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悲惨的救世主

    

  半山腰上种满了白色的四季腊梅,梅林间果然有一座建造得非常典雅的古庵。

  “幽梅庵?很俗气的名字。”罗雁在落满梅瓣的庵前突然来了一个急停,被她松开了手腕的我由于惯性一头栽到了地上。

  “大姐,下次要突然停下来麻烦先通知一声,还有,咱们快找地方藏起来,明目张胆地站在这里,不大好吧?”我拍着身上的尘土。

  “藏什么藏?我们已经被人发现了!”罗雁没好气地指了指我身后。

  我回头一看,才发现白色的梅林间立着一个穿着白色佛袍的********人,她满脸皆是温柔慈和之色,与她的目光相对时,不知为何会觉得有一股温流从心底升起。

  她轻蹙眉头道:“有人在追你们吗?”

  “不是有人,是有很多人在搜捕我们。”罗雁似乎没有拿她做人质的意图。

  “那你们进庵里去避一下吧!我会替你们把追兵打发走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素未平生的妇人所说的每一个字,我竟然都不会怀疑?我想是因为她身上有一种教人亲切的特殊气质吧?

  “你不怕我们是坏人吗?”罗雁坦然地道。

  “快进去吧!来到我这俗气的幽梅庵的只有客人,我不希望看到有谁受到损伤,你们也好,追你们的人也好。”妇人淡淡地道。

  罗雁点了点头,拉着我快速闪进了并不大的古庵当中,看来罗雁与我一样愿意信赖这个素未平生的妇人。

  密集的脚步声到了梅林外便停了下来,从声音上判断搜索的卫兵们似乎不敢轻易涉足这片梅林,过了片刻才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缓缓地踏着鹅卵石小道来到了庵前。

  “参见庵主。”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待卫长免礼,不必对我这个冷宫罪人如此多礼,今天来是皇上有什么旨意吗?”

  “不……不是的,齐将军传令说可能有刺客闯入了宫中,让属下等四处搜查。”

  “噢……有刺客啊?”

  “对,请问庵主可曾见到过什么可疑的人吗?”

  “没有。”

  “这样的话,那属下等就告退了。”

  “待卫长走好!”出乎我们意料的简单,躲在佛堂中的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在这皇宫中一旦被发现,势必会惹来一场恶战,就算罗雁用飞箭脱困,但光天化日之下一定会被追兵紧紧锁住目标,而且在皇宫中被发现,身为皇家灭绝剑士团团长与御林军总统领的西门断天绝不会坐视不管,如果他出手的话,罗雁和我就是无论如何也飞不出他的掌心。而且此时被发现,我们还会连累了这个好心的妇人。

  就在这时,脚步声又突然折返了回来?“不过,属下细细一想,觉得这样走了似乎有些欠妥。”这个男人的话令我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待卫长不相信我吗?”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待卫长是什么意思?”

  “大公主虽然曾吩咐属下等轻易不可以来打扰庵主,但现在是非常时刻,如果刺客潜入了庵中,庵主和小桃又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这样岂不是危险了吗?所以属下认为,为了庵主的安全着想,还是派四个武技高强的待卫进驻幽梅庵,保护庵主如何?”

  “这个就不用了吧?我是冷宫待罪之人,怎敢有劳待卫长派兵保护!”

  “看庵主您说的,属下认为还是派兵进驻庵中保护您比较妥当。”

  “不用了,你也知道我喜欢清静,而且待卫长也真的不必为我这个待罪之人如此兴师动众了。”

  “可是……可是,属于怕您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大公主怪罪下来,属于可担当不起啊!”

  “这……”

  “来人……”

  “待卫长,你是叫我吗?”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伴着轻盈的移动步伐传了过来。

  “小桃姑娘,在下正要唤人保护庵主和你。”

  “庵主不是说了不喜欢人多吵吵嚷嚷的吗?这样吧!你留下四个待卫在梅林外待命怎么样,这样一来既保护了庵主,二来又不会干扰庵主的清静。”那少女的声音道。

  “这……既然庵主如此坚持,属下只有从命了,属下就留下四个待卫在梅林外待命,庵主有什么事,只管使唤就行了!”

