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离开以后

    

  “老公,干吗一副世界未日的嘴脸?”

  “快说话!不要把我们召集起来,屁都不放一个,我正忙着去研究各组美女们的睡姿,其中睡姿最美的幸运儿,还有机会和我同眠呢!”

  “周兄,事态很严重吗?”还是冯德善于察言观色。

  “花火,还有冯德,我想求你们一件事。”我神色凝重地道。

  “老公,干吗求他们这种外人?有事求人家就好了。”齐琳微笑道。

  “狐狸精,你先别说话,花火和冯德,我希望你们能允许齐琳使用我们A组的“离开权”,她必须得走!”

  冯德闻言一变:“这么早就让她退出游戏?你要知道,她一走,她留下的号码牌就只值0.5分了!我们小组白白丢失了1.5分先不说,本来我们小组的战斗力就是三个小组中最弱的一个,她这个主力队员再离开,我们一点取胜的可能性都没有了,我不想留在这里做奴隶,所以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

  “冯德,你先别激动,我实话告诉你,齐琳就算不走,我们在缓冲期结束后,也一定会失去她!”我指着齐琳沉声道。

  “老公,究竟你听到了什么消息?”齐琳收起了笑脸。

  “C组的修花和李虚焰决定联手死了你!”我一字一句地道。

  “修花终于要向我出手了吗?她也太心急了一点吧?不过,如果我若是她的话,也会抓住这个机会,在这种地点,干掉会带来无穷后患的龙族最强战士,再出去撒布我的死讯,趁龙族不备,全力偷袭龙族,将即将孵化的“超级战龙”占为己有!”齐琳若有所思地道。

  “这真是一出好戏!修花这个女人心思慎密到了极点!她非常会根据突发的情况设定计划,至今为止,她所设计的事情,一旦发动,还没有失败的例子!”冯德对修花的评价似乎非常的高。

  “打我是不可能打得过她们的,事到如今,只有在她发动计划之前,躲开才是正道,但还没交锋我就躲开的话,也太让人不甘心了。”齐琳轻蹙秀眉。

  “冯德,让齐琳离开吧!我们是怎么样都不可能保住她的性命,让她离开,修花的计划就会在没发动前落空,她就不会想把我们灭口什么的了,她的目光也就不会死盯着我们A组不放了,这样说不定我们还是有胜出的机会。”

  “周兄,你把我当三岁小儿了?齐琳离开了,我们的胜出机会还大一些?笑话,我倒是认为,她们在杀齐琳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两个人因此而负伤,这样的情况,对我来说更有意义一些。”冯德冷笑道。

  我想我的确太过一厢情愿了,冯德这个老狐狸自然不会做这种对他来说,没有利益的事情,该死的游戏规则!

  “不过,念在和周兄同门一场的情份上,我也还是可以考虑让齐琳离开的。”冯德在我将要绝望时突然抛出这么一句话。

  我立即笑了:“原来冯兄也是通情达理之人,那我当然不会让冯兄吃亏,我所拥有的那半本剑玄录,我马上全都背诵给冯兄。”

  “周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冯德脸上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我们兄弟讲的是情份,剑玄录这种身外之物,和你我的兄弟之情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难道冯兄怕我用假密笈骗你?这种关键时刻,我是不会再玩火了的。”我忙道。

  “看看看,周兄,你想到哪去了,我是那种时时刻刻算计别人武功密笈的人吗?”冯德不住地摇头:“我这个人,其实是最重感情的,周兄不要再提那种身外之物来伤及你我之间的兄弟之情了。”

  “再听下去我都要吐了!冯德,你想说什么就痛快一点,自己胆小怕别人更改密笈就直说嘛!”齐琳竟然还敢对掌握着她命运的人冷嘲热讽。

  “琳妹妹,你千万不要激动,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无法用理智衡量,所以周兄想要我答应让琳妹妹离开,你就……”

  “老大,拜托你不要再卖关子了!有什么话真的请直说吧!”心急如焚的我咬着牙道。

  “答应我一个要求!”冯德看着沉不住气的我笑道。

  “什么要求?”

  “我现在先不说,但我说出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去做就行了!”

  “皇子大人,你也太没新意了吧?”齐琳笑道:“这招老掉牙的招术,不像是你这种聪明人会用的吧?”

