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九阴锁狱

    

  将军府,幽静无人的后花园,明月如镜,冰冷的月光令我的视线有些迷朦。

  “老公,你能来赴约我很高兴,可是你这样无精打彩是不行的,那件事必须高度集中精神才行。”齐琳停下了脚步,站在花丛间。

  “是吗?现在离凌晨还有一段时间吧?我有些犯困。”坐在假山上的我揉了揉眼睛。

  “是在担心男人婆吗?”

  “她很坚强的,绝对不用我担心。”我强笑道。

  “口是心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齐琳意味深长地道。

  “行了,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会不会被你这只狐狸精给卖了。”

  “这夜深人静的上哪去找买主啊?”齐琳笑道。

  “别弄得那么神秘,具体我应该做些什么?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了吧!”我盯着她道。

  “好吧!你要替我做的只是一件事……就是开门!”

  “不要再说笑了!”

  “绝不是说笑,那门除了我爹就只有你能打开。”齐琳一本正色地道。

  “什么门?”我皱起了眉头。

  “”九阴锁狱门“,一共九扇由殒石打造成的奇门,如果没有我爹的基因识别码与他随身所携带的九色流星匙,就算S级的高手也未必能打开其中的一扇。”

  “那开门的工具你都准备好了?”

  “没有,这两样的东西我根本就无法到手,虽然我曾经无数次试着从我爹身上偷走它们,但却完全失败了,后来我终于发现,除了把我爹杀死以外,我没有别的办法得到那两样东西。”齐琳苦笑道。

  “我的战斗力连A级都没有达到,你不会奢望我去替你开门吧?”

  “我不是说过了,就算是S级的高手也未必能打开第一扇门,而后面的八扇门开启的难度应当更高,我也曾设想过找十数名S级的高手来联手开启这”九阴锁狱门“,但由于计划进行的难度太大,而且兴师动众进入将军府极易被我爹察觉,最重要的是把门打开的把握却只有不到四层,所以我就放弃了这个计划。”

  “那我就更不可能办到了!”我摇头道。

  “不,由你出手的话,将九阴锁狱门打开的把握却有七层,由于这九扇门的材料是上古殒石打造的,它的强弱与星相的变化密切相关,每年的这个凌晨是它最弱的时候,由拥有纯阳血统的你来开启这九重阴气之门,成功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纯阳之血?”

  “你拥有的不是最强战士之血,而是纯阳之血,你虽然不是天生的最强战士,但因为纯阳的血统,你的后代却可以成为天生的最强战士,举个例子来说,你可以算是能制造最优秀后代的种马,而你纯阳之血另一个奇效就是能克制一切阴物,那九阴锁狱门之所以难以开启,就是因为上古殒石聚集了数百万年天地之间的阴气精华,除了正常的开启渠道,就只有利用阴阳相生相克的道理用纯阳之血强行开启。”

  “那具体我要怎么做呢?”我故作平静地道。

  “先将你的血注入每一扇门的钥匙孔,再用手心抵住钥匙孔,将你的气再注入其中,慢慢融贯于整扇阴门,并使你的纯阳之血随着你的气发挥奇效将门开启。”

  “就……这么简单?”

  “因应不算复杂,但你一定要切记,每扇门被强形开启后敞开的时间只能维持十分钟,而且每扇门只能从门外打开,也就是说一旦其中某一扇门关上,被困在门内的你我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而用九扇门来计算,除了第一扇,后面的每一扇开启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一分钟。”

  “你都计算好了吗?”

  “这个计划已经在我头脑中盘算过千万次了,细节我都已经计算得很清楚了。”

  齐琳轻笑道。

  “从遇见我的那一刻开始,我便被列入了你的计划中了吧?”

  “可……可以这么说。”

  “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计划吗?”我看着她笑了,我本来想笑得从容与洒脱些,但心中却开始弥漫着一种难言的苦涩。

  她看着我的笑容征住了:“我……”

  “其实我根本就不相信你原来对我所说所做过的一切,这证明我有先见之明。”

  我仰起头望着明月:“算你厉害,因为欠你的人情,门我一定会替你开的,当门打开以后,我们从此就是陌路人了。”

  “为什么突然说这么任性的话?”齐琳终于道。

  “因为我就是这么任性的人。”

  “干吗一副受伤了的表情,要知道,从始至终,都是我在说喜欢你,你从来都没表示过什么!我也清楚你心中爱的只是商岚妍,不要做出一副被我伤到的表情好不好?”

  齐琳微笑。

  “谁受伤了?我……我只是觉得自始自终被你利用,我……我不甘心罢了,你爹果然没说错,你为达到目的不择一切手段,甚至自残……”

  “老公,你反应太过激了,这不像你喔!难道说你心里面已经喜欢上我了,只是这一刻才发现罢了?”

