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最强,我的名

    

  随着银眸美少年洗冷谷消失在风中之后,我们额头上的“火焰标志”也随之解除了,只有那些沾上了洗冷谷鲜血的樱花犹在飘舞。

  七窍淌血的二号摇摇欲坠,袁茵急忙一把扶住他关切地道:“你没事吗?”

  勉强定住身形的二号冷道:“死……死不了!”

  “绿莹,你还不过来!”袁茵喊了起来。

  “他自己都说死不了拉!你急什么急?修练禁技“剑魂”!他可真够有种的,既然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来修习禁忌武技,就应该有随时去死的觉悟,象这种不珍惜生命的人,我不救!”绿莹突然怒道。

  一把将脸上鲜血抹去的二号推开了袁茵咬着牙对绿莹道:“我没有求你救我……”

  “在我眼里,无论如何,生命都应该放在第一位,那些为了变强,而舍弃生命的变态,是不值得我出手相救的,我虽然喜欢钱,但我也有自己的原则,你去死吧!各位,我先走一步,大家有缘死幻之森再见。”绿莹转身跃过墙头,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她怎么能这样?”袁茵皱起了眉头。

  “放心吧!他死不了的!”墙头上突然多了一个又瘦又高的金发男子,看他的年纪似乎有三十多岁,他的一头金色短发下是一张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面孔,但他却有一种极其与众不同的气质!

  他坐在墙头笑道:“如果他真的有生命危险的话,那个丫头是不会不管的,你们三个人不用太过担心!”

  三个人?除了二号,我们这里明明还有六个人?我一回头,才发现玲玲和山藏以及花火全都不见了!可是他们刚才还在这儿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三人就像消失在了空气中一样!难道是这个神秘男子出现的一瞬间,他们就消失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的原则,在这一点上,刚才离开的丫头和这个以生命作为代价修练禁技“剑魂”的小子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很努力的人啊!”神秘男子淡淡地道。

  “你又是什么人?”袁茵警惕地望着墙头的神秘男子。

  “我?本来是来看热闹的人,但这个时候却改变注意了……”神秘男子的目光停在了我的身上:“你是周宁吧?”

  他目光落在我身上的那一瞬间,无形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袭向我的身体,我竟不自觉地脱口而出:“是我。”

  “看来我运气还算不错。”神秘男子笑了。

  “你又是什么人?”一直在喘气的二号脸上的血似乎已经止住了。

  “嗯,你可以叫我哈兹无尔!”神秘男子淡淡地道。

  “魔族三长老之首哈兹无尔?”袁茵惊叫道。

  神秘男子点了点头:“哈兹无尔是没错,其实我也不三长老之首了……”

  “魔族的人不要接近我们老大,****杀了他。”面色变得煞白袁茵厉声叱道。

  ****立即消失在了空气当中,漫天的樱花瓣轻轻地舞动,坐在墙头的神秘男子向前伸出左手,五指微曲,以他的左手为圆心,空气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气漩涡!漫天的樱花被卷进了气涡当中,****立即再度被迫现身,他的脖子被神秘男子牢牢地捏在左手当中,他的身体则被吊在了空中!

  “好强的暗杀术啊!”哈兹无尔用嘉许的目光看着被他一只手牢牢控制住的****:“如果不是我会这一招“捕风捉影”,恐怕也得死在你的暗杀术之下,现在这个世界果然是属于年青人的。”

  我和袁茵还有二号无法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虽然****的具体来历我们并不清楚,但从他每次出手的情形来判断,他绝对是我们之中最近接S级的人,他的实力深不可测,而且他的暗杀术也是神秘莫测,想不到他就这样轻易地被哈兹无尔控制住了!

  “你们几个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哈兹无尔淡淡地道:“如果不想他死的话,就乖乖听我说几句话。”

  我和袁茵还有二号面面相觑,搞不清这个魔族三长老之首哈兹无尔究竟想干什么?

