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冷宫皇子

    

  “我是这儿的主人!”冯德那温柔的声音听入耳中,我却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想不到这王八蛋竟有如此背景。

  “这儿又是什么地方?”那略带稚气的女声轻道。

  “这儿?这是皇宫,你的眼睛看不见到东西,告诉你也无妨,这是西域江南国的皇宫,而我就是这儿的三十八皇子。”冯德淡道。

  我听入耳中暗付,这眼睛看不见东西的少女,从声音上判断是少女,又是什么人?

  “原来这是皇宫?不过不管是哪儿,他们都会找到我的。”

  “你说是超梦六杀吗?这个你大可放心,我既然敢把什么都告诉你,这一辈子你就不要再想见到那六个人了。”冯德温柔的声音中充满了残酷。

  “你骗我,我天叔叔说了,这个世界上也许除了西门断天和暗黑经纪人外,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六人联手,就算千军万马也拦不住他们,他们一定会来救我的。”少女坚定的道。

  她当然有理由坚定,我想也许超梦六杀联手,真的会是天下无敌,西门断天虽然号称SS级,但双拳未必能敌十二手,如果他们对决,定是无法想象的精彩。

  “我也知道超梦六杀一旦联手,武剑圣西门断天也不见得能挡得住,更别说我这无名小卒了。”冯德笑道。

  “你知道就好,我不希望你有什么损伤,所以你还是把我放了吧!只要我说不许伤你,他们一定会依我的。”这少女实在是太善良了,她这句话如果换一个人说可能会有向对方讨饶的成份,但她真挚的声音听入耳中,让人不得不相信她是为别人着想。

  “很谢谢你替我着想,不过我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你从无峰岭弄出来,也就有办法永远不让超梦六杀找到你。”

  “我相信天叔叔他们一定能找到我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说句实话,我真的没想到你会美到这种程度。”冯德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是吗?可惜我今生今世是无法看到自己的脸了,不过我不稀罕,我只想在死去以前一直和他们六位叔叔待在一起。”那少女的声音黯然道。

  “对不起,你这个愿望无法实现了。”

  “不,会实现的。”

  “傻瓜,你可知道我把你从超梦六杀手中弄出来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

  “是为了救超梦六杀。”冯德竟然道。

  “你说谎。”那少女喊了起来。

  “那我问你,你可知道你自己的体质?”

  “我知道啊!我生下来就被人弄瞎双眼,而且身体还被人改造成天绝六脉之体,永不修复。”少女轻道。

  “我虽不知道谁如此狠心,但你可知道一个人的六脉都被绝,而且是终极程度的天绝后,是不可能在世界上生存超过二十四小时的。”

  “这个我也知道,但我有六个叔叔啊!他们在无峰岭下发现了我,六个人轮流替我输送精神动力和护体能量,我才活了下来。”

  “这个我知道,我只需问你,他们是怎么个输送法?”

  “据我夏叔叔说,我五岁以前,每天都要向我输送精神动力和护体能量两个小时,五岁以后就是两天一次,但时间增加为四个小时,八岁以后则一周一回,每次为十二个小时,十岁以后则一月一次,每次为一天一夜,夏叔叔说我以后就会慢慢好起来的,等我好了,他们就带我离开无峰岭,到世界各地去玩。”少女的声音带着憧憬。

  “你以为这是好起来的迹象吗?他们不忍心告诉你实情罢了。”冯德故意叹了一口气。

  “什么实情?”

  “实情就是你的天绝六脉之体已经渐渐演变成黑洞天绝体,早晚有一天会将超梦六杀的元气吸尽,令他们精尽力枯而亡。”

  “不是这样的,他们说替我输气的时间相隔越来越久,就是我渐渐好起来的象征。”

  “他们是在骗你。”

  “你才是骗我,他们不会骗我的。”

  “唉,我虽不知道是谁这么恶毒把你丢在无峰岭之下,但把你丢下之人明显是想借你间接除掉超梦六杀。”

  “这……他们六位叔叔都有通天入地之能,我怎么能除掉他们,你不要再骗我了。”

  “不过我也很奇怪,超梦六杀六个无情的怪物怎么会对你却了侧隐之心,这是我唯一想不通的地方。”冯德轻道。

  “你究竟在说什么?他们才不是无情的怪物,每一个人对我都很好,就算秋叔叔总是冷冰冰的很少说话,但我知道他也是很疼我的。”

  “我要说的是,那个把你丢在无峰岭下的人其实就把你当成了对付超梦六杀的武器,不然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被人改造成天绝六脉之体?”

