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失落风暴

    

  邪牙站在水晶古城门前微笑着向“我”招手:“你的速度好像有一点问题。”

  “你别得意,我将真气分出了很大一部分用在维持剑阵,自然不能象你这样全速前进那么快!不过我发现你替自己选了一个不错的墓地!”

  “谁会死在这里还不能下定论!”邪牙轻抚着水晶城墙道:“我看不如这样吧!我们就在这座水晶城中一决生死好了!我在这座城的中心位置等你,我绝不会再逃!”

  “我”望着邪牙迅速消失在视野内的身影傲然道:“不逃最好!”

  “我”收起“真无双黑杀乱舞剑阵”飞掠进了水晶城门,城内一片死寂,除了邪牙的气息外,没有任何生命的际象,放眼望去,这座完全由水晶打造的古城不但有街道,还有各种风格不同的建筑物,普通城市中拥有的各种建筑与设施,这水晶城中可以说一样都不少,这无人的水晶古城有些像传说中的仙境!

  正当我准备追着邪牙到这座古城中心一决生死时,突然头痛欲裂,身体有一种要撕裂的感觉,我暗叫不妙,这时冯德的声音在脑中响了起来:“周兄!合体时间到了!我们不得不分开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身体突然开始急速旋转,身体分裂的痛楚越来越强烈,脑中的意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我”已经无法再控制这具身体了!

  “砰!”的一声过后,“我”的身体冒出一团黑气,黑气缠绕中两具身体分了开来。

  我和冯德都倒在水晶地上相视着不住地喘气!我的身体内还残留着撕裂般的痛楚。

  “还等什么?再来一次,赶快合体呀!”我急道。

  冯德不住摇头:“我和你在一年之内是不可能再次合体了!如果在一年之内强行合体的话,我们的灵魂与肉体都将在瞬间崩溃。”

  “你在开玩笑吧?这个时候说不能合体了?刚才你为什么不提醒我?”我无法置信地道。

  “我怎么提醒你,完全占据那个合体意识的人是你,而我除了在开始你还没进入状态时说几句话,就是快要分体时才能说话了,其它时间我的意识为了不干扰你,都被强制进入睡眠状态,我只能在心灵波动制造的梦境旁观你的行动!是你自己太过自信,没有速战速决才会落到这样的局面!”冯德埋怨道。

  “什么速战速决?你自己也看到了,邪牙的完全释放体与我们的合体根本就是一个级别的!还有那个玲玲,她的真面目还没露出来!”我急忙为自己辩解道:“还有,当时我的精神状态有些狂化!我也不是很好控制啊!”

  “现在不是我们相互推卸责任的时候,我们首先要面对的是怎么保住小命!”冯德沮丧地道。

  “现在我们两个人别说在“完全释放体”的邪牙在前面不堪一击,就算是压抑状态下的邪牙也可以轻松杀死我们,冯兄,看来我们是小命难保了!”我苦笑道。

  “以我们现在的本领,是不可能从原路重返地面了!目前要想延长小命,只能在这个水晶古城中与邪牙玩捉迷藏了!”冯德无奈地道。

  “原来刚才的高手是两位剑玄门徒的合体啊!难道能将我逼到哪种程度!佩服,佩服!”邪牙的声音在整座空城中回荡着响了起来。

  “闭住气息,大家分散逃命!好自为知吧!”闭住气息的我从地面上弹了起来,向与邪牙逼近相反的方向奔去。

  “周兄!这个时刻,大家还是不要分散的比较好,关键时刻,还可以一个人吸引他的注意力,一个人偷袭啊!”冯德紧紧地跟在了我的身后。

  邪牙的气息突然间也消失了,他这个猎人现在当然不会主动提供自己的位置给我们这两只倒霉的猎物,我和冯德现在的速度相对他来说恐怕慢得就像蚂蚁一般,所幸这水晶古城中的建筑与设施极多,也就造成了地形非常复杂的局面,我和冯德就借着这些掩体小心翼翼地躲避着随时可能出现在我们身旁,将我们一举击杀的邪牙。

  “两位快些出来吧!把你们的号码牌交给我之后,我会考虑让你们在这水晶城中自生自灭的。”邪牙的声音不断在城中徘徊。

  谁会相信他的鬼话,我与冯德心惊胆寒地朝着古城的中心地带进发,虽然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有些过时了,但事情总是真亦假时假亦真,大家都在猜对方心思的时候,常常会因为过份考虑,而做出一些愚蠢的判断,这时我和冯德只能祈求奇迹发生了!

