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散场

    

  坐在一辆窗帘紧闭的马车上,我不住地抹着额头上的汗,怀中的商岚妍犹在昏迷,所以的恐惧与不安都让我一个人承当。

  这样的出租马车,整个瓦岗堡随处可见,但愿西门断天不要发现才好!昏迷的商岚妍脖子上挂了一块刻着“绝”字的蓝色魔晶,我明白就是这个东西让她从西门断天身边逃走的,但这样的东西不会发挥太久的效力,因为魔晶发挥出魔力隔绝******身体散发出的气息是相当损耗魔能源的,这一块小小的“绝魔晶”虽然是稀世珍宝,但一旦使用,也就是最多能维持三个小时,而现在,三个小时说不定已经到了,西门断天很快就会找上她的。

  在此之前,只要能见到文剑圣诸葛撼野,就会获得唯一的生机!当今天下,也只有诸葛撼野一人能救商岚妍了,但诸葛撼野会救她吗?这个怀着魔王的可怜女人能得到文剑圣的同情吗?当年幻天大师能救怀着商妍岚的商霞,诸葛撼野应该也是那种每个生命都会珍惜的人!更何况商岚妍未必能把魔王生下来!我提出这样的要求会不会让诸葛撼野为难?这些我都顾不上了,我只能去碰一碰运气了,我本能地觉得,像诸葛撼野那样的人,应该会出手相救的,说不定,我还能见到两大剑圣对决的场景?诸葛撼野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啊!我不会连累到他吧!

  不过所有的一切,必需是发生在我赶到诸葛撼野之处以后才会发生,我没有信心能带着商岚妍赶到诸葛撼野之处。

  我的一颗心一直都是悬着的,这马车的速度不知道为什么慢得出奇,也许是我的心太急了,我不太敢去听窗外的人声,我深恐听到西门断天一声冷笑,这马车就会被剑气劈成两半,我也不敢要求马夫加快速度,深恐引起城中诸人的注意。

  我在马车中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为什么在这城中如此短暂的路程会变得如此漫长,我也许会和商岚妍一道死去。

  马车终于停了,我抱着商岚妍不顾一切地冲下了车,眼前就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大庙,无数身着白衣的“原教”信徒在庙前的大街上来来往往。

  “诸葛先生在吗?”我猛地抓住了一个带着长帽正在打扫落叶的白衣教徒。

  白衣教徒显然被抱着满脸血污的商岚妍的我吓坏了:“诸葛先生……”

  这时从庙中走来一个中年的教徒皱着眉头道:“诸葛先生不在这里。”

  “不是说要在这儿开讲吗?”我急道。

  “昨天诸葛先生见过西域江南国的皇帝后,取消了在西域江南的一切活动。”中年教徒缓缓地道。

  “怎么会这样?那诸葛先生现在还在皇宫?”

  “不,他走了。”

  “走去哪儿了?”我的心聚然沉入了无底的黑暗深渊。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好像听说他昨晚就离开岗瓦堡前往“邪都”去了。”

  我失魂落魄地抱着商岚妍几乎倒在了地上。

  “我建议施主你还是去找医生吧,你怀中的人好像受伤了。”

  “不用了,死人为什么要找医生?”西门断天那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传入了我耳中。

  我无力地抱着商岚妍抬起了头,看着秋风卷起满地落叶掠过西门断天身边,银发,黑衣,遮天蔽日的重重杀气!

  远在百步之遥的西门断天举起了一根手指,满街的人惊惶失措地逃亡,我却没有移动一步,我不想做徒劳的挣扎。

  “巧。”西门断天淡淡地道,死亡的气息开始侵入我的身体。

  我苦笑道:“巧。”

  “放下她,我可以不杀你。”他面无表情地道。

  我心头一惊,我还有生机?放下她?放下犹处在昏迷之中的她任西门断天杀死?我能这样做吗?

  “不行,我答应了要救她的。”我咬着牙抱紧了商岚妍。

  “你这是陪着她死,放下她吧!”

