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龙魔往事

    

  感觉身体快要分解的我索性闭上了眼睛,听着耳边厉啸的风声,任凭飞箭带着我和罗雁划破空际,大约过了一支烟的时间,我们开始下坠,下坠的势头非常之快,急如流星,但想着现在抱着我的是四大美人中号称战斗力最强的罗雁,安全降落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吧?

  身体巨震之间,听到罗雁那清脆爽朗的声音道:“可以睁开眼睛了,胆小鬼。”

  “我们到了什么地方?”睁开眼睛只见满目都是树木,我们竟然是身处在一座覆满树林的青山之上!

  罗雁双臂一振将我抛到了地上:“你猜。”

  “姐姐的箭术果然了得,竟然能一箭穿越大半个瓦岗堡,我们现在是身处城郊吧?”

  我挠着头道。

  “臭小子,你拍马屁的功夫果然了得,难怪我们琳丫头老是对你赞不绝口,不过我的箭术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们现在还是身处瓦岗堡的中心。”身上多处受伤的罗雁仍然神采奕奕。

  “瓦岗堡中有山的地方……那就只有江山城了,难道我们现在身处皇宫之中?”

  “你小子还算有点见识,这瓦岗堡是齐老虎的地头,我现在有伤在身,斗他不过,他肯定已经是发动兵力封锁了全城,然后展开全面搜索,所以我们也只有逃进皇宫中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没受伤你也斗他不过吧!我心中嘀咕,但却不敢乱发表观点,小心翼翼地问:“皇宫中真的安全吗?”

  “小孩子,没见识,俗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是高手才能想到的。”

  “说的也是,现在流行高手受了伤都往皇宫里跑,我看皇宫干脆改名叫疗养院得了。”我嘻嘻一笑。

  “本姑娘的伤还不算重了,不过得暂时在这里避避风头。”她一屁股坐在了一棵老树凸出的树根上。

  “你说齐虎会不会很快找到这儿?”我轻声道。

  “他只能大致判断我们降落的区域,搜索网要收拢到这儿应该需要一段时间。”

  “这里虽然是皇宫,但你不要忘了御林军是控制在齐虎手中的,他要籍故在皇宫中搜查,应该不会太难。”

  “你小子怎么想这么多?车到山前自有路了,现在齐虎一定会全力追踪琳丫头,我们是次要搜索目标,只要躲上个两三天就没事了,不说这个了……你很喜欢我们琳丫头吧?”她看着我笑盈盈地道。

  她突如其来的发问,令我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了?如果我说不喜欢她会不会勃然大怒呢?对于这个喜怒哀乐写在脸上的豪爽型美女,如何作答才能令她满意呢?

  “怕什么羞?我最看不惯男孩子扭扭捏捏了,快说。”

  “我……我有喜欢的人了。”根本没有任何羞耻心的我为了赢得这个超级美人的好感,所以故作纯情少年小心翼翼地道。

  “那就是我们琳丫头单恋你了?”她眉头轻蹙。

  “齐琳喜欢我吗?她只是为了利用我吧?”我苦笑道。

  “她为了你把自己的龙珠也给毁了!你这死小子有没有良心,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罗雁面色一变。

  “那件事是我对不住她……”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今天还是非常感谢你舍命救了我们的娘。”罗雁脸上挂着感激的笑容。

  “没什么了!我所做的只是我对齐琳的承诺,你和齐琳都救过我啊!不过现在我的头脑是乱得一塌糊涂,搞不清自己究竟做了一件什么事?”我挠着头道。

  “好事!对于这件事,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多迷惑不解的地方吧?做为当事人我可以让你随意提问!”她微笑道。

  “可以吗?齐琳曾对我说,她发誓不对别人提及这件事的。”

  “她是她,我是我,我想你一定在猜测我和琳丫头以及齐老虎的关系吧?想不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以及琳丫头的身世?”