  “只要周宁答应跟我走一趟,我就放了这个暗杀者。”哈兹无尔盯着我沉声道。

  “不行……”袁茵话还没说完,我就将手按在了她的肩头上:“跟你走一趟吗?好,我答应你。”

  “老大!”袁茵咬着牙道。

  “他不会伤害我的。”我镇定地道。

  哈兹无尔哈哈一笑,将手一甩,****立即被他甩到了空中,****在空中一个漂亮的空翻后,稳稳地落在了我们身边。

  “他可是魔族的长老。”袁茵拉住了我的手。

  “傻瓜,如果他要强行掳走我的话,根本就不必征求我的意见,要知道,以他的战斗力,恐怕三秒内就可以将我们全灭,他对我没有恶意。”我轻道。

  “别说得这么自信!”哈兹无尔朗声道:“不过,这次我并不是以魔族长老的身份来见你。”

  “我知道。”我点头道。

  “那就过来吧!”哈兹无尔一声轻叱,一股巨大的无形力量立即将我扯起,飞到了他的左手中,只是一眨眼,我就处于了刚才****所处的位置,脖子被他粗糙的大手牢牢扼住。

  “小妹妹你还是带蓝头发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先把周宁带走了!”随着耳中哈兹无尔的声音渐渐变小,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头顶是一轮巨大的明月,自己则与哈兹无尔坐在一艘柳叶小舟上,小舟汩于一个被群山环抱的大湖中,月光下,有清风掠过,湖堤边的垂柳随风而舞,湖面则有一些被清风触动而缓缓舒展的涟漪。

  “这……这是什么地方?”我从甲板上爬了起来。

  坐在船头望月的哈兹无尔笑道:“与齐家镇相距大约一百公里的“葬龙湖”!”

  “我失去意识有多长时间了?”

  “半个小时左右。”

  半个小时左右就疾行了一百公里?不愧是魔族最强战士!半坐在甲板上的我扬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谢恩。”哈兹无尔一字一句地道。

  “谢恩?”

  “我要谢谢你将罗英从“九阴锁狱门”里救了出来!”哈兹无尔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了。

  “这个……没什么了!”我挠着头道:“只不过是还齐琳这个丫头的人情罢了。”

  “无论如何,我很感谢你。”哈兹无尔竟然转身要向我跪下。

  “不用了!这个……”我急忙伸手去阻拦。

  “臭小子,你自己说不要的!别说我哈兹无尔欠别人的人情不还。”哈兹无尔哈哈一笑,站了起来。

  这个老滑头,我差点还当真了。

  “不过,老子是不会让你吃亏的,我教你一招我的独门武技如何?”哈兹无尔拍了拍我的肩头。

  我双眼一亮,嘴上立即毫不犹豫地说:“好的!”吃了刚才的亏,我自然不会傻到再说不用了,再说魔族最强战士的独门武技,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去。

  “是什么方面的?”我不知为何对这个魔族最强战士非常有亲切感,也许是在罗雁告诉我的那段龙魔往中,哈兹无尔给我留下了非常不错的印象。

  “气魔剑,这是我听罗雁那个丫头告诉我,你的情况后,特别为你量身制定的必杀技,你有一个小时的学习时间。”他笑道。

  “一个小时?”

  “你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掌握气魔剑!”

  “时间太短了吧?”我迷惑地道。

  “我觉得你有这个天赋!学会气魔剑之后,你的战斗力绝对可以达到A级,并且实力会追上那个蓝头发的用剑小子。”

  “你说的是二号吧!他可是西门断天麾下皇家灭绝骑士团的二号人物。”

  “他平时的战斗力是属于A级,但在使用禁技“剑魂”时的瞬间可以达到S级,不过,他在我眼里,他是一个武学白痴。”

  “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每个人也有自己最不擅长的东西,比如说有的人天生不擅长做菜,有人的天生就不擅长唱歌,而战斗对于那个蓝发小子来说,根本就不是“不擅长”三字所能形容,而那是他天生就不应该去碰的东西!”

  “不会吧?如果照你所说的,二号根本就不可能达到现在的程度?”

  “我没有骗你,如果要选一个天底下最不适合战斗的人,我一定会选他,他能走到现在的阶段,已经是奇迹了!”哈兹无尔叹了一口气。

  “是吗?”