  “琳妹妹,古老的招术往往也是最有用的招术,我这个要求只限于失落之都之内,一旦离开失落之都,这个要求也就做废了,我既不会让周宁去做伤天害理之事,也不会让周宁去做他力不能及之事。”冯德意味深长地望着我。

  “好,我答应你。”我嘴上豪不犹豫地道,但心中却想,冯德这个老狐狸就这么容易相信我会遵守诺言?要知道我可是把发誓当饭吃的人啊!

  “好,那我就同意齐琳姑娘离开,周兄可以大声召唤附近的巡场监督员过来送她离开了。”冯德笑了。

  “就……就这么简单?不用让我吃药,或者服毒什么的?”我有些不能置信地看着冯德?

  “说句肺腑之言,本人做事,都是很讲感情的,为了一个小小的承诺,而逼着自己的好兄弟去吃药服毒,这……这是人做的事吗?”冯德义愤填膺地道。

  此时的冯德比任何人都要像君子,若不是我以前见识过这位老兄做出过很多不是人做的事,恐怕此时我一定会为他这番“肺腑之言”感动得痛哭流涕。他无论做任何事,都是在为后面计划,反正我是绝不会相信他会做出什么好事来。

  “那就多谢冯兄了,狐狸精,准备上路了!”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等一等,为什么不征询一下我的意见,要知道我也是有投票权的。”被我完全忽略的花火愤怒地道。

  “难道花火大人不准她离开?”我敷衍似地道,因为我心中早以知道,以花火的性格绝不会为难齐琳的。

  “离开,当然是可以的,但要我同意,必须给我一个离别之吻!”花火一面说着,一面色眯眯地看着齐琳:“要想离开,就主动一点!”

  “一定要吗?”齐琳飞快地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

  “如果不想给“离别之吻”的话,那就给“离别之房事”也行,你好好考虑一下。”

  “老公,你的意见呢?”

  “与我无关。”我皱起眉头道。

  “好吧!花火你过来,人家给你离别之吻。”齐琳故作羞涩地道。

  花火张开双臂兴奋地冲向了齐琳,齐琳将右手轻轻地在自己樱唇上一点,然后迅速抽离。

  “啪!”一道清脆的响声过后。

  “啊……”捂着嘴巴的花火惨叫着向后飞去。

  “人家吻的份量似乎稍为重了一点,不过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离别之“飞”吻!你伤得不重吧?”

  嘴唇已经肿了起来的花火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这真是太……”

  “对不起。”

  “这真是太……太过瘾了!人家还要。”

  “啪!”“啊……”“啪!”“啊……”“啪!”“啊……”“啪!”“啊……”

  五分钟后。

  “就算可怜可怜我吧!不要,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再过来了!”双手不堪折磨的齐琳被脸肿得像猪头的花火追得漫山遍野乱跑。

  “你们不要再闹了!”终于看不下去的我将齐琳的右腕捉住,一脚踢飞“越吻越开心”的花火:“狐狸精,你得准备上路了。”

  “谁说我要走的,周宁,我从来没有打算过离开。”齐琳的右腕挣脱我的手,一脸坚定之色。

  “什么意思?”

  “我不想空手而回,就这样离开我不甘心啊!”齐琳将面孔别到了一边,不让我看清她的表情。

  漆黑的夜空中,有无数流星划过,茂密的丛林里,莹光在空气中弥漫,我和齐琳之间有黑色的风吹过,无人言语。

  不知过了多久,齐琳才回过头来,本来明亮的双目似乎被朦胧的莹光染得有几分迷惘,她在拼命地对着我微笑:“周宁,我留下来好吗?”

  “不行,你必须走!”我面无表情。

  “我真的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狐狸精,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你不是还有神龙帝国要重建吗?你不是要永远幸福地活在阳光下吗?”

  “可是……”

  “没有那么可是,A组走了你一个,并非绝无胜利的机会,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们都会顺利的离开失落之都的,你只不过是先走一步罢了。”

  “这样的时刻,我真的想留下来,不是因为担心谁,是为了我们龙族的尊严!”

  “这不像平时的你噢!准备上路吧?我会在星空下祝你一路顺风的!”

  “周宁……”

  “为什么不叫我老公了?这么快就要把我甩了吗?”

