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一个人的战争

    

  “鬼刀,天下刀客中排名第三的快刀,从十年前出现在世界上以来,活动区域还没有离开过“长城帝国”,其他相关背景资料全都不明,嗜杀成性,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但这次为什么会与人合作呢?还有离开长城帝国到西域江南的原因是什么?”二号已经长剑在手,横于胸前。

  鬼刀看着二号手中的长剑,露出满口白森森的牙笑道:“灭绝?你是西门断天手下灭绝剑士团的成员?”

  二号举起手中刻着“灭绝”二字的长剑:“算你识货,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鬼刀纵声狂笑,用嘶哑的声音怪叫道:“你听说过,见过鬼刀以后还能活下去的人吗?不过看在你们都即将成为死人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座船上的人包括你们都有机会获得到第二次生命!”

  怪笑声中,两道银色的刀光携着无尽的杀气向二号袭去,二号蓝色的长发一摆,整个人闪电一般带着一串残像移向左边,长剑在昏暗的灯光下划出一道优美的剑虹反袭身在空中的鬼刀心脏部位。

  鬼刀面色一变,右手那道银色的刀光急忙回掠,猛地压在二号的剑锋之上,借力身体向上一窜再聚然向下一沉,他所有的重量都通过右手的刀传到了二号的剑锋之上,左手再一扬,只听他叱道:“螺旋流星斩!”

  左手中的快刀立即化做一个银色旋转的光盘带着“嗤嗤”的破空之声,闪电般飞斩向二号的脖子,这“螺旋流星斩”似乎想将二号的脑袋从他脖子上削下来。

  二号急忙想撤剑护往自己,但他的长剑却像被鬼刀右手的刀吸住了一样,无法回撤,旋转的快刀眼看就要飞到了二号脖子大动脉处,二号避无可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二号的嘴突然张开,猛地向疾速旋转的刀光咬去?!

  血光四溅,二号手中的长剑向前一送挣脱了鬼刀右手刀的控制,剑锋“嗤”地插入了鬼刀的肩头,二号雪白的牙齿虽然咬住了飞速旋转的快刀的刀刃,但也被快刀的冲击力震得鲜血从牙缝间射了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二人就交手了几个来回,二人的动作都快到了极点!

  鬼刀似乎比传说中的还要恐怖,虽然招式并不华丽,但每一招都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两道锐利刀光像随时都要将别人的肢体从身体上分离一般。

  二号的表现也超出了我预计,他的残像剑法让我钦佩不已,但更令刮目相看的是他惊人的斗志,虽然可以说是艺高人胆大,但用嘴巴去咬天下第三刀掷出的“螺旋流星旋斩”,还是让人觉得匪异所思!

  “老大,我们上!”袁茵向前伸出一只手掌开始诵唱魔法,我也立即将剑玄之气提到腕间准备出手,鬼刀现在与二号似乎难分伯仲,不过如果我和袁茵加入战局,死的就一定是鬼刀。

  “呸!”二号将口中咬着的刀吐到了地上:“你们不要插手,这是一对一的公平较量!”

  “可是……”正要说话的袁茵被我一个眼神止住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先看局势,暂时不要联手攻击,但随时准备出手!

  “竟然能勉强接住我的“螺旋流星刀”!真是令人意外呀!看来我得玩真的了。”鬼刀伸出鲜红的舌头舔着他手中雪亮的刀锋,他的身体立即爆发出强烈的刀气!我和袁茵感受到那锐利而浓烈的刀气都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

  二号没有出声,也没有移动,血仍然不停地从牙缝中流出。

  鬼刀左手虚空一探,落在二号身旁的短刀竟然被他凌空吸回了手中,他厉叱道:“让我送你上路吧,地狱无限十字斩!”

  鬼刀带着浓郁的刀气猛地扑向二号,右手向前一挥,一记横斩之后,左手立即至上而下一记纵斩与横斩交叉,乍看之下,两道雪亮的刀光形成了一个十字斩,但可怕的在后面,左手纵斩还未结束,右手在原来同样的位置又是一道横纵,他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在同样的位置劈出连绵不绝的两记重斩,在旁人眼中,他的身前就像永远都有一个由刀光形成的十字斩一般,而这一招的可怕之处就是令人陷入了无尽的连环攻击之中,你挡住第一刀时,就意味着你要承受永不停止的攻击。

  举着长剑挡在身前的二号很快已经汗如雨下,他的手中的剑所有的攻击都被“地狱无限十字斩”劫住,他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的他而且还是一副随时会将长剑脱手飞出的模样,因为对方的斩速越来越快,力量也跟着越来越强。

  只是一眨眼功夫,身上多了无数道伤口的他已无路可退。

  “小茵,出手吧!”我一声轻喝,也闪电跃起,掌中的两道剑玄之气准备向鬼刀背心送去。

  “不准出手!”二号突然发出狮子般的一声大吼,眼中凶光大露:“这是我一个人的战争!”

