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超级五行土术士

    

  遭遇幽灵船之后的航程,平静得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我们的心却始终都是悬着的,一直到“白龙号”抵达林易国的“齐家镇”,我们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齐家镇”是距离“死幻之城”最近的几个古镇之一,这儿被誉为“神龙的墓地”,在远古传说中,曾有一条拯救了世界的神龙长眠于此,当然,这只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传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儿曾是龙族的神龙帝国兴盛时代的控制过的古镇之一,所以整个的齐家镇上随处可以与龙有关的古建筑物。

  “大叔,你没睡好吗?”玲玲与我一道踏上齐家镇的“飞龙码头”。

  “没有啊!我睡得很好!”

  “哪你为什么有两个这么大的黑眼圈?”玲玲迷惑地道。

  浑身是伤的我几乎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还是不小茵那个混蛋,说要练习什么治愈术,简直不把我当人对待……”

  “老大,你好像在说我是吗?”袁茵笑盈盈地带着寸步不离的二号走了过来。

  “怎么可能?”我陪着笑警惕地看着她随时可能呼啸而至的拳头,经过几天的练习,她的治愈术虽然没有什么长进,但拳击的水准估计可以去参加拳王争霸赛了。

  “行了,各位,我还是决定不和你们结伴而行了,因为我有一点私事要解决,所以我们死幻之森再见吧!”提着一大袋财物的绿莹突然道。

  “这样最好,谁喜欢和你这种骗人钱财的恶医同行!”袁茵冷道。

  “笨丫头,你怎么能随意诬蔑我呢?要知道,这些钱都是我光明正大挣来的,这是乘客们付给我的买药钱!”

  “是啊!你故意把麻药的剂量加大,让别人醒来后还处于半身麻痹状态,别人自然得花钱向你购买清除体内残余麻药的解毒剂。”

  “行了,不要再怀疑我高尚的人格,好了,大家请不要想我,咦!花火呢?”

  “他在你身后呢!”我没好气地道。

  “姐姐这条印着金币图案的内裤真性感,既然姐姐要走了,不如把它送给我留个纪念吧!作为我们之间的美好爱情的回忆。”从她身后撩起她裙子的花火兴奋地道。

  绿莹:“……”

  “啊!”一声惨叫,身中“断子绝孙腿”的花火捂着下体横飞了出去!

  花火落地的一瞬间,袁茵立即冲了过去。

  “小茵,没用的,你的治愈术治不好他这么重的伤势了。”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啊啊啊……”花火不住地发出惨叫!

  “王八蛋,大家都是女人,为什么你从来都不骚扰我?我就这么没有女人的魅力吗?”气势汹汹的袁茵用力地在花火跨间猛踩。

  “不要,不要……”花火呻吟道。

  “现在求饶已经晚了,不懂欣赏温柔可爱女人的王八蛋!”

  “不要,不要停啊!好爽……”

  袁茵:“……”

  “那边那位帅哥,可不可以借你的胸口让我痛哭一场,目睹了这样的暴力场面,人家真的很难过!”玲玲借势展开了她的“猎男行动”!

  站在一旁目睹这一切的二号已经傻掉了。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世界?这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我想我快要疯了!

  很快我们就发现了,整个码头上都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氛?一打听,原来我们乘坐的这艘船是这段时间,唯一进入齐家镇的客船,据说这一段时间,黄河航道不断发生客船神秘失踪事件,码头上聚集了很多等待亲人归来的人群,他们的心情都是非常地傍徨。

  进入齐家镇后,发现这个古镇远比我们想像中的要繁华得多,也许因为是港口的原因,镇中商贩云集,大街上多如牛毛的商店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各式商品,袁茵和玲玲义无反顾地展开了疯狂采购大战,结局则是两个影子保镖****和山藏被怀中的堆积如山的精美商品压得喘不过气来。