  “说不想是假的,毕竟人都有好奇心的嘛,而且我特别想知道狐狸精的过去。”我非常坦诚。

  罗雁仰头望了望逐渐发白的天空:“好久没有和别人说这个故事了,不过现在闲着也是闲着,那我就告诉你吧!当这个故事说完之后,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你就会一清二楚了。”

  “洗耳恭听。”我坐在了这个绝世美人的对面。

  “二十多年前,早已没落的龙族突然出现了一个号称“灭魔战士”的龙族少女,年纪轻轻的她不但拥有绝世的姿色,战斗力也强得惊人,手段更是非常的辛辣,只要被她阻击的魔族,几乎是没有生还的可能,就连数十年前纵横世间被各族所传诵的“一骑虎难敌,二骑龙亦惧,三骑震天地……”的“天魔十八骑”在一招之内也被她轻易全灭,对于魔族来说,罗英两个字已经等同于死亡。”

  “那她不是杀了很多人?”我皱起了眉头。

  “她只杀魔族,因为自幼她的双亲便丧生在魔族手中,所以她执着的执行着魔即斩这一原则,凡是魔族都是邪恶的东西!凡是魔族都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

  凡是魔族就可以任意杀戮!她是一个脑中只存在着黑白两色的人,善即是白色,恶即是黑色,在她脑中不存在灰色,她的感情非常的强烈,喜恶也很鲜明,但除了疯狂杀戮魔族外,她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少女。”

  “这样的人单纯得可怕。”

  “她的战斗力同样可怕,她是正宗的龙族战斗天才,也许龙族自诞生以来,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她这样战斗力超强的天才!”

  “这样的天才一旦走极端,世界上很多事情说不定就会因此而改变。”

  “她的战斗力太过强大,一时之间,当时的魔族四大长老也不敢轻易与她正面交锋,深恐冒然与她交手,一招不慎,便死在她手中,动摇魔族生存的信念,因为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她便会陷入一种疯狂杀戮的意识中,敌不死即是她亡,被她阻击的众多目标中,唯一生还者就是当时怀着商岚妍的商云。”

  “她不下手的原因,是因为对方是怀孕的妇人吗?”

  “不,当时的魔族第一美人商云据说是魔王复活最后的希望,她怀孕之时,世界的目光都凝聚在她的身上,如果产下的是男孩,那将会是转世魔王,如果产下的是女儿,就继续肩护着让魔王诞生的使命,所以为了斩断魔族最后的希望,罗英是绝不会手软的。”

  “那她失败的原因,是有人阻止了她?”

  “商云逃入绿寺,个性怪异的幻天大师以任何一个生命都珍贵为由,亲自出手阻止了罗英,令她放弃了击杀商云的念头,并且在幻天大师的绿寺中,她邂逅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之一,一个擅长医术的少年郎,作为幻天大师医术的俗家传人,居住在瓦岗堡以为人治病为生,他是一个幽默开朗而且很热爱生命的少年。”

  “那她生命中另一个最重要的男人此时在哪儿?”我饶有兴致地道。

  “一直在她的身边照顾着她,她在战斗方面虽然是一个天才,但生活方面却可以说是一团糟,从小便失去双亲的她的生活,一直由她的青梅竹马替她打理,她的青梅竹马虽然战斗方面比不上她,但却可以说是个全能型的优秀少年,最重要的是这个青梅竹马有一颗极爱她的心,虽然外表冷酷的他不喜欢多说话,却全心全意的用行动来维护着她,在众人的眼中这一对青梅竹马以后自然会相亲相爱,厮守到老的。”

  “可是那个游医少年却介入了对不对?”

  “游医少年的外表很不起眼,而且除了医术外他只是一个各方面都很平凡的少年,但他幽默开朗、善解人意的个性却慢慢的吸引了罗英,罗英经常与魔族恶战,自身受伤也是再所难免的,每一次受伤后都会得到游医少年的经心护理,治疗过程中嘻嘻哈哈的日子让罗雁忘却了身边的烦恼,发展到后来,罗雁竟变得非常向往这样的相处时光,就算遇到不强的对手,她也会故意让自己受一点小伤,好有借口能接近游医少年。”

  “深爱她的青梅竹马不会就此罢休吧?”

