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勇者的游戏

    

  从茶楼老板的口中我们得知,在我和小书离去片刻之后,十来个皇家灭绝剑士团的成员就突然冲了上来,一举制住南宫北,然后袁茵则只有乖乖的跟他们走了。

  “怎么办?都怪我,早知道我应该带他们一起走的。”我用力一掌拍在一张茶桌上,那茶桌被我的剑玄之气一震,散在了地上。

  “老大,我不这样认为。”小书缓缓的摇头道。

  “怎么说?”

  “你应该庆幸没有让他们跟我们一道去,如果他们跟我们一起去了估计十有八九会死在孙幻水的天庐地水结界当中,他们毕竟没有你的剑玄之气也没有我的水术士之体。”

  “说的也对,落入皇家灭绝剑士团手中,好歹还有命在,既然知道是他们干的,我们可以找西门断天要人去。”我点头道。

  “老大现在这种情况,我觉得你最好要冷静一点,也许这件事和西门断天无关。”

  “是他麾下皇家灭绝剑士团所为,他怎么能脱得了干系,不过……也许这件事的主使是那个什么神秘大小姐的三十八弟所为……”我开始回忆之前十七与大小姐的对话。

  “敌人在暗处,我们却在明处,所以一切要小心为是,我们先找找头绪,实在不行,我们再去向西门断天要人,他手下做的事,他一定会负责的。”每次出状况时,我觉得小书的头脑总是特别清晰。

  “这我就不认同了,虽然我以西门断天为偶像,但这次见到他以后,他好象却给我一种对身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感觉。”

  小书望着窗外长街上的人流淡道:“是吗?”

  “不错,其实对于那个神秘大小姐的身份我想要猜出来应该不算太难。”我咬着牙道。

  “皇家宋氏金牌,皇家灭绝剑士团对她低声下气的态度,她那排位三十八的兄弟。”

  “你把这几样东西列出来,其实也就等于给出了答案,她十有八九就是西域江南皇帝宋朝泽的女儿……也就是公主。”说到后面我不由得压低了声音。

  “而那个请皇家灭绝剑士团替他抓精神能量高强者的三十八公子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小书也道。

  “不知道他要那些精神能量高的人来做什么?”

  “我看现在我们就想到外面去打探一下消息再做定夺吧!”

  “这也好,相信那两个生命力顽强得就象蟑螂一样的家伙暂时不会有事的。”话虽如此我的一颗心却是悬着的。

  “两位客官请先等一下,再下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茶楼的老板见我们要离开忙追上了我们。

  “你有什么线索?”我不由得眼睛一亮。

  “是这样的,刚才你拍坏了我一张茶桌,你得赔我。”

  “……”

  ※※※

  在这城中打探了半日,这瓦岗堡中人们谈论得最多的就是三件大事。

  其一,自然是长城帝国老三界之乱,在这所谓的和平年代出现的战事总是能吸引住大众的目光,老三界位置非常特别,是长城帝国与西域江南国、野望大陆国、山巅国、林易国、等四国的交界之处,所以成为了世界第一经济重镇,但同时也是战略重地,天鹰骑士团在此攻城掠地,如果成功,表面上是削弱了长城帝国的实力,其实对于其它四国来说也可能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天鹰骑士团王白帝的野心天下皆知,所以如果天鹰骑士团占领了长城帝国的老三界,国土面积较小的林易国与山巅国也就岌岌可危了,同时大面积国土与老三界接壤的西域江南国也不会象以往那么太平。

  而此役中的王白帝虽败犹荣,成为了传说中的少年英雄,年仅十八岁的他战斗力级别在与长城帝国大将军孙悟霸交手之后,被评为了S级,孙悟霸被他重创后,超梦四奴又联手与他连续熬战了一天一夜,他才败下阵来,他的军队也因寡不敌众被长城帝国军全歼。

  对于此事,各方面的评论家们都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惋惜,但同时又表示,只要他此役未亡,假以时日,他毕将成为一代霸主,目前他生死未卜,弃者帮也受他连累元气大伤,长城帝国还公开表示至此之后,长城帝国拒绝一切与弃者帮有关人士入境。

