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另一种流泪方式

  

    

  清冷的月光洒在我的身上,我木然的一人独坐院中,小书离开我们已经有一天了,这一天我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

  我知道大家的心情同样悲伤,特别是袁茵,但我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小书死后,把自己关在房中的她,眼泪几乎已经流尽了,我却没有流下一滴眼泪,虽然心里面已经痛得无以加复,但却始终无法再挤出一滴眼泪。

  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坚强的人,在小书恢复记忆之后,他故作不耐烦的说,如果我们再烦他,他就会杀了我们时,我的眼睛湿润了,但我却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为什么无法流泪。

  苏醒后的白问心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我看得出他脸上绝望的神情。

  而我哪?明明这么难过,却为什么哭不出来?

  “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比较忙,让你久等了。”带着满脸歉意笑容的齐琳突然从花丛中闪了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等待的时间太长,以至让你变成了化石。”齐琳走到我身前伸出了一只手掌对着我不停的晃动。

  “完了!完了!我都对自己说了不要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漂亮了,没用的家伙,看人家看呆了。”

  我转过头去望着齐琳漠然的道:“不错,我是没用的家伙。”

  齐琳敛住了脸上的笑容:“这话怎么说?”

  “小书死了……”

  “我知道,因为从我踏时这庭院那一刻,我就看到了你的脸上写着十个大字。”齐琳轻笑道。

  我茫然的看着她。

  “小书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她指着我的额头道。

  “是我没用,如果我强到能保护他的话,他就一定不会死了……”我咬着牙道。

  “你错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不可以用强字来决定的,如果一个强字就可以决定一切的话……”

  我拼命的摇头道:“我管不了世界上那么多的事,可小书的死,明明可以不发生的,如果我够强的话。”

  “强到可以轻易干掉暗黑经纪人的程度?”齐琳蹙起了眉头。

  “不错。”

  “你想杀了暗黑经纪人为小书报仇?”

  “不错。”

  “错了,你完完全全的错了。”齐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眼睁睁的看着小书死在我的面前,如果不把那个对小书颁下‘相关人员全灭’王八蛋杀死,我誓不为人!”我狰狞的笑道。

  “暗黑经纪人位列SS级,你目前的程度最多也就是B级,这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几个数字就能代表的,就算给你十年的时间,你也未必能达到S级,而且我说过了,你完完全全的错了!”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不能只为了让自己的生命延续下去而活,而是为了那些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梦想也罢,爱情也罢,同伴亦然,我虽然怕死,我虽然懦弱,但在我的心中也有一些比生命还宝贵的东西,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被人贱踏而默默的忍受,那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所以就算赌上性命,我也要杀死暗黑经纪人替小书报仇。”

  齐琳点了点头:“其实小书也是一样的,为了保护比他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同伴,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所以我一定要报这个仇!”

  啪!齐琳用力的一个巴掌扇在我的脸上,指着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岂不是把放弃自己生命的小书当成傻瓜了吗?”

  “他才不是傻瓜,我现在当然还不会傻到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去对暗黑经纪人以卵击石,在小书死去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在心中发誓要变强,当我有强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就会出手的。”我咬着牙道。

  “暗黑经纪人深不可测,而且你所谓的强到一定程度又算个什么东西?最后我要告诉你,你真的是完完完全全的错了!”齐琳苦笑道。

  “我怎么个错了?”我终于忍不住吼了起来。

  “你要报仇找错了对象,真正的罪魁祸首不是暗黑经纪人。”齐琳摇头道。

  “那你告诉我是谁?你怕他我不怕他,难道还是你不成?”

  “这次你还算有点脑子,要报仇你应该找我,真正把小书害死的人是本姑娘我。”齐琳冷冷的道。

  “难道你就是暗黑经纪人?你当我是白痴!”

  “我都是说了害死小书的罪魁祸首是我,其实你回头想想,是谁先把小书推给你的,然后是谁为了碧海青天丹设计把你和小书逼进沉鱼池的,如果没有我,小书根本就不可能加入你们,也就更不可能为了救你们而自杀,所以真正造成这一切的人是本姑娘我,要找害死小书的原凶,找本姑娘就可以了。”齐琳脸上带着残酷的笑。

  我却怔住了,我做梦也想不到齐琳竟会说出这番话。

  “所以要替小书报仇,你找我就对了,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一掌把我打死吧,因为贱踏你最宝贵的东西的人就是本姑娘我。”齐琳脸上带着讥讽之意。

  “我怎么可能杀你,我要找的不是你。”我茫然的摇头道。

  “连害死小书最初的原凶你都不敢杀,就别提什么暗黑经纪人了,要报仇可以,你先从我开始吧!”

