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天庐地水

    

  那神秘的蒙面大小姐领着数十名皇家灭绝剑士团成员突然在长街上停了下来。

  “臭老头,你有没有长眼睛,差点撞到我们十七大人的身上。”走在队首的一名白衣剑士指着一名瘦小的老头破口大骂,刚才被大雨围困的人们现在都争先恐后的出来欣赏这不要钱的好戏。

  那小老头还没有出声,他身边跟着的一个黄衫童子却嚷了起来:“你们活腻了,竟敢出我师傅出言不敬?”

  “小子,我看你是失心疯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西门断天大人麾下的皇家灭绝剑士团?”那白衣剑十勃然大怒。

  “我管你黄家白家的,跟我师傅道歉,否则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儿。”黄衫童子一声怒吼,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他的双眼中射出耀眼的光芒,只是一闪而逝,也许是我的错觉,因为我是在茶楼上从高处望他,也许那光芒是因为角度问题反射出的阳光。

  但在惊呼声中,我却发现自己错了。

  因为刚才一场大雨的关系,现在街面上积满了浅水,而此时那三十多皇家灭绝剑士团成员足下的积水全都结成了白色的冰,只是一瞬间,白色的薄冰冻住了剑士们的鞋底。

  围观的人们也随之瞪大了眼睛,张着嘴,鸦片雀无声。

  “叭!”一声脆响,那面色阴晴不定的小老头用力一巴掌扇在了黄衫童子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印立即在他白嫩的脸上浮了出来。

  “小孩子不懂事,各位大人千万别怪他,各位请先行。”小老头点头哈腰陪着笑。

  此时那些灭绝剑士团成员的足下那些薄冰又已恢复成了浅浅的积水。

  那白衣剑士们都面面相觑,被弄得一头雾水。

  从水凝结成冰到冰还原成水其实只是一瞬眼的功夫,围观的人们都在揉着自己的眼睛,不太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那道刚才那些突然形成的薄冰是幻觉。”南宫北也睁大了眼睛。

  “可能是冰系魔法形成的?但一瞬间又……”袁茵也迷惑的道。

  “这不是魔法,这是控水术,通过控制水元素来做到的。”小书淡淡的道。

  “难道他们是……”

  只听那大小姐一声轻笑:“西门断天养了你们一群白痴,连洪幻国的幻水大人你们也敢冲撞。”

  那小老头却皱起了眉头:“在下听不懂?”

  “十七,我看你要好好跟你前面十六位师兄学一下怎么认人才行。”大小姐冷道。

  诚惶诚恐的十七忙不住的点头。

  “小老儿真不知道姑娘说什么?”小老头拉着黄衫童子站到了一边,将路让开。

  “听不懂?那就算了,我们走吧!”大小姐轻笑一声领着那些皇家灭绝剑士团的剑士们扬长而去。

  那小老头却不顾一切的向另一端跑去,黄衫童子紧跟其后。

  “小茵小北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小书跟我来。”我带着小书就向楼下跑去。

  “为什么我们不能去?”身后传来了南宫北的报怨声。

  “去那么多人又不是打老虎,老大是去跟踪人家,这种下三滥的事不太适合我们女孩子去做……”袁茵辩道。

  南宫北:“……”

  我拉着小书钻进了人群中向那疾奔的小老头与黄衫童子追去。

  “老大,不知道为什么我好紧张。”

  “傻瓜,我们只是去试一下,看他认不认识你罢了,有什么好紧张的。”

  “据说五大超级五行术士每一个的脾气都很怪,超级水术士孙幻水风评好象是最差的一个。”

  “管这个作什么?如果他是你师傅或老爸的话,他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这样你有个依靠我这做老大的也算可以放心了……”

  “老大,听你的口气好象要赶我走似的。”

  “其实他未必就是孙幻水……咦,他们怎么跑进了一条巷子里了?”

