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死幻之森

    

  在二号的坚持下,我们于两天后离开齐家镇,踏上了前往“死幻之城”的旅程。

  此时,我们对二号已经有了新的认识,这个外表冷酷的蓝发男子不但是西门断天手下的二号人物,而且也是紫电的青梅竹马,为了杀死西门断天而加入“西域江南皇家灭绝剑士团”,这个世界上最不擅长于战斗的男子以生命做为代价修练禁技“剑魂”的原因也终于被我们知道了,但我心中最感慨的就是西门断天明知二号是要来杀死自己的人,不但让他加入自己麾下,还将关系到西门一族命运的女儿的安危托负于他!

  死幻之森,绿色的林海中。

  “老大,我们真的还要在这原始森林中走上五天才能到达死幻之城吗?”袁茵百无聊赖地道。

  “应该是吧!现在我们只是进入死幻之森的外围了,要到达死幻之森中心的古城,最少得五天。”我挠着头道。

  “老大,我真怕我们会迷路,为什么当地人不肯给我们向导啊?是不是和我这样的美女同行,他们有很大的压力啊?”袁茵用眼角瞟了瞟一言不发的二号后,然后对我使了个眼色。

  “你在胡说结什么,他们不肯给我们当向导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害怕老虎!”我会意故意扬声道。

  “死幻之森有老虎吗?好像没听说过呀!”袁茵立即神色慌张地左顾右盼。

  “小茵,你不用找了,老虎就在我们中间,我说的是你这只母老虎啦!”

  “……”

  面色苍白的二号仍然漠然地跟在我们身后,连嘴角也没抽动一下。

  我和袁茵的经典笑话“母老虎”惨遭失败。

  “喂,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唉,干吗老是冷冷地板着脸呀?”袁茵皱起眉头对二号道。

  二号没有出声,默默地前行。

  “不要这么酷了,要不然,我们来商量一下怎么干掉西门断天如何?这个你有兴趣了吧?”袁茵仍不死心地道。

  二号始终都没有反应。

  “老大,讨厌死了,他都不理我!”袁茵一面抱怨一面锲而不舍地对二号道:“连美女的问话都不回答,你究竟是不是男人啊?”

  “小茵,别老缠着二号了,无聊的话,还是欣赏一下风景吧!”

  袁茵突然眼睛一亮:“老大,那边有人。”

  我转身望去,发现离我们不远处有一对俊男美女在林中非常亲密地谈笑,我轻道:“大概是在林中幽会的热恋情侣吧?”

  我正说着话,袁茵已经冲到了那对情侣身前,面无表情地道:“让,让,让,麻烦让一下!”

  那一对情侣惊愕地看着袁茵。

  “干吗?听不懂我说话呀?”袁茵将手向旁边一伸,一个蓝色的火球立即从她掌心飞出,将一旁的一块岩石炸得粉碎。

  那一对受到惊吓的情侣立即慌忙向一边闪去。

  “真的听不懂我说话吗?”袁茵怒道:“帅哥别动,女的先让一让!”

  花容失色的美女连滚带爬地闪到了一边,气势汹汹的袁茵冲上前去一把挽起呆如木鸡的帅哥后,立即变脸,她笑容可掬地抓着帅哥开始搔首弄姿,猛摆造型:“老大,快点给我们拍照,人家想在死幻之森留下美丽的青春回忆。”

  “我哪有那种东西!不过既然你提出要求了,我这个做老大的就尽量满足你,但是只能替你画一张,所以你一定要选一个最美的造型。”我马上掏出纸笔。

  “帅哥,可不可以麻烦你配合一下,表情干吗那么奇怪?你现在这个痛不欲生的表情与我们造型的主题不附合啦 ,对,笑,麻烦再笑甜一点,老大,开始画吧!”

  “小茵啊!我看你们还是换个造型吧!武松打虎这个造型虽然经典,但与留下什么美丽的青春回忆不太贴切吧?”

  “那这个呢?”

  “老鹰抓小鸡这个造型感觉也太暴力了!”“老汉推车这个造型很容易让人想歪啦!”“不行,不行,老树盘根这个造型的意识形态更下流!”“决战紫禁城与华山论剑也是属于暴力系的!”“咦?你干吗从他身后扼着他的腰,还让他张开双臂?这个造型好怪异!”

