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第二次联手

    

  我与冯德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立即扭头对袁茵道:“小茵,你在地面用魔法援助!我和冯德联手与她近战!”

  没等袁茵回答,我与冯德已经如两只大鸟一般冲天而起,我们一左一右如两道闪电穿越层层绿荫逐渐向李虚焰逼近。

  就在我们快要接近她时,整个天空突然暗了下来,超级火术士李虚焰的身体悬在了空中,只见她左手向天空高高掣起,右手对准了我们这个方向。

  “怎么回事?”

  “她的左手竟然吸收了整个失落之都的阳光!”冯德惊道。

  原来我们突然置身于黑暗之中,竟是李虚焰将失落之都的阳光直接吸收了!远远看去,就像从太阳中射出一道圆锥形的金色光柱直入李虚焰左掌掌心,只听她轻叱一声,一条巨大的金色的火龙从她右掌掌心迸出,呼啸着袭向我和冯德。

  那巨大的金色火龙还没靠近我们,我们就已经被它“身体”所散发出来的灼热气息逼得节节败退,可以想像,如果被这条火龙碰到的话,我和冯德瞬间就会化为灰烬!李虚焰刚才果然不是在威胁我们,她的确是一出手,场面就变得不可收拾,我们在她面前的确是不堪一击。

  “老大快回来!”双手交叉于胸前的袁茵用魔法能量制造出了一个半圆形蓝色水结界,我和冯德在千钧一发之际,退到了结界中,盘旋飞舞的金色火龙在一瞬间将我们置身这片丛林变成了火海!但我很清楚,就算在袁茵制造的水之结界中,我们也不可能维持多久!我们都可以很清晰地看到,罩在我们头顶的水之结界在金色火龙的攻击下,正缓缓地变小!

  “袁茵,你可以支持多久?”冯德望着头顶的金色火龙冷静地道。

  只是一瞬间便已满脸涨红的袁茵咬着牙道:“三分钟左右吧!”

  “好样的,果然不愧是西门家的人,周兄,还记得你答应过我,要为我做一件事吗?”冯德将目光投到了我的身上。

  “那个要求不能成立,因为我没有离开。”齐琳目光闪烁不定。

  “其实那个时候,我想求你答应的事是在危急的时刻,我们暂时合体!”冯德沉声道。

  “暂时合体?”我惊道。

  “难道周兄忘了我在超梦六杀中有内线吗?我已经弄到了超梦六杀的“合体密技”六星幻月!”冯德兴奋地道。

  “你不要忘了,我们两个人的战斗力,平均只是A级,就算合体在一起,也不可能斗得过李虚焰的!”我摇头道。

  “周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怎么会要求和你合体!难道你忘了,我们体内各有半本“剑玄录”,合体之后我们体内就有一本完整的剑玄录了!虽然现在我们都离剑玄录的终极阶段第五层尚有一定距离,但我们每个人体内的剑卵都已经到达第三层左右,两个第三层融合之后,效果虽然不可能达到第五层,但威力也绝对不会差到哪去!来吧!让我们彼此体会一下拥有超级战斗力的感觉。”冯德不住地煽动我。

  “老大,不行,你不能和这个王八蛋合体,他一定有什么阴谋的。”正在苦苦用水之结界抵御金色火龙进攻的袁茵咬着牙道。

  现在结界的顶部已经快收缩到我们头顶了!结界内的空气也开始沸腾!而结界的周围早已化为焦土。

  “合体后是否精神也融合?”一直沉默着的齐琳突然道。

  “精神融合在第一次合体时是不可能达到的!所以为了不让精神状态影响合体后的战斗力发挥,我可以将精神主导权交给周兄,事不迟宜,请周兄快些决定吧!”

  “让我再考虑一下。”我重重地喘着气,因为我不知道与他合体后会出现什么局面,我还能做回我自己!