  “对不起,我……”

  “无须道歉!狐狸精,从认识你以来,虽然一直都在被你利用,但现在我想告诉你,我在心底其实一点都不介意的,因为每次有你在身边的时候,无论是我身体或是心里受到的伤害,都会消失得很快,而你马上就要从我眼前消失了,那最后我想对你说的是,认识你我真的很高兴!”

  “非走不可?”

  “是的,不要让一时的任性冲昏了你的头脑,你冷静下来之后,一定会觉得离开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一定要我走的话,也可以,但是我要一件离别的礼物。”她迷离的目光凝视着我的眼。

  我笑了:“离别之“飞”吻吗?会很疼的!”

  “不要飞的,要真的,我要一个可以放在记忆里回味的吻,我要一个总是被我利用冤大头的吻,我要一个刚才那一瞬间我和他想白头谐老的傻瓜的吻……”

  流星如雨落下,我拥住她的一瞬间,空气也变得湿润起来了,环绕在我们周围的莹光随着晚风一起变冷,但她的唇却如火一般燃烧了我的的唇、我的心!

  她那柔软的温度将我的灵魂在黑暗中缓缓蒸发,我要永远地将这青涩的甜味留在心中!

  胸口一痛,我突然被齐琳用力地推开,她纤细的双臂抱住了自己的身体,不住地摇头:“我怎么可以……”

  这是从我遇到她以来,她第三次落泪,第一次是她求我救她被禁囚的母亲的;第二次是在齐家后花园的黑暗中,第三次是现在……

  她的脸上缀满星光,她喃喃地道:“我怎么可以抛弃你!这一次,我绝不会抛弃你……”

  “齐琳,你要到哪儿去?快回来!”我对着向黑暗中狂奔的齐琳大喊。

  我的声音越急,她就跑得越快,我自然不能让她逃掉,她拼命地跑,我拼命地追,在越来越浓的黑暗中。

  她不肯停不下,我自然是不能放弃追逐的,我和她就像两个疯子一般,在黑暗中、在星光下、在莹光里、在无法舍弃的心情中奔跑。

  不知过了多久,我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散架的时候,她终于停了下来,重重喘着气的我终于追上了她。

  双手扶在大腿上弯着腰的她一头秀发已经凌乱,她的气喘得比我还要急,但是当她看到靠近的我时,她突然笑了,对着我笑了起来,纯真而狂野的笑容绽放在她美丽的脸上。

  被她笑容感染的我也如傻子一般跟着她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疯狂。

  相视而笑的我们就像两个淘气的孩子一般放肆无忌。

  星光下,两个笑得力气都快没有的人,分别倒在了厚厚的草地上,我们仰望着同一片星空,脸上带着同样表情。

  “周宁……我不走了……”

  “嗯。”

  “你不赶我的话……我可以永远都……跟着你……不走好吗……”

  “嗯。”

  “我漂亮吗?”

  “嗯。”

  “你暗恋我很久了吧?”

  “嗯。”

  “你是猪吧!”

  “嗯。”

  不知道为什么?我希望能将自己的心情永远定格在这一瞬间!

  黑色渐渐从天空中褪去,蔚蓝伴着朝阳从天边升起,我继续仰望着属于我们的天空:“丫头,我们还有几个小时?”

  “三个半小时吧?”躺在另一边的齐琳柔声道。

  “有什么打算吗?”

  “告诉你也没关系,不过你要先答应绝不阻止我。”

  “……”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害怕了吧?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到男人婆的!我去找B组的其他成员,比如说,邪牙、玲玲、黑衣鬼面男他们。”齐琳一面说着一面站了起来。

  “不行!”我也急忙从草地上弹了起来。

  “原来,你早就打算好了让男人婆所在的B组取得胜利!真是太偏心了!”

  “我希望袁茵她能平安无事地离开失落之都,你也是一样的。”

  “不要这么紧张!其实就算永远地留在失落之都和你一起做奴隶也没关系,但前提条件是我必须活下来,所以我至少要收集到B组的三张号码牌,还有我们A组所有的号码牌,再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把那些号码牌藏起来,这样修花永远都无法凑足完成游戏需要的十分了,那我也就有资格和修花谈判了!”

