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六星幻月

    

  暴雨倾盘而至,天色逐渐发黑,不知从何处吹来的狂风像要把整片枫林都连根拔起一般。

  但藏在树林中已经变成了一群落汤鸡的我们却丝毫不敢动弹,因为此刻,超级水术士孙幻水的杀气已经随着暴雨从天而降,他随时可能发动杀之雨!

  我曾经见识过小书利用暴雨屠杀千人的地狱场面,这一幕会重演吗?我的一颗心几乎已经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绝不能动,不动让孙幻水发现我们的存在。

  石化拳师卡扎尔、战场剑鬼丽莎、地狱催眠师吴眠三人同样一动不动地伫立在暴风雨中与枫林小楼上的孙幻水对峙着,孙幻水虽然仗着暴雨在气势上完全压倒了三人,但笼罩在这随时可以会转化成死亡雨中的三人的表情却平静得惊人!

  孙幻水并没有立即出手,他脸上带诡谲的笑容:“既然你们都是从“邪都”出来的人!就应该知道我的战斗力不是你们联手所能对抗的,何必要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换“西域江南皇室”的一点点小钱呢?”

  在暴风雨中竟连衣角也没有沾湿的三个人相视一笑,浮现在他们脸上都是神秘而残酷的笑容。

  一头半黑半白的乱发与宽大长袍在风中激扬而起的吴眠绿色的眼珠一转:“既然你也知道我们是从“邪都”出来的,那就纳命来吧!你这个邪都的叛徒!”

  邪都?我曾听小书提起过,如果说“失落之都”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那“邪都”

  就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地方,那是犯罪者的天堂,无论是被多少个国家通缉死亡凶徒,只要他一逃进邪都,各国基本上都会放弃追缉,也曾发生过不少国家的缉凶高手与赏金猎人闯入邪都有去无回的事情,邪都是一个黑暗、残酷、地狱般的世界,但由于诸多犯罪精英与超级凶徒云集,邪都的力量足以让任何国家不敢小觑,甚至有传闻,暗黑经纪人也有可能是从邪都出来的,甚至“超梦六杀”也与邪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想不到超级五行大术士中的水术士竟然也来自邪都?还是邪都的叛徒!

  “难道你们不想要西域江南三十八皇子的命了?”孙幻水缓缓地道。

  “我们现在只是想要你的命,三十八皇子能不能获救,这个并不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吴眠抚着他的山羊胡子*。

  “邪都终于要惩戒我这个逃离它四十年的人吗?是“十邪帝”的命令?他们准备与洪幻国翻脸了吗?”

  “谁说邪都准备为了你与洪幻国翻脸,你要知道我们三人现在的身份是“西域江南国皇家秘密特殊部队”成员,就算我们杀了你,这笔账不会算在邪都头上,只会算在西域江南国头,你绑架西域江南的皇子在先,西域江南国是为了救自己的三十八皇子而杀了你,别人也没什么可非议的,至于“十邪帝”他们可什么都没说。”吴眠笑了起来,杀意愈浓。

  “十邪帝”是邪都中的领袖人物,据说都是老得离谱的怪物,年纪最轻的在传说中也超过了一百岁。

  “邪都没有可用之人了吗?你们敢向我出手,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孙幻水傲然道。

  “不错,我们三人的战斗力只是A级,就算联手杀掉你的机会也不大,但我们此次也是有备而来。”高大如铁塔的石化拳师卡扎尔突然吼道。

  孙幻水冷笑道:“有备而来?是准备了棺材吗?”

  “六星幻月!”一头紫色的长发根根乱舞,脸上两道长疤在美丽面孔上显得异常狰狞的战场剑鬼丽莎淡淡地道。

  孙幻水闻言面色大变:“怎……怎么可能?”

  “害怕了?“六星幻月”已经不再是超梦六杀的独门绝技,暗黑经纪人因为秋杀之死,与邪都的十邪帝搭成了一件秘密交易,而暗黑经纪人向十邪帝提供的就是超级战斗秘技“六星幻月”的真髓。”吴眠得意地道。

  “哼!就凭你们三个废物,就算使出六星幻月又能怎样?”

