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超梦义女

    

  当大公主派遣的宫女将我们带到远朋宫之后,我们不但见到了南宫北和袁茵,还有一位阔别已久的故友。

  “各位贵客的卧室都准备好了,各位贵客早些歇着吧,莲儿先告辞了。”那黄衫宫女轻掩门扉离去之后,访客却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晚姐姐好久不见,我真是想死你了。”我一面给了陈鱼的待女晚一个友好的笑容,一面向袁茵使了个眼色。

  “老大,你这个年纪已经不适合再扮可爱了,请注意你的言行。”袁茵突然插道。

  “我有吗?连可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男人婆你又有什么发言权?”

  “就算我是男人婆,也比那些一天到晚都装纯真欺骗女人的色狼要强。”

  “小茵我劝你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吧,嘴毒的女人大多都会在孤寂中死去。”

  “你知不知道,诅咒美丽女人的男人是所有窝囊废中最没有格调的一种!”

  一旁的南宫北皱起了眉头:“窝囊废还要格调干吗?”

  “两位可不可以先停一下。”被掠在一边的晚悲哀的道。

  “老大,以后有客人在的时候,请你不要再使小性子了。”袁茵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这是我的台词。”我喊了起来。

  “这样的话……那我先告辞了,明日再来拜访。”晚无奈的抽身离去。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倒在一张雕龙刻凤的椅子上:“小茵收工。”

  “老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让晚离开这儿。”袁茵迷惑的道。

  “这是老大的新欢,旧爱自然得赶走了。”南宫北指着安置在床上的康云儿。

  “一言难尽,不过这些属于我们的秘密自然不能让外人听到了,先告诉我晚来这儿和你们说了什么?”我不安的道。

  “也没说什么,只是说她和陈鱼这段时间在皇宫小住,刚才恰好听到我和南宫北也在这里,过来拜访一下罢了。”

  我摇了摇头:“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该不成叫老大卖身的时候到了吧?如果上chuang的对象是皇宫中的佳丽,老大的艳福可真不算浅了。”南宫北突然道。

  “老大体内有与陈鱼定下的契约果实,就算是头母猪老大也得上。”袁茵不以为然的道。

  “先别说这个,要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一直沉默的小书终于开口了。

  “不是说什么大公主保住我们的安全吗?”南宫北面露惊色。

  “现在情况有变,我们目前不但不能出这皇宫一步,而且随时可能因为大公主的关系人头落地。”我点了点头。

  “有这么严重?”袁茵抓紧了拳头。

  “事情的复杂程度超出了你这种头脑简单的女人的想象。”我意味深长的道。

  “老大……”袁茵的怒气值因为我的一句话又开始上升。

  “想不想知道?”我再出杀手锏。

  当小书将发生的事情全都讲完之后,大家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不安当中,因为我们的前景很难让人乐观起来,宋冯德这个老狐狸绝不会轻易罢休,而高深莫测的大公主会怎样对我们?齐琳似乎成了我们唯一的希望,但陈鱼的出现又使这错综复杂的事情更能以预料,齐琳为什么要叫我防着一点陈鱼呢?这个位列四大美人之一的女人也是非常神秘。

  “大伙还是早点休息,事到如今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小书长身而起。

  “那也好,小茵这康云儿就暂时交给你照顾了。”我也打了个呵欠。

  “等一等,我很象会照顾人的样子吗?”

  “当然不象,看看你把自己照顾成这副男人婆的样子就知道了。”

  “那为什么还交给我?”

  “短时期的接触应该不会产生第二个男人婆,最重要的是我们四人当中就你比较有天赋。”

  “用得着人家的时候才知道说好听的。”

  “你比较有做佣人的天赋。”

  “……”

  ※※※

  阳光灿烂的日子,但我们却没有与之相对应的心情。

  “小茵,你给我过来。”我站在康云儿昏睡的床前厉声吼道。

  “鬼叫什么?人家正在园中采花。”抓着一把色彩斑斓的鲜花袁茵推门而入。

  “你究竟做了什么?”我铁青着脸吼道,小书与南宫北也闻迅赶来。

  袁茵见势头不对,低下了头:“我……我,这些花都是在花盆里采的。”

  “我问的不是这个,你对她做了什么?”我指着康云儿道。

  “也没做什么呀?不是替她换了衣服。”袁茵迷惑的道。

  “还有呢?”

