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追凶

    

  我一面跟着神秘少年志在林间飞纵,一面忍不住对他说:“你究竟放置了什么东西在他身上?”

  “一只虫。”

  “虫?你在虫使身上放了一只虫?”

  “不错,那个老头的身上藏着数不清的虫,所以我就将自己驯养的一只微型感应虫放在了他身上。”志微笑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好玩,当时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想不到现在竟然派上了用场。”志的移动速度越来越快。

  “那你为什么愿意救袁茵,是因为她是西门断天的女儿吗?”我迫切地想知道神秘少年志屡次出手救袁茵的真正目的,因为上次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紫兽金妖恐怕已经干掉袁茵了。

  “和这个没关系,我只是喜欢多管闲事罢了。”志说话的时候,脸上始终都带着微笑。

  “那你到死幻之森来的目的?”

  “当然是希望能进入失落之都了……”志突然猛地停了下来。

  “怎么了?”与他一道停在一棵小树树顶的我奇道。

  “有人在跟踪我们。”志低声地道。

  “这附近只有我们俩人的气息啊?”我搜索着周围的气息。

  “你别动!”志一面说着一面突然飞掠到一棵高达十米左右的参天大树之上:“朋友,不用躲了,快出来吧!”

  然后四周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什么也没有!

  志一声轻笑,一手抓住了手边的树干大喝一声:“起!”

  树枝乱颤,整棵树疯狂地抖了起来,跃到空中的他一只手竟然将那棵高达十米左右的参天大树连根从地上拔了起来!

  “去!”他又是一声厉叱,那棵数千斤之重的庞然大物竟被他甩到了空中!那棵大树旋转着幻成了个巨大的阴影向明月的方向呼啸而去,而他又飞回到了我的身边。

  “轰”的一声巨响,被志甩出数十米的大树落下的地方,无数的树木纷纷被压断。

  “朋友,你躲得好快啊!”志微笑着大声道。

  周围仍然是一片寂静。

  被刚才的场面惊呆了的我喃喃地道:“你好厉害呀!”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我比较擅长力量的运用罢了,既然跟踪我们的人不愿现身,我们继续追那个虫使吧!我们时间不多了!”志再次展动身形,我紧追其后。

  志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逐渐有些跟不上了,但我又不好意思开口让他慢一些,他似乎发觉到了我的窘迫,他柔声道:“我可以抓着你的手一起走吧?这样可能会快一点!”

  “好!”我忙点头。

  他右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左手,然后带着我闪电一般射到空中,这时我才发现他开始了真正的加速,他每一次跳跃的距离都有二十多米,把他拖着风驰电掣的我感觉自己就像随着他在飞一般,森林在我们足下飞逝,明月却始终追着我们一道前进,随着我们的速度越快,风也变得越大。

  “我们能追上韦伯吗?”迎着风的我艰难地道。

  “我不知道,他移动的速度也很快。”

  “那个追踪者还跟着我们吗?”

  “嗯,还是紧紧地跟着我们,不过我们先别管这个,追上韦伯弄到解药优先。”

  大约奔了三个小时,志的脸上才露出了轻松的表情:“好了,马上就要追上他了!大概还有五公里的距离。”

  “四公里……三公里……两公里……好了,现在不到一公里了……不好!”

  “怎么了?”我发现志的神情不对。

  “他终于发现我们在追他了。”

  “他怎么会发现的?从距离他两公里的距离开始,我们不是收起了气息吗?”我急道。

  “他在自己的周围的一定距离内似乎放置了能“预警”的虫子!那些虫子看到了我们!”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趁他还没找出我放在他身上的那只感觉虫之前,找到他……完了!”志面色一变。

  “他找到那只虫了?”

  “不错,那只虫子被他弄死了,现在我已经失去他的具体位置。”志停在了一棵大树上。

  “我们再也找不到他了?”我沮丧地道。

  “哪也未必!现在我们与他的距离只有一千米左右,他虽然敛住了气息,但他已经不能快速移动了,他一快速移动我就能透过空气的流动找到他。”志咬着牙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他会向哪个方向逃逸,就算他放慢移动速度,如果我们找错了方向就完了!”我沉声道。

  “在这漆黑的森林中玩捉迷藏他会占不少优势,此刻他的身边一定布满了各种危险的虫子,要知道只要进入森林里就会不可避免的遇到昆虫,而我无法分辩哪些昆虫是属于他的。”志如电的目光向四处扫射。

  “那他会不会放出虫子袭击我们?”

  “这个不怕,冲着我们来的虫子,我都可以轻易消灭,这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可怕的是他散落在林中的那些没有针对性的危险虫子。”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不能进入树林中找他?”