  “你也不要太高估自己,我们已经服食了对“死之雨”免疫的秘药。”卡扎尔握紧了手中的巨拳。

  “要杀你们,并非只有死之雨一种武器,在暴雨中战斗我拥有无限的武器!”孙幻水说话的同时凌空跃起,无数从天而降的雨水开始聚积在他张开的十指之间,只是一瞬间,两道蓝色的水柱就猛然向三人的立身之处轰去。

  反应甚快的三人立即高高跃起,他们的立身之处已经多了两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孙幻水这一招“超高压水炮”如果轰在他们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在暴雨中高高跃起的三人也分别展开了攻势,石化拳师卡扎尔如猛虎一般向孙幻水扑去,他高高举起的右拳笼罩着一团灰气,这是石化之气!战场剑鬼丽莎则已经拔出了将近两米的长剑,厉叱声中,一蓬耀眼的白色强光与她的身体一并高速向孙幻水射去;地狱催眠师吴眠虽然没有出手,但绿色的双眼却凶光暴长,一瞬间好像天地间充满了无数双他闪烁不定绿色之眸的幻象,我知道他这是超级精神催眠术,虽然这不是物理攻击,但却会给予孙幻水的神精系统沉重的攻击,连看到他绿色眸子余光的我都险些进入精神恍惚状态,面对他直接精神攻击的孙幻水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从孙幻水跳起到他们三人同时发动攻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们的动作都快到了极点!

  孙幻水一声咆哮:“超压水炮丛林!”随着他怒吼声起,数十道蓝色的高压水炮源源不断地从他双掌中迸射而出,霎那间,威力无比的蓝色水炮四处激射,刚刚发动攻势的三人被迫转为守势,左躲右闪,躲避四处肆虐的超压水炮。

  躲在枫林中的我已经做好随时逃跑的打算,这些四处肆虐的超压水炮可没长眼睛,一不小心轰过来,我就得陪着这一群王八蛋死无葬身之地。

  “孙幻水毕竟是S级的高手,他一出手完全压倒了邪都三凶人,可为什么他的表情这么凝重,一点都像他在占优势?”目不转睛盯着战局的小蝶喃喃地道。

  “他们不是说了,他们有超梦六杀的独门超级战技六星幻月吗?他们一旦施出六星幻月说不定情形有可能立时逆转!”

  “六星幻月?我好像曾经听过?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想不起来了?”小蝶挠着头道。

  就在这时,孙幻水一声长啸,再度冲天而起,跃上了离地面将近三十米的高度,只见他张开两臂瞬间悬在空中咆哮道:“超压水炮丛林·天降!”

  一道闪电掠过长空,一瞬间,暗空上的倾盆大雨化做数十道蓝色的水炮密集地倾射而下,将石化拳师卡扎尔、战场剑鬼丽莎、地狱催眠师吴眠统统笼罩在超压水炮丛林之下,他们已经无路可逃。

  “他们完了!他们和S级的高手相比毕竟差太多了。”小蝶咬着下唇。

  “我们现在应该考虑怎么逃走吧!幸好现在天已变黑,我们又是黑衣,否则早就被孙幻水发现了。”我环视枫林,准备寻觅退路。

  就在蓝色的水炮丛林与无路可退的三人身体接触的瞬间,三人的身体同时暴发出红色的光芒,一转眼,三人身体上发出的红光不住扩大,“轰”地一下就交融在了一起,但蓝色的水炮丛林很快就遮蔽了一切。

  直径十米左右的土地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大洞,三人已经在暴雨中失去了身影!

  “一切都结束了!”小蝶幽幽地道。

  “不,这只是开始。”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话音未落,那些密密麻麻的地洞中突然闪出一道人影。

  “原来,他们还有一个人没死!”小蝶惊道。

  “妳看清楚一点,他不是一个人。”我克制着心头的震惊,因为此刻纵回枫林小楼的孙幻水也是面如土色、如临大敌地看着唯一的“幸存者”!

  他?一头紫色的长发犹在狂舞,额头上纹着一个灰色的“石”字,一双绿色的眸子焕发着令人窒息的死亡之色,****精壮的上半身有两道又长又深的交叉斜疤,他左手拿着一把超长的大剑,握成拳头的右手带着一团黑色的石化之气。

  “他……他原来是三个人!”小蝶轻声惊呼道。

  “准确地说,他应该是三个人的合体!”我重重地喘着气。

  “原来所谓的超梦六杀独门绝技“六星幻月”原来是终级技合体之技!”小蝶的声音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那超梦六杀施出六星幻月的合体之技会是什么情景?我不敢想象!六个S级,不,也许是六个SS级高手合体?然而我却曾听天杀提过,他们的实力距离暗黑经纪人要求到达的程度尚远远不够?那超梦六杀究竟是要面对什么样的敌人?我实在难以想像!