  “没有了。”袁茵无辜的道。

  “她脖子上的银项圈呢?”

  “我看那东西梗着她的脖子,我……我就想把它拿下来,结果……结果弄不下来,我……我就只有动粗把它拗断了,早上让宫女把她扔了。”

  “那是封精环,是封住她气息的道具。”

  “这个我知道,我们又不是冯德那王八蛋,为什么要封住她的气息。”

  “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引来超梦六杀?”

  “这有什么关系,引来了就将康云儿还给他们就是了。”袁茵不以为然的道。

  “你是猪啊,现在我们被困皇宫,什么准备都还没有做好,怎么能让超梦六杀那种传说中的人物前来?”

  “这要什么准备?来就来呗。”袁茵不解的摇头。

  “老大别说了,我也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书微笑道。

  “超梦六杀在这里出现,那小书怎么办?你告诉我,小书怎么办?”我急了。

  袁茵显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一下子愣住了。

  “他们会把小书带走的,我们阻止不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小茵你究竟干了什么?”我苦笑道。

  “老大,别怪小茵了,不会有事的。”小书柔声道。

  “的确不怪小茵,要怪就怪我,是我的失误,小书……对不起。”

  “老大,放心吧,我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大伙的,冷静一点。”小书脸上挂着宽慰的笑容。

  “这样……我求大公主,先让你离开这儿到别处去避避。”我思索道。

  “我不要走,而且因为康云儿的关系,目前大公主绝计不会让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离开皇宫的,如果我们被分开的话,离群的那个死的可能性很大。”小书淡道。

  “不错,这什么远朋宫里面虽然连固定的宫女都没有,但想来外围一边是被围了个严严实实。”我叹了一口气。

  “我……我是在哪儿?”躺在床上的康云儿突然悠悠转醒。

  “你还是在西域江南的皇宫当中。”袁茵温柔的坐到了她的床边。

  “姐姐是什么人?”美丽的她撑起来半靠在床头。

  “姐姐不是坏人,是将你从坏人手中救出来的好人。”为了与超梦六杀的将来的会面作准备,袁茵已经开始她任重道远的马屁工程。

  在袁茵费尽口舌,将我们救康云儿的过程说得天花乱坠,虽然她当时没有在场,但某些细节在她口中甚至说的比亲身经历此事的我和小书的感受还要生动,当然那些都是她稍加以艺术似夸张后的结果。

  “那真是多谢你们了,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要多些。”康云儿由衷的道。

  “先别忙着谢我们,在此之前你能不能先答应我一件事。”我沉声道。

  双眼不能视物的康云儿还是觅着我的声音将脸对着我的方向笑道:“大哥请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因为种种原因,你可不可以不要把将你从无峰岭弄出来的三十八皇子的事告诉超梦六杀,我们不希望他因此而死在超梦六杀的手中。”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我没有求她答应我不让超梦六杀带走小书,因为小书在超梦杀手组与弃者帮之间的重要性要多大,我并不知道,康云儿就算了答应了我们,也未必有用,对于小书,冷静下来以后,我已经想好了办法。

  “这个没有问题,我觉得那个皇子哥哥也是个可怜人,我不希望他死。”康云儿点头道。

  “你真的很善良。”袁茵轻道。

  “谢谢,我的叔叔他们很快就会到吧?”康云儿脸上有几分担忧之色。

  “这个自然,这里虽是皇宫内院,但以超梦六杀的能耐,进入这里自然是不会费吹灰之力。”我轻道。

  “对了,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我的六个叔叔他们在你们的眼中是什么样子?”她憧憬的道。

  “传说中的绝世高手,毁天灭地杀手组的替代者,贯彻执行暗黑经纪人命令的杀人机器,以背叛原来同伴而获取力量的男人,冷血无情的六个超级怪物,当世最神秘的六个男人,以上就是世间对他们的综合评价!”小书轻道。

  “很有趣的评价,不过绝大多评价我是不能接受的。”康云儿笑道。

  “那说一说你认识的超梦六杀如何?”南宫北道。

  这个问题我们其实也非常的感兴趣,与超梦六杀最亲密的人眼中的他们会是什么样子呢?