  “两位可真会躲!不过这城中的空间就只有这么小,我劝两位还是乖乖地站出来,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我说了让你们在水晶城自生自灭绝不是骗人,你们想一想啊!你们活着一个号码牌对我来说值一分,两个就是两分!如果你们变成了死人,两个加起来也不过一分,所以杀你们二人,对希望快速取得游戏胜利的我来说,是不明智的选择!趁着我还没发火,两位快些出来吧!一旦被我自己找到,两位的下场绝不会是一般的惨!还有周宁,我要告诉你,我已经让绿莹替我取出了那颗受到魔咒约束的心脏,现在换上的超级心脏不会再受到任何威胁,也就是说我就算杀了你,我也不会有事的!”

  邪牙的甜言蜜语夹杂着威胁当然不可能令我和冯德心动,我们只会越听越害怕,根本不敢想像落入他手中的情景,偷偷潜行的我们是能多活一秒算一秒。

  “两位再不出来,我可是要把这座古城毁掉了!”邪牙似乎有些耐不住性子了:“我给两位主动现身最后一次机会,我倒计时十秒之后,我就将这座水晶城宜为平地!”

  “十……九……八……七……”

  “冯德,我们和这座城市一起毁灭吗?”

  “难道还能有什么别的方法吗?在现在的邪牙面前,无论我们玩什么花样,也不太可能伤得了他。”

  “我们再合体一次试试,反正横竖都是死!”

  “你的主意是不错,但现在我力量根本就不足以发动合体之技了!”

  “……五……四……三……二……一”邪牙厉声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话音未落,这座水晶古城的上空突然多了无数亮晶晶的银白色粉末?那些浮在空中的白色粉末不断地翻动,转瞬间就依稀幻化成了一条龙的模样!

  整座水晶城突然开始忽明忽暗!一条张牙舞抓的银白骨龙翱翔在城市的上空,这是真正的龙!白骨之龙!

  这条原本埋骨于“齐家镇”地底的白骨龙此刻竟在此现身了!这条银白骨龙可是超级土术士王巅土与死灵之王霍维奇联手从地底得到的,想来一定是交给了邪牙随身携带!

  龙曾被喻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战斗生物,这条银白骨龙虽然只是一副龙的骨架,但战斗力应该绝不容小觑。

  忽明忽暗的水晶城上空突然传来几道闪电!盘旋在古城空际的白骨龙发出几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后,它张开了巨大的龙嘴,喷出一道道银白色的龙卷风!刹那间十数道巨大的银白色龙卷风在这座水晶古城中四处乱窜,所过之处,水晶建筑完全被摧毁,一分钟不到,这城水晶古城已经被疯狂肆虐的龙卷风毁掉了一半的建筑。

  如果不是我和冯德闪得快,好几次都险些葬身于风中,不过龙卷风再这样肆虐下去,我们马上就要失去了藏身的俺体,被邪牙发现肯定是迟早的事。

  “周兄,那边似乎有一个地下通道!”冯德指着一处被龙卷风宜为平地的废墟低声道。

  “那个地方原来好像是一座教堂似的建筑,下面不会有藏着什么魔鬼吧?”我一面说着一面全力奔向那个地下入口!