  “不错!”

  “那我们岂不是对他束手无策了?”

  “我说了,哪倒未必,你在这里别动,看我逼他现身!”志身形一动,立即飞离了我们立身的这棵大树。

  他无声无息地在空中滑行了一小段距离,闪电一般落在一棵大树之上,他一手抓住树干腾空而起,那棵大树立即在巨颤之间被他从地面拔了起来,他一声厉叱之后,那棵大树便飞舞着被他甩出数十米,轰的一声巨响,无数的树木轰然倒下。

  他依葫芦画瓢,转眨间已从地面拔起了数十棵参天大树,方圆千米之间的森林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被他摧毁了三分之一!

  “韦伯,你快点出来!别连累这片森林了!”志一面用闪电一般的速度在森林顶部盘旋着,一面尽情地进行着他的破坏!

  我的一颗心却是悬着的,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袁茵在渐渐靠近死亡,而我只能依靠这个神秘的少年志的帮助。

  “我告诉你,只要你把日夜过敏虫的解药交出来,我就不为难你,你听到没有?”志将手一挥,又倒下一大片树木。

  这个破坏力惊人的方法有效吗?我开始怀疑?

  “韦伯!告诉你,你要下手的目标没有中招,你的日夜过敏虫咬了无辜的人,你知道吗?”志大声地吼道。

  看来是没用了!我心中暗道,就在此时,我却突然看到了火光!这森林突然起火了?而且不是一处起火,红色的火焰冲天而起,很快那些起火的地点竟连在了一起,大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方圆一千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围了起来!我与志也变成置身于热流纵横的灼热火圈之中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惊叫道。

  “我也不知道?火势很大,一定有人在捣鬼!不过这火圈似乎留有一个缺口!”志向我飞纵而来。

  我回头望去,发现了身后有一处火势较弱,应该可以轻易突破。

  “快,我们先冲出去再说,火势马上就会越来越大的!”

  “可是,虫使韦伯他……”

  “放心吧!除非他活腻了!否则他一定也会向那个缺口突破,我们只要抢先冲出火圈,就可以守株待兔了!”

  火势以惊人的速度蔓延,我们冒着滚滚浓烟与漫天飞舞的火星,冲出了巨大的火圈,我和志站在火圈外的一棵大树上,盯着眼前这一片很快就要成为火海的地方。

  火海上方的天空已经被映红,令人奇怪的是火势并没有向外扩张的趋势,红焰只是将巨大圆圈内的树木吞噬!这个突然出现的圆形火海究竟是什么人捣的鬼?

  “韦伯不会不出来吧?”我迎着灼热的风死死地盯着火圈“缺口处”!

  “他一定会出来的。”志的眼光与火光一道不住跳跃,我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情。

  “你说这个火会不会是跟踪我们的人所放的?”

  志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也许?”

  “缺口”处的火势越来越大,韦伯再不出现,恐怕就没有出来的机会了,如果他死在这火海中,袁茵就得给他陪葬,一想起这个,我就恨不得冲到火海中把他攥出来。

  “不要急。”志看到我强烈的不安柔声安慰道。

  “说不定……”话到嘴边我却又停了下来,我想说的是,说不定韦伯一开始没有选对正确方向,已经失去了生还的机会。

  我们立身的这棵树的树叶此刻开始慢慢地卷曲,因为这周围的空气的确太热了,就连我也感觉到自己要快被烤干了似的。

  随着“缺口处”的火势越来越大,我的一颗心渐渐地变冷了,就在这时,眼前突然一花,一个全身被烤得发黑的人影从火海中窜了出来,志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闪电一般从大树上飞离,欺身射上前去,一拳猛地捣向他的小腹!

  “别杀了他!”我惊呼道,看过志肆虐森林后,我很清楚他的力量有多恐怖,如果他这一拳击中了韦伯,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我话音未落时,韦伯却散了开来?准确的说应该是他的身体扩散了,人的身体怎么可能分离扩散?

  “我中计了!”志的脸色大变,这时我才发现,被他攻击的“韦伯”并不是人!而是由无数虫子形成的人形,他一拳击中那“虫人”之后,那“虫人”便还原成了千万只小虫!只是一瞬间,那些黑云般的小虫就覆满了志的全身,他也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虫人”!

  “自不量力的家伙,竟然敢追踪我。”一个身着蓝袍的银发老者这时才不紧不慢地从火海中射了出来。

  被虫子覆体的志一动不动地站着,也发不了一点声音,我知道他完蛋了!