  “这样也好!有劳待卫长了。”

  “那属下告辞了。”听着待卫长远去的脚步声,我才松了一口气,罗雁则对着我笑了一笑。

  “客人安心,他们不会再来了。”那********人与一个白衣妙龄少女一同进入了佛堂。

  “姐姐好漂亮!”那白衣少女看到罗雁时眼睛为之一亮,她没察觉我盯着她的眼睛也是贼亮贼亮,她的腰身十分纤细,但胸与臀却不失丰满,一对蓝色的眸子灵光四逸,一头温柔的黑发更是令人觉得她非常地乖巧,五官虽然不能与罗雁这样的超级美女相媲美,但却胜在她那精致的五官中流淌着的撩人青春气息,最令我欣喜不已的还是她眉心那颗与双目配合得天衣无缝的蓝色美人痣,使清纯乖巧的她多了几分勾人心魄的妩媚。

  “妹妹也不赖啊!我们小宁看你都快把眼睛看直了!真是打扰庵主了。”罗雁笑道。

  “别听她胡说,在下周宁,这位漂亮姐姐是……”我说到了一半停了下来迟疑地看着罗雁。

  “我叫罗雁。”

  “姑娘是四大美人中的罗雁吗?”白衣少女惊喜地道。

  罗雁毫不客气地点心点头。

  “我叫小桃,是待奉幽梅庵主的婢女,庵主我去给客人沏茶。”小桃笑了笑闪进了内堂。

  ********温柔地道:“什么庵主!只是一个冷宫里妃子罢了,在下欧阳莲香,客人随我去茶室一坐吧!”

  ※※※

  窗外腊梅怒放,茶室中似乎也溢满了扑鼻的梅香。

  幽梅庵主什么也没有盘问我们,如同慈祥的长者一般亲切地与我们聊天,温和的态度令我想起了远在它乡唠叨的老妈,想起了那些几乎被我遗忘的家人,还有我那刻苦钻研魔法的老哥,等等……为什么我不是孤儿?英雄传奇故事中的主角们几乎都是了无牵挂的孤儿!我怎么这么命苦!有这么多牵挂?不过说出这些话,我也真是有够不孝的。

  小桃突然提出让罗雁与庵主对弈一局,因为众所周知,四大美人琴棋书画各擅一技,罗雁的棋艺已属登峰造极,罗雁爽快地答应了小桃的要求。

  虽然我不太懂这黑白两色的围棋之道,但为了不破坏这茶室中的和谐气氛,坐在罗雁身旁观棋的我,趁大家将精神聚集在棋盘上时,抓紧机会不时地偷瞄幽梅庵主身后的小桃。

  但这样坐着坐着,眼睛就渐渐地睁不开了,毕竟一夜没睡,恍恍忽忽之间突然听到了小桃惊慌失措的声音:“大事不好了,庵主,大事不好了!”

  我不由得想笑了,不就下一局棋,输就输呗,惊慌成这样也太夸张了吧?我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站在幽梅庵主身后的小桃双唇紧闭,目光盯着门外。显然说话的并不是她?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闪进一个与小桃长得一模一样的黑衣少女,她面色苍白,神情惶恐:“庵主,皇子他……他被人绑架了!”

  白色的棋子跌落在地上,粉身碎骨,幽梅庵主的脸刷地一下煞白得怕人:“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我发现站在她身后的小桃用雪白的牙齿用力地咬着鲜红的唇,神情也十分关切。

  “抓走皇子的人是洪幻国的超级水术士孙幻水,他想用皇子作为人质,让皇帝放弃对洪幻国出兵,皇帝准备拒绝他……您快想法子救救皇子啊!”黑衣少女眼泪如断线般的珍珠一般淌满了她洁白的面颊。

  “这样说皇帝是放弃他了?我有什么法子……大公主现在人又不在,怎么办才好……

  齐虎大将军怎么样?小桃你快去请齐虎大将军来这。”幽梅庵主颤抖着站了起来。

  “不行,齐虎大将军今天早上已经出京了。”黑衣少女摇着头道。

  “皇上一定是巴不得我的德儿死,小桃,我们找西门断天大人如何?”

  小桃低下了头:“不可能的,庵主你不能出宫,而西门大人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会给我……”

  “西门断天从来没有出手帮助过任何一个人,除非是皇帝亲自下令。”黑衣少女连连摇头。

  “现在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幽梅庵主的眼睛也红了。

  “皇子被孙幻水掳走,现在也不知藏身何处,他留下话说要皇帝颁旨让驻扎在西域江南与洪幻国边境的军队往回辙一千里,他给皇帝三天的时间。”黑衣少女咬着牙道。

  “皇上已经做出了决定?”幽梅庵主无力地道。

  “是的,只是目前还没有正式颁布罢了。”

  “那我们一定要在皇帝正式颁布这个消息前找到孙幻水现在藏身之所,这样才能救皇子一命。”小桃秀眉紧锁。

  “如果没有S级的高手,就算找到了孙幻水又能如何?还不是送死一途,现在的关健是要找到高手出手。”黑衣少女叹道。

  “走一步算一步,我们现在要先想法子找到孙幻水的藏身之处再从长计议。”小桃沉声道。

  “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请一个叫周宁的人帮忙。”黑衣少女一字一句地道。

  茶室中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罗雁轻道:“小宁,不会是找你吧?”

