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二号

    

  在哈兹无尔的引导下,我那剑玄能源体又重新回到了我的气海,与之前不同的是,包裹住我剑玄能源体的超级气囊已经换成了哈兹无尔用魔杀玉气制造的了。

  我倒在甲板上大口地喘气,庆幸自己逃过了这次危机。

  “你小子先别高兴,你知不知道,你把我的气魔剑“青魔”吸收进你的剑玄能源体内了!”哈兹无尔皱起了眉头。

  “那……会怎么样呢?”

  “我也不是非常清楚,毕竟自己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哈兹无尔抬起头,迷惑地望着头顶的明月。

  “我吸收了你的青魔?你应该还可以制造第二把青魔吧?”我小心翼翼地道。

  “不可以了!气魔剑创造出来以后是有灵性的,如果是我的青魔自动消失在空气中,我还可以再制造一把,问题是它没有消失,而是存在于你的体内,我是无法再制造第二把了,因为它是由我的精神能量与真气真髓凝结而成,同时也是吸收了我身体的灵气而成长的东西,也就是说,就算我制造出第二把气魔剑,但威力是不能与青魔相比的!”

  “那现在怎么办?”

  “想要夺回青魔就必须杀了你,因为它此刻已经与你溶为一体了。”哈兹无尔突然面无表情地道。

  我的一颗心立即沉了下去,把魔族最强战士的气魔剑吸入体内,看来是惹祸上身了!

  “不过,想一想,自己也不是太需要它了,就把它送给你吧!”哈兹无尔笑道。

  “真的可以吗?”我不禁有些兴奋。

  “当然可以,不过我就是怕你驾驭不了它,以你的修为要控制我哈兹无尔的气魔剑的确是太过勉强了。”

  “就是,恐怕我一招唤它出来,我就得被它干掉!”

  “这个你不用担心了,因为它一直藏在你的剑玄能源体中补充剑之能量,在你使用时不会再发生大量吸取你能量造成你能源危机这种事情,不过这只限于青魔的第一阶段!”

  “它……它还可以变身?”

  “算是变身吧,只是当能量输送强度达到某种程度的话,它就会转变颜色,它的第一阶段“青魔”是青色;第二阶段“红牙”是红色,形状会变成龙角型,剑属性炎,能产生超高热量;第三阶段“无妄”是无色,除了剑柄你什么都看不到,它的长度大概会达到一点五米左右,属性是冰,中剑者的血液会迅速凝结;第四阶段“黑杀”是黑色,外型会回归到“青魔”的模样,属性无,中剑者的肉体会被“黑杀”吸收;至于第五阶段,我也不知道它会是什么模样?”

  “好酷的剑呀!”我兴奋地道。

  “气魔剑是根据主人的特质而成长的,也就是说它前四阶段都是受我影响而成长的,至于第五阶段,它会成长成什么模样这完全取决于你这个新主人,不过以你目前的程度来说,控制它的青魔阶段都非常吃力,后面的阶段就暂时不要提了,不过可以告诉你,要想使它变化成“黑杀”阶段,你的战斗力必须达到我现在的水准,就算是我,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完全控制“黑杀”!”

  “看来这把剑非常地值得我期待呀!”

  “行了,不劳而获的臭小子,还是先敢快起来熟悉青魔吧!”

  “我可以将它从剑玄能源体召唤出来而不破坏超级气囊吗?”

  “那当然可以,因为这把气魔剑和超级气囊都是由我的魔杀玉气制造而成的,它们彼此是相通的,所以青魔出入超级气囊是不会伤害到气囊的。”

  “是吗?”

  “行了,臭小子,时间不多了,还是赶紧来熟悉青魔吧!当你能初步控制青魔之时,你的速度和力量也会同时得到飞跃!”

  天上的明月突然被乌云遮蔽,身边也随之掠起不知从何处吹来的狂风,一时间暗夜无光,垂柳狂舞,我们立身的小舟也在湖中不住地颤抖。

  四个白影同时从黑暗中现身,踏着水面向着我们的小舟如飞而来。

  哈兹无尔淡淡一笑:“非常准时呀!”

  乌云散去,苍白的月光重新降临大地,四个飞射的白影渐渐清晰,这传说中的四暗客正在向我们高速逼近!