  “你为什么要用日夜过敏虫咬我的同伴袁茵。”我咬着牙颤声道,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后退。

  “不是咬那个贱人吗?”韦伯皱起了眉头:“按理说,我的虫子是不会咬错人的,难道是那个贱人作了手脚?”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既然咬错人了,我希望你能给我解药救我的同伴。”

  韦伯顿时狞笑了:“想要我珍贵的解药?这是不可能的事!我不旦不会给你解药,还会杀了你。”

  “身为一国国师的你怎么能如此不讲道理?”

  “你希望我和你讲道理,那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须要有够得上和我讲道理的实力。”韦伯目露凶光。

  “如果你实力很强的话,你为什么要逃?”被虫覆体的志突然说话了。

  “你……你竟然没死?”韦伯惊讶地道。

  “你之所以逃跑,是因为害怕日夜过敏虫咬了玲玲后,被山藏追杀吧?连一个影子忍者都害怕的糟老头能够杀得了谁?”志扬声道。

  “山藏?哼,你们太小看她了!”韦伯的脸色在火光的照映下阴晴不定。

  “那你也太小看我了!”志一面说着话,那些覆盖在他身体上的虫子纷纷向下掉去,只是转瞬间那成千上万的虫子便纷纷从他的身体上剥落到了地面,他的身体与衣物上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那些虫子竟然全都死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韦伯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志。

  “把你的虫子全都震死的人,要知道我在袭击这个虫人之前,身体便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护体真气”,那些恶心的虫子跟本就接触不到我的身体,想不到你这个年纪一大把的糟老头却天真到以为我会中这种无聊的雕虫小技。”志微笑着扶了扶眼镜。

  “你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力量,难道你是战龙王白帝!”韦伯惊慌地向后退去。

  “我是谁对你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把“日夜过敏虫的解药”交出来,大家就相安无事了……还有,你不要再退了,再退就要退到火海里去了。”志从容地道。

  韦伯似乎这时才意识到身后是火海,他停住了脚步:“战龙的力量虽然强,但也不是无懈可击,大家生死相搏我未必会输给你。”

  “说这样的话,证明你已经心虚了,老头,快把解药交出来,我们不会为难你的。”见我方已经占到上风,我立即气势高涨。

  “你们说我的虫子没咬到那个贱人,我不相信,你们一定是想骗我的解药救那个贱人,门都没有,在天亮以前,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交出解药给任何人的。”韦伯面目狰狞地道。

  “那我只有硬抢了!时间已经不多了。”志始终都在微笑,但他的微笑中却带着一股摄人心魂的力量。

  “你们可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才从火海里出来吗?因为我在火海里留下了三颗能借热量孵化的“冰巨虫”之卵!”韦伯得意地道。

  志面色微微一变:“那又怎么样?”

  “那你们就去死吧!”韦伯突然跃到了空中,只见他手一挥,三条巨大的银色虫子竟然从火海中闪电一般窜了出来!

  这三条高高昂起黑色头部的银色巨型虫子的体积都大得惊人,看起来极为凶残的它们,每一只大概都有八米左右的长度,两米左右的宽度,它们的体积虽然庞大,但却拥有惊人的灵活度与速度,它们从火海中冲了来的瞬间,就幻成了三条激射的白线,它们的目标非常明确,志!

  横冲直撞的它们所爬过的地方竟然全都结冰了!参天大树也被它们轻易地撞倒,随着它们在林间纵横,刹那间我只觉得寒气逼人,要知道前方不远处就是火海啊!

  志似乎对这些巨冰虫也有所顾忌,他不住地闪避着这些疯狂的虫子,眼睛却始终盯在韦伯身上。

  “那就让我的巨冰虫跟你好好玩玩吧!我要先走了!”韦伯一声长笑,转身就要离开。

  “休想!”志轻啸一声拦在了韦伯的身前,就在这时两条巨冰虫一左一右从志身体的两侧呼啸而来,志厉叱一声,两只手迎着那两条直撞而来的冰虫轰去!

  “轰轰!”两声巨响,那两条激射的巨冰虫猛然停了下来,它们那小小的黑色头部被志的双拳抵住,再也无法前进一分!但此刻我却发现第三只巨冰虫竟然不见了?

  “好强的力道!”韦伯一面说着一面对着志的胸口闪电一般拍出数十掌,无数的“黑色的气体”从他掌间弥出,我很清楚那些“黑色的气体”都是虫子!

  双拳抵住两只巨冰虫的志面对韦伯的袭击分毫不乱,他双腿带着无形的龙卷风从容地踢向韦伯的小腹,韦伯所放出的“黑气”在转瞬间就被志腿上的无形龙卷风卷得粉碎,韦伯也惨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踉踉跄跄退了几步。

  “雕虫小技!”志轻笑声中,那两只被他拳头抵住的冰巨虫的黑色脑袋突然炸了开来,“轰轰”声中,那两条巨冰虫的身体也随着爆炸的冲击力崩溃瓦解。

  “算你狠……”韦伯话未落音,那条突然消失的巨冰虫竟然从志身体下方的地底钻了出来,它用闪电一般的速度撞在双腿还没落下的志腰间!