  黑衣少女看着我眼睛一亮:“周宁!对就是这个周宁,我见过他的画像,我怎么一下子没想起来呢?”

  “不会弄错了吧?”我一头雾水。

  “求求您救救宋冯德皇子吧?”黑衣少女毫不犹豫地朝我跪了下来,小桃也立即跪倒。

  “庵主,您的儿子是冯德?”此刻轮到了我大吃一惊。

  “你认识我的德儿?”

  欧阳莲香,怪不得这么耳熟,原来我在沉鱼池听冯德提过。而幽梅庵,大公主也好像说过,这个待人亲切叫人心底生出好感的妇人竟会是那个不择手段的冯德的母亲?

  “一言难尽,就算认识他,我也没有能力救他。”我连连摆手。

  “至少您可以找到他。”黑衣少女忙道,幽梅庵主也突然跪倒在地:“求求你救救我的德儿。”

  “庵主,你们快起来,我有什么本事从孙幻水手里救出冯德,这位姑娘既然你见过我的画像,我的能力你应该一清二楚吧?”我一面去扶幽梅庵主,一面对黑衣少女道。

  我怎么会去救冯德那个王八蛋,别说我没有能力,就算有能力我也不会做这种傻事,我暗道。

  “皇子曾说过,您的命运与他相联。”黑衣少女的话让我如受电击,我猛然想起冯德如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最多也不过多活上一年!

  “皇子曾说过,因为你们同时修练剑玄之气,所以你们应该可以凭借彼此的剑玄之气感应得到对方。”

  一瞬间,我心头大乱,现在并不是救不救冯德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我自己能不能活下的问题!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恨之入骨的混蛋的生死却与我息息相关。为什么他要落到孙幻水的手里,这个王八蛋!

  “周宁大人,求求您答应我们吧!”黑衣少女与小桃不住地嗑头,幽梅庵主也不肯起来,场面一片混乱。

  我要被冯德这个王八蛋害死了,我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真是命运弄人啊!我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我只有咬着牙道:“你们快起来,我答应你们尽力就是!”我尽力要搀救的是可笑的自己的小命。

  三人这才站了起来,罗雁耸了耸肩:“我很想帮你们,但一、我未必能斗得过孙幻水;二、我自己有要事缠身,所以碍莫能助,周宁,既然齐虎追出了京城,我也要离开这儿去接应琳丫头了,你好自为之,少了你这个累赘,我被发现的机率应该不大,庵主我告辞了……”话音未落罗雁已经闪电一般消失在阳光中。

  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的我无奈的道:“说吧,我应该怎么做!”

  ※※※

  秋末的天空飘着细碎的小雨,这样的夜阴郁得可怕,然后更可怕的是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一旦被孙幻水发现了我们这群要营救冯德的人,此刻淋在我们身上的雨将会在瞬间转变成致人于死地的利器,夜雨笼罩之处将会成为他的杀场。

  “你的感应不会出错吧?”小桃那长象一模一样的孪生妹妹小蝶贴着我的耳朵轻道。

  “不相信,我们就回去吧,城郊的这片村庄据说一连下了两天的雨了,我看极有可能是孙幻水所为,而且通过你教我的“剑玄之气共鸣搜索”来判断,冯德应该就是囚在这座枫林中的小楼里。”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蝶美人,本少爷只是负责搜索的部分,接下来我就碍莫能助了,毕竟我的战斗力连A级都不到。”我没好气地道。

  “我……我也不知啊!我们一向都是听皇子命令行事的。”

  我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小蝶与那群黑衣死士:“冯德白养你们了。”

  “我听皇子说过,你偶尔也会有些小聪明,拜托你快想想办法吧!”小蝶扯着我的衣角轻道。

  “我为什么要救对我评价如此差的人!”

  “你和皇子的命是相连的啊!”小蝶给了我致命的一击。

  “我怎么这么命苦,妈的,既然来到了这里,我们俩人就想个办法潜进这幢该死的小楼再说。”我皱着眉头道。

  “那他们呢?”小蝶指了指身后的死士们。

  “面对孙幻水那样的S级五行术士,废物再多也没用,先让他们留在枫林里就行了,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行迹。”我摇头道。

  “你们留在这里待命!周宁大人我们走吧!”

  “走什么?”

  “你不是说潜入小楼吗?”

  “怎么个潜法?”