  “我……我不知道。”

  “这天绝六脉之体,如果然要存活下去就必须依靠大量的精神能源和护体真气,如果你不是被送到超梦六杀手中,就算医皇白问心都救不了你,所以很明显你被改造成天绝六脉之体是为了对付超梦六杀而设计的。”

  那少女沉默了。

  “刚开始一天两个小时,他们轮流来也还算很轻松,但你五岁之后,天绝六脉之体进一步成长了,虽然间隔的时间长了,但每次所需要的能量却是原来的五倍,他们轮流来还不会是太大的问题,但你八岁以后,天绝六脉体再次进化,支持你活下去的能量变成原来的二十倍,虽然是一周一次,但那一次中,也就是十二个小时的输入过程中,至少需要两个人轮流替你输入,因为他们一个人硬扛的话定然会元气大伤。”

  “原来……是这样,他们都争着来替我输送能量……我还以为……”少女的声音失去了力气。

  “十岁以后天绝六脉之体接近黑洞天绝之体,每次吸能为原来的六十倍,我保守估计,那每月一次的二十四小时之内的输送过程中,必须五人齐上,而且替你输送能量后,没有五天是无法完全恢复的。”

  “你……你看见了?”

  “五人齐上,自然还有一人护法,只要那人没有封闭意识,任何人也不敢踏足无峰岭半步。”

  “那你怎么知道的?”

  “猜出来的,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一旦你年满十六岁,天绝六脉之体就会完全进化成黑洞天绝体,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会被你吸得神尽元气枯竭而死。”

  “但……他们从来都没和我说过。”

  “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他们实是痛爱你,不忍伤你的心,第二就是他们并不知道天绝六脉之体会慢慢进化成黑洞天绝体,他们以为他们一咬牙还能扛一下,到了紧要关头再求暗黑经纪人出手援助,但他们错了,黑洞天绝体一旦形成,谁也救不了你,顺便告诉你一句,关于这天绝六脉之体的进化过程,我是在皇家藏书库里的绝密上古文献中查到的,超梦六杀未必能知道。”冯德缓缓的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宁可死也不要再回到他们身边了,我才不要成为伤害他们的武器。”少女的声音斩钉截铁的道。

  “这才是好孩子。”

  “可我还是很奇怪,你是怎么能把我弄出无峰岭区域的?”那少女的声音突道。

  “你认为在超梦六杀的监控之下,任何人都无法擅入无峰岭区域而不被发现的吧?”

  “我听夏叔叔说,在无峰岭之内存在着一个特殊的天然磁场,在那磁场中无论什么样的高手都不可能做到把自己的气息完全断绝,所以一旦有生人进入无峰岭区域,他们立即能够发现!”少女轻声道。

  “那你告诉我,无峰岭区域里住着什么人?”

  “我和六个叔叔,还有超梦四奴他们。”

  “那就对了,有这么多人还用我闯入无峰岭区域吗?傻孩子!”

  “难道你的意思是,超梦四奴他们当中有人……”

  “这个我就不能说了,因为我已经与对方立下誓言,绝不向任何人提及他,其实我与他只是合作的关系罢了。”

  “原来是他们当中的人趁我每天在百药泉泡温泉的时候偷偷下手,可是我一失去知觉,六位叔叔都会发现的,怎么会容他把我带出无峰岭?如果他把我带出无峰岭他怎么能不被发现?”

  “你问这么多,一定是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吧?你死了这条心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是怎么出来的,那个人把你弄晕之后,立时替你套上了你脖子上这个封精环,用准备好的大风筝带着你顺风飞出无峰岭区域,他不必与你一道离开,你一飘出无峰岭的绝对区域之后,你脖子上这个封精环发挥作用,你的气息便被封闭了,在外面接应的人然后把你带到哪儿超梦六杀都不会知道了。”

  “这样说,你是精心策划过了?”

  “自个自然,从三年前我就开始和那个人策划了,风向,时间,地点,如何接应,选择的路程,每一个细节都是算了又算。”

  “原来是这样啊!你不怕我把你的元气吸尽?要我来做什么?”

  “小妹妹,这你就不懂了,你的确是天绝六脉之体,但同时又是超级精气能量之体,你以为超梦六杀十多年以来输入你身体里的精神能源与真元都去哪儿了?虽然你无法也没有能力驭驾,其实都还在你身体里支撑着你活下来!若是平常的身体早就留不住那些精元了,但你的天绝六脉之体不同,所以现在你的可以说是一个超级精元存储体,当然前提条件是为转化为黑洞天绝体之前。”

  “你的意思是,在我十六岁以前,我的身体中都存在着巨大的精元。”

  “你体内存储的精元何止用巨大二字来形容,连我也无法估量你体内积年累月下来的超梦六杀精元有多少,如果能得到这超级的精元别说是S级,就算成为SS级都不会太困难,而且我最近又恰好学到了一门特殊功夫可以吸收你的精元。”冯德越说越兴奋,我自然知道他指的特殊功夫是学自魔族的邪魔增殖大法,这混蛋无论做什么都似乎在为下一步着想,城中人口失踪,估计一定也是他为初级邪魔增殖大法打基础抓人练功。

  “成为SS级又怎么样?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活着就很有意思了吗?”那少女竟道。

  “说得好,我很认同你的说法,人生的精彩不在于无敌,其实那些所谓的天下无敌都是些无聊的称谓,我的追求不在那些,成为SS级这样的高手只是为增强我自己的实力,好让我更有能力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那你的目标是什么?”