  志哼也没哼一声,整个人被撞得弹向了高空,他从口中喷出的一蓬血雨在离开他身体的瞬间,全都结成了红色的冰!他的身体也在迅速的冰化!

  我很清楚,如果不是他用身体内的力量在抵抗冰力,他在被巨冰虫撞到的瞬间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冰人!

  韦伯出乎我意料的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转身就行黑暗中射出。

  “不要走,先留下解药。”我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逃脱,我操起青魔剑追了上去。

  撞伤志那条巨冰虫突然横在了我与韦伯之间,它高昂着头向我冲了过来,我被迫倒纵着跃到了空中,双臂一挥,手中的青魔幻成一道青色的光华向它斩去,“砰”的一声闷响过后,我手中的青魔被震得脱手而飞,双臂发麻的我掠到了一棵大树上,我刚才那一剑竟没有伤它分毫!

  它怪叫了几声,敏捷地向我立身的这棵大树撞了过来,当我闪电一般飞身离开大树之际,那棵树已经被它撞得轰然倒下。

  青魔伤不了它,我别的武技就更不可能方挥作用了,我正在思索着如果对付这只虫子之际,它又怪叫着向我冲了过来,我故技重施刚倒飞到空中,它突然昂起头,由口中喷出一团白色的冰雾将我完全笼罩在其中!

  想不到这该死的冰巨虫竟然会出阴招的我被冰雾喷中后,全身就像置身于一个冰窟中一般,肢体不受控制地变得僵硬起来了,体内的血也迅速冰冻凝结!

  我重重地落到地上之后,那只该死的冰巨虫立即对着我落下的地方呼啸着冲了过来,我想逃跑,但身体却无法动弹一分,该死的冰雾!我心中很清楚被冰巨虫撞到后会是什么结局!

  随着它离我越来越近,我已经能清晰地感觉到地面的震动,全身僵硬的我只能作最后的挣扎,我看着自己向前伸出的双手大吼道:“出来吧!青魔!”

  全身逐渐冰化的我只觉得自己体内所有的热量都随着沉睡在气海的青魔向手腕处激射而出,红光从我双手掌心绽放!等等,为什么不是青光?

  我的手上凭空多了一把红色的龙角形剑!不是青魔?是红牙!是气魔剑的第二阶段形态!想不到我竟然无意中让青魔进化到了红牙?

  外型酷似龙之犄角的红牙放射出夺目的红光,那红光照到我身上竟是说不出的温暖,说时迟那时快,那只冰巨虫已经冲到了的身前,我手中握着的红牙恰好猛地插入了它的口中,只听它发出一声惨叫后,黑色的头部被炸掉了三分之一,识得厉害的它扭头就跑。

  惊魂未定的我握着红牙大口喘气之际,身上还笼罩着一层白霜的志飞身追上冰巨虫,一手抓住它的尾巴,竟将疯狂奔走的它硬生生地拉住了!

  志大喝一声,一只手抓着它的尾巴旋转了起来,这只可怜的冰巨虫竟然被文质彬彬的志抓在手中像一块破毛一般飞舞,志突然将手一松,那奄奄一息的冰巨虫如炮弹一般射了出去,“轰轰”之声大作,又是一片树林倒了下去。

  “我们已经不可能追上那个糟老头了。”志沮丧地道。

  “不会的,我知道他消失的方向,一定还可以追上的,你的速度很快,对不对?”我重重地喘着气道。

  “已经不可能追上他了,我受了伤,而且他的气息也完全消失了!”志摇了摇头。

  “不,怎么可能追不上呢?小茵怎么可能会死呢?你开玩笑吧!你再试试,一定能追上的。”我手中的红牙消失了。

  “我也不希望她死,但已经……”

  “那算了,我自己去,我自己去追,我一定可以追上他的。”我拔足向“虫使”韦伯消失的地方狂奔而去。

  “不用追了,他已经死了!”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从前方的黑暗中传来,我看到了韦伯的脸!不,应该说是韦伯的脑袋从黑暗中浮了出来,它被一个黑衣鬼面男子提在手上。

  是邪牙?惊讶的我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他被你杀了?”志的眼中似乎燃起了希望。

  黑衣鬼面子看着手中韦伯的头颅,用沙哑的声音缓缓地道:“可以这么说!”

  

第八章 追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