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失落之都

    

  最先离开起点的是C组,神族新主人兼四大美人之一的修花、来自邪都的超级拜金女“魔盗黑医”绿莹、西门断天麾下“灭绝剑士团”第二把手二号、超级五行火术士炎虚国的神秘美女国师李虚焰。

  C组的战斗力不容小觑,令邪牙服服帖贴的修花战斗力究竟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不得而知;李虚焰能位列于超级五行大术士之一,战斗力SS级,应该算是保守估计;二号放手一搏时,结果也是难以预料的;古灵精怪的绿莹的手段与花样更是百出不穷。

  没有人愿意留在失落之都做奴隶,C组争胜的机率很大,他们率先离开起点,有充足的时间先熟悉环境,甚至布置陷进与我们周旋。

  B组离开时,我真是满腹说不出的担心,只有在心中默默念道,袁茵啊袁茵,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问题啊!和邪牙这个恐怖的家伙待在一起,你的安全只能黑衣鬼面男了。

  我们出发之时,头顶已经是满天星光,站在草原上的我们眺望前方,漆黑的草原的尽头有无数的七色流星落下!

  “预祝各位一路顺风,希望我们与各位从此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做奴隶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如果要找吃的东西,前方的流星丛林有不少果实,再见!”郑西与郑北这一对外表非常可爱的孩子向我们不住挥手。

  我们四人迎着清爽的晚风在草原上星空下飞驰着。

  “周宁兄,我们这一组获胜的机率很小,你可有什么打算?”冯德与我并肩而行。

  “没办法,谁叫皇子殿下这么倒霉和我们分成了一组,不过皇子当腻了,做做奴隶也很不错嘛!”齐琳笑盈盈地追了上来。

  “我倒认为我们获胜的可能性非常大,要知道你们一个是老狐狸,一个是狐狸精,再厉害的高手恐怕也要在你们手里栽跟斗,这是一个极具战略性的游戏,“战”方面也许我们比其他两组要差一些,但是在“略”方面,我们这组应该是最强的。”我故作轻松地道。

  “两队相遇时,基本上还是战斗力决定了一切,所以我希望大家暂时抛开以往的恩怨,共同携手一战。”冯德满脸诚挚的表情。

  “谁要和你共同携手?其实在我心中,就算留下来做奴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足够了。”盯着我的齐琳一脸幸福的表情。

  “我也是这样想的,难怪神说相爱的人是心有灵犀的!”神情激动的花火从齐琳的身后紧紧地将她拥住。

  “冯德兄,你的未婚妻被人调戏了,你不管吗?”我将头扭开,没好气地对冯德道。

  “这个……在结婚之前,还是适当的给她一点自由的空间,比较好吧!”冯德笑道。

  “这样的自由也太不堪入目了吧?”我皱起了眉头。

  “你们千万不要误会,其实我花火是个很纯洁和害羞的人,齐琳姑娘,请你原谅刚才我的一时冲动,我真是太失礼了,做出这种无耻下流的事情。”

  “噢!原来是一时冲动啊!原谅你也不是不行,但请问你这样一直抱着我,究竟抱到什么时候?”

  不想再看这出闹剧的我加快脚步与冯德一并向前疾驰。

  “周兄,既然我们已经成为了同伴,就彼此推心置腹地交流一下吧!为了之后的合作。”

  “冯德兄这次进入失落之都的目标是什么?”

  “我哪有什么目标,不过是游山玩水,出来散心的时候误入死幻之城罢了,周兄呢?”

  “在下听说这失落之都中的奴隶待遇非常不错,不但管吃管喝,还管讨老婆,所以就前来面试。”

  这就是A组同伴之间推心置腹的交流,A组的命运已经可想而知了,也许想掌握A组的命运,关键时刻只能信赖花火了。

  “老公,快来救人家,花火他又抱我了!”

  “幻觉,齐琳小姐,这一定是幻觉,据说寂寞的女人会出现被男人拥抱的幻觉,齐琳妹妹,你一定是太寂寞了,就让我用温暖的双臂来替你驱走幻觉吧!”