  小老头领着那黄衫童子一溜烟似的从人潮中钻进了一条小巷里,我带着小书也飞奔前去。

  小书的面色一直阴晴不定,双眉紧锁。

  “干吗?开心一点了……”

  “不是,老大,我觉得他们往偏僻的巷子里面钻可能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如果我们冒然闯入,我怕会被人给灭口了。”

  “怕什么,天掉下来,有老大扛着呢!”话虽如此说,我却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超级五行大术士可都是S级以上的高手,而且一个个都是行事诡密,要是他有什么机密被我们这两个无知的人撞破,后果自是不用说了,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来到阴暗的小巷子前,我抬头望了望耀眼的阳光:“小书,你不是说你记忆深处有一张既熟悉又陌生,既亲切又疏远的脸,象不象……这小老头。”

  “不知道,我真的记不得了。”小书茫然的道。

  “记不得了就去求证一下。”我拉着小书也一头钻进了阴暗的小巷子中,但长长的小巷里却没有那小老头与黄衫童子的身影。

  “他们在尽头向左转了,尽头的左面应该还有一道更深的小巷,老大从现在开始断绝气息。”小书一面说着一面开始蹑手蹑脚的接近我们身处这条小巷的尽头。

  我立即运转体内的剑玄之气,将自己的气息完全封闭,此时的气息封闭与屏住呼吸可算是天壤之别了,屏住呼吸只是将肺里的气暂时憋住不呼出来,但封闭气息却是依靠体内的真气内敛气息,完全的将身体内所有的气息蕴于体内,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会泄出一丁点气息,就连上皮肤上的毛细血管也完全封闭,这是应付高手隐藏自己的绝佳方法。

  小书虽然体内没有真气,他却可以完全的依靠自己的本能,切断身体气息与外界的联系,这是他喜欢在水中使用的招术。

  对于超级水术士孙幻水这样的角色,如果他真的是孙幻水,我们必须要慎之又慎,目前我们盲目跟进小巷,更要先隐藏自己。

  刚蹑手蹑脚行到小巷拐角处,我们就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

  “爽啊!这泡尿快把为师憋死了!”

  我和小书面面相觑,敢情他惊慌失措的急奔进这偏僻小巷,原来是找地方小便来着?

  “要不是师傅急着找地方来方便也绝不会便宜了那帮龟孙子。”那黄衫童子稚声稚气的道。

  “那你就错了。”那老头的声音道。

  “我怎么错了,难道堂堂的五行大术士之首超级水术士孙幻水大人会怕了谁?”

  “你这孩子,嘴巴倒是挺甜的,你师傅我在洪幻国自然不会怕过谁,但现在地方不同啊。”

  “说的也是,一代宗师随地小便说出来多丢人啊?在洪幻国您一定会用老办法将那污秽之液从全身的毛孔化为气体散了出来。”

  “别说这个了,等一下咱们还等去拜见这西域江南国的皇帝,带着那味可不好闻。”

  “可是我真想不通,师傅按照你的性子怎么会不小小的惩戒那群有眼无珠的王八蛋。”

  “他们是武剑圣西门断天的人。”

  “西门断天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介武夫,大家都是S级的,师傅如果你能灵活运用环境,找一个水多的地方,照样把他杀了。”

  “水儿,这你就不懂了,西门断天已经位列SS级,师傅目前的实力是斗他不过的。”

  “可是……”

  “别可是了,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如果这瓦岗堡不是有西门断天在,为师我早就借刚才那一场大雨血洗这座古城了,这城中我就忌西门断天一人。”

  “说的也是,如果没有西门断天那该多好啊!师傅您老人家也用不着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鬼地方来随地……不来向他们的皇帝商谈割让土地之事。”

  “不过若谈不成,我就先想办法抓走一个欺人太甚的狗皇帝宋朝泽的儿子做人质……”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住了。

  西门断天真有这么厉害?他们师徒二人的一番交谈中,不禁又让我对西门断天肃然起敬,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做人能做到西门断天这份上,死也足矣了。