  “老大,我的钱包不见了?”走到一家旅店前的袁茵突然道。

  “一定是你购物太疯狂把钱花光了,不要找借口了。”全身都是伤的我忍不住借机指责她。

  “人家可不会借钱给你们住店的,不如这样吧!把你的东西半价处理给我好了。”玲玲准备趁势廉价收购袁茵精心选购的物品。

  “不要做梦了,我们宁可睡大街,也不会让你占便宜的。”袁茵怒道。

  “我们?等一等,我为什么要陪你睡大街?我早就叫你不要乱花钱了,还是贱价卖了你的那堆破烂吧!”我没好气地道。

  “不好,人家的钱也被偷了!我想起来了,我们购物结束的时候曾遇到一大堆奔跑追逐的孩子!”正得意扬扬的玲玲突然变脸了。

  “大家不会想指望我吧?要知道我们诗人这个行业是很清贫的,我的钱早在上船前就花光了,一定要逼我找个美女出卖我纯真的肉体吗?”花火挠着头笑道。

  “要住店吗?请进来吧!”旅店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笑容满面的中年大叔走了出来。

  “可……可我们的钱丢了。”袁茵为难地道。

  “没有钱没关系,我会想办法替你们找回钱的,如果找不回来,我不收你们的钱好了。”中年大叔笑得很亲切。

  “贝特大叔,又准备收留流浪狗吗?”一个挎着菜篮的家庭主妇模样的年青女子走了过来。

  “别胡说,快回家吧!杰伊和芬娜正等着你的美味的晚餐呢!”贝特笑容可掬地道。

  “有时间的话,你也去享受一下我美味的晚餐吧!”

  “好的,谢谢。”贝特向她点了点头,又笑着对我们道:“孩子们,进来吧!原来我们这个镇上一直都不会有旅客被偷这种事情发生的,但是因为这一段时间,很多孩子们的父母都因为外出做生意,没有按时归来,孩子们为了能吃饭,才这么干的,请你们原谅他们吧!”

  孩子们为了能吃饭,才这么干的!这句话突然触到了我,我猛然回忆起童年与老哥为了吃饭而发生的一段相同的往事。

  “我会替你们把钱找回来的,相信我好了,快请进来吧!出门在外,谁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请你们原谅那些可怜孩子们。”旅店老板贝特的笑容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这样不太好吧?”我挠着头道。

  “老板,我要带浴缸的卧室,枕头要天鹅绒的那种,最好不要太吵的房间,我喜欢安静。”玲玲早已经带着山藏长驱直入:“山藏,你把行礼放下吧,行礼员呢?这旅店不会连行礼员都没有吧?让人怎么住啊!”

  “老板,快给我准备晚餐吧!我都快要饿死了,对于房间我没有什么要求了,不过我一个人是睡不着的,所以你最好还是准备一位美丽漂亮的小姐给我陪寝吧!”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我和袁茵一同掬躬。

  这个被称为“神龙的墓地”的小镇的民风非常纯朴,这一切让我想起了家乡星城,我相信能生活在这样的地方的人一定是幸福的。

  钱包很快就找回来了,当贝特大叔领着几个可爱的孩子来向我们道歉时,我们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好了,你们几个好好向客人道歉吧!我先下去准备晚餐了,要客人原谅了你们之后,才能吃饭喔!”

  孩子们等贝特大叔下楼后,才齐声地道:“对不起。”

  “没关系,下次不要再做这种事情就好了。”袁茵温柔地笑道。

  “不,下次我们还要做。”一个红发小男孩小声地道。

  “什么?”玲玲睁大了眼睛。

  “其实……其实是这样的,我们故意偷你们的钱,是想帮贝特大叔。”一个金女小孩红着脸道。

  “贝特大叔,一直在我们的父母失踪以后照顾我们这些孩子,他的积蓄都快花光了。”红发小男孩抬起了头。

  “你们的心是好的,可是方法不对呀!”我皱起了眉头。

  “我们并不是想把偷来的钱给贝特大叔,我们只是想替大叔招揽客人,这个镇上只有贝特大叔会收留身无分文的旅客,我们不会动客人钱包里一分钱的,我们只是想替大叔的旅店招揽生意,你们千万不要告诉大叔。”小女孩一面解释,一面哭了起来。

  袁茵一把将小女孩拥入怀里:“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姐姐很喜欢你们。”

  看来这一切都是神秘幽灵船惹的祸!随着越来越接近死幻之森,我心底隐藏着的不安就变得越来越强烈,鬼刀、幽灵船、死灵法师、骷髅兵、超级猎杀计划?究竟会有一个什么样的阴谋降临到我们的身上呢?