  “也……也只能这样了,我现在把她放下的话,我也太卑鄙了吧!我做不到。”我苦笑道。

  “那就一起死吧!我已经决定了,死杀你!”西门断天眼中寒光一闪。

  “等一等,别杀老大,不要杀我们的老大。”南宫北突然不知从何处跑到我的身前,张开了双臂护住我。

  “小北,你不要在这碍事。”我咬着牙道。

  “那就多杀一个。”长街上杀意纵横,西门断天的眼神也带上了浓郁的死亡的之色。

  南宫北却不顾一切地向西门断天冲去,我伸手去拉他,却没有捉住。

  “小北不要。”

  “她告诉我,我是可以变身的,老大,这次,就让我来对付敌人吧,你快点逃呀……”迎着杀气与恐惧的南宫北面部开始扭曲。

  西门断天的右手缓缓扬起,一道剑气形成的黑芒从他细长的食指中射出,疾若闪电一般向南宫北斩去,没有人不相信南宫北的尸体不会断成两截,血与内脏流满一地。

  “不要,我不要失去小书后再失去你了。”我的悲鸣竟是如此的无力!

  但奇迹却发生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凄厉嚎叫的南宫北抱着头冲天而起,不,应该说已经死亡暴走的南宫北冲天而起,闪过了那一道致命的剑芒,“刷”的一下,地面上多了一道狭长而深不见底的剑坑。

  凌空跃起的南宫北将抱着头部的双手张开,露出一张野兽般的面孔,血红的双眼中满是狰狞之色,白森森的牙齿带着说不尽的阴森,一头乱刺刺的银发影射出狂暴的颜色,他的身体焕发出一股属于尸体的腐败死亡气息,他身上的死亡味道在暴发的一瞬间竟盖过了西门断天的杀气?

  南宫北再度死亡暴走,这种脑死状态的死亡暴走将南宫北变成了毁灭一切的战尸,他在空中发出几声怪叫之后,就消失在了空气当中?战尸的本能使得他下意识地提高移动速度,逃僻西门断天能摧毁一切的剑气!

  长街之上,西门断天竖起一根手指孤孤地立在漫天飘舞的乱叶之中,他静静地等待着南宫北的袭击。

  虽然有浓郁的腐尸气息在弥漫,但我感觉不到南宫北的战斗能量,我知道他的战斗能量是属于突然爆发型,他会在出招的一瞬间,将战斗能量提升至顶点,但我仍然没有一点信心,他可能连西门断天的衣角都碰不到!

  “当再次发生死亡暴走之时,南宫北很可能就会脑爆而亡,如果不当场脑爆,他也不可能再度复原了!”小书的话又再度回响在我脑海之中。

  “死亡暴走的战尸战斗力能达到什么程度呢?我有一点感兴趣。”西门断天眼中突然泛起一丝兴奋之色:“那我就和你玩一玩!”

  西门断天双手握成拳头:“剑窝!”爆炸般的气浪立即从他身体中放射而出,我曾见识过西门断天“剑窝”的厉害,在他“剑窝领域”内移动的物体都会遭到无数由真空形成的孤形小剑刃撕裂!

  他发动“剑窝”的那一刻,他周围那些漫天乱舞的落叶全都被真空剑刃撕成齑粉,淡黄色的粉未弥漫了一条长街。

  令我意外的却是,我没有看到鲜血?如果说南宫北在他的剑窝中高速移动,不可能不受到真空剑刃的攻击!

  西门断天突然笑了:“好玩,在上面!”他一面说着一面举了右手食指,一道细细的黑色剑芒闪电一般向空中扫去,一条冒着鲜血的断腿立即从天空中坠落了下来,当那条断腿落到西门断天头顶十米左右的地方,瞬间就被无数的真空剑刃撕成了碎片!西门断天“剑窝领域”的高度是十米?

  大约十七米左右的高空,失去一条右腿的南宫北拖着一蓬血雨向与西门断天相反的方向掠去?这个脑部死亡的战尸竟然能感受到西门断天绝对恐怖的战斗力,产生本能的逃避?他高高跃起,想逃离西门断天的剑窝领域?

  “懦弱的生物虽然失去了意识,仍然是懦弱的生物,无聊!”他食指再轻轻一动,黑色的剑芒再度发动,血如雨下,南宫北又失去了一条腿,当另一条断腿落入“剑窝领域”中时,再度化为了血的碎片。

  只是电水火石之间,死亡暴走的南宫北就丧失了两条腿,虽然他没有任何痛觉,但血如喷泉般地洒出,失去平衡的他也开始向下掉去!落入剑窝之中的他即将死去。

  “不要杀他,求求你了!”一个少女痛苦的吼声突然从街口传来。

  西门断天闻言的瞬间,眉头一动,他发挥出来所有的重气立即都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剑窝撤消了!失去两条腿的南宫北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西门断天右手握成拳,遥遥对着刚刚落地的南宫北就是一挥,南宫北立即如皮球一般弹了起来,被击得抛到空中,再重重地落到地上,便一动不动了。

  “我不是说过,求你不要杀他吗!”街口的少女愤怒地吼道。

  西门断天看着自己的右拳,淡淡地道:“我只是让他心脏暂时麻痹罢了。”

  抱着商岚妍的我不住地颤抖:“齐琳,这一切都是妳干的吗?”