  “你太高估自己了吧?我看缓冲期一过,最多半个小时,修花和李虚焰绝对能找到你。”

  “半个小时应该够了!我们A组这边先不管,我直接找到B组的所在地,在缓冲期一结束,就去弄他们的号码牌,能全部收齐最好,不行的话,最少也得要三张,大概十分钟左右应该就可以完成了。”

  “你准备怎么弄B组所有人的号码牌。”

  “本小姐自有妙计,到时候,你只要在一旁看着就好了,弄到B组的号码牌再回头去找冯德和花火,三十分钟内我绝对能藏好所有的号码牌。”

  “如果修花与李虚焰比你早一步,抢了冯德和花火的号码牌呢?”

  “这太简单了!那我就马上藏好手中现有的号码牌,再利用B组的邪牙与玲玲中的任何一个,干掉冯德和花火,那修花她手中那两张A组的号码牌一共也就只值一分!”

  “狐狸精,你的心是不是太黑了一点?”我不快地道。

  “狐狸精当然是要害人的。”齐琳笑着对我扮了个鬼脸。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讨人厌的。”

  “你说什么?我没听到!”齐琳转身就跑:“时间不多了,我们得快些赶回流星森林那边,我觅着B组成员他们的气息,直接冲过去。”

  “谁要跟你走!”

  “你不担心男人婆会吃我的亏吗?”

  “算你狠!我跟你走!”

  齐琳的捕捉气息功夫不知要比我强上多少倍!我就这样在她的带领下飞速赶回流星森林,在茂密的丛林中寻找B组的宿地。

  “狐狸精,离缓冲期结束只有几分钟了!能赶上吗?”我和她在巨树之间飞跃。

  “老公,你在担心什么,是为我还是为男人婆了。”张开双臂在空中疾驰的齐琳望着前方笑道。

  “当然是为袁茵了,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替你这种人担心。”

  “为什么你们男人总是口心非!”齐琳对着我扮了个鬼脸。

  “那是因为我们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表达感情的动物。”邪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们前方的巨树上。

  我和齐琳对视一眼后,在与邪牙大约相隔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也不见得,据我所知,邪牙大人是与众不同的,您可是特别会表达自己感情,据说感情越强烈的时候,死的人就越多!”齐琳微笑道。

  “你这不是变着法子骂我不是男人吗?”邪牙从容地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架。

  “人家哪敢?其实最清楚你是不是男人的人应该是把你生下来的母亲吧?不过听说你已经把她杀了。”齐琳故作漫不经心地道。

  “齐琳姑娘是想激怒我吗?”邪牙不怒反笑。

  “邪牙大人不会这么小气吧?自己做都做了,难道还怕别人说不成。”齐琳的眼珠飞快地转动。

  “就算我被激怒了,齐琳姑娘你又有几成把握弄到我的号码牌?”邪牙轻声道。

  “如果要硬抢你的号码牌,那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过……”

  “不过什么?”邪牙神色一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现在离缓冲期结束还有九十秒,你马上就会明白了!”

  “马上就明白你在故弄玄虚吗?不过我倒是很感谢,你们给我送来了两块号码牌!”邪牙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了。

  “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都齐聚在这里,姐姐,看来我们运气不错啊!”娇笑着的修花与李虚焰一同从林间深处快步走了出来。

  邪牙与齐琳同时面色大变!

  “那都是妹妹你神机妙算。”李虚焰也媚笑道。

  “琳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鬼心思,邪牙,这里没你的事,只要你乖乖地站在一边看戏,我也不想为难你。”修花淡淡地道。

  “多谢姐姐,不过齐琳姑娘诡机多端,我不得不防。”邪牙忙道。

  “我看她还能飞得出我的掌心!”修花凝视着自己张开的右手不以为然地道。

  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的齐琳咬着牙狠狠地道:“就算死,我也要拖邪牙下水!”

  “离缓冲期结束还有最后十秒!”李虚焰抬头望了望蔚蓝的天空。

  此时,位置分别站成三角形的齐琳、邪牙、修花同时开口倒数:“十……九……八……七……”

  势成三角同时倒数的三人神情却是各不相同,齐琳眼中流露出的是绝望与愤怒、邪牙纷乱的气息让人查觉到他那明显的不安、盛气凌人的修花如女神一般一副渺视天下的神情!

  “五……四……三……二……一……”三人同时有了动作!

  “终极滞魔结界发动!”双臂大开的齐琳大吼一声,无色的光爆炸似从她体内的射出!

  我们身边的世界突然静止了!跃到空中准备大开杀戒的修花被定住了身形!在地面支援的李虚焰也无法动弹!想冲到齐琳身前保护她的我也被悬在了空中!