  在睡梦中的我突然被惊慌的叫声惊醒,窗外漆黑的天空上有淡淡的明月,天还没亮!

  惊慌失措的叫声不断地在整个小镇上漫延,凌晨的齐家镇如沸腾了一般?

  “老大,不好了!整个齐家镇的地面都突然变软了!”袁茵敲开了我的房间。

  “地面变软?”我急忙跟着她冲到了楼下,贝特大叔抱着几个惊慌失措孩子,他们的脚踝以下的部位都陷入了地面!

  “大叔快上楼吧!”袁茵道。

  “不能上楼,因为很快这座小镇的建筑物都会坍塌的。”一脸冷傲之色的二号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来,大家只有从水路撤离开这个镇了。”听着门外乱乱哄哄地叫嚷声,看来整个镇子都乱成了一片。

  “已经来不及了,仅有的船只都被离码头近的商人们开走了!”二号淡淡地道。

  “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玲玲也跑了下来。

  “是超级土术士的力量,他正“沙化”整座小镇!”二号一字一句地道。

  “沙化整座小镇?”虽然我的脚掌已经陷入了柔软的地面,但我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错,一定是超级土术士利用自己的力量在沙化这座小镇,一开始只是所有的地面变软,很快整座小镇的泥与石都将变成细细的沙!”

  “然后倒塌的建筑物也会变成沙子吗?”袁茵惊道。

  “会的,只要有一个小时,这里就会在超级土术士的力量影响之下,变成流沙荒漠。”二号冷冷地道。

  孩子们闻言哇哇地哭了起来,贝特大叔忙连连安慰他们说,不会有事的。

  “超级五行术士的力量太恐怖了!我们应该怎么办?”我沉声道。

  “在二十分钟内找到“超级土术士”王巅土,将她杀死!”二号眼中闪过一抹寒芒。

  “你确定是她吗?”

  “这个世界上,能控制土元素到这种程度,恐怕只有“山巅国”的超级土术士王巅木一人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们不知道,也许见到她的时候,就会有答案了。”二号看着抱在怀中的剑:“她现在正全力启动“沙化方程式”,所以她的气息很容易搜索的。”

  “好,看来,我们只有打倒她了!”袁茵咬着牙道。

  “对方的战斗力可是到达S级的高手啊!”花火突然冒了出来。

  “管不了这么多了,总之先找到他们吧!”我跟着二号大步向门外走去!

  “贝特大叔和孩子们,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袁茵安慰着孩子们和贝特大叔。

  “主人,我们也去吧!在这里,只能是坐以待毙。”山藏抱起了玲玲。

  苍白的月亮很快就会消失在黑色的天际,在旷野的冷风中狂奔的我们,转眼就把一片混乱嘈杂的齐家镇甩到了身后,二号领着我们越向前行,地面的沙化情况就变得越是严重。

  如果我不是施展轻功的话,恐怕已经难已前行,因为不施展轻功的话,我就得像花火一样,半个身子陷入流沙之中,不过花火虽然在流沙中连滚带爬的奔行,速度竟然能勉强跟上我们?

  ****背着袁茵,山藏背着玲玲,花火当然不敢要求眼神都可以杀死人的二号背他,我自身难保,自然也没有能力背他了,不过他叫嚷着要去看王巅土这个超级美女,也不顾一切地跟了过来。

  在已化作沙漠(准确地说应该是流沙荒漠,现在我们处在的流沙地带要比一般的沙漠恐怖多了!)的旷野中疾行了十多分钟,终于在苍白得近似透明的月下到了一个身影!

  远远望去,棕色的长发与棕色皮肤的她似乎已经与大地溶为一体似的!她低着头任风扬起她的棕发,身上只披了一件半透明薄纱的她除了单膝跪在地上以外,双掌掌心也紧紧地贴在地上,她的模样就像是在祈求什么?