  “卡眠莎”(因为他?是三人合体的生物,所以我在他们三人名字中各取一字。)对着孙幻水笑了:“你竟管出招吧!记住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因为我们刚刚合体,需要一分钟的时间来协调三个人之间的同步率!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孙幻水如我所料一般,没有立即出手,因为卡眠莎虽说用一分钟的时间协调三人精神与肉身合为一体后的同步率,但很可能这会是一个陷井,三人合体后的第一个一分钟是最强的也说不定?他现在正在感应卡眠莎的战斗力。

  “不出手,你会后悔的!”卡眠莎骄傲地笑了,超强的斗气开始围绕他的身体急速流动起来。

  “六星幻月必需是六人合体才能发挥到最强的程度,你也别太高估自己了。”孙幻水沉声道。

  “那你就等着试试好了!看你能在我手底走上几招?”卡眠莎额头上那个灰色的石字纹身开始发光,他的战斗力在极速地提升!

  “你有六星幻月,我就没有办法了吗?水儿把我的“白水镰”拿出来!”孙幻水话音未落,黄衫小童水儿扛着一把不知由什么物质打造银色战镰闪了出来。

  “三大圣物翻三江,四道神器天无光,五行奇兵五界残,这是五行奇兵中的可以操纵天地间水元素的“白水镰”!”小蝶双眼放光。

  我细细打量着这把传说中的五行奇兵白水镰,它的长度超过了卡眠莎手中的长剑,大概有二点五米左右,打造它的物质似乎是介于水与银色金属间的物质,所以它有着水与金属混合的特殊光芒,锋利的镰刀中间还镶嵌着一块彩色的魔晶石?我生长在魔晶石盛产的国度,但地从未见过如此美丽和多彩的魔晶?要知道魔晶往往都是单色的,而且颜色越纯,魔能源就越强,那块小小的魔晶石为何是七彩的?这把白水镰还源源不断地散发着一种特殊的凶气,准确地说应该是毁灭的气息!

  将白水镰操在手中的孙幻水用镰锋遥遥对准了战斗力不断提升的卡眠莎:“我让你先出手吧!”

  卡眠莎的笑显然有些不自然了,他也用手中的长剑指着孙幻水:“不必客气,你先动手吧!”

  话虽如此,但二人都相峙着没有再动弹一下,我知道,这一刻,二人的眼中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暴雨、枫林、天与地!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杀气升腾的二人就像在无垠的黑暗中对峙一般,他们谁都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彼此之间都存在着顾忌,他们战斗力相当,谁先出手,谁就可能最先漏出破绽,所以他们都在等待,等待一出手就将对方一击必杀。

  一方是使用六星幻月三人合体的超级战士卡眠莎;一边是手持五行奇兵白水镰的超级水术士孙幻水;一旦出手,一招之间就会分出生死!

  我们这一群藏在枫林中的黑衣人都被沉重的杀气压得几乎无法呼吸,战斗力稍差的几人已经握住嘴巴,一副要将五脏六腑呕出来的模样。

  小蝶神色一动,剑光一闪,鲜血立即从那几人的咽喉处涌了出来,他们都软软地倒在了地上,看来这个外表美艳的少女已经深得冯德的真传,心狠手辣的程度令人发指。

  “我不杀他们,我怕我们会暴露。”小蝶咬着牙道。

  “放心,现在我们机会来了,他们二人现在全神贯注于对方身上,你跟我潜进枫林小楼去救冯德吧!这是唯一的机会!”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雨越下越大,乌云遮蔽了天空,天地间几乎是一片漆黑。

  趁着卡眠莎与孙幻水相峙的机会,我带着小蝶从枫林小楼的后方顺利地潜入了楼中。

  “妳在楼梯口守着,情况不对就马上向我发出警示,切记,如有疏漏我和你的主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小蝶明白,拜托你快找到主人吧!”小蝶用期盼的目光望着我。

  顺着冯德身上焕发而出的剑玄共鸣之气,我很快就在一间没有任何防备措施的小房中找到了正在看书的他。

  “周兄,幸会!幸会!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冯德放下手中的书对我笑道。

  “你的战斗力被封住了?”我皱起了眉头。

  他摇头道:“没有。”

  “没有你为什么不逃跑?你被绑架不会是你和孙幻水之间的阴谋吧!”我不安地道。

  “如果我和孙幻水能搭成协议的话,要绑架的人会是我自己吗?我肯定建议他绑架大公主。”冯德笑盈盈地道。

  “看你笑得这么贱,就知道你绝对没有性命之忧了!你不打算离开孙幻水吗?要走的话动作得快一点!现在是唯一的机会!”

  “能逃走的话,我早就走了,孙幻水虽然没有封印我的战斗力,却在我身体里下了“死亡水封印”,只要我一离开这座枫林小楼,我立即就会全身脱水而死。”

  “怎么解除封印?”

