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访客异行

    

  “周兄弟近来可好?”美目含笑的陈鱼莲步轻移进入了房内,看着她妙曼的身姿与绝世的美艳,谁能想到她曾是生过两个孩子的母亲,这四大美人之一的称号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

  “沉鱼池一别姐姐是越发美丽了,但这是卧室不太适宜会客,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我陪笑道。

  “周兄弟太过客气了,其实我只是说句就走,在这里就好了。”陈鱼竟不由分说的坐在了康云儿和袁茵的房中。

  “要传话叫晚姐姐来就行了,劳美人姐姐大驾,要叫我们心里不安了。”这句话我倒没说谎,她的出现的确让我非常不安。

  “这个少女是什么人?”陈鱼突然伸出一根春葱般的玉指指向了康云儿。

  “我……”康云儿刚要说话,小书立即将手放在了她的肩头示意她不要出声。

  “她是我的妹妹。”我怎么能将康云儿的真实身份告诉她。

  “她的眼睛似乎看不见东西了,我略通医术,让我替她看看如何?”陈鱼漫不经心的道。

  “医皇的师妹自可算是天下医术无双,略通医术真是太过谦了,小妹自幼被奸人所害,这么多年来也算是习惯了黑暗,姐姐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医皇白问心曾替康云儿治过半年,既然他都无法治好,你这师妹也就不必麻烦了,我心道。

  “她……她真的很美。”陈鱼又道。

  “陈鱼姑娘似乎对我妹妹很感兴趣的样子。”我沉声道。

  “不错,昨晚我听晚儿说她在你们这看到了一个绝世美少女,所以我也就动了心,想来看看。”陈鱼柔声道。

  “小妹虽然有几分姿色,但在四大美人之首陈鱼姐姐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姐姐真是过奖了。”我说的好象她在夸我自己一样。

  “我看令妹气色不是很好,似有顽疾缠身,让我替她看看如何?”陈鱼盯着康云儿道。

  “这个……我看就不必了。”超梦六杀正准备追杀医皇白问心,如果让陈鱼知道这个盲眼少女就是超梦六杀抚养长大的康云儿,搞不好康云儿会被弄去当人质什么的?这就麻烦了。

  “周兄弟怎么推三阻四的,难道怕我家小姐加害令妹不成?”一直站在陈鱼身边的晚突然道。

  “我们老大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因为她从小就害怕陌生人,所以不太愿和陌生人接近。”小书也道。

  “是吗?那就恕我说句难听的,令妹看模样似乎最多还能再活十五天左右。”陈鱼轻道。

  这个女人果然厉害,此时我有一种感觉,她这此刻绝对是冲着康云儿来的。

  “生死各安天命,多谢姐姐的关心,姐姐来这儿不知道要对在下说什么?”我忙道。

  “看来周兄弟是想赶我走了?”陈鱼眉头一蹙。

  “这是说哪里的话,绝世美女大驾光临,我们欢迎都还来不及,哪谈得上赶。”

  “可是你个每一个人脸上都写着字。”陈鱼扬声道。

  “有吗?”

  “自然有,你们四个人每人脸上都写了一个字,请--你--离--开!”她半开玩笑的指着我们。

  此时我才发现,从袁茵到南宫北我们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自然是因为紧张的关系。

  “姐姐会错意了,见到姐姐这样的绝色美人,试问世间还有几人能保持镇定,也就是除了小妹眼睛看不见了。”我忙顾左右而言。

  “好了,闲话我也就不说了,我来只为两件事。”陈鱼终于将目光从康云儿身上移向了我。

  “姐姐请说。”

  “第一件事,我与你的契约,我已经转给了别人。”她淡淡的道。

  “不会吧?这东西可以转的吗?”我惊道。

  “放心吧,也就是原来说的事情不变,只不过换了个人控制这契约罢了,只要你完成以后,你就没事了。”

  “我怎么有一种被姐姐卖给了别人的感觉,对方是什么人?”我悲哀的道。

  “无光集团的首领洗冷隋。”

  怎么可以这样?竟把我的一夜权转给了天下三大杀组之一的怪物洗冷隋?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控制权在姐姐手中,在下只有悉听尊便了。”我的心里面已经开始诅咒这个恶毒的女人还有为了碧海青天丹将我送进沉鱼池的狐狸精齐琳了。

  “还有一件事,听说你们最近刚从绿寺回来。”她说到这里,连一丝声音的波动都没有。

  “不错,而且一个叫普竹的小和尚已经死了。”袁茵突然抢道。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陈鱼淡道。

  “那姐姐……”

  袁茵打断了我的话:“我们不管你要问什么?请先告诉我们,普竹是不是你的儿子?”