  借着飓风暂时的遮掩,如丧家之犬的我与冯德踏着水晶阶梯连滚带爬的进入了那神秘的地下通道。

  “想不到下面还有这么大的空间!”冯德感叹道。

  “这个地下水晶宫殿的确很大,里面的气氛也很诡异,我们找一找有什么适合藏身之处。”我朝着水晶宫殿的中心地带进发。

  “周兄等一等我,这样的圣地绝对是藏了什么宝物!说不定我们能借助这里的宝物反败为胜也说不定。”冯德追上了我。

  “满眼都是水晶柱子!哪有什么宝物。”我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中也非常希望能得到什么异宝,当然最好不要和冯德这个老狐狸一起分享才好。

  “哪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发出强光!”冯德指着左边惊道。

  我顺着冯德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不住闪烁的光源,不过当我们步入光源物体所在的通道时,却发现了两扇巨大的紫色水晶大门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而发出强光物体似乎就在紫色水晶门之后。

  “周兄,说不定我们找到了失落之都的宝藏库!”

  “那又怎么样?一是我们的小命现在随时可能不保,二是这两扇水晶门紧闭着,根本打不开。”我用力地推着纹丝不动的水晶门。

  “周兄闪开,我来试试!”冯德双掌对准了水晶门,一声轻叱:“剑玄之炮!”

  两道蓝色的剑气分别从他双掌中射出,当那两道飞射的剑气快要确及水晶门时骤然汇合成一道蓝色能量炮,“轰”的一下过后,水晶门丝毫不损,反而散发出阵阵渗人骨髓的寒气。

  “这两扇门的阴气极重,恐怕得至阳至刚的东西才能打。”冯德被寒气激得打了个寒颤。

  我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于是缓步走到了门前:“用我的方法来试一试!”

  我将双掌掌心划破,让鲜血涌了出来,我决定用以前替齐琳开启“九阴锁狱门”的方法一试,鲜血淋漓的双掌被我分别贴在两扇水晶门上:“冯德,我开门的时候你可不要偷袭我啊!”

  “周兄说的是什么话!我冯德岂是这等小人,而且现在正值危难关心,我和周兄携手共渡难关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偷袭自己的兄弟。”冯德慷慨激昂地道。

  “其实我应该说,打开门的瞬间,你小子可不能为了里面的宝物杀掉我。”

  “周兄太多虑了!对于我来说,世间最大的宝物莫过你我之间的友情,如果周兄信我不过,我可以立下几个毒誓如何?”

  “肉麻死了!几个毒誓?发誓对你来说像大甩卖的便宜货,有个屁用,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在担心,会突然被你小子偷袭,和你在一起真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听周兄的语气,好像一定能打开这两扇门似的。”冯德眼睛一亮。

  “一定那倒未必,只不过一试罢了,其实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门打开了,千万不要急着向我出手,弄清楚是什么宝物再和我翻脸也不迟的。”我苦笑道。

  “周兄难道忘了我们组员之间,是不可以相互伤害的,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冯德用“真挚”的声音道。

  “打开吧!”我大叱一声,立即将混有我纯阳之血的剑玄之气注入了两扇紫色的水晶门中,以我的双掌为中心,两扇水晶门上立即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

  “有反应啊!”冯德喜道。

  随着我注入的真气越多,水晶门中荡漾起的涟漪也越来越密,但我渐渐发现,两扇水晶门已经变被动为主动,开始自行吸收起我体内的真气来了,暗叫不妙的我想收起真气,但真气外涌之势根本都停不住!这样下去,我自然难逃被吸光真气而死一途。

  “冯德,门还差一点点就打开了,你快来助我一臂之力。”我扭头对冯德道。

  “真的是还差一点点就打开了吗?不会是遇到危险,想拖我一起死吧!”冯德小心翼翼地道。

  不愧是冯德,果然能完全猜中我的想法,我当然是死也不能承认,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你这样不合作的话,门打不开也不能怨我了。”

  冯德闻言后突然冲到了我身后,双掌抵住我的背心,将真心灌入我的体内。

  “你这么容易就被说服了,不会吧?”我惊道。

  “你回头看一看后边,就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被说服了!”他苦笑道。

  我一扭头,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邪牙正站在我们身后不远处微笑,这个混蛋竟然无声无息地追了进来!他身后还有一条张牙舞抓的银白骨龙!