  “周兄如此关心我的生死,真是教我感动,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人常说伟大的友情了。”冯德笑道。

  “谁和你这个王八蛋有狗屁伟大友情,我是不想自己在一年之后陪着你这个混蛋共赴黄泉,你要死也可以,把你所知道的那部分剑玄录内容告诉我再死!”看着他从容自若的模样,我狠不得把他掐死。

  “事到如今,我希望周兄能答应我两件事。”冯德轻道。

  “别对我说废话,还是快点想自救的方法吧!”我怒道。

  “第一,我死后替我照顾我娘,自然会有人把你所需要的半部剑玄录交给你。”冯德收住了笑脸,用悲哀的目光望着我。

  “这一切,你都已经算计好了吗?”我惊道。

  “你虽然是个笨蛋,但却非常的善良,宫中勾心斗角太过厉害,大公主随时可能被其他皇子暗杀,所以我希望在我死后,你能替我照顾我娘,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牵挂的人,报酬是半本剑玄录,答应我吧!”

  “说……说什么胡话?”一瞬间我迷惑了,这是冯德吗?

  “我已经设计好了,只要你替我照顾我娘,每隔一年,都会有人交给你一部分剑玄录,让你能活下去,拜托了!”冯德突然跪在了我的身前。

  这是冯德吗?跪在我身前这个男人?

  “如果你死了的话,我一定会的。”我长叹了一口气,心中的滋味难以言表。

  “另一件事,就是和我联手杀掉孙幻水。”冯德长身而起,眼中精光闪烁。

  “这怎么可能?”

  “杀掉孙幻水就是解除我身体中的死亡水封印的最佳方法,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如果不成功,我也有办法令你全身而退,不用你亲自出手,只要你在安全的区域内假冒我父皇的特使就好了,你假扮特使提出要见人质的安全,然后想办法故意吸引住孙幻水的注意力,我就趁机偷袭他。”冯德咬着牙道。

  “就凭你?别忘了他是S级的高手!”

  “偷袭也有偷袭的法子!我综合剑玄之气与魔族的邪魔增殖大法创造出来的独门绝技--剑魔吸,只要我能将手掌置于孙幻水背心,然后发动“剑魔吸”,就可以将他的战斗力源源不断吸入我的体内。”

  “以你的身体在一瞬间是不可能吸收他如此强大的战斗力的。”我不住地摇头。

  “你说得没错,我强行吸收他超强的战斗力只会令自己的肉体崩溃,会被他的战斗能量炸得尸骨无存,但我追求的不是他的战斗力,而是在他身体上发动剑魔吸后的五秒钟,我有把握让他五秒钟的时间内全身不能动弹,所以我一发动剑魔吸,接下来的就看你的了,我制住他的瞬间,你就要在五秒内将毫无抵抗力的他杀死!这是唯一的方法,如果计划失败,我也会缠住他,让你逃走的!”

  “这真是个疯狂的计划!我一旦出手,就没有退路了,我出手以后,如果不能把他杀死的话,我也是死路一条。”

  “这个计划成败的关键还是得看我是否能用剑魔吸将他制住,你有很大周旋的余地。”

  “话虽如此,但也许我们不用冒险出手!”我突然想到正在与孙幻水作战的卡眠莎。

  “你说的是现在正与孙幻水恶战的不速之客吗?要知道孙幻水此番从洪幻国带来了镇国之宝白水镰,就算是SS级的高手了未必能挡住他手中的超级兵器,当世除了西门断天能光明正大的杀死现在的孙幻水,我对任何人都没有信心。”

  “现在战局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对方是来自邪都的卡扎尔、丽莎、吴眠使用了超梦六杀的特技六星幻月,合体成一个超级战士对抗孙幻水,胜负尚未分晓。”

  “无论如何,我们静观其变吧!反正我现在不能冒然接近孙幻水,你还是先暂时离开这枫林小楼吧!如果我死了,记住我们的约定好了!”

  “好吧!”我拿着冯德给我的皇家金牌离开这小房,心中却充满了矛盾,我为什么要和这个猪狗不如的王八蛋定下这样的约定,如果不定下约定的话,我自己恐怕就活不下去了,难道我一生都要受制于这个讨厌的家伙吗?就算他死了,他也要将我牢牢地控制在手中?

  我和小蝶再度潜回枫林时,发现林中那些黑衣死士已经成为了真正的“死士”了!他们全都被卡眠莎与孙幻水的杀气震死了!

  我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再度潜回这个极度危险之地!

  卡眠莎的一头紫色长发已被狂风吹乱,但他姿势却没有改变,他的长剑始终遥指着孙幻水的胸口,孙幻水也如临大敌一般操着白水镰不敢松懈分毫与他进行死亡相峙。

  天空又掠过一道闪电!卡眠莎绿色的眸子却突然开始迸发出两蓬绿芒,额头上的“石”字也射出白色强光!

  风怒吼,雨暴倾,与孙幻水一直相峙着的卡眠莎终于出手了!

  ------------------

  

第七十五章 六星幻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