交击之声,齐琳的剑刺在了黑雷护臂之上。

  黑雷左手护眼之时,右手闪电打出一拳,空气波动中,那一拳竟隐含风雷之声,如击在齐琳身上,无论哪一个地位,恐怕都得骨折筋断。

  他一拳打出,身在空中的齐琳却向后疾退,原来是紫电又用长鞭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她拉走。

  “你的命是我救的,自得供我差遣!”紫电一声清啸,手腕再动,齐琳又被她甩得激射向黑雷,在要快到黑雷面前时,她手腕再抖,齐琳被鞭子拉得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从黑雷身前绕到了黑雷身后!

  身处黑雷后方的齐琳立即一剑刺向黑雷的后脑,黑雷暴喝一声左手向后一甩,竟硬生生的将齐琳的剑锋抓在了手中。

  与此同时紫电也手腕再抖,那长鞭如活的一般一缩一伸,如枪一般带着破空之声直袭向黑雷面门的一张嘴。

  黑雷左手向上一甩,齐琳立即被抛上了长空,白森森的钢牙一张一合,竟紧紧的咬住了紫电的长鞭。

  紫电一声清啸,人如骄龙冲天而起,身在十数米之高处,借后飞之力用力一拉想将长鞭夺回,但黑雷却头一歪,咬住长鞭死死不放,那长鞭刹时被一空一地两人拉得如紧崩的弦一般。

  被黑雷甩上高空的齐琳见势双足在紧崩的长鞭上用力一蹬,借紧崩的长鞭反弹之力,箭似的携剑光向黑雷面门射去。

  黑雷见势也冲天而起,口中咬着长鞭死死不放,无坚不催的双拳迎向齐琳的剑光。

  只听几声脆响,齐琳的剑光断成了几截落入黄沙,齐琳一个后空翻堪堪避过黑雷夺命双拳,与此同时紫电借着与黑雷二人同时拉鞭之力,身体绕着黑雷周围闪电激荡,一眨眼功夫那长长的紫鞭竟将黑雷绕了个结结实实。

  我立即大呼一声:“好样的!”

  想不到黑雷竟被紫电奇招制作,但我很快就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被长鞭缚住的黑雷一落到地上,竟然双脚在地上一躬,一头猛的向刚在我身旁落下的齐琳飞撞而来。

  黄沙被疾驰的他激得飞溅,紫电拉都拉不住,手中剑刚被毁的齐琳一时间竟手足无措起来了,我一咬牙猛的扑向齐琳,我一定要抢在黑雷头槌袭到之前将受惊的齐琳扑倒,我刚扑在发呆的齐琳身上,背心一阵巨震,我和齐琳便一同飞了出去,巨痛中彼此口中那带着腥味的血喷了对方一脸,我们二人重重的倒在了黄沙之上。

  “老大……”袁茵惊叫声中,数十道光箭刺透黑暗射向黑雷,但被长鞭缚住的黑雷却如游鱼一般从束缚中滑了出来,倒飞而起,但那些光箭却是跟踪的,刷刷数十下不依不饶的的追向黑雷。

  黑雷闪避不急,那些光箭纷纷击在他的身上,砰砰数十下,那些激射在他霸天雷甲上的光箭纷纷炸开,黑雷就如被一个雪亮的光球罩住了一般。

  砰的一下,魔念力消耗过量的袁茵倒在了沙地之上,黑雷也重重的落下,他竟然毫发无伤。

  “狐狸精,你没事吧?”我咬着牙问被我压在身下同样无法动弹的齐琳。

  我虽然用身体替她抵消了绝大部分黑雷的头槌之力,但还是有一部分力量透过了我的身体传到了她的身上,所以她伤得也是不轻。

  满面血污的她竟咯咯一笑:“老公,你真是个好人,但……”

  “但什么?”

  “但就是色了点,死都要占人家便宜!”

  “……”

  此时黑雷与紫电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黑雷出拳如风,砰砰砰……,漫天拳影中打得紫电只有防守的功而无还手之力,黑雷在速度与力量上都完全的压制了她,一时之间短距离内紫电的长鞭又无法发挥作用,在黑雷的快攻下,一味闪躲翻飞的她竟成了沙包,幸好她穿的是特制的紫金软甲,还能抵挡一时。

  “老大,怎么办?”南宫北抱着小书向我跑了过来。

  “你这个白痴,带着小书快跑,越远越好,别过来!”我痛苦的喊道。

  “老大,我不干!”南宫北抱着小书跑到了我的身边。

  “你这个白痴。”我骂道。

  “小书太重了,我可不可以放下他一个人跑?”

  “……”

  “老大,其实小茵姐她偷偷告诉了我,我会也变身对不对?”南宫北颤抖声音道。

  “她竟告诉了你,那不是变身是死亡暴走……很遗憾你现在的身体是无法进行的……”

  “怎么办?老大,我虽然害怕,可我不能丢下大家!”南宫北不住的摇头。

  拳风纵横,黄沙激射中,拼命想拉开距离的紫电,不住的被黑雷追杀,黑雷的优势太明显了,紫电跟本就早找不出有效克制疯狂战斗的黑雷的方法,这样下去的结局可想而知。

  “老公,现在只剩最后一个方法了!”被我压在身下的齐琳突然道。

  

第五十二章 月下狂战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