  “不错,身为武学白痴的他能将战斗力提升到A级,他所付出的努力与汗水,毫不夸张地说,是普通人的千倍、万倍,我想如果不是他超乎常人的意志力在撑着,他在达到B级的时候就已经垮了!”

  “一点都看不出。”我也叹道。

  “可是,他已经到尽头了,普通人要将战斗力提升至A级,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作为天底下最强战斗白痴的他能将战斗力提升到A级,已经是绝对极限了!”

  “所以他才会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交换去修练禁技“剑魂”?看来这个人是一个疯子!”我皱眉道。

  “他不是疯子,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也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勇敢的一个,好了,我们不提他了,我还是快些传授气魔剑给你吧!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听听你对魔族的看法?”哈兹无尔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魔族在我已往的印象中虽然是一个凶残的种族,但接触过商岚妍以及龙魔混血的罗雁以及大叔你之后,我觉得魔族与这个世界上的其他种族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族民都是有善恶之分,我觉得不能因为魔族曾出现过凶残的魔王就完全否定魔族,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人族的残暴皇帝也不是没有过;而且现在我所了解的历史都是由人类书写的,他们完全有可以因为自己与魔族的交战史,单方面丑化魔族的形象。”我轻道。

  “好小子,看来你是一个和平主义者,能如此客观地看待人族与魔族仇恨的人,我喜欢。”

  “这个世界上不仅存在着人族与魔族之间的仇恨,就算是在人族之中,也是有因为不同民族而相互敌视的现象,更不用说各个国家都时刻在盘算着怎么灭掉别国;在我心中是没有绝对的善与恶的,每个民族也好,每个国家也好,甚至魔族也罢,他们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为自己的利益着想,他们为了谋取利益所做的一切我都可以理解,只是如果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发动战争,或者伤害别人的利益的话,这就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哈哈……,那些发动战争的人可不指望谁能原谅他们,他们需要的只是胜利,这就是胜者为王,弱肉强食的世界,除非你去改变它!”哈兹无尔笑了。

  “我可没有这样的能耐,我希望我身边的人能够幸福就好了。”我轻道。

  “但有一个人却有改变这个世界的信念和手腕,他曾经强烈地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手来建立一个各个种族和睦相处的新世界,不过他最终还是失败了!”

  “你说的是魔王哈特雷斯吗?”

  “是他。”

  “哈特雷斯是要建立新世界吗?在我的印象中他是要毁灭这个世界。”我摇头道。

  “在我们魔族的传说中,他是有自己信念的最强王者!他现在已经复活在即!”

  “如果要用残暴的手段来摧毁这个世界来让自己心中的世界诞生,我想除了你们魔族没有会认同这样的王者,就算他复活了又能怎样?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三千年前的那个世界了,魔族现在可以说是已无可用之兵,如果哈特雷斯还妄想凭自己的力量建立新世界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不错,三千年已经过去了,世界也完全地改变,我想如果哈特雷斯如果复活以后,无法建立自己的新世界,他可能会选择摧毁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并非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被摧毁,我想就算魔王真正地复活了,他也一定会是在各族的联手之下先被消灭!”

  “小子,你低估了我们魔族的智慧,我们魔族为他复活已经准备了三千年,所以我们自然有征服世界的方法。”

  “什么方法?”我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告诉你也无妨,借刀杀人,首先他会以人类的身份成为某国的王,然后再借助你们人类的力量成为世界霸主,当一切掌握在手中之时,他就可以建立他理想中的新世界了!”

  “既然你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我,你不怕我戳穿他的身份吗?”我沉声道。

  “哈哈……,小子,就凭你所知道的这一丁点皮毛消息,就想破坏我们魔族三千年的计划?你太天真了,不过为了慎重起鉴,我会洗去你这一段关于魔王的记忆。”他笑道。

  “无所谓,反正是你告诉我的消息,洗去就洗去吧!”我也笑道。

  哈兹无尔抬头看了看明月:“时间不早了,我开始传你“气魔剑”吧!你要记住,你必须在一个小时内掌握这一招,否则我和你都得死!”