  站在袁茵身后的齐琳低下头:“没错,是我叫南宫北来替你做挡箭牌的,我一时之间找不到袁茵,只有将南宫北先支使来。”

  “妳……”

  “我已经让南宫北再服下了一颗“碧海青天丹”,所以只要他不死在西门断天手里,就应该不会有事。”齐琳幽幽地道。

  袁茵冲过去抱起了满身血污的南宫北愤怒地看着西门断天。

  西门断天嘴角掠过一比残酷的笑容:“妳来干什么?”

  袁茵痛苦地道:“我……我来求你放过商岚妍和周宁。”

  “妳以为我会答应吗?”西门断天将目光停留在了抱着商岚妍的我身上。

  “我求求你放过他们。”袁茵突然跪倒在了地上。

  “妳不是说过,妳不是我的女儿吗?”

  “只要你能放过他们,我什么都答应你,十八岁时的记忆因子也好,西门一族远古以来的使命也好,我全都答应你。”

  “不要再犹豫了,西门大人,好好考虑一下吧!不杀商岚妍对你来说实际上是一件极为有利的事。”站在一旁的齐琳突然开腔。

  “齐虎的女儿?”

  “是我,你有没有想过,魔族之王成为你的儿子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流着你西门血液的魔族之王降临人间,这个世界是不是会变得更加好玩?”

  西门断天的目光轻轻地闪烁了一下。

  “而且,如果你不答应放过商岚妍和周宁的话,你恐怕会死去你宝贝女儿的生命,你十六年的等待即将化为泡影。”齐琳又道。

  西门断天淡淡地道:“妳马上给我闭嘴,否则我杀了妳!”他又将目光投向了跪在地上的袁茵:“妳真的什么都肯答应我吗?”

  “是的。”跪在地上的袁茵木然地道。

  “叫我爹吧!”西门断天狠狠地盯着袁茵。

  袁茵咬着牙犹豫了片刻,当她屈辱的眼泪落到地上时,她才痛苦地道:“爹……”

  “乖,爹答应妳放过他们,妳跟爹回家吧!”西门断天面无表情地对着袁茵伸出了一只手。

  袁茵颤抖着自己的身体,缓缓向西门断天走去,四周死一般地沉寂,只有她沉重的脚步声。

  我的心已经碎了,我再一次的连累了自己的同伴,我是好人吗?我是王八蛋吧!不忍心扔下拼死求生的商岚妍,却忍心看着南宫北失去了两条腿且生死未赴,却忍心看着个性倔强刚强的袁茵向她这个世界上她最痛恨的男人屈服!

  “不要自杀,就算你自杀了也不可能改变一切,只要还活着就有机会改变一切,你一定要弄清楚这一点,你不能再逃避现实了,你到了应该改变的时候了,你要变得能够保护你最重要的人才行。”齐琳那似乎能穿透一切的声音冷冷地从我身后传来。

  袁茵柔软纤细的手终于被西门断天紧紧地握住了:“乖女儿,我们可以回家了!”

  泪流满面的袁茵转过头来:“老大,叫外公救小北,小北如果死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我木然地点着头,看着西门断天牵着袁茵的手消失在街口。

  “你怪我也好,恨我也好,我只有这个办法了!你自己要保重。”齐琳也小跑着从长街的另一头离去。

  突然之间一种莫名的悲伤与寂寞袭上心头,我忍不住仰天狂啸:“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废物!”

  十天后,阳光和煦的午后,白家园林中所有的景物似乎都被阳光染成了金黄色。

  我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南宫北在无人的林间漫步。

  “老大,不要一直这么垂头丧气嘛!”南宫北突然笑了。

  “真的要走了吗?”