  “……”

  草原的地势越向前就变得越低,我们花了将尽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到达了流星丛林的边缘,黑色的夜空中似乎有无数的流星落入眼前这片巨大的丛林中,而丛林内也飞舞着无数的莹火虫,星星点点的七色莹光随着晚风四处飘荡。

  “这里面的植物都是巨型化的,这片丛林恐怕是从远古的神话时代一直保存到现代的。”花火仰望着流星丛林惊叹道。

  “这片丛林美得有些童话世界的味道,老公,我们一定要在这里留下爱情的甜蜜回忆喔!”夜风吹起齐琳头上的两条马尾与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星光与莹光映在她洁白的皮肤上,她美丽的眼中带着兴奋与憧憬。

  “我和你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只会留下痛苦的回忆。”我习惯性地反唇相讥。

  “讨厌啦!据说每个女孩子的第一次都是甜蜜又痛苦的回忆,老公你终于要对人家出手了,不过你要温柔一点喔!”

  “……”我真是服了这个小狐狸精,怎么说都是她有理。

  “我们还有十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十五个小时过后,战争就会开始了,希望大家能好好休息,准备应付明天的挑战。”冯德开始选择栖身的树。

  “可是我们不用召开作战会议吗?说不定B组和C组正丛林在设圈套,等着让我们明天钻呢?”我沉声道。

  “老公,还是不想太多的好,春xiao一刻值千金,我们准备睡觉吧!”齐琳兴奋地道。

  “真的要睡觉吗?可不可以容我再考虑几分钟,第一次和女孩子亲密接触,真是让我太难为情了!你一定要对我温柔一点喔。”在考察丛林的花火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齐琳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啊!”一声惨叫划破宁静的夜空。

  “齐琳妹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爱你的人?”身中“断子绝孙”腿的花火如流星一般横飞向丛林。

  “俗话说,爱一个人就要有为她牺牲的决心,所以你被牺牲掉也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爱啊!”齐琳微笑着做出一个V字手势。

  趁着他们打得火热,我偷偷地钻进了流星丛林当中,因为我看到了一只“魔法莹火虫”,准确地说是一只被施了魔法的引路莹火虫,那只被袁茵施了魔法的莹火虫在常人眼里与一般莹火虫并不会有什么区别,但对于从小在魔法帝国中成长的我来说,第一眼就能做出判断。

  看来B组休息的地方也是在流星丛林的边缘地带,袁茵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我小心翼翼地在巨树之间跳跃,跟着引路莹火虫一路前行。

  “老大,我在这里。”袁茵从一颗巨型蘑菇后面闪了出来,不住地向我招手,莹光下她朦胧的面孔很是憔悴,她那一头俏丽的短发也有些凌乱,从她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是不安与担忧。

  “小茵,你没事吧!在这里等多久了?”我从巨树上一掠而下,无声无息地落到她的身旁。

  “也没有多久,老大,没有人跟踪你吧?”

  “应该没有,你这边呢?”

  “我叫黑衣鬼面男替我看住邪牙,有情况的话,他应该会通知我。”袁茵小声地道。

  “你确定黑衣鬼面男是我老哥周静了吗?”

  “我是确定了,可是我问他好几次,他就是不肯承认。”

  “只要他肯保护你就行了,你自己也要小心邪牙,我不在你身边了,要懂得照顾自己,知道吗?”我意味深长地说着,同时从怀中偷偷地掏出了自己的号码牌。

  “干吗说得这么悲伤,老大,我给你件好东西……”

  “不许犯规喔!”一脸得意之色的玲玲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突然跑到了我们中间:“在缓冲期间,号码牌是不许流动的,抢夺也好,赠送给别人也好,都是犯规的行为,这样做,你们两个人都会失去比赛资格的!”

  我和袁茵那两只分别伸向彼此的手都停在了空中,我们的手上都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号码牌。

  “不想害人害已的话,就把自己的号码牌收回去比较好,离缓冲期结束还有十多个小时,到时你们想把自己的号码牌送给谁都没关系。”玲玲圆睁着双眼。

  “玲玲,谢谢你的提醒。”袁茵咬着牙将她的号码牌塞回了自己怀中。

  “傻瓜,你不用谢她,她只是害怕B组失去两分,让她自己处于劣势罢了。”我看着自己手中的号码牌淡淡地道。

  “人家只是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想得这么复杂,人妖姐姐,我们B组要召开作战会议了,跟我回去好吗?”玲玲带上了一脸天真浪漫的表情。

  “老大,那我先和她回去了,你多保重。”袁茵点了点头,无情打彩地转身准备离去。

  “你也多加小心!”我突然提高声音:“玲玲,请你等一等。”

  “要和我约会吗?人妖姐姐她吃醋的。”玲玲指着袁茵笑道。

  “我想给你一个忠告!”