  王白帝十八岁,我十八岁,想想除了天壤之别四字来形容我和他,真的是找不到其它的字眼了,我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但我也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成为西门断天那样的人曾是我坚定不移的目标,但不知到为什么到了现在,我的决心却开始动摇了,也许是从遇见紫电那一刻开始,我说不清……

  其二,超梦六杀的养女康云儿十天前突然失踪,来历不明的神秘少女康云儿自幼由超梦六杀共同抚养长大,年龄目前大概是十二到十六岁左右,她自幼一直与超梦六杀居住在野望大陆国的无峰岭,据说自两岁以后从未离开过无峰领半步,这次却在无峰岭中也就是超梦六杀眼皮低下神秘失踪,超梦六杀已经对天下公布,找到康云儿者超梦重谢。

  超梦重谢这四字的份量就大了,以超梦杀手组的通天辙地之能,这重谢覆盖的含义就广了,绝世神功与荣华富贵自是不在话下,有超梦相助,攻城掠地也无不可,天底下现在也不知有多少人开始在追踪这个康云儿的下落。

  其三,还是失踪案,却是关于这瓦岗堡城中的多桩失踪案,瓦岗堡虽然龙蛇混杂,但由于御林军与皇家灭绝剑士团都盘踞城中,所以治安一向是出了名的好,这人口失踪事件在瓦岗堡中向来及少发生,但近半个月以来却一下就发生了数十起,民间都在私私议论皇家灭绝剑士团参与其中,皇家重案部也三次趁西门断天不在营地时探访皇家灭绝剑士团驻地,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皇家剑士团才脱了嫌疑,对于此事西门断天一直被瞒着,但也有人说西门断天早就察觉了,不过是他不想过问罢了。

  袁茵他们虽然是被皇家灭绝剑士团借着无光集团行刺西门断天事件强行带走,但之前的那位十七仁兄拿出测试精神能量值的玉如意的举动,显然是为了那什么三十八公子,那就是说袁茵他们有极大的可能性是交给了三十八公子,但他们根本就没有试过袁茵和南宫北的精神能力值,就冲着我们出手,难道是另有隐情?

  头越想越晕,还有那神秘的大小姐受何人所托要照顾我们?而那十七为什么明知那大小姐说了要照顾我们还敢对我们出手?

  头晕归头晕,在我心中还是形成了一个疯狂的计划,夜探皇宫,虽然皇宫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而且守卫中高手如云,但以我和小书现在能完全封闭气息的本领,在黑夜时闯入被发现的可能性并不算太高,这也算是一个非常刺激的冒险游戏——勇敢人的游戏。

  这西域江南国放眼能有三十八个儿子的人也就皇帝宋朝泽一人,他共有儿子四十二人,女儿二人,所谓的三十八公子在明耳人耳中也就是三十八皇子了,这城中的失踪案极有可能是三十八皇子所操纵,袁茵和南宫北想来也不会被送往皇家灭绝剑士团驻地所在,十有八九就是送到三十八皇子手中。

  自然这一切都是猜想,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得眼见为实。

  以我目前的本事也只适合做这些躲躲藏藏之事,小书拗不过我,答应与我一并夜探皇宫。

  位于瓦岗堡中心的皇宫江山城占地五万多平方米,这面积光听听就让人害怕,而且这江山城中光房屋就六千多间,名目奇多的宫殿名字听来也叫人头晕目炫,一不小心搞不好还会迷失于其中。

  我们已决定入夜之后就从西面的西华门潜入,致于寻找的方法则是抓住倒霉的守卫问路了,当然也不排除我们比较倒霉被守卫发现的可能性。

  天一黑,心急如焚的我和小书就趁着星月之光潜入了皇宫建筑群江山城之中。

  一潜入江山城,我几乎傻了眼,黑鸦鸦的宫殿幢幢相联,宫庭待卫携着照明魔晶川流不息,擅闯皇宫若被发现自是死路一条。

  我和小书就如躲迷藏一般,与宫中巡逻的待卫在光明不到的黑暗中周旋着,这时才发现想抓个落单的待卫几乎比登天还难,以前听说书先生说闯入皇宫的侠客们只要趁着巡逻小队不备,猛的一下将跑在最后的那名倒霉待卫捂住嘴巴往花丛里拖就搞定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只有一种情况你抓走一名待卫而其他的待卫却丝毫不觉,那就是被抓走的待卫和其他的待卫有仇,那其他的待卫才会都假装没有发现。

  不过武的不行,就试试文的,我对一同蹲在花丛中的小书低声道:“伸出右手食指。”

  小书茫然的看着我:“老大,你想……啊……你干嘛咬我?”