  “老大,死就死,拒绝他。”双手交叉于胸前的袁茵此刻已经汗如雨下。

  “冯德,我可不可和你合体?”面色苍白齐琳突然道。

  “不行,我能和周宁合体,一个是因为我们都是修习剑玄录,气脉是相同的,而且我也收集过周宁的血样,调查过我和他合体并不会产生排斥现象;如果我冒然和你合体恐怕双双毙命的机会是百分之九十五!而且就算和你合体侥幸成功的话,也不可能是李虚焰的对手。”

  “好!我答应你。”紧迫的局势已经容不得我再我考虑,袁茵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把双掌和我抵在一起!千万不要松开!看着我的眼睛。”

  我依言将双掌与冯德抵在了一起的刹那,我突然看到他的双眼分别射出两道红光遁入了我的眼中,我的身体便如触电一般地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很快我就觉得自己的灵魂被震得离开了我的身体进入了冯德的体内,他的灵魂也占据了原来属于我的躯体,但我的灵魂进入他身体后,一种撕裂般的痛楚立即向我袭来,巨大的痛苦下,我的灵魂又被迫退回了自己的身体,他也一样,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我与他的灵魂不断地进行着交叉互换,很快,我们的身体疯狂地旋转了起来,渐渐地,我们的身体与灵魂在一团白光中融合在了一起。

  白光散去之后,一具新的躯体诞生了!我虽然无法看见自己和冯德合体以后的模样,但从齐琳与袁茵惊讶的眼光中判断出,此刻的“我”绝对与以前的自己和冯德有很大不同!至少从外貌上来说。

  我想控制我与冯德的“新生躯体”,却惊觉“我”连小指头都无法动弹一下?而袁茵已经到了崩溃的极限!

  “这是你的精神体与我们的“身体”的“同步率”无法协调的原因,要想驾驭这身体,你的精神体与“我们的身体”的“同步协调率”最少要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现在你马上闭上眼睛,什么东西也不要想,让精神状态自然与身体协调。”体内的冯德提醒我。

  此时我只有闭上眼睛顺其自然,就在眼前一黑之后,“我”的脑部立即放出一道红色电流向身体各处蔓延,不到一秒的时间,“我”脑部放出的红色电流便布满了“我”整个身躯!我能控制“我”的身体了!

  脑中突然又掠过无数流星般的记忆碎片后,冯德所拥有的特技与能量也被“我”完全消化透解析了!

  “啊!”随着袁茵一声惊呼之后,水之结界消失了,金色的火龙带着灼热的炎浪向我们袭来!

  “我”举起了左手,一声轻叱:“剑魔吸!”

  “我”的左手立即被笼罩在一团黑芒之中,那金色火龙如有灵性一般,见到“黑芒”立即扭头飞天空飞去,“我”轻笑一声:“收!”

  那金色的黄龙立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它从空中硬生生地拉了回来,转瞬间便被吸入了“我”左手的“黑芒”中!合体后冯德的独本绝技“剑魔吸”强大得超乎想像。

  悬在空中的李虚焰无法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的“剑魔吸”是专门吸收能量的,无论自然能量、魔法能量、或是武道真气,我统统可以吞噬掉!”“我”哈哈大笑。

  “我就不信这个邪!”已经储存了不少阳光的李虚焰一声怒吼,三条张牙舞抓的巨型金色火龙从三个方向袭向“我”,三条火龙烧红了头顶的之方天空!

  “雕虫小技!”“我”不屑地道将左手轻轻一挥:“剑魔吸,吃了它们!”

  三条金色火龙在“我”剑魔之吸力的牵引下化作了三道金黄色的光柱泥牛入海一般投入了黑芒之中,在金色火龙被“我”吸收的瞬间,“我”已经用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到了李虚焰身后,右手一伸:“出来吧!气魔剑!”

