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剑圣风姿

    

  “我想到了。”小书看着那十七个强形收敛杀气的白衣盲眼男子低声道。

  “你认识他们?”南宫北也小声的道。

  “天下三大杀手组织,超梦杀手组、无光集团、迷踪协会,超梦自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据说他们只需派出超梦六杀中任何两员联手,几乎就可以全灭无光集团和迷踪协会了,下来的就是无光集团与迷踪协会名次之争了,由于迷踪协会向来都是神龙见尾不见首,所以无光集团的名声要大一些。”

  “所谓的无光集团自然指的是看不见东西的意思,难道他们的成员全是瞎子吗?”我看着那一群白衣盲眼男子心领神会。

  “传说中除了他们的首领洗冷隋外,其它成员都是不可救药的瞎子。”小书的声音越压越低。

  “那个什么洗冷隋难道不是瞎子。”袁茵轻道。

  “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瞎子,但据说是一生下来就双眼紧闭的,据今为止从来都没有睁开过。”

  “为什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等待的对象怎么还没有出现?”

  大雨过后的长街上空荡荡的,让看人的心中无端升起了寂寥。

  “可是他们每一个人的神情都非常不安。”连南宫北都能看出,证明这群瞎子的演技够滥的。

  “从他们强行收敛杀气到现在已经有一根烟的时间了,看得出他们非常非常的谨慎,对手究竟是什么人?”袁茵小声道。

  “没错,一个出色的杀气在击杀对手前必需焕发出无上的杀气,当然视各种情形的不同有时要将从心底唤醒的杀气暂时蕴于体内,但这样的行为却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从刚才他们焕发的杀气看来,几乎每一个人的杀气值都是已达峰值状态。”小书淡道。

  “那就是说他们要对付的对手绝对非同小可。”我接着道。

  “而他们现在收敛杀气时间之久却证明了他们击杀的对象对气息的感应能力也是非同小可,所以在他们击杀那个人接近他们到一定程度之时,他们就不得不收敛杀气。”小书又道。

  “这么复杂啊?那现在那个人到哪了?”南宫北一副云山雾罩的表情。

  “是不是那个人。”觅着袁茵的目光,我们透过窗台向楼下长街的一端看去。

  眼前只觉一亮,但细看这下却没有什么发光的物体,只是一名银发白衣男子孤孤的从长街一端向这儿走来,但他却让人感觉无比炫目。

  雪白的银发垂直披到肩后,棱角分明的五官就象刀凿斧砍一般,一双漆黑的眸子犹如海底一般幽暗深邃,让人无法看清他的灵魂的同时却象又能将一切都看透似的,薄薄的锋唇有一种残酷的味道,真的无法想象这个面无表情的人如果笑起来是什么模样,他的脸同样也无法让人看清年龄,象是锋芒毕露的少年又象持重沉稳的汉子。

  他很高,但同时也很瘦,从他那张脸与细长的手指推测那宽松的雪锦白袍之下可能是一付瘦骨嶙峋的身躯,他腰间悬着一把长剑,剑柄与剑鞘都是白色,他身上的衣物与他苍白的肤色和银发倒是很相配。

  这样的人无论谁见过一眼之后都会无法忘记的,相比之下我们的银发剑客南宫北虽说外形也算俊美,但若要和这个走在长街上的银发男子相提并论的话,简直是污辱了这缓步而行的银发男子。

  他手中合拢的白纸油伞犹在滴着雨珠,天空却已渐渐明朗。

  看到这个逐渐走近的人,我们几乎都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个传说中的英雄,我不能让这群无光集团的盲眼杀手偷袭他,我刚张开嘴巴,十七道白色的人影已如飞鸟一般从窗口闪电掠出,十七种不同的武器锐利的暴露在空气当中,杀气刹那之间盈满了整个天地之间。

  长街、天空、阳光下的建筑在无铸的杀气冲击之下已成了一片空朦,清晰的只是那十七个凌空飞扑的白影盘旋锁定的目标,就是那停住了脚步的银发白衣男子。

  他停下脚步的那一瞬间头仍是低着的,他仿佛不知道自己头顶有十七个白衣杀手飞扑而来似的,只是轻轻的将手中的白油伞撑了开来。

  就在那一瞬间,那打开的白伞上所有未干的水珠都飞了起来,朝四面八方射去。

  那数百点水滴无情的洞穿了十七个无光集团顶尖杀手的身躯,晶莹剔透的小小水珠竟在一瞬间成为了取人性命的超级武器,这些水珠的威力竟比小书在大漠转化成杀人利器的雨珠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小书利用的是自然的力量,而他凭借的却是自己的力量,在这些晶莹剔透的水珠面前,那些久经磨练的杀手身躯竟是那样的脆弱,就象尘埃一般被轻易穿透了。