  “谁……谁会喜欢你?我只觉得自始自终被你玩弄于股掌间,不甘心而已。”

  “我承认我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我也承认我对你所做的一切都带着目的性,从在简朴塞的大街上与你邂逅那一刻起,我就开始算计你,对你做了很多事,每一件都是有强烈的目的性,比如说我送给你的那块练气的水晶牌……这就是商岚妍无法受孕成功的原因,只要你带着那块水晶牌一天,商岚妍就永远无法向你借种成功……”

  “是吗?谢谢你告诉了我。”我苦笑道。

  “但是有一件事,我没有骗你,那就是我喜欢你是真的,开始也许是假的,但到了现在,我是真的已经喜欢上你了。”

  “你不用再对我甜言蜜语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开门的,把我所欠你的人情还给你。”

  “知道你这么在乎我,我真的很高兴。”

  “门打开以后成为陌路人,我是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为你这个狐狸精受伤,哈哈……”

  “我就知道老公是为了逗我玩才这么说的。”齐琳飞快地眨着她明亮的眼睛。

  “时间快到了吧?”我打了个呵欠从假山上一跃而下。

  “还有三分钟。”齐琳看着我小心翼翼地道。

  “门在哪儿?”这后花园中,除了一个临水的八角亭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建筑,我一面说着一面环顾四周。

  “就在我的脚下。”站在花丛中的齐琳指了指她的立身之处。

  “你要进入的地方在地下。”

  “准确来说因该是地牢。”齐琳转到假山后,不知道拔动了什么机关,刚才她立身之处的花丛立即向两边移动,地面上露出了半径约五米的圆形殒石门,黑灰色的门上刻满了张牙舞抓的巨龙,而石门的中心正好是只一张巨龙的血盆大口,小小的钥匙孔就在龙嘴之中。

  一靠近石门,一股渗骨的玄寒之气立即冒了出来,我半跪在石门上,用手指轻触石门,两道冰气如电流一般迅速窜进我的身体,打了个寒噤的我立即松手站了起来:“地牢的意思因该是指关着某种生物的场所吧?不会是传说中已经在世界上灭绝了的龙吧?”

  “龙并没有灭绝啊!我们龙族的秘地神龙岛上就还有一条活着的白龙,十岁的时候我爹曾带我去见过它一次,可惜的是它已经老得连移动都办不到了,现在它正在做离开这个世界前的最后一件事,孵化龙之卵,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三年之内,会有一出生战斗力便达到S级的两条战龙降生。”

  “我对你们龙族的秘闻并不感兴趣,而且这些龙族的秘密也没有必要让我一个外人知道。”我虽然很想听这些关于龙的事,但却漠然地道。

  “老公,人家怎么可能把你当外人,还有这九阴锁狱门下面囚禁的不是龙。”

  齐琳摇头道。

  “那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最可怜……门打开之后,你自然知道了。”齐琳的神色一下变得非常黯然。

  我突然想起了她在通天塔顶救我答应她时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会死的,如果你不帮我,我会难苦得死去的……”当时的神情似乎不是伪装,不过这狐狸精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除了她自己恐怕就连她的老爹齐虎也未必能够分清。

  “这石门很冷,你也要一起过来吗?”我冒着寒气缓步走向石门中心。

  “多谢你的关心,你觉得我现在比普通人还弱一定无法承受这玄寒之气吧!

  不过我有我的办法。“她微笑着从身上掏出一颗黑色的珠子。

  “这……这是龙珠?”

  “虽然不是我的龙珠,但以我龙族最强战士之躯暂时来驱驾这颗龙珠应该问题不大,我已经计算过了,我吸入这颗龙珠以后,排斥反应会在三十分钟之后出现。”她举着没有任何光泽的黑色龙珠轻道。

  “原来你的龙珠毁了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一面说着一面半跪在石门中心,无形的寒气疯狂地入侵我的身体。

  “不一样的,借别人的龙珠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如果排斥反应不在我的预计之内,我随时会死去。”齐琳轻轻地将黑色龙珠吞入了口中,只是一瞬间,她的脸色就变得异常的苍白,身子不住地颤抖,似乎随时要倒在地上的模样。

  “狐狸精!”

  “别管我,龙珠与我身体融合也是需要一个短暂过程的,我曾试过一次,不会有事的,你快开始吧!”黑色的血从她的鼻腔流了出来。

  “狐狸精不要勉强自己,我开始了。”我将剑玄之气动于左手中指,然后在右掌掌心一划,鲜红的血便涌了出来,我将右掌倾斜,在月光下亮晶晶的血便滴入了钥匙孔中,一滴、两滴、三滴……直到第十九滴才盈满孔内。

  面色苍白的齐琳此刻脸上还罩上了一层黑气,她痛苦地蹙着眉头道:“你也不要勉强自己!”