  借着月光,我看清了他们的模样,一头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冷漠的俊美的面孔带着煞气,高高扬起的白色风衣使他们的身材显得非常地颀长,这四个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就是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邪都“四暗客”!?

  此时此刻,我是紧张到了极点,虽然已经能将青魔从体内召唤出来,但还是不能纯熟地控制它,而且要用它面对四个A级的凶剑客,我的确是没有一点把握!

  “你千万要记住,抢在他们发动“四鬼剑阵”之前,杀伤其中一人,由于你不会踏水飞驰,你的攻击机会也会瞬间即逝,即是你跳到空中然后落到水里的过程中,如果在落水前,你无法尽败他们,你就是死路一条!你只有按我事前替你拟定的作战计划来进行,才有取胜的可能!”

  “难度太高了吧?他们都是A级!”

  “你只能胜在出其不意,青魔的锋利程度超乎你的想像,也超乎他们的想像,你出手时,能量反应会给他们B级的错觉,但锋利的青魔却是可以轻易地摧毁他们的武器以及身体,一切照计划进行!”

  “他们来了!”算准距离的我一咬牙冲天而起,向高速移动的他们飞掠而去,明月似在脚下。

  四暗客中掠在最前面的一个立即凭空拔起,其他三个在水上迅速围成了三角形,将我的落点围在其中!

  临空跃起的白衣剑客将手一递,一道白色的剑光直贯我的胸口,正落向他的我大叱一声:“小青,出来吧!”

  我的右掌立即绽放出青色光芒,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双手握着突然出现的青魔迎着他的白色剑光用力一挥,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他那白色的剑光断成了两截,我的剑刃划过他的胸口,一蓬血雨喷了出来!

  水面上的三人面色大变,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这个能量反应为B级的人,竟然能一出手重创他们其中一员。

  不过他们毕竟是久经杀场的高手,一人跃起去接受伤的同伴,另外二人舞起两道剑光对我进行前后夹击!局势果然如同哈兹无尔预料的一样,我立即肩头一沉,撞进了伤者的怀中,与他一同流星般地射向水面。

  夹击我的二人同时落空,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哈兹无尔事先替我设定好逃亡路线,平时的我是绝对逃不过这二人凌厉的夹攻,他们这个受伤的同伴坠落路线,果然是唯一的安全地带。

  在与伤者一同坠落的瞬间,我手中的青魔闪电一般贯入他的小腹,剑锋穿过他的身体插入了想将他接住的同伴的胸口,剑一抽,血如泉涌的二人交叠着同时坠入水中,哈兹无尔的招数果然辛辣。

  我一腿踏在二人的身体上,借力反弹到了空中,在弹向空中的同时我看也不看,将青魔按照哈兹无尔所说的角度向身后甩去,只听一声惨呼,身处空中左边的人一条腿被飞剑削断,当青魔消失在空气中时,他的腿也带着一蓬血雨落到了水中。

  最后一个没有受伤的人见势不妙,竟然没有来攻击我,一手抓起他的断腿兄弟,并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向水面将落入水中的二人操起,逃向了黑暗当中。

  “好小子,干得不错呀!”哈兹无尔拍掌哈哈大笑。

  我从空中倒射回小舟:“这样出手是不是太狠了一点?”

  “不是出这样的狠招奇招,光明正大地与他们对打的话,你现在这极端不稳定的状态未必能胜得过他们其中一员,你必须清楚,如果没有我拟定的作战计划,你是不可能将他们逼到这个程度的,虽然你的速度和力量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说到这里,哈兹无尔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了四个如炮弹般呼啸而来的白影。

  “他们这么快又杀回来了?难道是他们识破了我的实力?”我惊慌失措地道。

  哈兹无尔摇了摇头,面色变得非常凝重。

  “轰”的四下轻响,四个白影全都炸了开来,四暗客在空中化作了无数的血肉碎片!

  “怎么了?”我颤声道。

  “他们被人杀了!”哈兹无尔:“来者的战斗力绝对在S级以上!”