  “我”的右手中立即多了一把黑色的长剑,气魔剑此刻轻松地进化到第五阶段“黑杀”!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见势不妙的李虚焰自然不愿坐以待毙,化做一道流火向前飞射,整个失落之都重新回到光明之中。

  “大婶,你的速度太慢了!”再次轻松追到她身后的“我”将手中的“黑杀”一挥,剑锋接触到她左臂的一瞬间,她的左臂立即被黑杀吸进了剑体之中,气魔剑的原主人哈兹无尔曾对我说过,黑杀,属性无,中剑者的肉体将被吸收!

  血光一闪,识得厉害的李虚焰竟将自己的左臂削断。

  “我”放声狂笑:“这样的挣扎很有意思吗?”

  “太阳拳!”中剑后身体向下疾坠的李虚焰施出了最后的绝招,一刹那,整个失落之都再次笼罩回黑暗之中,所有的阳光尽数射向我的双目,猝防不及的我双眼顿时一片漆黑,当我的眼睛在十秒后恢复光明时,李虚焰早已逃之夭夭了。

  站在焦土上的齐琳与袁茵都被“我”的超级战斗力震撼得无法言语。

  落到她们身边的“我”一面开始搜索邪牙和玲玲的气息,一面对她们道:“一不做,二不休,我要趁着现在的合休状态找到邪牙和玲玲,将他们杀了!”

  “你是老大还是冯德?”袁茵小心翼翼地望着“我”道。

  “我”洒然一笑:“我是周宁!”

  “可是一点都不像你啊!”齐琳双眉紧锁。

  “合体之后,外表自然是会改变的!”“我”终于发现了玲玲与邪牙的气息。

  “狐狸精说的不是外表,是感觉,你现在给人的感觉一点都不像那个亲切的老大。”袁茵摇头道。

  “我自己不觉得。”“我”一面说着,一面开始锁定玲玲与邪牙的具体位置。

  “也许是合体将他心底潜藏的狂傲与嚣悍激发了出来吧?”齐琳担忧地道:“一般来说,合体之后,精神状态都会在剧烈起伏中上升,如果控制不好,就很容易暴走!”

  “好了!你们在这等我,我干掉邪牙和玲玲后,马上就回来!”“我”身形一动,便冲天而起,如一束黑光直射向玲玲与邪牙的所在地。

  刚才的李虚焰制造的火龙并没有在流星丛林引起大范围火灾,在高空疾掠的“我”的眼中,茂密的丛林中不过是多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此刻足下的千万棵巨树因为我的疾速移动,已经化作了一片移动的绿影。

  “移动地点到达,用时一分二十秒。”“我”无声无息地落在了丛林中的一个小湖之畔:“就让我看看自己究竟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吧!”

  清澈的湖面映出“我”的倒影,这时“我”才得已一睹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我”的个子高了不少!身上的肌肉虽然说不上非常发达,但也异常的结实;紫色的短发嚣张的直立着,眼眸的颜色变成了银色,五官不算很俊美,但却有一种凶悍与残忍的感觉。

  “奇怪,刚才人家还感觉到黑衣鬼面男的气息,怎么一下就没了?”玲玲的声音从林中传了过来。

  “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和****找出来,一定要他们为刚才的搅局付出代价。”邪牙显然经过三十分钟的自我疗伤后,完全恢复了正常状态,他果然不愧是神族用数千年时间打造的“战神”!

  “两位不用花费力气搜索了!”“我”大声地道。

  满脸惊愕之色的玲玲与邪牙立即林间闪了出来,他们本能地从“我”的气息中察觉到了极度危险的信号。

  “帅哥你是什么人?看样子,不像是圣妖一族的人!难道是新的擅入失落之都者?”玲玲很快就将一脸惊愕换成了天真浪漫的笑容。

  邪牙习惯性地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沉声道:“朋友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你们马上就要成为死人了,所以也就不必花费力气去寻找什么黑衣鬼面男和****了。”“我”朗声笑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邪牙警觉地道。