  “不罢休又能怎样?希望她能得到幸福的青梅竹马只有默默地忍受这一切,等待着她回头,一如既往的对待她。”

  “照这样说来,故事发展下去应该能有一个幸福的结局了?”

  “当她对游医少年爱到不能自拔,并怀上了他孩子之后才发现自己踏进了一个圈套,游医少年令她爱上自己并怀上自己的孩子全都是一个早已精心设计好的阴谋。”

  “魔族的报复计划?”我轻道。

  “游医少年不旦是魔族,而且是魔族四长老中最年轻最强的哈兹无尔,这是魔族针对罗英的个性设计出来最残酷的圈套,对哈兹无尔的爱一点一滴的在心头沉淀时,慢性的巨毒也一点点的在罗英体内积累,当哈兹无尔残酷地笑着对她说,我只是想让你体会一下孕妇被杀时的心情!罗英在一瞬间崩溃了!”

  “然后呢?”

  “完全丧失了战斗的意识,泪流满面的罗英却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话,就算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我还是爱你,我这一生一世对你的爱始终都不会改变,我是一个很笨的人,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所以就算你一直在骗我,我还是不能自拔的爱着你,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很喜欢这个女孩子。”我突然道。

  “面对这个如此单纯的少女最后的表白,哈兹无尔突然发现自己对她所付出的那些虚情假意在一瞬间变得真实起来了,猛然发现自己也被她深深吸引的哈兹无尔无法抹杀自己的真心,违背了魔族的计划,救下了她,而知道一切后的青梅竹马齐虎的心里也决定绝不放弃他的爱情!”

  “与此同时,魔族另外的三个长老也不会就此罢休吧?”

  “魔族另外的三长老选择了在我娘快要分娩我的时刻,同时出手,结果哈兹无尔带着快要分娩的我娘逃到了绿寺,在幻天大师一举击杀了当时的四长老之一的夏狩月之后,剩下的两位魔族长老只有知难而退,但是齐虎却在暗中通知了一直在追杀魔族的“天涯猎人协会”与“长城财阀”两大集团,于是为了围剿魔族四长老之一的哈兹无尔,天涯猎人协会倾巢而出,长城财阀千金散尽组织了数十名当世高手一同出手。”

  “这一段往事光听你说,我也觉得惊心动魄。”

  “阴险无比的齐虎为了让罗英回到他的身边,同时玩起了两面派,一面让天涯猎人协会与长城财阀去追杀哈兹无尔,一面却故意作好人通知了罗英,哈兹无尔要被追杀的消息,并建议罗英先回到他的身边,让哈兹无尔带著有龙魔混血的我暂时找个地方先去躲一躲,并约好一年后等待风平浪静后再度会合。为了不累及有伤在身的幻天大师,结果是哈兹无尔带着我逃回了魔族的匿藏地,魔族的另外两位长老因为忙于魔王的复活,对哈兹无尔虽然怀恨在心,碍于他是魔族最强战士,自己二人联手也未必能讨到好处,只好忍下了这口气;而罗英如齐虎所愿暂时回到了他的身边。”

  “齐虎真的很可怕。”