  “多谢夸奖!”一个戴着青面獠牙的鬼面具的黑衣的男子突然幽灵般的出现在了我们小舟前的水面上,一瞬间,杀气冲天。

  “你为什么把他们杀了?”我低声道。

  “因为我找不出不杀他们的理由。”鬼面男子淡淡地道。

  “邪都陪养这四暗客可不容易啊!”哈兹无尔冷道。

  “四暗客在我眼里,他们只是为“四鬼剑阵”存在的道具,既然其中一员已经损失了一条腿,这道具也就不完美了,就算修补好了,四鬼剑阵也没有了之前的威力,所以,这样的东西对邪都来说已经多余的了!”鬼面男子轻道。

  “听说现在邪都全都掌握在你一人手中?”哈兹无尔沉声道。

  “没有的事,天底下谁都知道,“十邪帝”才是邪都的真正主人,在下只是替邪帝们跑腿的下人罢了。”

  “听说那十个老怪物对你非常的信任,邪都的一切都交由你来打理,你正可谓是十人之下,万人之上。”

  “邪牙我年纪还小,可真的是什么都不懂,一切都是在照章办事罢了,哪象哈兹无尔长老您在魔族中这么有威信。”

  “威信又有什么用?我现在可是连杀你的自信都没有。”哈兹无尔笑了。

  “魔族最强战士没有杀我的自信,您真是太抬举我了。”戴着鬼面具的邪牙轻道。

  “你出道一年,就被世界上公认为最有希望超越西门断天的年青高手,我这个衰老的魔族最强在你面前自然没有自信了。”哈兹无尔说着话的同时,眼中的精光突然暴长。

  邪牙朗声笑道:“战斗力已经恢复?”

  “你非常准时。”哈兹无尔点了点头。

  “不错,我已经算准了时间,那种超级秘毒最多只能令您丧失战斗能力三分钟,所以我选择了在您恢复战斗力的那一刻现身,我不想让您留下我趁人之危的坏印象。”

  “不趁我之危,那是因为你有绝对的把握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吧?”哈兹无尔如炬的目光笼罩着邪牙,我知道这是他要出手的前奏。

  邪牙抬起自己的双手淡淡地道:“我有这么厉害的手吗?您说笑了!”

  风突然停了下来,四周顿时一片死寂,暴风雨前的宁静?

  “长老也知道我并不想与您交手。”邪牙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那你是希望我自行了断?”

  “长老曲解我的意思了,其实我想要的长老也知道,只是一个答覆。”鬼面具下,邪牙的目光闪烁不定。

  “我已经说过了,你的要求的事我无法做主。”哈兹无尔冷道。

  “魔族三长老中,无面长老神龙见首不见尾,总是无法寻迹到他的踪迹;而商全又是魔族三长老中说话最没有份量的一个;所以我只能向您传达十邪帝的意思了。”

  “你要求的事,不是我们魔族三长老中任何一个人可以做主的,魔族等待那一天已经等待了三千年,魔王复活一事容不得外人插手!”哈兹无尔摇头道。

  “十邪帝已经说了,如果你们魔族不愿意使用我们邪都用世间万灵炼造的“超邪圣躯”做为魔王哈特雷斯灵魂的载体的话,我们只有杀了商岚妍,长老您要三思啊!在这件事上,我们邪都还是非常有诚意和魔族合作的。”

  “邪都只是很有诚意得到一个完全由你们控制的魔王吧?”

  “您真的误解了我们邪都的好意了,我们是真心向魔族提供一个魔王哈特雷斯灵魂的最佳容器,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超邪圣躯”才能让魔王哈特雷斯的战斗力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我们邪都向魔族提供“超邪圣躯”完全是一片好意,绝对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站在一旁的我已经听得心惊胆战,想不到邪都也在打魔王复活的一事的主意,他们的好意,瞎子都看得出来,是准备用自己的方式来得到魔王哈特雷斯的力量。

  “你们的好意,这里魔族只有心领了,如果你们一定想要得到魔王的力量的话,就自己去举行魔王复活仪式吧!如果你们能够做到的话。”哈兹无尔一字一句地道。

  “长老您真是爱说笑,魔族秘研了三千年的复活仪式我们怎么可能办得到,我们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这次只是想与魔族合作罢了……”

  “够了!我不想再和你多费口舌了,你也不必再低声下气的和我说话,出手吧!我宁愿被你杀死,也不要再和你废话!”哈兹无尔举起了一只手对准邪牙,风又开始吹了起来,杀气疯狂地从他身上溢出,一霎那,湖畔的柳叶纷纷断裂,平静的湖面也变得波涛汹涌。

  邪牙笑道:“十邪帝说了,距离魔王最佳复活时机还有几个月,所以十邪帝决定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把这件事想清楚,要知道,如果邪都对魔族出手,就不仅仅是灭族这么简单了!”