  我们能清楚地感受到,从她身体散发而出的强烈能量波动向四处扩散,看来她目前正在施展的就是传说中的“沙化方程式”!

  “大家先停下来,以她为中心的半径六十米以内的距离是不能轻易进入的,那是她“螺旋流沙地狱”的终极领域!”二号握着手中的剑鞘示意我们停下。

  ““螺旋流沙地狱”的表层看起来永远都是很平静,可是就算一片枯叶落到它的终极领域内,它就会立即发动超级螺旋吸力,将物体迅速吸入深度达六十米的流沙地狱底层!”山藏接道。

  “看来你们还算有一些见识。”双手按在地面上的王巅土抬起了头冷笑道:“可惜你们的能量反应都不到S级!”

  一半身体都陷入沙中的我大声地道:“难道你没听说过隐藏实力这回事?”

  她缓缓地闭上了双眼:“那我就等着你们来送死吧!连螺旋流沙地狱也无法进入的废物们!”

  “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沙化齐家镇?”袁茵大声嚷道。

  她淡淡地道:“现在你没有资格向我提问!”

  “那我们就问你的尸体好了!”二号用力地握着手中的剑。

  “大家快想想办法!再耽搁下去,齐家镇就完了,贝特大叔和孩子们都会死的!”袁茵急道。

  我压低声音道:“****,你不能进去暗杀她?”

  笑呵呵的****摇了摇头:“我的最大极限跳跃距离是三十五米!离到她身边还差得远呢!”

  “我就算施展二段跳,也就是凭借忍术脚不着地,连跳两次也才是三十米。”山藏轻道。

  “看来,我的跳跃能力最差,只有十五米!”二号皱眉道。

  “六十米是我的强力魔法攻击范围之外,一般的火球术对身为S级的她恐怕也没有用。”袁茵咬着牙道。

  “我的攻击距离是十七公分,如果不是鞭长莫及,我一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飘飘欲仙。”花火也握紧了拳头。

  “拜托你不要在关键时刻说这些下流的话了!”我怒道:“那她现在防御力情况如何?”

  “因为全力施展“沙化方程式”,她的防御能力应该非常地低!A级能量的必杀技就可以杀死她了!可是我们无法靠近她。”山藏无奈地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不可以试一下这个方法!”我灵机一动:“负重跳!”

  “好注意!”二号眼睛一亮:“虽然负重跳会缩短跳跃距离,但是三个人加起来,一定能跳到王巅土身前。”

  “我没意见!”山藏点了点头。

  ****也笑呵呵地道:“好!”

  “最后一击肯定要交给跳跃能力最强的人了!”二号道:“就由我这个跳跃距离最短的人来做第一跳好了!山藏和****的体重相加大约是一百一十公斤左右,背负一百一十公斤的重最,我大概能跳十米左右。”

  “那之后的第二跳就交给我吧,****的体重大概是六十公斤,背负他我应该可以跳十八米左右的距离。”山藏道。

  “由二十八米的距离起跳,我完全有把握跳到她身前。”****笑道。

  “但是这样的话,负责第一跳和第二跳的人不是会落入“螺旋流沙地狱”吗?”玲玲迷惑地道。

  “关键就是看最后的必杀一击,只要****能在二号和山藏落地前成功击杀王巅土,螺旋流沙地狱也会随之解决,这是一次赌博,成功整个小镇上的人都会获救,失败他们三人立即落入螺旋流沙地狱而死!”我咬着牙道。

  “但是,王巅土会不会见我们袭她,她就停止“沙化方程式”?”袁茵道。

  “沙化方程式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调动大地土元素精华的沙化方程式一旦发动,最少也得进行二十五分钟,才能强制停止,否则施术者会立即被大地吸尽精血而亡!我已经算过时间了,还有一分三十秒,她才能停止!”二号沉声道。

  “那就快开始吧!”袁茵催道。

  远处的王巅土的脸色似乎变得非常地难看!