  我没有出声,将右掌贴在比冰山还冷的石门上,清叱一声,剑玄之气如潮水一般由我体内涌入了石门中:“好像不是太困难……”话音未来,殒石门内所蕴藏的阴寒之气如有灵性一般将我的剑玄之气逼了出来。

  我一咬牙,用全力将剑玄之气以螺旋方式推进,这些带着我体温的剑气混着早已注入钥匙孔的血一并在石门中飞速扩散,当我的剑玄之气贯通整扇石门之时,只觉身子一沉,被我用手抵着的石门消失了,我与齐琳一同向下了跌了大约两米,落在了一扇又是雕满巨龙的石门之上。

  “还有八扇,你要千万小心,每扇石门的开启速度最好不要超过一分钟,否则就前功尽弃了。”齐琳喘着气道。

  有了第一扇门的开启经验,开启第二扇门时,我轻车熟路的瞬间爆发力将剑玄之气狂灌入石门之中,只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石门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落到第三扇石门上之时,我不禁开始暗暗叫苦,剑玄之气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的纯阳之血,三天前在西门断天的剑窝中遭受重创,曾大量失血,此时的我身体并未复原,照这样每扇门都要消耗我的血的情况下去,我未必能支持到第九扇门,失血过多的我随时可能晕倒。

  “第四扇、第五扇……六、好,现在是第七扇,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可以慢慢来,时间还来得及。”齐琳轻道。

  强忍着头部的眩晕,在寒气中不住发抖的我咬着牙死命的催着体内的剑玄之气灌于阴气深锁的殒石之门:“王八蛋,头怎么这么晕。”

  头顶的明月似乎也开始慢慢的旋转了起来,半跪着的我感觉自己抵着石门的膝盖冻得像要结冰了似的,我整个人此刻大概就像块冰了吧?

  “你没事吧?我的气又不能给你,这样会破坏你的阳刚之气。”齐琳将温暖的手贴在了我的额前叹道。

  意识轻微模糊的我将头一偏:“我没事!”

  剑玄之气爆炸般地蔓延,第七扇门终于消失了。

  “干得好,不过这扇门的用时大概是一分半钟,前面省下来的时间已经消耗掉了,第八扇门一定要快。”与我一道落下第八扇门的齐琳掩不住脸上的焦急之色。

  我用手掌抵着石门中心来支持自己的身体不致于倒下去,双眼发黑身体快要冻僵的我索性闭上了眼睛:“他妈的,我好难受。”

  “对不起……如果……如果不行的话,就放弃吧……”齐琳的声音充满了悲伤。

  “放心,我不会放弃……”在寒气侵袭中不断颤抖的我用尽全力将第八扇门轰了开来。

  “砰”的一声闷响,我直接摔倒在了最后一扇石门之上,眼前的齐琳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将近崩溃的身体似乎只想这样躺在冰冷的石门上不再动弹。

  “我……我放弃了!”齐琳低下了头。

  我没有再出声,爬到石门中心,右掌心的血已经凝结了,我把心一横,咬破了左手中指,血缓缓地滴向钥匙孔,但手不住地颤抖,手上的血也滴偏了不少,我索性将半根手指塞入钥匙孔,过了片刻猛地抽出手指将双掌交叠在一起向石门中心按去,我把体内所剩无向的剑玄之气从气海唤出,死命地涌向门心。

  “谢谢你。”耳边突然又传来了齐琳轻颤的声线。

  我拼命的催着剑气与血气在石门中蔓延,口中吼道:“门快打开!快打开门啊……”

  随着脑中轰地一响,我的气已经用尽了,幸运的是我的身体向下面的黑暗坠去,门打开了。

  就在此刻,与我一同坠落的齐琳从我身后紧紧地抱住了我,无数道暖流从她的身体中射进了我身体,我明白此刻她才敢将她的气传给我,恍忽中感觉她纤手一托,我人如流星般被她一掌送出了洞外。

  在她送来的真气的引导下,我体内残存的剑气又重聚丹田气海,身在空中的我急忙将真气在体内运转调结,结合她的真气在我体内经筋飞速游走一周天后,身上的玄阴寒气立即被我尽数迫出,体内的剑气在缓缓重生。

  落在洞边的我向洞中望去,一片漆黑根本就看不到齐琳的身影,这地洞似乎深不可测,我急忙大吼了起来:“狐狸精,时间快到了,你快上来。”第一扇门关闭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黑漆漆的下方没有一点反应,我的一颗心不禁悬了起来,齐琳不会出事了吧?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飞快地从无底的黑暗中向上射来,正是抱着一个面目不清之人的齐琳。