  人已经纵到鬼刀身后的我可管不了这么多,双掌猛地向前一送,两道锐利的剑玄之气直取鬼刀的背心。

  就在这时二号突然身子一偏,带着一串身体的残像滑到了鬼刀身体左侧,剑光直削我的双腕!

  我只有双手向上一抬避过他的剑光,身体向后暴退:“你疯了!”

  身上又多了两道刀口的二号一面举剑格挡鬼刀的进攻,一面用鲜血长流的嘴巴吼道:“我说过了,这是我一个人的战争!这是绝对公平的一对一!你不要污辱我!”

  看着青筋暴起,神情狰狞的二号,袁茵也不自觉地停住了魔法咏唱,惊愕地看着他。

  “就算我死在他刀下,我也不许你们出手!”比狮子还要狂暴的二号双手握剑用力向前一撩,竟然硬生生地将鬼刀的“地狱无限十字斩”从中间震开了!

  重重喘着气的二号抬起左手背抹了抹一直从嘴中流了的血:“再来!”

  “双手握剑又能怎么样?”鬼刀冷笑道:“无限十字斩·幻影!”

  鬼刀飞速舞动手中的快刀在空中划出无数个交叉的十字斩如一张刀网一般全方位地罩向二号。

  我心中清楚,他这一招才是发挥出快刀真正的精粹,用流星一样的速度挥动手中的双刀,连绵不绝地划出无数个攻向二号的十字斩,因为速度太快,那些铺天盖地的十字斩虽然看起来像幻影一般,实际上每一下都是真实而威力无穷的!这一招比刚才那一式“地狱无限十字斩”更难以防备!

  如我所料一般,二号又陷入了困境,血花不住地在他身上绽放,他快招架不住了。

  我对焦急如焚的袁茵使了个眼色:“他快要完了,我们还是先逃走吧!”

  不等袁茵反应过来,我就拉着她向出口处出去,刚走出两步,我闪电般向回扑去,两道剑玄之气射向鬼刀背心。

  二号却向早有准备一般扑到鬼刀身后,替他挡住了我那两记剑气,他的背上立即多了两道深深的伤口,血猛地溅了出来。

  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疯子吗?为什么会有这种疯子!”

  “我说过,这是我一个人的战争!这是绝对公平的一对一!”在刀光笼罩下咆哮的他没有一丝恐惧。

  “为什么?”袁茵怒道。

  “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这是我不能逃避的宿命!”浑身都在淌血的他拼命地挥动着手中的长剑,他的生命正在渐渐地枯萎!

  “我很欣赏你的,但是我还是要杀了你。”鬼刀凄厉的笑声中,刀速继续加快,空气之中刀气纵横,所有的十字斩竟然连在了一起,在空中连成了一张清晰可见的刀网!

  “老大,怎么办?”

  “这小子,脑筋有问题的。”我咬着牙道,局势发展到现在,我想插手也插不进去了,就算袁茵使用魔法,因为在有狭的空间内施展,也可能会同时伤到纠缠在一起的二人。

  袁茵似乎想到了什么:“****,出来吧!”

  灰影一闪,****跪在了袁茵身前:“主人,有什么事吗?”

  刚想说,帮帮二号,袁茵张大了嘴巴却不敢说,她只有指了指缠斗中的二人。

  灰衣灰眸的****会意站了起来,笑呵呵地道:“杀掉这个黑衣人吗?”

  袁茵点了点头。

  ****立即消失了,当笑呵呵的他幽灵般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鬼刀身后,他高高地举起了手刀划向鬼刀的背心!

  “不要!”二号的吼声如惊雷般响起,他愤怒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回头望着袁茵笑道:“要继续吗?”

  这时,鬼刀急忙向****挥出一道刀光,****又消失了,他再次出现已经回到了袁茵的身边:“主人,要继续吗?”

  看着怒兽般的二号,袁茵只好咬着牙摇了摇头:“算了,让他自己死好了!”****点了点头,又消失了!

  面色一直都是冷若寒霜的二号竟然笑了,满脸血污的他兴奋地笑了:“谢谢!”

  “当”的一声清响,二号手中的长剑断成了两截,二号一声怒吼身上爆发出无尽的斗气,犹如施出最后一击的他双手握着手中的半截剑不顾一切的向鬼刀咽喉刺出。

  鬼刀一声怪笑,一刀拦住这半截断剑,另一刀毫不留情地在二号小腹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血光四溅,鬼刀缓缓向后倒去,原来小腹二号中刀的同时,他的右手突然从剑柄上滑开,食指射出一道细细的黑色剑芒刺入鬼刀的额头,“砰”的一下,红白相间的脑浆从鬼刀的后脑处随着剑芒喷了出来!

  二人同时倒在了地上,一死一伤!