  “我最初的目标便是不看别人的脸色而活!”冯德的声音突然颤抖了起来。

  “就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但这世界上却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但……好像我就不必看人的脸色而活……”

  “那是你曾经生在一个相对幸运的环境之中,但现在却不同了,你必须看我的脸色而活。”

  “我才不要,让我听你的,会辜负了我的六位叔叔,我宁死都不会看你的脸色。”

  “那就对了,傻孩子,你有骨气我很欣赏,但我却不同,我却不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而且我很怕死,我一定要活下去,所以在大多的情况下我必须看别人的脸色而活,记住这个活字。”冯德的声音中竟充满了无奈。

  “是吗?”少女的声音迷惑的道。

  “也许我的话你未必能明白,那是因为你从小生长在无峰岭那样的世外桃源中,我却自幼在残酷的现实中挣扎,而且是在人性最丑陋那一面曝露得最多的皇宫中长大。”

  “皇宫中难道不好吗?”

  “不好,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好,你可知道,我虽贵为三十八皇子,但从我生下来的那一天我都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我那皇帝父亲,因为不喜欢我娘的关系,所以令我与我娘一直都在生死的边缘徘徊,就算直到今天这种情况也没改变,我还没懂事的时候也就罢了,但自我懂事以后,我没有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的活着,每当与那个人见面,我都是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只因我清清楚楚知道他心情稍有不畅,我和我娘随时都可能人头落地。”

  “太……可怕了……”

  “见面的时候提心吊胆,不见面的时候更要提心吊胆,随时打听着着他的喜怒,因为那个人生气的时候总喜欢拿我们娘俩当出气筒,只因为他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听到我娘怀了一个女儿的消息,立即把我和怀着孕的娘打入终日不见阳光的冷宫,我那妹妹五岁时……因为那个人的关系就死了……如果她现在还活着……比你还要……”

  “原来皇宫中的人并不幸福。”

  “何止能用[不并幸福]这四字形容,我生存的这个地方,虽然叫皇宫,却是世上最丑恶的地方,但同时也是最现实的地方,将现实世界中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势、虚伪欺骗、仇恨、每一样都发挥到了极致。”

  “既然你那么不喜欢这个地方,你为什么不离开?”

  “如果说离开就能离开的话,我早就离开,我不能离开这儿,是因为在这儿我有着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我不能离开这儿是因为那个人无论我逃到天涯海角都不会放过我。”冯德的声音痛苦而撕哑起来了。

  “所以你一定要做到不再看你皇帝父亲的脸色而活?”

  “不错,其实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有几个是愿意看人脸色而活的,为了钱替老板打工的伙计,为了娶妻向岳父哀求的穷光蛋,为了生存下去在青楼卖肉的妓女,他们必须都要看别人的脸色而活,看人脸色而活其实已经演变成了生存在这外世界上的准则之一了,我想就连超梦六杀也许都要看暗黑经纪人的脸色……”

  “原来这个世界上大多人都是看别人脸色而活的。”少女的声音似有所悟的样子。

  “所以要不看别人的脸色而活,这并不简单,象我这样更是难如登天,但我却绝不妥协,我不要死,我也不要看人的脸色而活,我发过誓,有一天我一定不再看那个人的脸色而活,想一想这个世界上很多人来说都是不可能实现这个梦的,所以这个梦就让我来替那些人和我自己实现吧,为此我不惜一切代价……”冯德的话让我也很迷惑,冯德所做出的一切我似乎都……也不能说理解,但……我说不清……

  “包括牺牲那个你唯一牵挂的人吗?”

  “我做不到。”

  “那就是说,其实你并不是一个坏人。”

  “是吗?在我的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只有为自己而活和为别人而活的人,所以别人做出的一切我都能理解,无谓好坏。”

  “那你试没试过去爱一个人,我听天叔叔说,一个人只要心中有爱,就连生存的目的也会改变的。”

  “爱情对我来说太遥远了,也许当我真正的做到不看人脸色而活,也就是随心所欲四字之后再说吧!”

  我听到这儿再也忍不住了,猛的站了起来:“如果你真正能随心所欲,那恐怕就要有无数的人要看你的脸色而活。”

  冯德对我的出现并不惊奇,他微微一笑:“周兄别来无恙。”

  “恙你个头,把小茵和南宫北还给我。”我对着窗子中的他厉声吼道。

  

第六十章 冷宫皇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