  “那师傅我们回驿馆吧!不要让他们等急了,以为咱们迷路了。”

  “说的也是,但在此之前……躲躲藏藏的混蛋,不想死的话你就给我乖乖的出来。”

  我与小书面面相觑,完蛋了,一定是刚才想到西门断天兴奋起来,逸出了少许气息立即让孙幻水察觉了。

  我对小书做了个按兵不动的手式,自己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眼前那个原来毫不起眼的小老头此刻却如换了一个人似的,在与他精光四射的眸子相对之时我不由得感到头晕目炫,我知道这是对方能量过于强大,而我的身体无法适应出现的症状。

  他身材虽然矮小,但此刻我却觉得立于我眼前的他犹如巨人一般高大,这是因为他强大气势的关系,他静静的站在那阴暗的小巷当中,他的神情却像立于千军万马之中一般,他杀机已动,我只觉身体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粘稠,但却一直处于一种流动的状态,而且是呈波浪式的越流越快并旋转了起来,孙幻水脸上每一道蜿蜒伸展的皱纹似乎都开始旋转着流入了杀气漩涡之中,随着他的人形渐渐朦胧,我的心开始收缩。

  “师傅这个人好象承受不了你的[天庐地水结界]。”那黄衫童子水儿喊了起来。

  “承受不了就让他慢慢的液化溶解在我的天庐地水结界之中吧!”孙幻水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一点的感情色彩。

  我的意识渐渐的模糊,自己浸泡在流动的液体中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不行,我不能这么容易就被击垮,我一咬牙,将剑玄之气从我的气海中提了出来,用最快的速度,也就是使剑气以螺旋前进的方式在我的体内游走,以此来保持意志的清醒,我知道一旦自己完全丧气意识,那必定会被液化并溶解在空气当中。

  片刻之后,黄衫童子水儿的声音仍能飘进我的耳中:“师傅,这个人好象有点底子,若是常人您一发动天庐地水就马上被液化了……就算是B级高手也坚持不了一分钟……他可是坚持了两分零三秒了……他不会是A级的吧……”

  “他能量反应好象不会超过B级……但他体内的真气好象是玄门正宗之气……有意思……”

  他们师徒站在那里一对一答,却不知道我已经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体内的剑玄之气已经不受控制的疯狂疾进,那气脉却随承受不住这狂飙膨胀的剑气,开始呈气脉崩溃状态,这样也就是说,除了身体内的剧烈疼痛,我体内的气脉还将全毁,失去了气脉的包裹,再驭使剑气在体内游走,那无疑是用一把锋利的剑在解剖自己的身体,最后的场面可想而知。

  与此同时我却不由得担心起小书来了,藏在我后面的他在这天庐地水结界中又会怎么样?他虽是水术士,但此刻以他没有水术士能力的身体又能否控衡这恐怖的结界?

  “既然能坚持三分钟……好……玩上一玩……”

  在他发话的同时,我原来动弹不得的身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空气停止了流动,由粘稠瞬间又还原成原来的无迹可寻,我眼中的世界也恢复了清晰,那一老一少正站在我前方。

  老的气度非凡,一派大宗师的模样。

  那黄衫童子水儿扭了扭身子:“师傅我现在总算能动了,这么多次了,我还是不能做到在你天庐地水中自由行走。”

  “你是什么人?”孙幻水摄人的目光笼罩着我,想起刚才的情景,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我师傅问你是什么人来着?”