  “我是你们的老朋友了,难道你们没发现吗?那就委屈你们做一回糊涂鬼好了!”“我”用看着待宰的羔羊般的眼光凝视着这对狗男女。

  邪牙突然消失了,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我身后的湖面上,双手交叠的他对准了我的背心,他轻叱一声,虽然无形,但威力却异常惊人的“邪破神裂弹”轰向了“我”的背心,修花就是死在这一招之下。

  可惜他现在进攻的目标是“我”!在湖面掀起滔天巨浪的“邪破神裂弹”还没碰到“我”的身体,“我”就已经抢先移到了邪牙身后冷冷地道:“这种慢得像乌龟的速度,就连我的衣角也碰不到,好好反省一下吧!”

  “啊!”被我一脚踢得喷出一蓬血雨的邪牙如流星一般向湖边的丛林撞去,几棵巨树被他撞断之后,他才勉强停住了横飞的势头。

  “你想趁机逃走吗?这可不行。”“我”射到玲玲身前,将想向林中逃窜的她拦了下来。

  “帅哥,你不会做出伤害女性这种恶劣的行径吧?而且人家还是孩子,你真的忍心?”玲玲换上了一逼楚楚可怜的表情。

  “行了,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我眼睛盯着她,左手反手向后一抓,将想从后方偷袭我的山藏的右腕紧紧捉住,再一振腕,山藏便被我狠狠地甩了出去,十数棵倒霉的巨树纷纷成为了山藏的垫背。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凶?我喜欢温柔的帅哥。”

  “我也喜欢诚实的美女。”“我”用右手抬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道:“把你的真本领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强到什么程度!”

  “讨厌,人家哪有什么真本领,如果一定要说厉害的地方就是在床上,帅哥你要试试吗?”将头扭向一边的玲玲羞涩地道。

  “无论在什么地方,你都不会是我的对手,不过,你还是先躲过你同伴的攻击,留着小命再说吧!”“我”冷笑着用凌厉的目光扫向四周,此时我已经被八个“邪牙”的影子从八个方位团团围住了,每一个邪牙都双手交叠对准了我,当然也可以说对准了玲玲。

  “帅哥,你说这八个邪牙中哪一个是真的呢?猜对的话,人家有奖品送给你哦!”玲玲毫无惧色地道。

  “奖品是你的身体吗?十年后也许我会考虑收下,现在你就先做“八方邪破神裂炮杀阵”的炮灰吧!”“我”话音未落,八个“邪牙”同时出手了,八道威力骇人的“邪破神裂弹”分别从不同的方向袭向我的身体。

  玲玲故意发出一声尖叫,然后猛地跃到了我的头顶的天空,双掌对准了下方的我:“山藏,体杀!”山藏闪电般出现在她身前,然后将身体化作一道黑色电流撞向我的头顶,此时的我不但是八方受敌,还兼受灭顶攻击。

  “剑魔吸!来者不拒!收!”一团飞速扩大的“魔吸黑芒”将我的身体完全罩在其中,不但八道威力霸道的“邪破神裂炮”触及“剑魔吸”泥牛入海,就连化作黑色闪电撞向“我”的山藏的身体也在触到“剑魔吸”的一瞬间,迅速枯萎!她的生命力与体内的真气完全被“我”的“剑魔吸”夺走了!一秒钟之内,疾速老化的她便成为了一具银发乱舞的白骨!白骨在转瞬间也化为齑粉消失在空气中了!

  “我”对着面如土色的邪牙与玲玲傲然道:“两位还有什么看家本领,尽可拿出来!最好不要让你们的独门绝学陪着你们到棺材里去。”

  玲玲与邪牙对视了一眼后,立即对着我笑了起来:“帅哥真的要置我们于死地吗?”

  “真想不到你竟然还能笑得了来,一直跟随着你的山藏死掉了,你不痛心吗?”“我”故意刺激她。

  “痛心,人家当然痛心,不过人家痛心地是不能让帅哥你杀个痛快!”

  “什么意思?”