  我嘻嘻一笑,看着他被我咬破的食指,掏出了皇宫地图:“在这地图的背面写血书!”

  “……”

  “就写,拾得者,速送与三十八皇子,皇子见图后自有重重重谢!”我轻道。

  “会有用吗?谁会相信这东西?”小书心痛的看着正在流血的食指。

  “如果是你捡到这封血书,你会怎么样?”

  “我不会相信。”

  “那你会不会冲着这重重重谢去试一试呢?”

  “说的也对,去试一下反正又没什么损失,搞不好还会得到重谢,大多数人应该报着怀疑的态度去试一试……”小书开始奋笔疾书。

  “那我们不是找到带路的人了。”

  “老大你果然聪明。”

  信刚写好我们就偷偷找到一偏僻幽静之处,刚藏好还没来得及将小书的血书投出,一名身着淡黄色长衫的宫女提着一篮苹果向我们藏身之处走了过来。

  “唉,她来得太快了,我们连血书都还没来得及投。”小书低声叹道。

  “但是我们可以直接抓住她,有了她,我们大可不必去抓什么落单的待卫了。”

  “那我的血书……你为什么不早说可以抓待卫以外的人……”

  “这怎么能怪我,不是我推卸责任,是作者自己之前没有想到。”

  “……”

  说话之间,那淡黄长衫的宫女已经提着苹果从我们藏身之处勿勿走过。

  我立时无声无息的跳到她的身后,还没出手,如果一只冰冷的手闪电一般掐住了我的脖子,正是那圆睁着双眼的黄衫宫女,她另一只手还提着那篮苹果。

  “别动!”声音也同样冰冷。

  我怎么这么惨,自己还没出手先被别人给制住了。

  “周宁怎么是你。”声音有些熟悉。

  我急忙睁大了眼睛,眼前的长发宫女眼神和声音与紫电用几分相似:“你不会是紫……电……”

  “我戴了假发和人皮面具,死之炉呢?”紫电掐着我脖子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迹象。

  “死之炉已经被别人抢走了。”小书也走了出来。

  “是吗?”紫电放下左手中的那篮苹果,凝气于手遥对着小书。

  就在这时突然前方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先躲一躲再说。”我一声招呼,我们三人同时钻进了花丛之中。

  一个巡逻小队快步而至,还好我们闪得快。

  “咦……这路上怎么有一篮苹果?有情况,大伙搜搜……”为首的待卫一声令上,待卫们纷纷亮出了手中雪亮的兵器。

  完蛋一被发现,各方待卫立即会狂奔而来,然后我们就是死路一条了。

  我飞快的附耳对紫电说了几句,紫电痛苦的点了点头,保持着蹲姿的紫电将美丽的头伸出了花丛中:“这篮苹果是我的。”

  “你是什么人?”待卫们大吃一惊。

  “我是慈宁宫的翠花。”紫电照我吩咐的道。

  “你在这里干什么?”刚才剑拔弩张的待卫们迷惑的看着她。

  “大便,这几天油腻的东西吃太多了,有点拉肚子,控制不住,情急之下所以就钻进这花丛中……”紫电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爱卫生啊!”

  “就是的,咱们哥几个常在这小便,你还大便来着?和我们比啊?”

  “几个大哥别怪,那有苹果你们每人分一个吧,千万别告诉皇太后,否则我小命难保。”

  “哟,就这情况咱们哥几个还有味口一人吃你一个苹果,你把我们当什么了?”

  “那……干脆这一篮你们提走吧?”