  但似乎还有一个人能行动?邪牙!邪牙竟然丝毫不受齐琳的“终极滞魔结界”的影响,他如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飞修花身后,双掌交叠对准了修花的背心!这时我心中雪亮,他得到了齐琳“终极滞魔结界”中的移动权!齐琳是故意没有静止他的行动!

  这里我必须说明的是,虽然我从容地描述了每一个人的动作,但静止的时间并不长,只是一瞬间!准确地说,所有人被静止的时间只有二分之一秒!二分之一秒后“终极滞魔结界”完全解除!

  但邪牙已经得手了,随着“砰”的一声闷响,修花的心脏部位溅出一道刺目的血柱后!她的整个右胸腔处多出一个大大的空洞!

  而施展“终极滞魔结界”的齐琳则喷出一蓬血雨后,勉强施出“滞魔结界”的她脱虚般的一头栽向了地面。

  见势不妙的李虚焰如一道红色的流火闪电一般向空际逃去!邪牙身形一动立即从正向下坠落的修花尸体旁消失了,他再次出现时,是李虚焰的正后方,他双手再次交叠在一起!

  “啊!”邪牙忍不住发出一声悲鸣,他身体内至少三分之一的血液被重掌震得以雾化的方式从他的毛孔中喷了出来!而偷袭他的人正是原来一头栽向地面的齐琳!齐琳在他追击李虚焰时,突然飞到他身后,结结实实地将双掌拍在邪牙背心!

  已经变成血人的邪牙与力尽脱虚身上没有一丝血色的齐琳分别落在了地上,两者不同的是齐林无力地躺在落叶上,而混身是血的邪牙竟然仍然站着?

  “你就是这样对待合作伙伴的?”狞笑着的邪牙透过血色的眼镜片露出怨毒的目光。

  “没办法!我不趁着这个唯一的机会出手,你马上就会调准枪头,立即干掉我这个合作伙伴,我只是比你先下手罢了!”躺在落叶上的齐琳微笑道。

  “可惜的是,你还是没有杀死我!”此刻摇摇欲坠的邪牙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狰狞的恶兽,危险的气息从他体内一波波地蔓延向四周。

  “你比我想像中的要强很多,但我已经尽力了,如果我不是刚发动过自己身体不能承受的“终极滞魔结界”的话,刚才我那一记偷袭应该可以杀死你的。”齐琳无奈地道。

  “这样说,我要一定要好好地感谢你了!”

  “你当然要感谢我,我替你除掉了你一直顾忌和害怕的姐姐,现在你终于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个恶毒的贱人的离开,真让我很开心!她以为我是尊敬她,其实我很清楚,在我四岁被逐出神族时,她就在偷偷地我体内植入了可以随时引发的“超级毁灭细菌”!”

  “你的确是很聪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战斗力早就超越了她,但为了不让她察觉这一事实,你始终都在隐藏着的实力终于可以释放出来了。”

  “再次感谢你为我制造的二分之一秒!”

  “知道感恩就好!这次我们的合作就暂告一段落吧!希望下次的合作能更愉快。”

  身体一直在淌血的邪牙艰难地抬起了头:“我会非常期待的。”

  “老公,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要靠近邪牙,他的身体虽然三十分钟内不能移动,但他还是可以发出石破天惊的临死一击,如果你不打算和他同归于尽的话,最好别惹他!”

  举起气魔剑“红牙”正准备痛打落水狗的我被迫停了下来。

  “老公你去把死鬼修花的号码牌拿走,我们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对付这只垂死挣扎的野兽。”

  “不错,我们找一个有利地形对邪牙大人展开远程攻击,到时一定会很过瘾,不过,我想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和邪牙成为合作伙伴的?”我一面在搜索修花的号码牌一面道。

  “你真是深爱着她的男人吗?这种事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超梦四奴死的时候,她有半个小时是行踪不明的,难道你忘了吗?她就是那个时候去找的邪牙,然后订下合作诛杀修花的计划。”笑盈盈的玲玲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你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倒是什么都很清楚吗?”齐琳面色一变。

  “人家也是事后推断出来的,不过,现在人家要说的是……”玲玲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后厉声道:“山藏,出来,除了邪牙,其他的人全都给我杀了!”

  一身黑衣的山藏带着无限的杀气面无表情地应道:“是,主人!”

  

第六章 离开以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