  “老大,人家是在摸仿“铁塔尼号”中的经典造型啦!”

  “……,混蛋,如果是这个造型,被抱住的应该是女方!”

  场面一片混乱,十分钟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帅哥终于被良心发现的袁茵放走了。

  “老大,那个帅哥好可怜噢,被女朋友无情地抛弃了。”

  “你还有脸说,这都是谁害的啊?”

  “……”

  “小茵,算了吧,没有用的。”我终于无奈地道。

  “什么算了?自从紫电离开以后,都已经快三天了,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任何表情,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袁茵咬着牙道。

  “不用管我。”一直冷冷站在一旁的二号终于开口了。

  “什么叫不用管你?既然你能和我们走到一起就是缘份。”袁茵笑道:“所以,你就别再一个人孤独地逞强了,有什么事,就让我和老大替你一块扛吧!”

  “我是我,你们是你们。”二号淡淡地道。

  “孤独的人是最可悲的,我一直都认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需要朋友的,无论是在悲伤、快乐还是痛苦的时候,有人与你感同身受,那都是一件最值得骄傲的事情,朋友是为你欢笑,为你流泪,甚至为你不惜一切代价与强敌……”

  “你可以为我去杀死西门断天吗?”二号突然冷道。

  袁茵面色一变:“虽……虽然我很讨厌那个人,但让我去杀死他,我还是做不到……”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再管我的事,我不相信朋友这种东西。”

  “可是……”

  “小茵,别说了,你太任性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就别再勉强别人了。”我打断了袁茵的解释。

  随后的行程显得有些死气沉沉,袁茵赌气一直走在最前面,而我只好放慢脚步陪着重伤未愈的二号走在后方,越往前行,天色越暗,森林中的气氛就越阴郁。

  神秘的死幻之森蕴藏着无数危机我们是早有耳闻,据林易国官方统计,每年死幻之森的失踪人口都接近五百多人,所以死幻之森中除了最外围的十公里,都被官方列为极度危险禁地。

  但由于死幻之森中不但存在着危机,同时也存在珍兽、稀有植物、秘宝、以及传说中的失落之都入口,所以就算危机一再发生,每年从世界各地涌入死幻之森的人还是有千人之多;因为太多冒险者进入死幻之森的关系,世界商人组织“鸟死会”也于数十年前进驻早已废弃千年之久的死幻之城遗迹,在那里开设旅店供冒险者歇脚。

  不过此时我心中却充满了疑惑,虽然现在离“失落之门”开启之时尚还有十余日,但林易国马上就要为此闭关锁国了,按理说现在应该是消息灵通人士疯狂涌入死幻之森的最佳时机,为什么除了我们,几乎看不到别的人影?

  夕阳已经坠落在森林的前方,在空气中弥漫的黑色愈来愈浓。

  疾步而行的袁茵已经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刚想让她走慢一点,身边的树木突然晃动了起来,很快,我们周围所有的树木都开始移动并旋转。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道。

  “这是死幻之森中传说的“河流森林”,既是说我们进入的这片区域中的树木,在每天的破晓与天黑时都会自行移动,树木移动时地貌也随之会改变,进入死幻之森的人有绝大部分都是误入“河流森林”,困死在其中。”二号轻声道。

  “小茵,你在哪里!”我已经感觉不到袁茵的气息,只得放声大喊,然后我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二号沉声道:“一定得马上找到她,再耽搁下去,随着这片区域的变化越大,能找到她的机会就越小,我们动作得快,到树上去。”

  我与二号同时飞身掠上疾速移动的树顶,放眼望去,脚下茫茫的森林已经变一片汹涌澎湃的大海似的,起伏流动。

  “这片流动区域看来不小。”

  “这就是死幻之森恐怖的地方,河流森林发动时,生物的气息会被隔绝,指南针也会坏掉,我们得快些找到袁茵。”二号张开双臂,展开残像身法向着袁茵消失的方向疾进,我就与他一道,时而树顶飞掠,时而林内搜索。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转眼间,天已经完全放黑,新月从天际升了起来。

  二号也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一头从树顶栽了下去,因为重伤未愈的关系,他体力本来就非常地差,一阵急速狂奔令我几乎都快喘不过气来,更别说他了。

  “休息一下吧。”我按住了他的肩膀。

  冰冷的月光下,他的脸色白得吓人,他不住地摇头:“不行,我的使命是保护她,我不能让她一个人迷失在这死幻之森中。”