  “干吗一副认真的表情,别人会以为你在向我求婚喔。”

  “千万不要伤害袁茵,无论你是不是杀超梦四奴的凶手,请你千万不要伤害袁茵,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用尽这世界最卑鄙下流的手段,我也不会放过伤害袁茵的人。”

  “周大叔,你究竟在说什么?其实你应该吩咐袁茵姐姐不要伤害人家才对,还有,如果我是凶手的话,我才不会在乎你这种没水准的威胁,当然人家只是举一个例子罢了,我决对不是凶手啦!”玲玲嫣然一笑。

  “老大,你在胡乱担心什么,我不会有事的。”袁茵回头安慰我道。

  “上次袁茵被日夜过敏虫袭击一事,就连凶手韦伯也觉得奇怪,他说虫子袭击的目标明明是玲玲你,不可能咬错人的,这件事我本来不想再提起,但我的意思是,无论袁茵再发生什么意外,我第一个就会怀疑到你!”我没有理会袁茵,眼睛死盯盯地看着一脸愕然的玲玲。

  “不要再吓唬人家这种纯洁少女了好吗?如果你真的很单心人妖姐姐的安全,就贴身保护她好了。”玲玲对我吐了吐舌头。

  “好了,老大,我和玲玲先走了,我们都会平安无事的。”袁茵拖着玲玲快步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担心也没有用,在成为奴隶之前,还是想办法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吧!”我身后传来一个女子冰冷的声线。

  “难道你想要我的小命吗?邪都的绿莹大人!”我没有回头。

  “不要忘了我曾是你的救命恩人,还有,说话的时候背对着别人,特别是女孩子,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绿莹幽幽地道。

  “我同样也忘不了,你把袁茵交给邪牙,对你这样的人,我不觉得需要有礼貌。”我嘴上虽然说着,但还是转过身去。

  此时的绿莹一头绿发被扎成了一条马尾,她单眼皮的眼睛异常明亮,一件白色的医生大褂被她像风衣一样披在身上,而她在大褂里面穿得非常性感,上身只戴着一个半透明的黑色蕾丝胸罩,让她傲人的上围得以凸显;下身是一条刚好遮住丰满臀部的黑色的超短牛仔紧身裤,这样的裤子令她那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看起来格外诱人,蹬在她脚上的是一双很酷的黑色的长统皮靴。

  “我不想给自己找任何籍口,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相信,在“飞鸟巢”遇到邪牙之前,我一直是在按自己意志行事的。”绿莹凝视着我。

  “那又怎么样?”我不屑地道。

  “我的意思是,我最开始并非报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你们,我只是在死幻之森遇到邪牙以后,没有选择。”

  “谁会相信你的鬼话,你本来就是邪都的人,而且你这种为了金钱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灵魂的女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与我们无关?”我怒道。

  “算了,我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我的命运已经注定是不可能借助谁的力量,一个人孤独地承受一切。”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也不想听懂你要说什么,如果你想骗我的号码牌的话,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嘘!不要出声!”绿莹突然竖起了一根手指。

  “什么意思?”我当然不会听她的话了。

  “修花和李虚焰两个人马上要过来了,不要怀疑,我在她们身上喷洒了特殊的药水,所以在一定距离内,就算她们闭住了气息,我也能发现她们的行踪!你最好马上藏起来,说不定能听什么好休息,我们C组要进攻的首要目标可是你们A组,她们的每一句话对你们A组来说都是很珍贵的资料,这就算我送给你的“曾经同行”礼物好了,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邪牙经过我的手术后,不再受到黑衣鬼面男的魔咒约束,伤害你,他也不会有事了。”绿莹一面说着,一面向丛林深处纵去。

  我隔绝了自己的气息,如猴子一般灵活地爬到了一棵巨树之上,藏在浓密的枝叶后。

  “姐姐,这次我能信赖的人只有你一个了。”不出绿莹所料,一身白衣的修花挽着红纱缠身的李虚焰走到了刚才我们交谈的地方。

  “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当然得彼此信赖。”红色面纱下的李虚焰微笑道。

  “如果不是游戏规定了,每个小组不能死两个以上同伴,跟我们同组的两个家伙跟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修花低声道。