  “他们每一个人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人,天叔叔对人最和气,就好象永远都不会生气一样;地叔叔几乎是不说话的,但他绝不是哑巴;而春叔叔却是话最多,每次我不开心的时候都能把我逗笑;夏叔叔脾气最坏,但他从来都没有对我发火;秋叔叔给人的感觉总是冷冰冰的,用天叔叔的话来说,孤僻的他是永远都不愿和大伙走到一起的人,其实他人真的很好;冬叔叔也许应该叫冬伯伯,不过叫顺口了,也就一直这样叫,他很慈祥。”康云儿说起他们的时候不自觉的带着一种幸福扬溢的感觉。

  谁能想到传说中的天杀、地杀、春杀、夏杀、秋杀、冬杀竟会被一个少女如此形容。

  康云儿又道:“我从小就与他们相依为命,虽然没有母亲,却等于有六个父亲一样。”

  “是吗?你有没有想知道自己的身世?”袁茵似乎被触动了的模样,她也许想到了她那素未谋面的父亲。

  “说不想那是骗人的,人总是不知足的,虽然六个叔叔对我很好,其实我也非常想见到自己的父母,如果能让她见到我,只要把我抱上一抱,我就没什么愦憾了,而且我相信我的双亲也一定一直在寻找我。”康云儿憧憬的道。

  “那这么多年了,关于自己的身世,你可得到了什么线索?”袁茵若有所思的问。

  “没有,不过在小时候,我曾见过暗黑经纪人一面,他断言我是龙凤之体。”

  “什么叫龙凤之体?”袁茵挠头道。

  “龙凤之体就是指她是龙凤胎之一,一男一女的双胞胎通常被人称作龙凤胎,也就说她应该还有一个哥哥或弟弟。”小书淡道。

  “是哥哥,我有直觉一定是个哥哥,不过我很胆心他,从我知道自己是双生子之一的时候,我就很担心他。”康云儿的美丽的小脸上又挂上了担忧的神情。

  “为什么?”袁茵道。

  “我从小就被人改造为六脉天绝之体去害六个叔叔,我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如果他也被改造成六脉天绝体,他就很难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不会的,你哥哥一定还活得好好的。”

  “六脉天绝之体是永不能修复的,我的六个叔叔他们曾将医皇白问心带到无峰岭替我治疗过半年,但……但终是无功而返。”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了,你哥哥没事的。”袁茵安慰道。

  “除了有一个人陪着我,六个叔叔经常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离开无峰岭天各一方,但每个月替我输入能量的那一天,他们至少都会有五个人赶回无峰岭,他们对我真的很好,如果我会害了他们的话,我就拒绝接受他们的能量。”康云儿开始自顾自的说着。

  听着这个美丽的少女的诉说,我心中也不禁产生了怜悯之情,她的生存已经注定了悲哀的结局,真不知道是哪个狠心的王八蛋所为,竟针对超梦六杀设下如此毒计,而且还残害了一个可爱少女的一生。

  “我虽然不喜欢死亡,但其实想想也不是很严重的事情,每一个人一来到这个世界上,注定都要面对死亡的,只是时间早与晚的问题罢了,所以我从不把自己的死亡看成是一种悲哀,就算我比别人活得短暂一些,只要我能快乐的过着属于自己的每一天,珍惜自己的每一刻,想着还有那么多疼爱我的人,我就觉得自己很幸福了,所以我有时还会偷偷的感谢那个把我扔在无峰岭下那个人,不过这句话我可不敢跟六位叔叔说,不然他们会骂我的。”幸福笑着的康云儿似乎正在回答我的问题一般。

  这时才发现,这个美丽的少女远比我想的要豁和乐观,超梦六杀能培养出这般善良的少女,他们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也许不久的将来就能见到这些传说中的人物了。

  “周宁!”门外突然传来了晚的声音。

  我回首望去,只见我的债主蒙着面纱的绝世美女陈鱼携待女晚从花丛锦簇之处走来。

  看着陈鱼露在面纱外的一双光华流转的美目,我不禁想起了终身不出绿寺的师命悬,想起了那个充满憧憬的小和尚普竹,想起了她那段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

  

第六十三章 超梦义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