  “我不知道!”小蝶委屈地道。

  “不知道你还说走吧!”我怒道。

  “可是……是你先说潜入的。”

  “我是说想个办法潜入,办法现在都还没想出来,你就这么急不可耐的要去送死了,真不知道冯德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俗话说得好,女人胸大无脑,你呀!真是又没胸又没脑!买块豆腐撞死算了。”想想我以前不知受了冯德多少气,现在不好好的拿他的属下来发泄发泄,怎么对得起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怕暴露形迹,我一定要叫他们围着这儿集体裸奔!

  “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方法倒是有一个,就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执行?”

  “只要能救出皇子,我们什么都愿意干。”

  “那好吧!你先叫他们集体去变性吧!”我懒洋洋地道。

  那群死士们顿时眼睛都吓绿了。

  “这……这样不好吧?”小蝶低下了头。

  “有什么不好?不是说为了救出皇子你们什么都肯做吗?到了紧要关头,一点小小的器官都不肯付出?真是一点敬业精神都没有,怎么做死士嘛?”

  “一定要这样做吗?他们有很多人都有老婆孩子的。”小蝶咬着下唇道。

  “这样啊!算了,我也不是没有同情心的人,那就采取一个折中方案吧!”

  “多谢大人。”小蝶感激地道。

  “那就去做人妖手术好了,下面可以保留,但上面要隆一下胸,然后打几针雌性激素什么的,这样他们的老婆和情人没什么可抱怨了吧?”

  “可是……”

  “不要跟我说可是,一是什么都没了,二是什么都不少还送两个球!傻子都知道怎么选!再说了,万一冯德死了,他们不就失业了吗?变成人妖以后,他们完全可以到泰国去赚大钱嘛!也不至于饿肚子啊!他们也非常赞成我这个主意,你看第二排第五个和第三排的第七个都高兴得哭了!”

  “那他们变成人妖是不是孙幻水就会放过皇子啊?”小蝶已经一头雾水。

  “你的脑袋进水了?你以为孙幻水和你一样有特殊嗜好?他除非是疯了才会用一个皇子交换四十多个妖!你以为人妖军团是皇家灭绝骑士团啊?”

  “那他们为什么要变成人妖?”

  “不为什么?他们变人妖,我高兴,我一高兴说不定就支想出救你们皇子的办法啊!”

  小蝶:“……”

  “干吗不说话了?害怕了?”

  小蝶为难地道:“不,我在想,变成人妖以后,他们的制服是旗袍好还是肚兜好!”

  “……”

  就在这时,三道人影突然踏着树顶如飞而来,我连忙住了个禁声的手式,那三道人影快要到我们头顶时,一个空翻落到了小楼前的空地上。

  “孙幻水!你给我出来!”空气中响起了打雷似的吼声,雨越下越大了。

  我定睛看去,只见两男一女一动不动地站在雨中,身体竟然没有淋湿一点?显然是他们的护身真气让雨水无法靠近,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

  刚才发话那个铁塔般魁梧的光头汉子威风凛凛地站在中间,一身结实耀眼的肌肉散发着强烈的斗气;光头汉子的左边是一个瘦瘦小小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老头子,留着山羊胡子的他穿着一件异常宽松的袍子,唯一的异处就是这个糟老头子的眼睛却是泛着阴森的绿光;右边的女人无论各方面来说本都可以算得上是绝色佳人,但脸上却有两道交叉的长疤,令人不愿用目光接触她那张苍白脸,身着剑士服的她也是三人中唯一携带武器的人,一把长及拖地的剑被她负在肩上。

  “怎么会突然有人抢在我们前面了?”我轻道。

  “他们是“皇家秘密特殊部队”的成员,中间那个叫卡扎尔,特技是石化拳,他的拳劲可以在一秒钟之内让一头大象石化;那个山羊胡老头是这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超级精神催眠师吴眠,曾创造将一个村庄里数千人同时催眠让他们自杀的恶行;而那个女叫丽莎,出生在战场上,是个杀人鬼,特技是光与剑,她挥剑的瞬间会放射出超强的光芒。”

  “好像这些人都是被通缉的A级凶徒吧?”

  “不错,所以他们才会成为秘密的“皇家特殊部队”成员。”小蝶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看来你们的皇帝还是虎毒不食子,虽然没有派出西门断天,但还是想救冯德的。”

  我低声道。

  “但……没用的,他们斗不过孙幻水的。”小蝶咬着牙道。

  “孙幻水,你这个缩头乌龟快给老子滚出来!”卡扎尔吼声震天。

  小楼第二层的门终于缓缓地打开了,孙幻水走上了阳台:“真吵啊!”雨越下越大。

  看着孙幻水出现我的一颗心沉了下去:“妈的,我们要被这三个自不量力的王八蛋害死了!”

  

第七十四章 悲惨的救世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