  “成,妹子,还是你爽快,有空常来蹲啊!”那一队待卫提着苹果扬长而去,我们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让我和他们说这么恶心的话。”站直身体的紫电气了个七窍生烟。

  “没办法,不这么办,我们全得暴露。”想着紫电刚才的表现,我藏不住脸上的笑。

  “死之炉是不是被冯德给骗走了。”紫电突然道。

  “你怎么知道?刚才你还问我来着。”我奇道。

  “吓一吓你罢了,其实你想一想,如果你们身上还带着死之炉的话,就算我不抢,我们色佣兵团会容许你们走出大漠吗?”紫电冷道。

  “说的也是,打败黑雷之后,我们在绿寺还待了八天,这八天的时间足够你们调兵遣将了,我也奇怪这天下最大的佣兵组织怎么会这么心慈手软,一直没向我们索要死之炉。”

  “冯德骗走你们死之炉时,我们色佣兵团的影子探马其实也在场。”

  “那你的意思是,你们那时就派出了你们的色佣兵团传说中的皇牌监视者第一人幽猎暗藏术唯一的传人影子探马在监视我们了。”小书脸色一变惊道。

  “不错,在战技高手赶到之前,影子探马负责监视你们,但我们想不到的却是突然杀出了一个冯德,并用风筝带走死之炉。”

  我急道:“那冯德现在何处?”

  “失踪了,从半个月前就突然失踪了,而且奇怪的是我们查不到他的一点背景资料,他就象是凭空冒出来,现在又凭空消失了一样。”

  “这个王八蛋,对了你来干什么?”我看着她道。

  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还不是为了死之炉而来。”

  “我知道了。”我睁大了眼睛。

  “说说。”

  “你们色佣兵团真够疯狂的,你不会是真来这里毁灭西域江南国的皇家藏书库吧?”

  “不错,今夜四大霸国的皇家藏书库都会被毁掉,这西域江南的由我负责。”

  小书点了点头:“你们色佣兵团果然厉害,只要你们把这四大皇家藏书库毁掉了,查不到启动死之炉密咒的冯德拿着死之炉也是没用。”

  “对了,你们进来又是干什么?”紫电道。

  “找同伴,你知不知道三十八皇子的寝宫?”我殷切的望着她。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一幅我们色佣兵团特绘的江山城地图,哪个宫住着什么人都有注明,你们可以自己查。”紫电递给我一幅绢制的地图。

  “谢了!”我毫不客气的一把接过。

  “我要去做我的事了,你们好自为知。”紫电一面说着一面勿勿的走入了黑暗当中。

  我和小书则按着紫电所给的特绘地图躲躲藏藏的向上面标明有三十八皇子居住的清水宫寻去。

  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我们总算是找到了那位于御花园后最偏僻的地方,这一带连巡逻的待卫都少得出奇,我们也搞清楚了这里为什么要叫清水宫,冷清的清,冰水的水,顾名思义,这里原来是一座冷宫。

  这三十八皇子的命看来不是太好,竟居住在冷宫当中,借着月光看去,这里的花丛都不象别处那么整齐,虽然长得还算茂盛,但却不经修饰,野草似的长得乱七八糟。

  这清水宫的灯火也算寥寥,黑漆漆的一团,从进来以后都没有见过有人走动,只有一处窗棂透出昏黄的照明魔晶的光芒。

  我和小书无声无息的猫着腰靠近那发光的窗户,隐隐听到了一男一女在说话。

  “一连坐了这么多天的马车,你累了吧?”那男声温柔的道。

  听着这声音,我的一颗心差点炸开,这声音正是冯德那王八蛋。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把我从无峰岭弄到这儿想干什么?”那女声清亮中却带着惊惶之音。

  ※※※

  写到紫电假装方便骗过待卫那一段,自觉这样搞笑的情节很适合放在周星驰的片中。其实自己是一个很喜欢周星驰电影的人,所以也很喜欢写一些夸张式的情节。

  但这篇文章的风格却不太允许太夸张的情节出现,所以搞笑只能适可而止。

  记得写商妍岗在大漠星空下勾引周宁那一节,脱guang衣服以后,在催周宁之时我很想让她说一句:“你再不来我都要感冒了。

  但如果这样的话,那一节的气氛都要被破坏了,当然商岚妍也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说出那种话,所以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对着电脑一面想一面傻笑。

  

第五十九章 勇者的游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