  “可怕的还在后面,经过一年的时间,齐虎终于从罗英口中套出了她与哈兹无尔相约的具体时间地点,并又偷偷地提供给天涯猎人协会与长城财阀,于是上百个高手埋伏在约会地点准备暗算魔族最强战士哈兹无尔,当罗英要提前到约会地点的时候,害怕她因此而丧命的齐虎拼命地阻止她前往目的地,于是她终于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与齐虎的真面目,而此时早已在监控她的天涯猎人协会怕她破坏他们阻击哈兹无尔的计划,便决定先将她悄悄杀掉,事态发展至此,已经到了不是齐虎一个人能控制的地步了,天涯猎人协会瞒着齐虎派出了四十多名A级猎人联手暗杀罗雁,当中了暗算的罗雁拼死杀掉了三十多名猎人时,自己也受到了毁灭性的重创,等齐虎赶来救她时,她已经奄奄一息,齐虎用尽一切手段延长她的生命之时,她仍叼念着与哈兹无尔的约定,她在与哈兹无尔分别时曾相约就算是死,彼此也一定要相见,所以她想到了修练魔族禁功“邪魔增殖大法”走火入魔可以延生的方法……”说到这儿,罗雁有些哽咽。

  “这样的活着据说比死还要痛苦一千万倍,选择这样活下去的方法太残酷了,二十四年每分每秒的被痛苦摧残只是为了一个约定吗?”我喃喃地道。

  “另一方面,满怀憧憬的哈兹无尔带着一岁的我踏上了约会的地点,等待他的却是一句你被你的女人出卖了与上百高手的疯狂围攻!”

  “就算是魔族最强战士在上百高手的围攻下应该也没有逃生的余地吧?”

  “愤怒得失去了理智的哈兹无尔虽然很强,但陷入人海战术的他却渐渐地被逼向死亡,不过意外却发生了,龙魔混血的我在死亡的海洋中随着哈兹无尔一同漂荡的同时,幼小心灵中因为一种本能的求生渴望,被吓得哇哇大哭的我竟通过无法控制的精神能量将龙族神龙岛上沉睡的白龙召唤来了,在强大的白龙面前,那些高手轻易地失去了生命,白龙疯狂地杀戮着我以外的生命体,哈兹无尔带着我趁机逃离了战场,为自己被出卖痛苦不已的哈兹无尔一怒之下发誓永不踏足瓦岗堡这块伤心之地。”

  罗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另一边,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永远不可能回头爱自己的齐虎也丧失了理智,他带着一个扭曲的心,强奸了因邪魔增殖大法走火入魔而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罗英,一年后齐琳竟奇迹般地从没有任何行动能力并不断承受痛苦的罗英体内分娩了出来!据说是因为齐琳是完全继承了罗英龙族最强战士之体的龙族正统血脉的缘故,才能奇迹般地诞生,但因为是从邪魔走火感染的母体生下来的孩子的缘故,齐琳从小就是一个奇怪的孩子,她不会笑也不会哭,没有任何的表情,喜欢躲在黑暗中,直到五岁时在齐虎的耐心教导下才勉强学会了说话,学会说话后的她,仍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感情,躲中黑暗中的她只是反复说着的一句,我要妈妈!她的智力虽然并没有问题,但却有着不喜欢接近人的天性。”

  “想不到齐琳竟有这样悲惨的过去……”那个总是笑盈盈的狐狸精形象突然在我脑中变得模糊起来了,渐渐清晰地是她哭着对我说:“会死的,我会难过得死去的。”与黑暗中她落到我手背那一滴滴冰冷的泪珠。

  “当齐琳六岁的时候便遇上了八岁的我,哈兹无尔一怒之下虽然发下毒誓,但事后却隐隐地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冷静下来的他始终无法相信罗英背叛他,于是虽然只有八岁便却已经非常懂事的我便进入瓦岗堡调查此事,我慢慢得知真相后,便偷偷地找到了齐琳,在她的帮助之下,一同找到了一直被齐虎囚禁着的罗英,当齐琳见到了她那个一直在寻找的妈妈时,当时毕竟我还是太过年幼,也许是带着些许报复的心理,我就告诉了她诞生的真相,从来到这个世界上起没有表现出任何感情的齐琳哭了,绝望地哭了!其实她的心底一直是下意识地强烈渴望着母爱,当她明白她是被强暴而生下来的孩子,她是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时,她表现出了强烈的悲哀,就算现在我仍然记得她脸上那种绝望的神情,我当时被吓坏了!结果赶回来的齐虎看到她的模样也心疼不已,就连我逃走,他也没有加以阻拦。”

  “后来齐虎就更换了囚禁罗英的地方,就是那个九阴锁狱门?”