  “快,要来不及了……”我话音未落,却发现距洞口本来还有十来米的齐琳又开始向往下掉,我知道这是因为她一口气用尽另一口气提不上来的关系,而门马上就要关闭了。

  我一咬牙,双手在地上一撑,流星似地射向齐琳,下坠中的齐琳我向她射来,她对着我本能的伸出了一只手,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双足在洞沿轻点,带着她飞一般地向上急窜,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眼前一黑,第一道重生的石门将我们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了。

  我脑中一片空白,本能地伸出来的左掌吸住第一扇石门与齐琳一道悬在黑暗中。

  过了片刻,缓过神来的我才松开左掌,与齐琳一并落到了第二扇石门之上,第一道石门与第二道的间距大概是两米,我们就处于是寒冷而狭小的黑暗空间中。

  “你为什么又跳下来。”齐琳的声音有些飘忽。

  “不知道,我看你不行了,没想太多,算是我的本能反应吧。”我躺在了冰冷的石门上无力地道。

  “谢谢你。”

  “先不说这个,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嗯……可能是等死吧!如果三分钟内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氧气耗尽而死。”齐琳平静地道。

  “你爹能赶到吗?”

  “他现在正在皇宫中商议进攻洪幻国之事,最早也得明天午时才能回到将军府。”

  “看来还是我害了你。”

  “没有的事,你说什么胡话,是我求你替我开门,怎么变成了你害了我。”

  “如果刚才我不跳下来拉你的话,你留在洞底应该不会存在氧气不足的问题。”

  我轻声道。

  “一样,这洞内是不通气息的,下面也没有一点氧气,留在下面我恐怕连两分钟都撑不了。”

  “那你怀中的人已经……死了?”

  “这个人是不会死的,就算等一下我们俩个人死了,她还可以继续活下去。”

  “是吗?”

  “对,这个人是我娘,她的死亡时间是五年后。”

  “死亡的时间可以预定吗?”

  “不错,除了五年后自然死亡外,几乎没有任何力量能杀死她,就算摧毁她的肉体,她也可以凭着一个细胞瞬间重生。”

  “这……这么厉害?”

  “不是厉害,是痛苦,她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承受巨大的肉体与精神上的痛苦,她虽然不能说话,无法行动,但她仍然能够思考,她的精神保持着清醒,不会昏迷,视觉与听觉没有丧失,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她清晰地承受巨大的痛苦。”

  “这样的不死要比死痛苦千万倍。”我叹道。

  “是的,她已经承受了这样的痛苦一十九年,还有五年。”齐琳温暖的眼泪落到了我的手背上。

  “难道她是修练”邪魔增殖大法“走火入魔了!”我猛然想起小书曾对我提过的“邪魔增殖大法”走火入魔的情景。

  “不错,她是故意……走火入魔的。”齐琳的眼泪不断地落在黑暗中我那只没有移动的手背上。

  “为什么?”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一个约定!”

  “约定?”

  “一个与我无关的约定……但我要替她实现。”齐琳抽泣道。

  “还有实现的可能吗?”空气中的氧气渐渐快要耗尽了。

  “有啊!三分钟还没到,我想那人现在已经在想办法救我们了!”齐琳轻道。

  “什么人……”我话音未落,头顶突然“轰”地一响,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很显然头顶的石门受到强大能量的冲击,我们处身这狭小空间内的空气不住地翻腾。

  几声巨响之后,被震得几乎要吐血的我竟然看见了月光,第一扇门凭空消失了,月光下是一个身负长弓的短发短裙身着战斗劲装绝色美女,位列四大美人的罗雁左手握着右腕对着我们这个方向不住地喘气:“不好意思……来晚了一步,幸好你们不是在第二扇门之下……否则我也救不了你们。”

  “小兄弟好久不见,辛苦你了。”罗雁对着跃出洞外的我微微一笑旋即将目光投向了齐琳怀中的妇人,她目光接触那个被齐琳掩住双眼的妇人时,神色顿时变得十分悲伤。

  “还好你来了,你的这颗龙珠让我很难受,我马上就把它还给你。”面色苍白的齐琳抬起了头。

  “那颗龙珠对我来说只是用做变身的道具,你还是先把娘给我吧!”罗雁眼中已噙满泪光。

  “谁也不要想把她从我的身边带走。”一声让空气翻腾的怒吼突然从我们身后传来。

  我扭头一看,带着两个贴身待卫的齐虎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后花园中,原本看起来非常文弱的齐虎此刻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一身惊天杀气与一脸傲世的怒容足以唤醒任何人心底的恐惧,就连他看人的眼神也变得狰狞与张牙舞抓起来了,在花丛中伫立不动的他此刻就像在森林中兽性大发要择人而噬的猛虎一般。

  

第七十一章 九阴锁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