  “这是最后的通牒吗?”哈兹无尔说话间,从船头飞掠而起,猛地一拳向邪牙挥去。

  就在他那惊天动地一拳要接触到邪牙的身体的瞬间,邪牙消失了!

  风中之有邪牙的声音在隐隐回荡:“十邪帝请魔族三思!”

  “这个年青人了不得呀!”回到小舟上的哈兹无尔望着邪牙遁去的方向喃喃地道。

  “他真的是被喻为最有希望超越西门断天的年青高手吗?”邪牙的这个称号让我有些不快。

  “不错,年青一辈的“天地四龙”中,“邪龙”邪牙的锋芒完全盖过了其他三人,年纪轻轻的他凭着强硬辛辣的手腕将邪都牢牢地掌控在手中,十邪帝那些老得已经糊涂了的怪物对他更是言听计从,他的战斗力深不可测,从死在他手上的几个S级高手的尸体得出的结论是,他可能已经达到了SS级。”

  “SS级?传说中不是仅有西门断天和暗黑经纪人吗?“天地四龙”又是什么人?”

  “时代一直在改变,虽然同属S级的高手中,战斗力悬殊的也大有人在,但随着步入SS级的高手越来越多,现在的世界上新的战斗力最高等级制度已经出来了,西门断天与暗黑经纪人仍然处在高高不可触及的地方,他们的等级是3S!至于“天地四龙”则是最近由天下第一迅息买卖组织“八卦楼”给当世风头最劲和最有潜力的四个年青高手的称号!”

  “除了邪牙还有什么人?”我饶有兴致地道。

  “除了“邪龙”邪牙,还有已经被灭团的“天鹰骑士团”的团长“战龙”王白帝;以及手段毒辣,智慧过人,前景非常被看好的“毒龙”冯德;最后一位则是由刚刚落下帷幕的“超级魔导士选拔赛”中脱颖而出的天才少年魔导士“魔龙”周静。”

  “冯德竟然也入选了天地四龙?不过他的确是成长的潜力无限,周静是飓飙帝国的人吗?”

  “周静应该是飓飙帝国的人,因为新近堀起的关系,他与冯德的一切资料都还是不祥!你小子也要努力了,不要让这些和你年纪相当的人给比下去了。”

  “我没这个天赋了!”我口中一面说着,心中却一面想着“天才少年魔导士周静”这个名号,他应该是我老哥吧,想不到他堀起的速度如此之快!这个比我大六个月的老哥,他现在又在何方!这个在我心中虽然百般亲近,却始终无法开口叫哥的少年,他一定能实现他的梦想成为十二贤者的接班人吧!

  “臭小子,干吗说这么丧气的话,我就很看好你,假以时日,你的成就未必在他们之下,不过目前你千万要小心控制青魔,不要太过勉强自己,控制好青魔之后,再尝试着让青魔转化成红牙,你的战斗力也会在青魔转化的过程中得以成长。”

  “我知道了。”

  “现在就让我来替你消除之前我提到的魔王复活后的计划吧!消除之后我们就可以就此别过了。”

  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心中暗道,魔王能否复活是一个问题,而且说不定魔王一复活就变成邪都的傀儡,你们计划准备得再好也没用。

  哈兹无尔的大手按在了我的头顶,闭着双眼的我只觉天旋地转,意识便渐渐开始模糊。

  清晨的阳光照在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疲惫不堪的我只想一头倒在地上好好地睡上一觉,在风中狂奔了将近十个小时才回到齐家镇。

  站在旅店门口的袁茵双眼布满血丝,很显然她一夜未眠。

  “一直在等我吗?”突然出现的我让她又惊又喜。

  “谁在等你呀?我是在等替二号买药的****回来……老大……你没事吧?”

  “我怎么会有事呢?”我微笑着安慰她:“对了,二号还好吧?”