  “商岚妍都走了,我留着干吗?说笑的,我想家了,现在是我回家的时候了。”南宫北的一头银发已经染回了黑色,并剪成了短发。

  “小北,是我对不起你。”我放开了手中的轮椅,低头看着满地的落叶。

  “老大,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我害你失去了双腿。”我咬着牙道。

  “其实我比较喜欢坐轮椅呢,你看,这个白爷爷让人从“长城帝国”带回来的机械魔晶轮椅多酷!全速前进时,比我跑步还要快……”

  “不要再说了!”我喘着气打断了他的话。

  “老大,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认为……”他看着我的眼睛道:“我一直都认为,能遇到你和小茵姐是我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

  “小北……”

  “老大,你先听我说完好不好,我一直都认为,能遇到你和小茵姐是我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就算是现在,我这个想法也没有改变过;你知不知道,在遇到你和小茵姐之前,我一直都是不快乐的,因为自己长得比较像女孩子的关系常常被周围的人取笑,而且由于我的胆怯与懦弱,在遇到你们之前,我没有交到一个朋友;而和你们成为好朋友以后,我就被你们身上的快乐所感染了,虽然大多时候是站在一旁看着你们两个人又打又闹,但我也时常会跟着你们傻笑起来,我真的很开心,我真的很怀念我们一起长大的那段时光。”

  我看着他在阳光中绽放的笑容,忍不住心酸。

  “自始自终,我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就算是学习剑术也是为了和你们走得更近,其实我从小的理想就是过着普通人的平凡生活,之所以出来冒险,那是因为你们两个家伙,我不想离开你们,不管去哪儿!我觉得自己只要能待在你们身边就好了,不说话也好,就算被当成空气也好,我想在你们的身边,分享属于我们的快乐,分享属于我们的痛苦,这样就足够了。”

  我用力地抓住轮椅扶手:“对不起!”

  “不用道歉,老大,你知不知道,懦弱胆小这个毛病我这一辈子都是永远改不掉的,但不过现在我有了值得骄傲的回忆,听到齐琳说你快要被西门断天杀死的时候,我可以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喔!因为,我很清楚,换作你,你同样会这么做的。”

  “小北,你比我勇敢。”

  “老大,虽然说你平常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缺点,但是你是一个能把别人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人,对小茵姐也好,对小书也好,对我也好,甚至对商岚妍都好,虽然你自己一直都在凭着直觉做事,但这可是你最珍贵的品质!”

  “我是一个大烂人,才没有什么珍贵品质。”

  “老大,我喜欢你和小茵姐,真的,我很喜欢你们。”

  “我们也喜欢你。”

  “老大,你知不知道,小茵姐为了你改变了很多,她本来是一个很独立且容易走极端的人,但在你身边的时候,她就会不自觉的依靠你,特别是我们一同离开家乡后,因为一直在你身边的关系,她失去了更多最初的自我,她的情绪一直被你所左右了,但你却始终没有给她回应,这样真的很不公平!不过,我却更喜欢现在的她,一直很男孩子气的她,只有在你的面前才会注意到自己女孩子的身份,变得柔弱和学会撒娇,所以我很担心,当有一天她不再依赖你的时候,或者是说她不能再喜欢你的时候,我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老大,你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她!”

  “我会的。”

  “好了,把该说的都说完了,我总算松了一口气,从现在起,我就要过我一直想过的普通人生活了!不过你和小茵姐回到家乡的时候,一定要去找我啊!要知道你们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也是我们最重要的人。”我突然用力地拥住南宫北:“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我和小茵了,只要你传个信,无论天涯海角,我们都会赶到的。”

  “老大,我不想走。”南宫北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我真的不想离开你们,一想到也许一辈子都不能再见到你们了,我就想哭……”

  “傻瓜!”我也已经热泪盈眶,今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再次相见了。

  目送着绝尘而去的马车消失在阳光之下,我的一颗心如被掏空了一般,南宫北走了,终于离开了,去过他向往的普通人生活去了,可是失去双腿的他真的能过上所谓的“普通人生活”吗?希望他能获得幸福吧!

  ※※※

  网络后记:全文在网上共分为两部,第一部的网络更新暂时到此结束了,第二部大概在半年后左右,也就是等实体书出完后,一次性放到网络上来,总之我会对超魔在网络上的老读者负责,再次感谢他们对我的鼓励。

  特别鸣谢——六月飞霜,ALEX,SH兄,AF兄弟(英文名太难记,我用简称好了:)还有假装天真MM

  希望大家都好运:)

  

第七十八章 散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