  晶莹的水珠射入他们的身体后再从另一端出来时已经变成了红色,十七个白衣剑客瞬间也变成了十七具蜂窝般的红衣尸体,满天红雨中十七具尸体重重的落在了长街之上,

  将伞收好的银发白衣男子轻轻的将手一松,伞落在了尸首之上。

  “西门断天!”整个茶楼这时才开始沸腾,我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紫电的仇人西门断天。

  二十来个奔腾而来的白衣剑士一切跪倒在西门断天身后。

  “看来这是西门断天麾下的皇家灭绝剑士团。”小书轻道。

  “每一个都好帅,哪里是剑士团竟直是偶像团体。”袁茵兴奋的嚷了起来。

  “十七,这里交给你了。”西门断天丢下一句话后扬长而。

  “怎么会有人叫十七呢?”袁茵蹙起了眉头。

  “西门断天与大将军[西域猛虎]共同统领的皇家御林军虽然有五千多人,但完全属于西门断天,身负特殊使命的皇家灭绝剑士团却只有一百名成员,进入皇家灭绝剑士团的人之后便失去了姓名,以每季一次的排坐之战,争夺壹到一百的名号,十七应该属于比较靠前的名次了。”小书道。

  那群白衣剑士中一个最不起眼,也就是个头最小,长相虽然也算帅气,但比起其他团员来说,无论哪一方面都差了一截的少年站了起来大声的道:“封锁茶楼,一个也别放跑了。”

  皇家灭绝剑士团的成员们立即鱼贯而入。

  伴随着剑士团成员的进入,茶楼中此起彼伏的叫声倏的平静了下来,只剩下一群忐忑不安的人们。

  “想来在座的诸位也知道了我们皇家灭绝剑士团此番打扰诸位品茶雅兴的原因了。”那鸡立鹤群的少年剑士十七拱手一笑。

  座下一片死寂,哪有人敢跟他搭话。

  “我们奉团长之命追查自不量力刺杀团长无光集团余孽,希望诸位多多合作。”

  我们这些茶客仍然不出声,等待着他说出个怎么合作法?

  “按照平常的规举自是全数带回刑部慢慢盘问……”

  他此言一出,下面一片哗然。

  “但我们皇家灭绝剑士团却不会这样做。”十七淡淡的道。

  众人松了一口气。

  “按我们的规举则是全都杀了。”他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慌了手脚。

  我向街外望去,长街上早已布满了随后赶来的皇家灭绝剑士团成员,跳窗逃走看来已是不可能了。

  “其实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各位觉得这个笑话如何?”那十七突然露出一脸顽皮的表情。

  众人:“……”

  “大家觉得好笑吗?既然觉得好笑为何不笑几声出来听听呢?”他眉头一皱。

  楼上的茶客们只有臭着脸开始皮笑肉不笑的陪笑。

  十七却自顾自的捧腹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翻。

  “你这样恶作剧很好玩吗?”袁茵按耐不住一掌拍在了茶桌。

  那笑容立时僵在了他的脸上,随着他的怒视,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袁茵的身上。

  “你说什么,有胆再给我说一遍。”他冷冷的道。

  南宫北不住的扯着袁茵的衣角,袁茵却针锋相对的道:“再说一千遍又怎么样?你不觉得你自己很无聊吗?”

  拜冲动的袁茵所赐,看来等一下要有好戏看了,当然唱戏的双方将分别会是我们和皇家灭绝剑士团。

  十七半眯着眼睛竟然笑了起来:“我的确是很无聊,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我就喜欢你这样野丫头。”

  “谁是野丫头,你嘴巴放干净一点。”这种情况下袁茵还与他干上了,我真是服了她。

  “你怎么知道我嘴巴不干净,难道你尝过?”十七得意的道。

  “……”他一句话竟弄得袁茵无言以对。

  “大人的嘴巴这么臭,十里八里的都能闻到了,谁有这个豹子胆忍着恶心去尝大人的嘴巴?”无奈的我只有挺身而出,如果再任他欺负袁茵我还能算是老大吗?