  “这是我私人的事,不必告诉你吧!”陈鱼的语气有些尖锐。

  “如果连自己儿子生死都不关心的人,是没有资格问我们问题的,你请出去。”袁茵指着门外一字一句的道。

  陈鱼面色一变,晚大声叱道:“小妹妹,谁让你这样对我家小姐说话的。”

  “我让的,既然陈鱼姐姐已经把我的契约转给了别人,想来我们之间已经是不存在什么瓜葛了?所以如果不回答小茵这个问题,我们只能送客了。”我只有咬着牙替袁茵撑了,虽然我不想得罪陈鱼。

  “你们竟敢这样无礼?”晚目光中杀机一闪。

  “这儿不是沉鱼池,这儿是皇宫,而且我们是大公主的客人,此时大家是平等的。”小书轻道。

  “算了,晚儿,我要问他们问题,他们向我提问,礼善于往来也是应该的。”陈鱼想到了什么似的竟然道。

  “还是姐姐有见识。”我乐得配合。

  “不错,普竹是我托付给我师兄师命悬哺养的儿子,他的死讯我早已知道了,你还有什么问题?”陈鱼平静的对袁茵道。

  袁茵却被她平静得可怕的态度征住了,听陈鱼说话的口气就好象死的不是她的儿子一样。

  “那你要问什么?”我只有道。

  “这个问题要问小书公子的。”她将目光转向了小书。

  “请讲。”

  “我的师兄师命悬有没有替你解开封印。”她眼中精光一闪。

  “小书别告诉她,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女人,她对失落之都消息的关心程度要甚过了自己儿子的生死。”袁茵又喊了起来。

  小书淡淡的道:“多谢陈鱼姑娘关心,那封印还没解开。”

  “是吗?那告诉你吧,我师兄医皇白问心就在附近,替你解开封印应该没有问题。”陈鱼竟道。

  “不敢有劳陈鱼姑娘你了,问题我已经回答完了,你请离开吧!”小书漠然的道。

  “你难道对恢复自己的记忆不感兴趣了?”陈鱼惊道。

  “感兴趣。”

  “那你为什么要拒绝我替你恢复记忆。”

  “因为我的同伴不喜欢你,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小书温柔的笑道。

  “小书不可以的。”袁茵失声道。

  “看来你们对我的误会实是太深了,我并非不关心自己的儿子。”陈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动人心魄的眸子中的光华黯了下来。

  房中的人在这一瞬间竟被她突变的神情所摄,静了下来。

  “我是因为仇家太多,才不敢将普竹带在身边,哪有做母亲的不关心儿子的,一直让他跟着师命悬在绿寺隐居,就是不希望他介入这纷乱的俗世当中,听到他的死讯之时,我这做母亲的痛得自是无以加复,但是我这个人,有些东西是只能永远藏在心中的。”陈鱼对袁茵柔声道。

  “我不懂你的籍口,我已经决定讨……”袁茵说到一半还是打住了,没将讨厌二字说完,她怕会对小书造成影响。

  “你现在还小,过几年你也许就会懂了,将自己的悲伤完全表现出来的时候,你能得到什么?成为笑柄或是更被人瞧不起,就算能得到别人的同情吗?人也不能够靠同情来过日子的,特别是一个遭遇到不幸的女人,更应该懂得怎么样坚强,更应该懂得在自己软弱的心周围包上坚硬的外壳。”陈鱼淡淡的语气中突然充满了沧桑。

  “人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的,如果开心的时候不能欢笑,伤心的时候还不能哭出来的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袁茵咬着牙道。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随心所欲的哭或笑,有的时候就算想结束生命,但却发现自己连这个都办不到,我很喜欢你的直率,仅此而已,好了既然这样我也实话实说一回吧!”

  陈鱼又将目光投向了康云儿。

  “既然你们与师命悬和普竹接触过,想来你们也知道我还有一个女儿吧?”