  看着她脸上的嘲讽的笑容,我不受控制的举起了右掌:“你当我真不敢杀你。”

  齐琳的脸上顿时掠过一丝浅笑:“这样最好!你动手吧!”

  明月隐入了乌云间,夜风带着丝丝逼人的寒意,满园的花木都在黯然伤神的摇摆,只有齐琳笔直的站在我的眼前:“快一点,如果连我都不敢杀的话,你就没有资格提什么替小书报仇。”

  良久之后,缓缓放下右掌的我低下了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但找暗黑经纪人报仇这件事,我已经绝对不会更改了,心中已经烙下了仇恨的印记的我,若一定要停止这一行为,除非他死或我亡。”

  “我就知道自己无法说服你,我真失败!”齐琳无奈的道。

  “谢谢你的好意,不要再说了,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让我难过。”我抬起了头对她苦笑道。

  “若难过的话,你为什么不哭出来?”

  “很奇怪我没有眼泪可以流出来。”

  “痛苦的时候如果不能流泪的话,心很快也会跟着死掉的,我绝不能让你欲哭无泪。”齐琳咬着牙道。

  “你走吧,夜深了。”

  “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我一定有办法让你哭出来的。”齐琳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片刻之后,她的声音突然从黑暗中传了出来:“你先闭上眼睛,我叫你睁开你就睁开。”

  什么意思?难道睁开眼睛我会看到奇迹吗?茫然的我还是照她所说的做了。

  “可以……睁开了!”

  我睁开眼睛时,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面对着眼前半眯着眼睛也是泪流满面的她,我一下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她放在我眼前的双手捧着一堆切碎的洋葱,我的泪水无法止住的流了下来。

  “你这个……混蛋狐狸精……”

  月已西沉,薄薄的晨雾冉冉升起在这宫殿之中。

  “如果你哭够了,我就告诉你两件事,一、你们随时可以出宫了;二、有一个自称袁茵外公的人要见她。”

  “自称袁茵的外公的人?”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这样的,为了确保你们的安全,在你们进入瓦岗堡之前,我就把你们四人的画像弄了很多份交给了相关人员,而一个经常到将军府去的怪老头也因此看到了袁茵的画像,他向我打听清楚袁茵的情况之后就一口咬定男人婆一定是他的孙女。”齐琳轻道。

  “还有这种事?”

  “他还说袁茵和他失踪多年的女儿长得一模一样。”齐琳点头道。

  虽然袁茵跟她的母亲长得很像这是大家公认的,但袁茵的母亲从来没跟我提到关于她自己的任何事,她只说袁茵的父亲看到袁茵的时候自然能够一眼就认出来?

  “对方是什么人?他的话可信度有多少?”关于袁茵的未来我不得不小心谨慎。

  “那个怪老头平时说话颠三倒四的,不过我看他这次不像是在开玩笑,甚至他是什么人?给你一点提示,西域猛虎,江南神龙,他可是与我老爸齐名的怪物。”齐琳笑道。

  “西域江南国的猛虎代表了军事,而神龙却代表经济,难道对方是神龙财阀的白龙?”话一出口,我自己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世界三大财阀中神龙财阀可以说是控制了全世界水域百分之六十的经营权,如果袁茵真是白龙的孙女,她就赚到了。”

  “我看这种好事未必能降临到她身上。”

  “时间已经约好了,明天他就会来见袁茵,我走了。”齐琳一面说着一面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花丛中。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齐琳离开我的时侯都是从不回头的!

  睁开眼睛窗外阳光耀眼,不过让我醒过来的却不是耀眼的阳光,而是南宫北惊奇的声音。

  “真的?你真的会看手相吗?”

  我推开房门,身材高大的南宫北被一身材更高大的华服白发老者紧握着右手,他笑盈盈的翻转着南宫北的手掌:“笑话,我纵横手相界数十年,从来都没有失手过,你的手真滑真白……从手相上显示你今天会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喔!”

  “是吗?”南宫北有些兴奋。

  “这个当然,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有没有男朋友?”白发老者的目光更加痴迷。

  “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那就好,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

  “这个……”

  “白爷爷,今天兴致这么好?你怎么抓着个男人的手在看手相?”齐琳笑着从院门外走了进来。

  那白发老者如被触电一般松开了南宫北的手,厌恶的看着南宫北:“光天化日之下,你为什么要打扮成女人的模样?我最恨你们这种欺骗慈祥老人的人妖了。”

  南宫北一脸愕然:“我有打扮成女人的模样吗?”