  “我和你都得死?”我睁大了眼睛。

  “是的,因为一个小时之后,邪都的“四暗客”就会来到此处与你决斗!”哈兹无尔的表情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邪都的“四暗客”?那四个传说中的孪生兄弟可都是一等一的凶剑客,据说他们每一个人的战斗力都是达到了A级呀!”

  “不仅如此,他们四个人联合发动的“四鬼剑阵”全效率运转的话,说不定S级的人也要在里面栽跟斗!”哈兹无尔笑道。

  “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可是战斗力连A级都不到!”

  “放心吧!经过我一个小时的特训,你绝对能达到A级的战斗力,而且我还会教给你针对他们四人的特殊作战方法。”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和我决斗?”

  “是我把他们约来的。”

  “你约来的你还是自己解决吧!”我不住地摇头道。

  “不行,我要看你特训的效果!再说了,当他们到这里的时候,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了!”哈兹无尔看着我气急败坏的模样,一副非常开心与得意的表情。

  “你自废武技?”

  “不,我已经中毒了,天下无药可解的秘毒,时间恰好是与他们约好的时间发作,所以到时我只能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你的手上!”

  “别说得那么好听!说什么谢恩和教我武功,根本就是在害我!天下无药可解的秘毒?你不会死吧!”

  “放心,毒发之后,我只是丧失战斗力一个小时罢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逃吧!”我开始四处摸索船桨。

  “我哈兹无尔是不会逃走的!”他一字一句地道。

  “你不逃,我逃,我可不能陪着大叔你一同送死。”

  “不行,我不准你逃,我要特训你一个小时,然后让你去打败他们。”

  “大叔你疯了?”我惊恐地道。

  “很多人都这么说我。”他淡淡地道:“我哈兹无尔平生从未退缩过,虽然中了他们邪都的毒,但我照样不会逃走。”

  “这好像与我没什么关系吧?”我痛苦地道。

  “疯了的人是不会管这些的,你认命吧!本来我是准备把罗雁约来的,但遇见你之后,我就改变主意了,就让你来替我一战吧!”

  “那你可不可以现在把罗雁约来?”我哭丧着脸道。

  “就算我马上使用心灵感受召唤她,但她现在已经带着她娘在三百公里之外回魔宫的路上,赶不过来了!放心吧!我对你很有信心!”

  “可是,我对自己没有一点信心!你不怕和我一起死吗?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有什么可怕的,这样我才会觉得刺激!难道你不觉得很好玩吗?”

  “好玩个屁!”

  “行了,行了,有时间抱怨的话,还不如赶快特训吧!现在的年青人啊,真是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巨大的明月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不知是不是因为我已经知道死亡即将降临的关系,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阴森,包括这位笑得非常“和蔼可亲”的大叔。

  “行了!行了!只是教你一点武技而已,就不用磕头了,看你感动的!”

  “求求您放我走吧,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呀!”

  “年青人不可以太自私的,难道你就忍心扔下我这个既将手无缚鸡之力的长者任人宰割吗?咦……还懂得流泪,看来你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嘛!”

  “我当然不是了……不过还是先请您这位即将手无缚鸡之力的长者放开我快要被您折断双臂……好痛啊……”

  经过一番毫无意义的挣扎,铁石心肠的我只有向这位即将手无缚鸡之力的长者屈服了,在心中暗自诅咒他最好马上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只能全力配合他的特训。

  “我们就来说说“气魔剑”是一个什么东西吧!不过在此之前,我更希望先听听你的想法。”

  愁眉苦脸的我低声道:“大概是一种剑气吧?”

  “你的思路是对的,便“气魔剑”却与传统观念中的剑气是不同的,但是将人身体内的真气“实体化”为剑。”

  “你的意思是,将虚无的真气变成实体?所谓的“气魔剑”就是真气形成的实体剑!”我睁大了眼睛。

  “不错,一般意义上的剑气,一旦从体内释放出来,就会迅速地消失,但“气魔剑”却是与之不同的,剑气从体内释放出来以后,瞬间在自己手中化作一把利剑,这把由剑气与精神力凝结而成的利剑不但有效地控制住了体内剑气的流失与浪费,更因为多重剑气聚集的关系,威力比普能剑气强上十倍,甚至数十倍!”