  “不错,罗英囚进了九阴锁狱门,而齐琳的人生却几乎毁掉了,她躲在黑暗中不停地流泪,不吃不喝,不许齐虎接近她,甚至自杀过十多次,齐虎没有办法,为了让她活下去只好也把她囚在一间只有天窗的黑暗小房中,并用玄铁锁链缚住她的四肢,拔光她的牙齿,每天强行替她输送能量来让她活下去……”

  “我曾记得她对我说过,看星空是她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之一。”我轻道。

  “无法死去的她就在那样残酷的环境中生存了一年,也许是星空的力量,也许是她的心学会了坚强,七岁的时候,决定勇敢的活下去的她离开了那每个夜晚只能仰望星空的黑暗空间,把黑暗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她发誓不再逃避自己的宿命,一是以罗英女儿的身份救出自己的母亲,并助她实现与哈兹无尔的那个约定;二是以齐虎女儿的身份重建神龙帝国;三是永远地活在阳光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的第一个愿望马上要实现了。”我抬头望着透过浓密的枝叶射下来的阳光。

  “她的第一个愿望我来替她实现就好了,我最希望的是她能在阳光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罗雁憧憬地道。

  “她这么聪明一定可以办到的。”

  “谁说聪明的人就一定能得到幸福?臭小子,聪明的她未来的幸福很可能取决于你这个笨蛋。”罗雁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

  “我不觉得自己能有什么吸引她的地方,比如什么英雄气概,男子汉的特殊气息,王者的霸气或者风范这些做为英雄传奇中男主角应该俱备的东西我都没有。”我自我解嘲道。

  “小王八蛋,既然你这么有自知之明,为什么还癞蛤蚂想吃天鹅肉,一天到晚想打魔族美人商岚妍的主意?”

  “大姐,就算我是普通人,但普通人也有做梦的时候,你总不能剥夺我做白日梦的权利吧!”为自己辩解的时候我可是从不示弱的。

  “做白日梦这种不会危害社会的嗜好虽然不值得提倡,但也没什么可非议的,问题的关键是你得分清梦想和现实,别一味的为了追求虚幻的东西而舍弃了现实中最值得你珍惜的东西。”

  “大姐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象我这种务实派可是应付这种问题的专家。”

  “说来听听!”

  “脚踏两只船呗!”

  “……”

  “虚幻的没追到手,现实的还可以当侯补,多好!”

  “臭小子,耍嘴皮子的功夫你可是一流啊!总之你以后不要让我们琳丫头伤心就是了。”

  “大姐,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了!就算有了什么,也不见得她会是受害者啊?说不定会是我被她玩腻了以后一脚踢开,始乱终弃呢?”

  “那……那也是你小子活该,因为男人本来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大姐这就是你蛮不讲理了,虽说现在很流行野蛮女友……”

  “不要出声!”罗雁突然面色一变。

  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我皱起了眉头。

  “山脚下最少有两百多个人开始向这边搜过来了。”罗雁压低声音道。

  “那我们怎么办?”我凝气于耳,这时才听到了一些细密的脚步声向这边高速移动。

  “无论如何都不能被他们发现!我们先上山再说。”

  “可是这山不大,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无所遁形的。”

  “没关系,据说半山腰有一座尼姑庵,我们先躲进去避避,如果被发现的话,我们再用飞箭逃走!”

  “光天化日表演空中飞人,一定逃不了的。”

  “废话怎么这么多,跟我来就是了!”罗雁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用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带着我在林间无声无息地飞窜,一瞬间,山林中的树木好像都动起来似的,只觉眼花缭乱的自己与无数的树木闪电般地擦肩而过。

  

第七十三章 龙魔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