  “看情形,两位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需要在下帮忙吗?”邪牙从容不迫地道。

  真气与我一道被水晶门抽走的冯德不住摇头:“不用了,不用了!”

  “如果你一定要帮忙的话,那我就拜托大人您千万不要伤害我。”我的双手已经被水晶门完全黏住了。

  邪牙轻抚着白骨龙那巨大的头颅道:“这个要求,就算我答应,它也不会答应的,你们就在黄泉路上相互作伴吧。”

  就在这个时间,我突然发现双手确及的水晶门竟完全虚化了,我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入了水晶门当中,冯德见状立即紧紧地抱住了我,想与我一同进入水晶门之中。

  “放开我,恶心死了,我最讨厌臭男人了!”半个身体已经被吸入了水晶门中的我怒道。

  “英雄所见略同。”冯德死皮癞脸地道。

  此时发觉情况不对的邪牙想冲上来将我们捉住,但由于水晶门的吸入速度太快,他还是慢了半拍!我与冯德一道被吸入了水晶门中!但是转瞬间,我又与冯德从水晶门中跌了出来,当然现在我们已经是身处神秘的宝库里面了!

  水晶门另一端的邪牙脸色大变,他也用双掌贴住水晶门怒叱道:“邪神之蚀,爆!”

  整座地底水晶宫都剧烈地震动了起来,就连刚刚从地上爬起的我与冯德也被震得再次摔倒在地上,但令人欣慰的是那两扇紫色水晶门丝毫没有受损!

  “我就不信我轰不开这两扇门!”邪牙的咆哮声中,受到他攻击的两扇水晶门剧烈颤抖着不断变幻颜色,这时整座水晶古城恐怕就像遭受到了十二级以上的地震一般,邪牙身后不少的水晶柱在他抵着紫水晶门狂轰滥炸时纷纷倒塌了!

  索性躺在地上享受震动的我这时才发现我和与冯德进入的宝库并不大,但整个空间都是由紫色水晶包裹着!看来我们置身之处应该算这座水晶城中最坚固的地方了。

  我突然有些后悔让冯德助我一臂之力!照刚才的情形判断,我的真气在被吸收尽之前,我肯定会被吸进来,不是借助我的纯阳之气,冯德现在一定在外面被邪牙拿来泄愤。

  “周兄你快看发光的宝物。”

  这所谓的“宝库”中只有一件东西,那就是一个悬在空中的菱形紫色水晶体,而水晶体中竟然有一个发光的巨卵!

  “真让人遗憾,原来是个蛋!”邪牙制造的“地震”已经停止了,我从地上爬起来,快步接近那菱形悬浮水晶体。

  “这个蛋说不定是什么超级召唤兽,遗憾随时可能会变成惊喜的。”冯德也急忙冲了上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所谓的超级如唤兽就交给冯兄吧!”我冷冷地道,这个发光的巨卵镶嵌在紫色水晶之中,冯德是没有可能弄得到手的。

  “君子岂能夺人之美,能进入这里完全是靠周兄的力量,所以能活着我就很知足了,可不敢与周兄争夺什么,我冯德可以发誓绝不觊觎这个神秘的光之卵。”

  “拜托冯兄你有点新意行不行,一天到时都被发誓挂在嘴边,告诉你,无论你怎么甜言蜜语,巧舌如簧,我都不会使用打开紫色水晶门的方法,却对付那个光之卵的。”

  “的确,这样做真是太危险了,弄不好会被吸进那个卵中!不过说不定,被吸进去之后,周兄会获得什么超级能量也说不定啊!”