  虽然我心中也是无比焦急,但我却不由得安慰起来他来:“你太小看那个野丫头了,再说了,犬奴一定是片刻不离的跟在她的身边,所以她不会有危险的,你放心吧。”

  “片刻不离地保护她是西门断天交给我的使命,而且我也已经答应了他一定会做到的,我得快点找到她。”二号一面说着,一面又掠上了树顶。

  “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再剧烈运动了。”我紧追在他身后。

  “这是我的事……”他话音未落身体又向地面栽去,不过这次却是因为我出手封住了他穴道的关系,我一只手拽着他一起落到了地面。

  “没看过你这么倔的人,做人还是要量力而行的比较好,冷静下来想一想,犬奴的确比我们都要可靠,我们现在就坐在这块岩石上安心地等待树木停止流动吧。”我将他放在了林中的岩石上,自己坐在他身边。

  他自知挣扎无用,索性就闭上了眼睛,也不理我。

  当树木完全停止流动时,新月已经升到了头顶,我掏出怀中的指南针一看,它已经辙底被破坏了,看来我们是难逃迷途之灾了,搞不好还会被困死在这片“河流森林”之中,刚才与二号在这片林中一阵乱窜,沿路已经看到了不少尸骸。

  “指南针已经坏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在野外判断方向吧?”我拍了拍双眼紧闭的二号。

  他睁开冰冷的眸子,淡淡地道:“河流森林是特殊区域,就算能判别方向也未必能走出去。”

  “那我们该怎么办?”我皱起眉头。

  “不知道。”二号竟然又闭上了眼睛。

  “被困在森林里已经够倒霉了,为什么还要和你这样的怪物待在一起。”我愤愤不平地道。

  “没关系,你可以不用管我的,走你自己的吧!”

  “喂,拜托你有点礼貌好不好?有闭着眼睛和人家说话的吗?”

  “我都说了你不用管我的。”二号冷道。

  “你以为我很喜欢管你呀……”

  “俩位可不可先听我一言。”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突然在一边响起。

  我觅着声音望去,月下不知何时如一个身着黑色猎装的棕色长发美女,她的五官不但美丽,而且散发着一种温柔的气息,教人一看之下,心底便会非常舒服。

  “你是什么人?”我沉声道。

  “我是可以将你们带出流动区域森林的人。”她对着我们淡淡一笑。

  “有这种好事?”二号睁开发眼睛,如电的目光扫在棕发美人身上。

  “其实了不是什么好事了,我只是路过这里,估计你们走不出这片森林,所以顺便帮一下你们罢了。”棕发美人柔声道。

  “你能在河流森林中分辨方向?”我轻道。

  “不能。”棕发美人摇头。

  “那你怎么带我们离开?”

  “我不用分辨方向的,不知道路,我问树就好了,我可以与植物沟通,它们会告诉我应该怎么走的。”棕发美人指着身边的树。

  “你是五行术士中的木术士?”二号盯着她的目光中充满了不信任感。

  “我没有这么厉害,我只是个小小的“操植师”而已了。”

  “那你现在就带我们离开这片死亡区域吗?”

  “现在不行,必须等天亮之后,也就是这片河流森林再一次流动后,才是走出这片区域的最佳时机。”棕发美人摇头道。

  “噢。”二号又闭上了眼睛,继续躺在岩上。

  “那姐姐也在这陪着我们一直到天亮吗?”我深恐这个好不容易遇上的救星会就此走掉。

  “叫我薇思就好了,反正现在我也暂时没地方可去,就陪着你们好了。”棕发美人微笑着靠在了一棵参天老树上。

  “我叫周宁,这个没礼貌的家伙叫二号,姐姐是来死幻之森猎捕珍兽的猎人吗?”