  “这么厉害!”

  “气魔剑虽然威力无穷,但操纵这样的剑也会给身体带来无穷的负担,如果操纵不但,制造气魔剑的人反而被造制出来的剑将体内能量吸收至尽而亡的事也不是没有,正是因为如此危险,这把气之剑才会背负上魔字!”

  “这样危险的剑?我要一个小时之内掌握它?”

  “不,现在只有四十八分钟了。”

  “那你快说修练的方法呀!”我焦急万分地道。

  “气魔剑最常采取的修练方法是,修习者将一把出鞘的利剑片刻不离地握在手中,吃喝拉撒,甚至睡觉也好,这把利剑绝对不能离开自己的手中,体内真气不断运转的同时,大脑中也要不断想着这把剑,经过一段时间后,这把剑的概念与模样就会完全融入自己的精神之中,再经过反复地试验,当体内剑气能化作真剑时,气魔剑就可以算初步成功了!”

  “一般来说,修练气魔剑初步成功要花多长时间?”

  “嗯……大概五到十年!当然如果是天赋与领悟能力很强的人大概一……”

  “一个小时?”

  “一年!”

  “那你觉得我呢?”

  “你的天赋不错,但如果采取正常修练方式,恐怕也得两年左右。”哈兹无尔沉声道。

  “那特殊修练方式又是怎么回事?”我的一颗心也沉了下来。

  “所谓的特殊修练方式就是让修习者跳过初步阶段,直接控制已经由真气实体化的气魔剑!”

  “这……这又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我们的特训方式是,我直接把我创造出来的气魔剑交到你手上,由你来控制它!”

  “你的气魔剑由我来控制?”我惊恐地看着笑得非常亲切的哈兹无尔。

  “其实也不能说控制了,如果要驾驭我的气魔剑的话,你可能会立即被我的气魔剑吸尽能量而亡,我只要你努力握住剑柄就好了!只要你能握着我的气魔剑三十分钟,你的身体和精神都会留下气魔剑的烙印,也就是说,这三十分钟你不死的话,你也就可以拥有自己的气魔剑了!”

  面无人色的我脸部已经僵硬:“三……三十分钟?你……你能保证我不会死?”

  “这个我就不敢保证了,不过我敢让你尝试的原因,是因为你是剑玄录的练习者,因为你体内存在着剑玄之气,所以我只能说,你成功的可能性非常的大,其实你也不要太过紧张,实在坚持不住的话,你放手就好了!最多我们一起被“四暗客”杀死!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哈兹无尔淡淡地笑道。

  “可是我身体的情况……”

  “这个你放心,刚才在抓住你双臂时我已经检查过你的身体了,情况虽然比我想像中的要差一点,但也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哈兹无尔拍了拍我的肩膀。

  “情况差一点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你现在的状态极为不稳定,因为你气海内的“剑玄能源体”既不是剑珠也不是剑核,而且还被一个超级气囊包住,所以等一下的特训中,你操纵我的气魔剑的危险系数会上升百分之八十!”

  “为什么我要参加这么危险的特训,我不想能量被吸尽而死啊!”我哭丧着脸道。

  “没有危险的人生是可耻的,等一下的特训中,我也预计不到会发生什么状况,说不定会很好玩的。”笑呵呵的哈兹无尔向天空举起了右掌,只听他一声清叱:“青魔,出来吧!”

  青色的光芒顿时从他的右掌掌心绽放而出,一瞬间,一把看起来份量不轻散发着霸气的青色长剑出现在他手中。

  “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就像是神秘金属打造而成,一点都不像剑气形成?”我看着哈兹无尔手中的气魔剑惊叹道。

  “准备接剑吧!”