  “行了!我这个史上最倒霉主角可不敢奢望那些传说中的奇遇,只要能活着离开这个水晶城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咦!这个发光的卵上面好像有很多咒文!”冯德一在绕着那个旋转的菱形水晶体一面喃喃地道。

  “那里面的力量一定非常地可怕!”我心中犹豫不决究竟要不要去接触那个神秘的卵。

  “失落之都在这地底深处建造水晶城一定是有什么特殊意义,而这水晶城中又打造了这么一个神秘坚固的空间来放置神秘光之卵,可见这个神秘之卵的价值一定是非同小可。”冯德继续在煽动我。

  “价值高又怎么样?就怕我自己无福消受。”我苦笑道。

  “难道周兄打算与在下共同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拜托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吓唬我好不好!”

  “邪牙一直守在外面,要想与他一战,周兄现在只有去试一试那个神秘光之卵了!”

  “让我再考虑一下。”我拍着头道。

  “别以为你们躲在里面我就奈不何你们!”安静了片刻的邪牙又开始威胁我们。

  “邪牙大人当然厉害,对付我们自然是有很多方法了,比如说现在凭一张嘴就可以将我们骂死。”心情郁闷的我索性对着安全区外的邪牙冷嘲热讽。

  “是啊!想不到天下闻名的邪牙大人最强的还是一张嘴,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啊!”冯德在激怒敌人方面的修为与我是不相上下的。

  “我让你们两只丧家之犬再得意一分钟就好了!如果你们侥幸余生的话,就等着抱头痛哭吧!”邪牙的话似乎不仅仅是在威胁我们。

  我和冯德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急忙向紫色水晶门靠近,隔着水晶门一看,都被邪牙的疯狂举动吓了一跳!他竟然将左臂放进了白骨龙口中让它吮吸邪牙的血液。

  “小白,快一点喝吧,这可是神族“战神”完全释放状态下的血液啊!”邪牙温柔地笑道:“很快你就可以获得新生命了!虽然只是一瞬间,只要你替我毁掉这扇碍眼的门就好了!”

  我皱起眉头着着冯德小声道:“这家伙在干什么?”

  “天知道!”

  这时吮吸着邪牙血液的白骨龙突然起了惊人的变化!本来都是白森森骨骼的龙头竟然重新被长出龙肉龙鳞,除了没有眼珠,这条白骨龙与活龙的头部一致无二!很快龙颈也重新获得生机,一分钟不到,原来那副龙骨竟然变成了一条活生生的青龙!只是没有双眼而已!属于龙的特殊强大气息弥漫了整个水晶地宫!

  邪牙缓缓地将自己的左臂从龙嘴中抽了出来,右手替自己戴上了眼镜:“被吸了不少血,现在很难维持完全释放状态了,不过对付你们两个肉脚,普通状态就行了!小白,替我将门打开!”

  那条重新获得生命的青龙张大了嘴巴!它那张臭嘴瞄准的方向自然是让我们苟且偷生的紫色水晶门!

  一个光点突然出现在它的血盆大口之中,转瞬间,那个白色的光点不断地扩大着!它在聚集能量,准备放出超级龙灭能量炮!

  当它口中的亮光强到耀眼时,我和冯德立即向“宝库”的两边闪去!

  “轰隆隆!”震得我整个人气血翻腾的巨响中,一道巨大的白色能量光柱不但轻易地洞穿了紫色的水晶门,而且还击在了包裹着巨卵的菱形紫色水晶体上!那菱形悬浮水晶体出人意料的只是出现了几道裂缝,并没有被破坏?

  放出惊天一击的青龙又在瞬间腐烂,化为白骨,再化为一滩白色的粉末!

  邪牙轻抚着左臂缓步从龙灭能量炮轰出来的大洞中跨进了“宝库”,他淡淡地道:“让两位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小白为了打开这两扇门付出了它所有的生命力,所以等一下你们在地狱见到它,记得要像它道歉哦!”