  袁茵笑了,他的脸却沉了下去,杀机在他眼中掠过。

  “仗势欺人可从来都不是西门断天大人麾下皇家灭绝骑士团的作风。”小书突然站了起来。

  “什么意思?”十七望着小书。

  “调戏良家妇女失败后气急败坏大发淫威这个情节如果真是发生在皇家灭绝剑士团身上,那真是辱没了西门断天的名字。”小书淡淡的道。

  在小书说这句话的过程中,十七的脸色却是变了又变,他身边其他的皇家灭绝剑士团成员也跟着动容。

  “我没有说错吧!”小书却面不改色的道。

  十七竟无奈的点了点头:“你没有说错。”

  话毕他又轻轻的拍了拍手,他身后的一名剑士捧出了一个锦盒,众人都死盯那锦盒看他准备玩什么花样。

  锦盒打开以后,红绸中放着一只黑色的玉如意。

  十七指着那黑如意扬声道:“这就是判断大家是否刚才刺杀西门大人的刺客同党的道具了,你们把这有灵性的宝物握在手中,若发光就是有嫌疑必须带回去做进一步调查,反之则可以离开。”

  众人又一片哗然,大抵说的都是这宝物真有这么灵吗?

  “你们四人先试。”不出所料他环顾四周后指住了我们。

  “等一等,他们不用试了。”在我们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黑面纱华服女子突然喊了起来。

  “为什么?”十七怒道。

  “你这个黑如意一看就知道是用来测精神力量的,以他们的精神力程度,一握那玉如意自然就会亮了。”黑面纱华服女子用她那优美的声音道。

  “胡说。”

  “那请你用手握住那个玉如意,让我们看一下你是否歹人?”黑面纱华服女子丝毫不惧的道。

  “你是什么人?”十七气急败坏的冲到了她的面前。

  “看这个。”黑面纱华服女子一声轻笑,将手一伸,只见手中是握着一块金光闪闪的金牌,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宋字,边缘则镶满了各式各样的宝石。

  这宋是皇姓,这刻着宋字的金牌显然是皇家之物。

  十七变色一变,立即跪在了地上,其他的皇家灭绝剑士团成员也齐齐下跪。

  “参见大小姐!”他们齐声喊道,我们却愣住了。

  砰的一下,那黑面纱华服女子一脚将十七踹倒:“妈的,跟老娘玩狠的,西门断天怎么教你们的,你们这群不长进的东西。”

  那大小姐的脚底贴在了十七的脸上:“本来打狗是要看主人的,但反正现在西门断天不在现场,就算踩死你们我到时也可以推个一干二净。”

  被踩着脸的十七还要陪笑:“大小姐说的是。”

  我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出人意料的场面。

  “说用这测试精神能力的东西来抓人的主意是西门断天教你们的,还是你们心灵手巧自行发明的。”那蒙着在纱的大小姐恶狠狠的道。

  “这个……这个……”

  “别跟老娘耍花枪,事后我自会向西门断天求证的。”

  “既不是西门大人吩咐也不是小人自创的,而是……而是……小人不敢说……”

  “你说实话就行了。”那大小姐厉声道。

  “是三十八公子托小人干的,抓了人也是交给他,西门大人并不知道此事。”

  “是吗……这个王八蛋偷偷出京现在回来了?”

  “回来有些时日了。”

  “你们一共替他抓了多少人?”

  “不多也就十来人。”十七哭丧着脸道。

  那大小姐若有所思的道:“这王八蛋究竟想干什么?若不是看在阿姨可怜的份上,我早就废了他……”

  她将脚一收:“好了,我一个人出来玩有点危险,你们现在送我回去吧!”

  “是!”这时连同十七那些皇家灭绝剑士团的成员才长身而起。

  这大小姐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些西门断天麾下的剑士们一个个都对她噤若寒蝉。

  无论怎么说,她必定和皇族宋氏一脉有很大的关联。

  她径直走到了我们身前,轻声道:“我要走了,你们自个保重。”

  “你认识我们?”袁茵奇道。

  那蒙着面纱的大小姐摇了摇头:“算不上是认识。”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们。”我单刀直入。

  “大家都是侠义中人,自然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她竟嘻嘻一笑领着那些皇家灭绝剑士团成员开始离去。

  正当我们面面相觑之间,她又回首丢下一句:“其实我是受人所托照顾你们罢了。”

  是谁托她照顾我们?

  窗外阳光明媚,雨后一切景物都显得格外清晰。

  

第五十七章 剑圣风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