  怎么说?我心念电转,该怎么回答,我等于是无意只中已经听到了这老不死的秘密,他自是不会留我活口,但还有小书这个王牌,但若孙幻水对他没有印象,那不就累小书一起玩完了?我一定要慎重再慎重,现在小书也是一定在拼命回忆,记忆中那张面孔是否这老混蛋的。

  我拼命的挤出一丝笑容:“我是来这里方便的。”

  “来这里方便的人竟还身具正宗玄门真气,能在我天庐地水中坚持三分钟,看来瓦岗堡真是一藏龙卧虎之地啊!”他尖锐的笑声好象能刺穿人的身体一般。

  “好吧!我实说了,我是您的祟拜者,刚才看见您与皇家灭绝剑士团对持,找您签名来的,你也知道战斗力强大的人总是会引起弱者进行的祟拜。”我开始信口开河,此刻我竟不希望小书出来,我希望借着自己和孙幻水胡言乱语,小书能悄悄离开。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话还是比较中听,说你刚才听到了什么?你是何人门下?”

  “我什么也没听到,一冲到您面前,不就让您用那个无敌的天庐地水给折腾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我是西门断天门下……”话还没说完我就掩住了自己的嘴巴,我真是失心疯了,我知道他对西门断天有所顾及,有可能不对我下杀手,但转念一想他要绑架西域江南国皇帝的皇子的话被我听到了,如果我是西门断天门下一定是死路一条。

  “……门下弟子的死敌……”我刚想摆出一个义愤填膺状却听到了水儿稚嫩的声音:“师傅这人很讨厌,早杀早完事……”

  “等一等,其实我们是想来向孙幻水大人求证一件事的。”小书从拐角处闪了出来。

  孙幻水见到小书那一瞬间,一丝惊色掠过了他的眼睛,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还是被我察觉了。

  “什么事?”他的声音出奇的平静,水儿的脸色却都变了。

  “你对我可有印象?”小书用期盼的眼光看着他。

  “没有印象,已经没有了一点印象了。”他虽然拼命的想保持镇定,但被小书的目光锁定的他脸色再也无法如常。

  “可是你却为什么对我出现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小书逼视着他。

  “师傅,他欺人太甚。”黄衫童子水儿突然话语中带上了哭腔。

  “没法子,谁叫你师傅技不如人。”孙幻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我却大吃一惊,他识得小书,但小书与他的关系却不象是父子师徒之类的亲密关系而是敌对关系?

  “我是谁?”小书大声的道。

  “罢了,罢了,你我六年之约还有两年,在此之前我是不会和你交手的,算我怕你好了,我现在身负使命,不想和你这种对一切都无所谓的疯子纠缠。”孙幻水一咬牙将水儿挟在胁下,冲天而起窜上了小巷的墙头,消失在了天际的阳光之中。

  大难得以化解,小书眼中却有说不尽的失落,他无力的靠在潮湿的墙壁上仰望着头顶那一线天空。

  “小书你怎么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按说我们得以逃命我该高兴才对,但……但我心里好难过,我好象知道自己的过去。”

  “从孙幻水的话中可以听出,你的本领似乎要高过他一些,真不知道你和他会有什么样的瓜葛?”

  “从他的话中分析,我可能和他交过手,并定下了什么六年之约。”

  “看来你以前真的是很厉害,连超级水术士也敢挑战。”

  “在我所有的记忆资料中,孙幻水平生都是未逢敌手,与他交手之人尽数都死在了他的手上,可是只有一次,也就是四年前一个神秘人向他挑战,结果胜负却一直没有被公布于世。”

  “那你很可能就是四年前赢他的那个神秘人了。”

  “也许是我吧?但我为什么要向他挑战呢?我究竟是什么人?”小书无助的望着我。

  “我们先回去吧,小茵他们还等着呢,放心只要有耐心,你的过去我们一定能查到的。”我安慰他道。

  他淡淡一笑:“算了,咱们不提这个了,回去吧!”

  他的表情在一瞬间又恢复如常,刚才那感情的波动似乎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小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真的看不清,但我所知道的是,他绝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同伴,清楚这一点就够了。

  当我和小书回到那茶楼之时,才发现大事不好了,一片狼籍的茶楼中我们得到了袁茵和南宫北被皇家灭绝剑士团成员带走的消息。

  

第五十八章 天庐地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