  “被仇家夺走的双胞胎之一的女儿。”我应声道。

  “其实昨晚我听晚儿说在你们这儿看到一个少女长得很象以前的我,所以我才来这里瞧上一瞧。”

  晚也道:“不错,她的确很象我家小姐以前的模样。”

  “想不到小妹竟然长得与陈鱼小姐有几分相似,真是难得啊!”我皮笑肉不笑的道。

  “据我所知,这少女是突然出现在皇宫中的,她真是令妹?”陈鱼的目光突然给了我很重的压迫感。

  我笑道:“她当然是我的妹妹,难不成陈鱼姐姐以为她是你被仇人夺走的女儿不成?”

  “你真是善解人意,既然被你看透了想法我也就承认吧。”陈鱼站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我开始将剑玄之气从气海唤醒,并全身游走,让这剑玄之气取于蓄势待发状态,陈鱼虽然号称不会武技,但身为医皇师妹使毒的功夫自然不会差到哪去!当然此刻我也将目光分了一半到晚的一双玉手之上。

  “我替她把脉,如果证实是我失踪多年的女儿我就把她带走,如果不是,那我就离开。”陈鱼一字一句的道。

  “不行,我不能让你碰我的妹妹。”我声音一提高,袁茵也跟着进入了戒备状态。

  如果与陈鱼和晚在这里动手的话?后果真的很难预料,晚是位列A级的高手,而一手将她调教出来的陈鱼更是神秘莫测。

  “大哥哥,谢谢你保护我的好意,我不想骗人,其实我是一个孤儿,我想让阿姨替我把把脉,我也想知道这位和我长得很象的阿姨会不会有可能是我自幼就失散的妈妈。”康云儿突然开口道。

  “这样的话,那就先麻烦陈鱼姐姐你把面纱摘下来,让我们看看你的绝世容颜是否与她相象?我们再进行下一步如何?”我又提议道。

  “放肆,我家小姐已有十数年未在人前揭过面纱,就算面对各国霸主都是一样。”晚厉声道。

  “不错,当年我曾发下誓言,所以只有恕我不从了。”陈鱼向康云儿走去。

  “等一等!”我拦住了她。

  “没关系的,让阿姨过来吧。”康云儿又道。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女儿是被什么人抢走的,我们比较一下。”我是一个劲的在拖,如果让陈鱼判断出康云儿是超梦六杀那个天脉六绝的养女,估计她也会一口咬定是她的女儿将她带走。

  “这已是多年前的私怨,那个人的名字我实不好再提及。”

  “大哥哥,别再为难阿姨了,让她过来好吗?”康云儿用央求的口气道。

  事已至此,我也不能再强行拦住陈鱼,只好让她过去坐在了康云儿的床边。

  “来,把你的右手伸给我。”陈鱼的声音异常的温柔。

  康云儿轻轻的搀起窄袖露出一截粉嫩的手臂向陈鱼递去。

  陈鱼的双手却缓缓的握住康云儿小小的手掌,所有的人都看得出陈鱼的双手在轻轻的颤抖,陈鱼的神情也变的非常迷离,但我却在她眼中看到了悲伤。

  她就这样温柔的握住了康云儿的小手一直沉默不语。

  真到袁茵的一句:“告诉我们结果吧!”

  陈鱼低下了头充满愧疚的道:“对不起……”

  “对不起我弄错了,这个天绝六脉的少女不……不是我的女儿。”她淡淡一笑站了起来。

  但我分明觉得她刚才所说的第一遍对不起是对着康云儿所说的,就算弄错了也不可能有那样的愧疚之色。

  “想不到超梦六杀的养女竟然出现在这儿?小云儿你好好休息,晚儿我们走。”陈鱼扭头就走。

  “阿姨,你……你真的不是我的妈妈吗?刚才你握着我的手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康云儿轻声道。

  “对不起……我不是你的妈妈……”陈鱼夺门而出与晚一道消失在了阳光之下。

  怎么回事?我心中竟产生一个念头,从陈鱼的表现来判断,康云儿十有八九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但她为什么却不相认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害怕夺走她女儿的仇人,还是不想和超梦六杀起正面冲突?所以不敢相认?

  我们所有的人都非常的迷惑,但却谁也没有说出口,也许是怕拔乱康云儿那一颗渴望的心。

  不知不觉天已黄昏,傍晚的风中送来了丝丝凉意,这庞大的宫殿中开始弥漫着一股属于夜与黑暗的味道。

  “我的天叔叔要来了!”从见过陈鱼以后一直一言不发的康云儿突然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我问道。

  “因为我从风中感觉到了他的气息。”

  

第六十四章 访客异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