  “可不可以再等一下,我还没准备好。”

  “要准备到什么时候?很简单的事情嘛,双手握好剑柄,一面注意不要被剑将能量吸尽,一面注意尽快将剑与身体熔为一体!”哈兹无尔将手中杀气与霸气逼人的青色气魔剑递给了我。

  我一咬牙,双手猛地握住了剑柄,这冰凉的剑柄让我感觉到手中之物非常像真的剑,可这冰凉的感觉在一瞬间就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触电般强烈的吸收感传遍了我的全身,那奇怪的吸收电流传遍身体的同时,我整个人突然颤抖了起来,手中的气魔剑似乎化作了一个微型的黑洞,像在将我的身体往剑中吸去一般,体内的剑气源源不断地旋转着被吸进了剑中。

  此时我才发现,我根本就无法放手,因为被超负荷吸收的关系,体内的剑玄之气很快就要被吸收至尽了,感觉已经变成空壳似的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我隐隐约约感到,自己的血与肉很快就要一同被吸走似的。

  “笨小子,你在干什么?还不快在气海里加速制造新的剑气,供气魔剑吸收,然后在精神上将手中的气魔剑与体内的剑气同化,否则你会死的!”

  我艰难地开口道:“不……行……吸力太强……我无法抗衡……”

  握在手中那黑洞般的气魔剑的吸力似乎越来越强,,除了体内的剑气外,自己的灵魂也像被卷进了气魔剑的吸收涡流中一般,我支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气海突然强烈地震动,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气海中的“剑玄能源体”在气魔剑的吸力作用,脱离了气海,缓缓地从小腹处升到了胸腔!

  不好了!我体内的剑玄能源体竟然要脱离我的身体了!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本来已经六魂无主的我此时更是被吓得魂飞魄散。

  就在这时,背心突然传来了一股暖流,一只大手抵在我的背心,大手放出的一股吸力将我的“剑玄能源体”拉住了,阻止了它外流。

  哈兹无尔低声地道:“对不起,你身体的异变不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想不到你的“剑玄能源体”会被一个超级气囊包住,这样下去,这个剑玄能源体一定会被气魔剑吸走的,这个剑玄能源体已经算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了,被吸走的话,你会立即死去,可惜现在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一但掌握住气魔剑,不控制住它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这样危急的情况下教我如何控制呀?我心头大急!但却无法开口说话,手中气魔剑的黑洞正疾速地吸着着我的剑气与灵魂,如果不是哈兹无尔出手,剑玄能源体早就保不住了!

  “怎么办呢?看来我这次是弄巧成拙了!”哈兹无尔低声叹了口气。

  你弄巧成拙?我可是得赔上小命啊!我真是欲哭无泪。

  “事到如今,只能将那个包住你剑玄能源体的超级气囊解开了,但这样解开的话,你的身体一定是无法承受剑玄能源体爆发出来的能量,要怎么办才好呢?”哈兹无尔沉声道:“左思右想,还是得解开你的超级气囊,但助剑玄能源体瞬间的爆发力,将你手中的气魔剑震开,让你小命得以保全,然后再替你用我的“魔杀玉气”制造一个超级气囊,你没有意见吧?”

  我这个已经无法开口说话马上就要到达灯枯油尽地步的人能有什么意见?

  背心由哈兹无尔传来的暖流突然变冷,我感觉到冰冷的气流迅速接我胸腔的剑玄能源体,胸腔中紧接着发出一声异响,那包裹着剑玄能源体的超级气囊立即消失了,骤然间,胸腔中的剑玄能源体象爆炸一般放射出无尽的剑浪能量,那灼热的冲击感令我的身体有一种快要蒸发的错觉,手中气魔剑的黑洞感立即消失了!我一瞬间爆发出来的能量像是将气魔剑中塞满了一般。

  “合上吧!”哈兹无尔一声轻叱,围绕着我那剑玄能源体的冰冷气流急速地开始凝结,刚才那一瞬间爆炸般的剑浪开始风卷残云一般被倒吸回了剑玄能源体,体内的感觉瞬息万变,一刹那我竟忘了松手,手中的气魔剑突然绽放着青色的光芒被吸入了我的身体!

  

第二章 最强,我的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