  “人家的意思是,帅哥你既然这么喜欢杀山藏,我就让你杀个够,山藏2号到山藏100号,你们统统给我出来!”玲玲双臂一张,无数细若发丝的灰色气体从她体内飘了出来,那些细若发丝的气体转瞬间便被风吹得漫山遍野皆是,这个时候那些气丝不但没有消失,还不住地膨胀,眨眼间,一个个人体的模型便形成了,气体不断的蠕动着,人体模型在蠕动中渐渐地清晰了起来,九十九个黑衣山藏分立在山野之间。

  原来这“山藏”和“我”的“气魔剑”一样是由真气实体化后形成的!“我”的气魔剑是将真气转化成了金属,她则更绝,用真气来制造出与人类一模一样的智慧生命体,不但肉体完全让人无法分辨,智商亦不低,玲玲的实力不容小觑!

  不过,“我”认为,玲玲这些“山藏”制造出来之后,便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当然“她们”生存的首要条件自然是绝对服从玲玲的命令!

  “山藏2号到100号听令,给人家杀了那个嚣张的帅哥。”玲玲一声令下之后,漫山遍野都是“山藏们”的回答声:“是,主人!”

  “你不觉得这是一场闹剧吗?”“我”漫不经心地道:“以她们的防御力,碰到我的“剑魔吸”只有死路一条!”

  “那人家就祝你玩得开心点!”九十九个山藏厉叱着前扑后继地向我涌来!杀气遮天蔽日!

  张开“剑魔吸”的我不耐烦地道:“她们动作太慢了!我替她们加速好了!”

  “剑魔吸!超级吸收!”“我”一声怒吼之后,笼罩着“我”身体的“魔吸黑芒”如心脏一般开始勃动了起来,一张一缩之间,吸力发动!

  刹时天昏地暗,落叶狂舞,那九十九个山藏幻成九十九道黑光被尽数吸入了“我”的“魔吸黑芒”当中,衰老-腐化-消亡,所有的山藏都难逃劫难,走上了这条三步毁灭之路。

  “这样做除了消耗你自己真气以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望着一头金发已经凌乱的玲玲。

  她嫣然一笑:“人家早就知道帅哥你这么厉害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帅哥你已经死定了!”

  “这是我所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了!”我傲然道:“如果不是我想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你们早就被我捏死了,你竟然还不知天高地厚的敢跟我说这样的话。”

  “帅哥,你真的马上就要死了哦!因为那些山藏们都是有毒的!这是人家特意为帅哥你打造的巨毒山藏,她们每一个都可以轻易毒死一头抹香鲸,而现在你吸收了九十九个,这可真太有意思了!”玲玲兴奋地拍起了手来。

  “那我到现在为止为什么都没事啊?”“我”冷笑道。

  “因为人家用的是慢性巨毒,如果毒的性子太烈的话,你恐怕在吸收到了一半时就会察觉了!时间我已经计算过了,最多还有三秒,毒就要发了!”

  “三……二……一……,玲玲小姐,真是对不住了,我没有死,现在死地是你!”“闪电般欺身上前的我”将手中“黑杀”的剑锋狠狠地贯入了她柔软的胸膛!

  她就这样被我轻松地做掉了!因为她现在的移动速度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不灵活的木偶在做慢动作,我飞速出剑别说她没反应过来,就算她反应过来,也是绝对逃不开的。

  “不好意思,玲玲小姐,无论是什么能量透过“剑魔吸”进入我的体内,都会被净化成对我有利无弊的“超级能源”储存起来,可惜现在被吸进黑杀中的你已经听不到了。”“我”望着手中的黑杀喃喃地道。

  “唉!”站在一旁的邪牙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就算叹气也没用了!你除了踏上黄泉之路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我”用黑杀指着他厉声道。

  “我是为你这个自大又无知的家伙叹气!”邪牙用手扶着眼镜:“玲玲的真身早就趁刚才制造“山藏”时逃出了!”