  “不,我是来找人的,找一个总是穿一身红袍,长着一头红发的美男子。”薇思看着我轻道。

  “你说的是花火。”我惊道。

  “不错,我一直在找他,从林易国到西域江南国又再回到林易国,一路上我都在打听他的消息,可是却一直都无法追上他,我现在是刚刚从齐家镇追到这里,看来你们和他曾经同行过,你能告诉我一点他的消息吗?”薇思用殷切的目光看着我。

  “他原来的确是和我们同行过,不过四天前却突然失踪了,不过,我想他应该会在死幻之城出现吧!”我挠着头道。

  “这样啊!因为他是木术士的关系,所有遇到过他的植物都不肯向我提供他的讯息,所以我寻找他一直都不得其法。”

  “你找他有什么事吗?如果我先遇到他的话,说不定可以向他转达。”

  “有人要杀他。”一直微笑的薇思突然忧心忡忡地道。

  “不会是调戏了哪位姑娘,被别人追杀吧?”我打趣道。

  “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们,如果下次遇到他,你们最好还是离他远一点,因为他已经坠入了黑暗之中。”薇思幽幽地道。

  双眼紧闭的二号始终都没有任何表情,我却大惊道:“他坠入了黑暗之中!”

  薇思叹了一口气:“其实别人之所以要杀他也是有原因的,只不过,我……我不忍心看着他死去罢了,不过他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是有责任的。”

  “是吗?”

  “如果你们不反对的话,我可以把就关于他的事情告诉你们,下次遇到他的时候,能离危险远一点。”薇思的眼中充满了担忧。

  “别人的事我没兴趣。”二号在不该开口的时候终于开口了。

  “别理这个疯子,你说吧!”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想了解那个神秘的花火。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们都只有五岁,被一群孩子打得头破血流的他,一个人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他小时候不会是傻子吧?”我轻道。

  “不,他从小就非常聪明,当时迷惑不解的我就去问他,为什么被打了,还会笑得这么开心?他就非常认真地告诉我,妈妈说了,男子汉是不可以因为受到挫折而哭泣的!那我就说,他们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呢?他又笑着说,妈妈说了,男子汉是不能伤害别人的!而且他们都小孩子,我不能和小孩子认真啦!”

  “他老把妈妈说了挂在嘴边,看来小时候是一个很乖的孩子。”我道。

  “妈妈说了的确是小时候的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而且他是我所见过的孩子中,最善良最乐观开朗的一个,后来所有的欺负他的小孩子都成为了他的朋友,与他接触过的人几乎都会被这个小孩子豁达的人生观所感染。”

  “看来,他有一个好妈妈。”

  “你错了,他根本就没有妈妈,随着对他的了解,我才知道,他是个孤儿,父母在他刚出生一个月后就因为意外死亡了,他从小就寄养在舅舅家里,舅舅和舅母对他都很不好,家里面一旦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他就会成为大人的出气筒,他经常会被打得遍体鳞伤,然后再被赶出家门不准吃饭,邻居们都不敢帮他,因为一旦帮他,他就会被舅父母打得更凶;可是,我从来没有见他哭过,他反而微笑着安慰我说,妈妈说了,人总是会遇到挫折的,只要能够勇敢地活下去,就一定能遇到快乐的事和得到幸福的;结果每次都是我哭得唏哩哗啦,不过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对自己说,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这个男孩子。”

  “他的确是一个很坚强和开朗的孩子,后来发生了什么事竟使他坠入了黑暗当中呢?”

  “那是三年前,我嫁给他一个月后发生的事……,对不起,我不想说了,我说不下去了,他曾经是那么好的人……”薇思的眼中已经有了泪光。

  “没关系。”我柔声道。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不够好,才会使发生那种事,现在他已经深深地坠入了黑暗之中,虽然我没有能力拯救他,但我还是希望他能活下去。”捂着嘴的薇思眼中的泪流了下来。

  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的我变得有些手足无措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发生在花火身上了呢?我虽然想知道,却不忍再问悲伤的薇思。

  长夜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逝去,当第二天的阳光洒满整片森林时,我们在薇思的带领下走出了恐怖的“河流森林”。

  一离开那片死亡区域,我们立即感觉到了森林中的无尽生机。

  “我想我得自己去找他了,如果你们遇到他的话,就说我在找他,然后请你们一定要记住我的忠告。”薇思柔声道。

  “什么忠告?”

  “花火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你们要记得与他保持距离,还有,千万别在月圆之夜接近他,每当月圆之夜的凌晨,他便会发出凄厉的吼叫,那段时间千万不可以靠近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薇思叮嘱道。

  “我知道了。”

  “那两位多多保重,只要记住不要向西方走,就不会再次步入河流森林,我们有缘再见。”

  看着薇思孤单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中,我心中突然多了一种难言的滋味,究竟是什么?自己反正是说不清。

  

第四章 死幻之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