  “白爷爷,谁叫你一看到人家美丽的面孔就习惯性的搭讪,这是上天对你这种变态老人的程罚。”齐琳兴灾乐祸的道。

  “我只是一个快要离开这美丽世界的孤独老人,一无所有的我只想在死前多感受一下青春少女的气息,以便不带什么愦憾离开这美丽的世界,如果这也是错的话,我……我宁愿一错再错!”白发老者悲哀的望着齐琳走了过去。

  “你这个卑鄙的老头,少给我来这一套。”齐琳谨慎的看着逼近的白发老者。

  “我好难过,可不可以借你的肩膀让我靠一下?”

  “无耻的老头,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先是肩膀然后就是怀抱对不对?”齐琳步步后退。

  “老大,发生什么事了?”面容憔悴的袁茵从她的房中走了出来。

  袁茵出现的那一刻起,那个白发老者立刻安静了下来,凝望着袁茵的他将刚才的满脸嘻笑之色在一瞬间完全褪去,他温柔的看着袁茵,眼神中全是怜爱之情。

  “老大,他是什么人?”袁茵小声的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他是个好色的老头没错。”

  “我的乖外孙女,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就知道你有一天会出现在我的面前的。”白发老者张开了双臂微笑着向袁茵走去。

  “不要过来,我会魔法的,你不要逼我。”带着茫然之色的袁茵神情紧张的道。

  “傻孩子,认不出我这不能怪你,毕竟那个时候你才刚出生……不过你真的很像你妈妈,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特别是那倔强的神情。”白发老者放缓了脚步柔声道。

  “你……你说你是我外公?”袁茵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发老者。

  “你一出生以后,她就抱着你离开了,从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她离开白家以后,就从此音讯全无,无论我怎么找她都不肯露面,这些年以来我一直都很担心她没有办法养活自己,因为娇生惯养的她什么都不会,不过现在看到你这么健康,我就知道她过得一定不错。”白发老者轻道。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就是我外公?”袁茵似被他的神情触动,但仍小心翼翼的道。

  “一定要说吗?”

  “当然。”袁茵抿着嘴。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小腹上应该有三颗红痣。”白发老者望着袁茵缓缓的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这三颗红痣是遗传,不过却不是传自我们白家,而是传自……那个男人,你妈妈说的,那个男人在同样的地方也有三颗红痣,你相信了吧……”

  眼睛一直都是红红的袁茵点了点头。

  “那你还等什么?外公对不起你和你娘,这么些年来让你们受委屈了……”白龙张开了双臂。

  袁茵终于扑进了那个慈祥老者的怀里:“外公!”

  所有的委屈再次化作泪水,袁茵在白龙怀里哭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袁茵撒娇的模样,记忆中袁茵的母亲从来都不让袁茵撒娇的,让她痛哭的不止是她的身世,想来还有刚刚离去的小书。

  “哭吧!哭吧!以后跟在外公身边,外公一定会让你幸福的,如果你能说服你那个倔强的妈妈,我们就一起生活好了。”白龙轻轻的抚着袁茵的肩头。

  “这是真的吧?”袁茵抽泣道。

  “当然是真的,快告诉外公这么些年来,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白龙心痛的道。

  “我们是靠妈妈……做妓女生活的。”

  白龙闻言面色一沉,慈祥的笑容化做了刻骨的愤怒,脸上的皱纹紧紧抛在了一起:

  “王八蛋,都是那个王八蛋害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饶不了那个王八蛋,小茵放心,我马上就派人去接你妈妈回来。”

  “外公说的那个王八蛋是谁?”

  “这个……”

  “他是不是我妈妈从没提起过的父亲?”袁茵拭去了脸上的泪痕。

  白龙缓缓的摇头道:“你没有父亲,那个人没有资格做你的父亲,你要记住你只有母亲、外公还有死去的外婆,你是没有父亲的人。”

  “为什么要说我没有父亲?”

  “小茵你记牢了,从今以后,你千万别要在外公面前提父亲这两个字,那个人只是我的仇人,你妈妈和你的仇人,我们白家的仇人。”白龙咬牙切齿的道。

  袁茵的父亲和袁茵的母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得而知,但袁茵却必须要依靠她父亲的血液混入体内才能活下,这是无需置疑的,怎么能不提呢?不过这事得从长计议。

  不过想不到袁茵竟会是世界三大财阀中神龙财阀所有人白龙的外孙女,只要能替袁茵解决她的性命之灾后,把她交给白龙,我便可以松一口气了,然后我就可以没有什么顾忌的去替小书报仇。

  “我的父……那个人是外公和妈妈的仇人?”

  “不错,你一定要记牢了,那个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耻,最自私,最不象人的人!”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如果他不是这个样子的话,享尽荣华富贵,身为千金小姐的你妈妈怎么会离开白家,到那种污秽之地折磨自己。”

  “那个人……”

  “不要再提那个人了,跟外公回家吧!”

  

第六十八章 另一种流泪方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