  外面突然传来了鼓掌之声!绿莹、花火、玲玲这三个逃走的人又回来了。

  “你们不是逃走了吗?”

  “有吗?”绿莹故作迷惘地道:“我只是觉得这里空气太闷,出去换口气罢了。”

  “我突然肚子疼,上了趟厕所。”花火挠着头陪笑道。

  “人家一直都在这儿啊!如果不信的话,可以问山藏了!”玲玲委屈地道。

  “……”这三个混蛋!

  “绿莹,你快过来,血一直在流,我止不住血呀!”替已经昏迷过去的二号处理伤口的袁茵惊惶地叫道。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不就是流血嘛!本姑娘可是不会随便出手的。”绿莹淡淡地道。

  “把帐本拿出来,我签字就好了。”袁茵一面将手按在二号那多如牛毛的伤口上一面吼道。

  “你真是聪明喔!看在老主顾的份上,收你便宜一点好了,就一千金币吧!”绿莹翻开账本笑逐颜开地道:“签字吧!”

  “求求你先救人吧!”袁茵怒道。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不要把人的生命看得那么脆弱嘛!其实人是很顽强的生物啦!哪这么容易死……”

  她话没说完,被袁茵夺过账本,大笔一挥:“可以救人了吧?”

  慢条斯理收起账本的绿莹淡淡地道:“放心了,我说死不了,就不会死的,我是医生,你们要相信我。”

  “他死了我就要你们这群混蛋偿命!”袁茵怒火中烧。

  “什么都不懂的白痴,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没有水准的蠢话,影响了我的心情,就是妨碍救治工作的展开。”一面开始展开救治的绿莹一面冷冷地道。

  袁茵:“……”

  “唉哟,不好,肚子又疼了,我得再去上一趟厕所。”怕被迁怒的花火微笑着向后退去。

  “山藏?山藏怎么不见了?我得去找她!”玲玲也装模作样地向门边退去。

  黑影一闪,山藏出现在她身后:“主人,有什么吩咐?”

  玲玲却视若无睹地向门边冲去:“山藏!山藏,你在哪里!你快出来啊!你不见了,我一个人会寂寞的。”

  山藏:“……”

  满天繁星,驾驶舱内,一片忙碌的景象。

  “低智商的女人,我说的就是你,瞪着我干什么?看着前方,小心触礁!把绞盘向右拧一点,那是左!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躺在船长椅上的绿莹极度不满地道。

  比她更不满的袁茵满脸通红艰难地转动着控制船的绞盘小声地道:“老大,为什么,我出钱让她控制船,还要被她像女佣一样指挥?”

  “有什么不满吗?没错,我是收了你的钱,答应来控制船,不过具体的苦力活当然不适合我这样高智商的人来做了,要知道,没有我来指挥你们这些低智商控制船,这船早就触礁了!还有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什么女佣嘛?”

  袁茵本来已经涨很红的脸再度充血,眼中怒火中烧。

  “你现在根本就是我的奴隶,女佣?你别做梦了!”

  “小茵,要冷静。”

  “还有你,周宁,快给我出去,把风帆拉起来!磨磨蹭蹭地会影响行船的速度的。”

  “可是……你不是刚刚才让我把风帆放下来吗?”我抹着满头汗珠。

  “我又不是神,怎么知道会突然转风,动作快点,虽然说那个风帆有几百斤的重量,但是你是习武之人,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了,最多也就是双臂折断,大不了我吃点亏,替你医的时候收便宜一点好了!”

  “……”

  “还有花火,别来在门边晃悠,挡着空气的流通!等等,谁叫你站到前面去的?这样会挡着我看星空。”

  拿着拖把提着水桶的花火陪笑道:“姐姐一个人看星空是不是太寂寞了?干脆我陪你一起看吧!顺便和你谈谈情说说爱,好解除你心头的……”

  话音未落,一个罗盘已经掷到了他头上,他立即倒在了地上闭上了双眼:“啊!头好晕,我不行了!我陷入昏迷状态了,姐姐不给我做人工呼吸,我是不会醒来的。”

  “混蛋,别装死,你快起来,我才不要替你拖地。”控制着绞盘的袁茵急了。

  “算了吧!他都一个月没洗澡了,让他拖地也太勉强了。”我轻道。

  “如果受不了啦,就在这里签个字吧!我可以适当减轻你们的工作。”绿莹又掏出了帐本。

  “……”

  甲板上,为了逃避劳动的玲玲犹在一面徘徊着,一面用可怜巴巴的声音呼吸道:“山藏!山藏!为什么你突然不见了?你扔下我一个人,我真的好寂寞,你在哪里啊!”

  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山藏:“主人,山藏永远在您的身边。”

  “山藏,我真的好想你,我现在只希望在我离开人世前能见你最后一面,可是,你究竟在哪儿呀!”

  山藏:“……”

  

第二章 一个人的战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