  “少在我面前信口开河!好吧!就算她已经逃走了又怎么样?反正你是不要想活着从我面前离开!”

  “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逃!不过……原来打算与西门断天一战时再用这招的,现在就被逼着使用这一招,真让人不甘心啊!”他缓缓地将眼镜摘了下来:“朋友,好好地感受一下我真实的战斗力,让你见识一下没有被“约束力量眼镜”压抑的我的真实战斗力!”

  他静静地站在“我”的前方,外表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我”清晰地察觉他的战斗力疯狂地在上升,他微笑着对“我”道:“一直被压抑的战斗力量的释放需要一个过程,如果我在瞬间将我的战斗力全都唤醒的话,我的肉体与这片流星丛林恐怕都要被毁灭。”

  “砰砰砰!”数声巨响,他身体周围的巨树与石头都被他释放战斗能量炸得粉碎,一时之间炸声连绵不绝,尘埃升腾,当尘埃落定之后,只见邪牙站在一个被他战斗能量释放轰出来的圆坑中向“我”微笑。

  “这就是神族用数千年心血来打造出来的“战神”的真面目吗?我看也不过如此。”

  “多谢夸奖!”邪牙笑道:“同时我也多谢你可以让我展开自己从出生到目前为止唯一一场无拘无束的战斗。”

  “还是那句老话,你准备踏上黄泉之路吧!”“我”闪电一般向邪牙飞纵而去,手中的“黑杀之剑”被“我”挥舞得如同长鞭一般延伸着向他抽去。

  他猛地向后暴退,他竟然从容地躲过了“我”的攻击?很显然,在完全释放之后,他的速度已经到达了能跟上“我”动作的程度!

  “黑杀无双乱舞!”“我”轻叱一声,手中的黑杀之剑无限延伸,随着“我”的右腕疾速转动,黑杀之剑已经幻作了无数乱舞的黑影将我前方数百米的面积完全笼罩,那些巨树与岩石都被我的黑杀乱舞切割成一段段光滑的物体,“我”越舞越急,那些乱舞剑阵中的东西也被切割得越来越碎,最终化为齑粉。

  “这样的大范围攻击,对我是无效的!”邪牙突然从“我”身后的地底中冒了出来,原来刚才我出剑那一瞬间,他强行钻入了土中!

  “谁说没有效?杀鸡是不必用牛刀的,就让你死在我的大范围攻击招术之下吧!”“我”厉声道:“真黑杀无双乱舞!”

  以“我”的身体为圆心,直径一公里的“真,黑杀无双乱舞阵”立即发运!此刻的我就像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珠当中一般,不过这个圆形剑阵几乎是可以毁灭一切的!

  邪牙这次故计重施,在“我”的超级剑阵发动的一瞬间,他就如流星一般直入地底,“我”当然不会就此放过他,“我”带着超级剑阵也追入了地底,他见“我”追来急忙越射越深,“我”自然是穷追不舍,而“我”带着的剑阵竟在地底坚硬的岩石层中削出一条巨大的圆形地道!

  虽然“我”不知道他究竟将逃向何方?但“我”一心想追上他,让他死在“我”的剑阵之中,所以也不顾一切地向下追击。

  我们一个追一个逃,穿越岩石层,穿越了岩浆岩层,“我”虽然在追击,但心中也做好了等待邪牙随时反击的准备,他的战斗力完全释放后的确深不可测,但“我”现在的状态亦不是最强状态,要知道“我”从合体到现在,已经通过“剑魔吸”储存了不少“超级后备能源”!“我”与他全力一战时,想必一定非常过瘾。

  正在盘算着如何尽快与邪牙杀个痛快的“我”突然觉得眼前一亮,我已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地底岩窟之中了!放眼向前方望去,散发着亮光的物体竟然是一座巨大的水晶古城!“我”与邪牙在不知不觉间竟然闯入了一座深埋于地底的水晶古城?

  

第八章 第二次联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