  面容憔悴的袁茵点了点头:“医生说没有大碍了,多吃两天药就好了,我刚让****去拿药了。”

  “那你也好好休息一下……”我话未说完,就被迫停了下来,因为我突然感觉到杀气从身后袭来,我急忙转身,但为时已晚,一条紫色的鞭子无声无息地缚住了我的双腕与缠住了我的脖子!

  “紫电姐姐!”袁茵惊呼道。

  站在阳光下的身着紫色软甲的短发女子正是紫电,她就是突然用鞭子袭我的人,朝阳下她满脸煞气青筋凸起,就连声音也有些嘶哑:“别叫我姐姐,从现在起你们谁也不许说话,只要说出一个字,我就会把周宁的人头从他脖子上勒断!”

  袁茵目瞪口呆地望着我,我只有苦笑,紫电这次看来是有备而来,她一上来就封了我的口,让我无法开口向她提出她欠我的一个约定。

  脸色铁青的她眼中充满了怨毒,紧握着紫鞭的她咬着牙道:“记住,你永远也不许再叫我姐姐,我不敢当,西门断天的女儿!”

  此时我心中雪亮,原来她是来向袁茵寻仇的,一心向西门断天寻仇的紫电在知道袁茵是他的女儿后,终于找到了复仇的机会。

  满面愕然的袁茵却平静了下来,默默地看着紫电,嘴角不住抽动。

  “西门断天夺走了我所有的亲人,今天我也要让他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让他也体会一下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的人离开自己的滋味。”紫电狰狞地吼道。

  紫电扭头对着远远地站在一旁围观行人凄厉地笑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西门断天他也有今天,十八年前他杀我全家,今天我就血债血还,杀他她女儿,让他心如刀割,哈哈……”

  袁茵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她似乎不准备挣扎?

  “不会心痛的。”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从旅店中传出来。

  已陷入狂乱状态的紫电吼道:“闭嘴,我说过了,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说话,否则我杀了周宁!”说话间,她手腕一振,勒住我的鞭子突然开始收紧,我的呼吸顿时变得困难起来。

  “够了!不要再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了,她只是西门断天破解西门一族宿命的工具,她不是西门断天的女儿,就算你杀了她,西门断天也不会心痛的。”因失血过多面色苍白的二号拖着虚弱的身体从旅店中走了出来。

  紫电看到二号的那一瞬间,如被电击中了一般,随之变得更加疯狂,她不住地摇头:“我不管,西门断天,他杀了我所有的亲人啊!我要他血债血还!”

  “别再胡闹了,你走吧,杀这种无辜的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二号一字一句地道。

  “我不走,我不能就这样走,不报这个仇,我不甘心啊!”紫电咬牙切齿地道。

  “我说过了!”二号凝视着紫电:“仇,我一定会替你报的,我会光明正大地杀死西门断天替你报仇的!”

  一刹那,紫电如同被定住了一般,像木偶一样呆呆地站着,数秒之后,眼泪突然从紫电眼中流了下来,她的神情突然由疯狂变成令人心碎的无助:“我不要,我说过了我不要。”

  “承诺你的事,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我一定会杀死西门断天的,但也请你不要违背当初对我的承诺。”二号用力地咬着下唇,血从唇边流了下来。

  “我不要,我已经说过了,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孩子,那些话你不必当真的。”泪流满面的紫电道。

  “我再说一次,我一定会替你杀死西门断天的,所以,也请你不要违背当初对我的承诺,不要再哭了!你已经答应我你不会再哭了的,我求求你,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吧!不要再哭了。”二号吼道。

  “你还是快离开西门断天吧!你现在太勉强自己了,这样下去你会死的。”紫电泪如雨下。

  “不要哭啊!”二号突然笑了,这温柔的笑容令我无法相信是出自于这个冰山一样的男子脸上:“我才没有勉强自己,只要一想到我是在慢慢地实现对你的承诺,是在准备杀死那个让你哭泣和伤心的坏蛋,我就很欣慰,我不要你再哭泣啊!”

  紫电不住地摇着头,突然一转身掩面消失在了人群中。

  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微笑着的二号突然低下了头喃喃地道:“你不可以再哭的,你明明已经答应了我的。”

  泪此时才从他眼中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真没用,除了承诺,我什么都不能给你,我真是个废物啊!”

  风扬起了他满头蓝发,泪淌过他刚毅的面孔,我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悲伤的眼神。

  

第三章 二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