  “那个西门断天的手下二号是绝对靠不住的,所以我们只要注意保住邪都那个贱人绿莹的命就好了。”李虚焰也沉声道。

  “如果她不听话,我们就借助别组的成员之手把她弄成白痴或植物人,反正只要她是活人,号码牌没被抢去,属于她的两分我们就不会失掉。”气质高贵的修花果然如齐琳所形容的一般阴毒,应该她的狠毒比齐琳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的运气还不错,A组的对手一个个都是菜鸟,从他们手中抢号码牌简直可以说是易如反掌,那四个人里面,恐怕最难缠的就是龙族的小丫头齐琳了!不过我们只要对其他三个人出手就好了,她就可以先放在一边。”李虚焰轻道。

  “姐姐,这你就错了,别的人倒是可以放过,那个小丫头一定是要杀的。”修花目露凶光。

  “怎么?那丫头可是龙族的宝贝,杀了她,龙族一定跟你们神族没完,听说龙族圣地“神龙岛”上已经有几条“超级战龙”马上就要孵化了,你若杀了琳丫头,龙族带着几条战龙去攻打你们修家,恐怕你们也难以抵挡吧?”李虚焰担忧地道。

  “那姓齐的小贱人不杀不行,她不但诡计多端,而且继承了龙族最强战士罗英的血统,不出三年,她进入成长期后,我们俩联手也不见得打得过她,以她的心智和能力,龙族在三年后也一定会在她手中重新发扬光大,重建神龙帝国这件事,对我们神族或者你们炎虚国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一定要杀了她,而且要趁着现在这个机会,我们联手而为,让她插翅难飞!”修花的话让我开始为齐琳担心起来了。

  “你这样说倒是很有道理,但就怕这件事泄露出去,你也知道,我身为炎虚国的国师,我……我怕替炎虚国惹祸。”李虚焰有些为难的样子。

  “这个你大可放心,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做了,我们自然要做漂亮一点,杀掉她之后,再抢一块其他A组成员的号码牌,我们就可以直奔终点,让所有的知情参赛选手永远留在失落之都做奴隶吧!离开失落之都后,我们再调转枪口,干掉我们C组的同伴,这样的话,只要姐姐你不说,我不说,外面自然不会有人知道了。”

  “可是,失落之都的圣妖一族不会为我们守口如瓶吧?”

  “这个残酷的游戏是失落之都的圣妖一族制定出来的,他们自然没有脸把这种事情到处宣扬了!再说了外面的人要想再进入失落之都,恐怕得再等下一个八千年,失落之都的人又很少外出的,而且我已经做足了准备工作,一出失落之都,我们立即散布齐琳死在了失落之都的消息,那龙族的齐虎绝对会为宝贝女儿伤心欲绝一段时间,我立即偷袭龙族,没有齐琳这个狡猾的贱人,我们神族的偷袭成功率一定会很高,到时就让龙族从这个世界上辙底消失好了!”

  “原来一切妹妹你都已经设计好了!那我这个做姐姐的还有什么好说,我答应你,与你联手杀掉齐琳。”李虚焰终于点了点头。

  “那从今天起,我和姐姐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们就击掌为誓吧!”修花笑盈盈地伸出了右掌。

  “啪啪啪!”三记清脆的掌声过后,两位美人嘻笑着消失在了莹光之中。

  终于走了!我一抹额头,手上竟然沾满了冷汗,听着她们的交谈,刚才我的心可以说是紧张到了极点,竟然连自己已经满头大汗了都未察觉。

  我为什么会如此紧张?是害怕吗?害怕虽然有一点,但不至于会惊骇到满头大汗的地步,毕竟我心中隐隐有了,到万不得以的时候,让袁茵离开,自己永远留下来的觉悟。

  我在担心齐琳那个小狐狸精吗?我怎么可能为了她的生死,紧张到这种程度!

  但现在她的处境的确非常不妙,试问天底下有几人能抵挡修花和李虚焰的联手击杀!怎么办?难道我就要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我眼前吗?事到如今,只能出最后一招了!

  那就是利用每个小组拥有一个名额的“离开权”,让她在缓冲期结束前,先离开失落之都!只要花火和冯德点头,再加上我,就可以将齐琳送离这个死亡游戏!但是花火和冯德会答应吗?

  无论如何,我都要想办法说服花火和冯德,我绝不让狐狸精死在失落之都!

  

第五章 失落之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