  “该道歉的人是邪牙你吧!竟然敢偷取我们龙族的东西!”齐琳与袁茵一同出现在了邪牙身后。

  邪牙回头笑道:“来得好!来得妙!虽然规定不能杀害自己的组员!但在此绝密禁地,那些巡场监督员不在现场的情况下我把袁茵一杀,到时再推个干净,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怎么知道巡场监督员没有跟着我们一同从我老公刨出来的地道直入地底!”齐琳轻道。

  “无论如何,现在毕竟是在地底,就算有几个不识相的巡场监督员跟来了,我也一并送他们归西。”邪牙漠然地道。

  “那我们四个人一起联手来会一会邪牙大人吧!”我将气魔剑红牙执在了手中,冯德也将双掌掠于胸前。

  袁茵低垂着双目开始咏唱起魔法口诀,齐琳举起了双掌对准邪牙。

  “肉脚就算再多,也是只有被人吃的份,我只用一招就可以送你们四个人归西了!”邪牙一只右掌高高擎起对着天空的方向,四气杀溢中,生死即将立判。

  “是谁!是谁弄破了超级禁锢晶体!”一道咆哮如雷的怒吼声突然从那个紫色菱形悬浮晶体旁传来,一个眉发皆白,身着一袭白袍的金眸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宝物库”当中!

  “是他!”我们所有的人都指着邪牙。

  邪牙看着那个暴怒的老者淡淡地道:“前辈是圣妖一族的长老吧!此番前来有什么见教。”

  “我见你妈个头!”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老者怒道:“你这个小王八蛋闯大祸了!”

  邪牙似乎对那老者深不可测的气势有所顾忌,他和颜悦色地对老者道:“长老可否明示在下闯了什么祸?”

  “你他妈瞎了眼吗?难道没发现这个封印晶体被你击破后,里面的卵不见吗?”老者的面色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显然他是气、急、怒都到了极点。

  “这个,在下不是故意的。”

  “现在你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你竟让它逃了出去!八千年啊!整整禁锢了它八千年,本来还有八百年,便可以将它完全净化的,你竟在这个时候放走了它!不但失落之都要大祸临头,就算是整个世界也要因此而遭殃。”老者不住地摇头。

  “它是什么东西?”邪牙显然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面色大变。

  “你们可知道,八千年前,各族曾经组织了一只数千人的精锐部队进入失落之都,结果那数千精锐部队,全都死在它一人之手!圣妖一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它封印起来,你们倒是厉害,竟然能找到这么隐密的地方!还能破坏这么坚固的守护水晶!”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邪牙的身体似乎都在发抖。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你们始终都要为此付出代价的。”老者幽幽地叹道。

  “如果不想付出代价是不是只有杀了你!”邪牙竟然瞬间就移动到了老者身后,双掌交叠对准了老者的心脏位置,他刚才的害怕当然只是想让老者放松警惕。

  “不知死活的小子,竟然敢对我出手,给我进去!”白袍老者身体冒出一团金光,被金光触及的邪牙立即消失了,当他再次出现时,竟然是在那个原来放置神秘卵的菱形悬浮晶体中,那个晶体所有的裂痕都在瞬间愈合,邪牙被关在了里面。

  “你们几个人也不要想有好结果……”老者用深邃的目光扫视着我们。

  “大长老,大事不好了!”郑南与郑北这两个引导我们进入失落之都的小孩突然出现,双双跪在老者身旁。

  “什么事!”老者极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道。

  “那个叫玲玲的选手,直接将守护“生之扇”与“红日圣晶”的卫士杀了,她还夺走了两件宝物!”郑北这个小女孩子带着哭腔道。

  “真是好大的胆子,她现在何方?”

  “她还没有找到离开失落之都的方法!”郑南显然要比郑北镇定得多。

  “这就好!你们传我的命令去召集长老会成员,我去解决这个贱人!”妖族大长老若有所思地道。

  “咔咔!”菱形紫色悬浮晶本中突然传来几声异响,将我们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只见被封印在水晶体中的邪牙的眼镜已经粉碎了,“轰”的一下,接着粉碎的是禁锢住邪牙的整个菱形水晶体!

  完全释放体的邪牙悬浮在空中淡淡地道:“既然碧月她已经大开杀戒,那我也和她一起血洗失落之都好了!”

  

第九章 失落风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