  月光下,急速狂奔的二号头顶的那束蓝发飘了起来,他身上还负着两个人,山藏躬着身子双足踏在他宽宽的两肩之上,****又叠在山藏的背上。

  二号预计自己奔到“螺旋流沙地狱”的边缘,大叱一声,始猛虎般向前冲天掠起,身形电射的他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射向王巅土那个方向飞掠,展开双臂的他的速度很快就慢了下来,力道已尽的他将双肩一送,负着****的山藏立即如炮弹一般射出,她在空中弹出了十米左右就开始下坠,但只听她叱道:“暗影忍流·二段跳!”她的身体立即冒出一团耀眼的蓝光,她脚不沾地又再度向前掠出了五米后,才开始再度下降,她也已无力再向前,此时她背上的****如幽灵一般消失了。

  在这里要说明的是他们三人的动作快到了极点,从二号起跳到****消失用时最多没有超过两秒,永远满面笑容的****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超级土术士王巅土的身后上方,****的手刀闪电一般从她后脑将她的头颅破了开来!

  一切都结束了!我刚准备说干得好,被****手刀劈开脑袋的王巅土突然炸了开来!她的身体化作了无数的黑沙炸了开来!

  快要落地的山藏惊呼道:“那是土傀儡?不是她的本体!”

  “不错,我的本体藏在沙中,你们这些白痴!”她残酷的声音从沙中传来!

  完蛋了!绝望的二号的脚底离沙面只有零点五公分,头下脚上的山藏头顶那束黑发末端离沙面也仅有三公分,全力一击之后的****身体急速下沉!我宁愿此时世界静止,因为他们三人马上就要落入万劫不复的“螺旋流沙地狱”了!

  我们完全失败了!他们三人成了最先的失败品!玲玲双眼不断地眨动?

  可惜时间不能静止,他们三人都先后落入了“螺旋流沙地狱”当中!

  然而,奇迹却出现了!“螺旋流沙地狱”并没有发动,他们三人只是像我们一样被流沙淹到胸口?

  “怎么回事?”我听到王巅土的声音:“谁使用了“盘地须”?”

  “刚才我丢手落入沙中的那粒种子是“盘地须”吗?我自己也不知道拉!”挠着头的花火一脸懵懂之色。

  ““盘地须的种子”正是“螺旋流沙地狱”的克星,它被卷入流沙地狱中心时,立即开始萌芽,并且飞速地疯狂蔓延,就象蜘蛛网一般在沙和土中扩散,生长出无数弯曲的根茎能将直径一百五十米内的沙与土盘住,使其无法流动!”山藏道。

  “****,还有十秒钟,快将藏在土中的王巅土找到并杀死!”二号大声地吼道。

  就在这时,突然天摇地动,漫天的黄沙被狂风扬起,大地震动得非常厉害!

  一声从我未听过的巨吼爆炸似的在空气中飞速传播,巨吼声连连,不断大地不住地颤抖,天空的乌云也开始翻滚起来。

  一道闪电掠过长空,震天响的雷声炸裂长空!这巨吼竟然引来了雷声?

  一时之间,狂沙飞舞,雷电交加!恍如世界未日到来了一般!

  又能是一声巨大的怒吼,我们终于看见了引起天地异变的原凶,一条龙!一条已经只剩下骨架的巨龙张牙舞抓地窜上长空!

  “霍维奇终于成功!我也可以暂时停止“沙化方程式”了!”半跪着的王巅土从地底浮了上来,她的笑容阴森而诡谲!

  “你的意思是,你启动“沙化方程式”是为了让齐家镇的土层沙化,以便死灵法师霍维奇将一直长眠于齐家镇的龙骨从地底唤醒?”二号盯着她道。

  “如果不软化土层与岩层的话,霍维奇是无法令“骨龙”从地底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王巅土冷笑道。

  “你们究竟在干什么?”袁茵惊道。

  “我们只是在执行“超级猎杀计划”启动之前最重要的一步。”王巅土眼中凶光一闪:“不过,我是一个做事有始有终的人,既然启动了“沙化方程式”,我就一定会完成它,将这方圆百里,变成流沙荒漠,但在此之前,我先送你们上路!”

  又是一道炸裂长空的雷电,飞舞着的银白色巨骨龙消失在了滚滚的乌云之中。

  

第五章 超级五行土术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