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残龙党

    “你们就是传说中的剑鬼三人组?”残龙在他的大帐篷中费力的打量着我们三人。

  我们也在不住地打量着这个坐在虎皮椅上的残龙党老大,他的年纪出乎我们意料的年轻,留着褐色短发的他看起来很年轻,感觉他的年龄最多也不会超过二十岁?虽然他的左眼被黑色眼罩遮住,令他凭添了几分凶气,但他的五官却非常俊美,简单的形容,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霸道的大男孩子,这就是传说中残暴的“残龙”?

  “是的,人家是淫鬼,现在沦落天涯,孤苦零丁,无依无靠,经常被这两个不良青年骚扰,还望大人收留苦命的我。”十六姐显然已经对残龙一见倾心、梅开二度、垂涎三尺。

  十六姐话音未落,残龙的十多个手下们立即将鄙夷的目光聚焦在我们身上,从他们那惊讶与不屑的目光中,我可以看出,我和二号的品味受到了质疑,他们显然认为我和二号竟然骚扰十六姐这样的货色,丢尽了全天下男人的脸。

  “各位,有些事情总是得要人去做的,我们不牺牲那谁去牺牲,打个比方来说,垃圾脏不脏?”

  “脏!”残龙余党们异口同声地道。

  “垃圾就算再脏,还是要有人负责清理对不对?不错,我们好比就是清洁工,这位小姐也就是垃圾了!”

  “了解!”

  “在下贱鬼,还请残龙大人多多指教。”我迎着众人佩服的目光向残龙拱了拱手。

  “贱,果然是贱!”残龙哈哈大笑道,“不过,我欣赏你。”

  “大人果然是识货。”我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冷鬼。”低垂着双眼的二号连头也不抬冷冷地道。

  “有个性!我也一样欣赏你!”残龙对着二号翘起大拇指,然后又大声地道,“我是个粗人,藏不住话,你们三个我一见就喜欢,很对我的胃口,咱们一见如故啊!对于你们,我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其实也没什么事。”我讪讪地笑着,开始盘算如何跟他交涉。

  “这样啊!刀疤,送客!”残龙立即挥了挥双手。

  “等一等!”想不到他玩这一手,我立即堆起满脸笑容:“其实是这样的,我们三人被西域江南倾国追杀,已经无路可走了。”

  “然后呢?”残龙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们。

  “我们希望大人能收留我们。”

  “再然后呢?我这个人不喜欢说话拐弯抹角的。”

  “我们想跟着大人一起躲到邪都去。”我索性也就全盘托出了。

  “好!我答应你们,我就是喜欢你们这种直来直往的说话方式,你们也看到了,我们“残龙党”的人已经被围剿得只剩下这十多个兄弟,为了能在进入邪都以后能生存与立脚,吸收新鲜血液这是必然的,从今天起那我就罩你们好了。”残龙豪爽地笑道。

  “既然大人对我们这么有诚意,我们三人新入伙也没给众兄弟带什么见面礼,但一点点敬意还是要表示表示的。”

  “怎么表示?”残龙余党们用渴望无限的眼神望着我。

  “我们的表示就是她了!”我指着正在骚首弄姿的十六姐用暧mei的语调道:“这个女人原来是属于我们兄弟的,现在我们兄弟既然入伙了,她也就是属于大家的了,大家寂寞的时候,随时可以找她谈心嘛!”

  十六姐面色一变,她显然想不到就这样被我轻易地出卖了,她用愤慨的眼神环顾众人,激动地道:“你们当小妹我是什么人?怎么能只做谈心这么肤浅的事情,要做就做更深入的了解,今天晚上你们一个一个的来,谁也不许跑!”

  受到惊吓的众人立即作鸟兽散。

  月已西沉,整片森林似乎都已经入眠,而我们“剑鬼三人组”却在自己那狭小的帐篷中小声的交谈着。

  “那个残龙绝对不像他外表看起来这么简单。”二号压着嗓子低声道。

  “我也觉得我们这个破绽百出的“剑鬼三人组”不可能瞒得过他。”我点头道。

  “那他为什么让我们留下呢?”十六姐迷惑地道,“难道是……我知道,一定是我的美色令他色心大起,而忽略了我们的破绽百出的谎言,真是讨厌,第一次扮演****这种角色,对守身如玉的我来说,压力真的很大,总觉得自己不能投入这个角色之中。”

  “不错,你的表现的确不像一个****。”我没好气地道。

  “我就知道我这种清纯本份的人是无法胜任这个角色的。”十六姐咬着牙道。

  “当然,你的表现根本就不是****,简直就是超级大****嘛!”

  “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冰清玉洁的我岂容你抵毁,我要你向我道歉,要知道你这样的言行是对守身如玉的我是一种严重的伤害。”

  “那要怎么道歉?”

  “怎么道歉,还用说吗?当然就是今天晚上用你的肉体来补偿我……啊!对不起,我太入戏了,现在都还没有摆脱****的角色。”

  “三八,这恐怕是你本性的表现吧?”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现在先说正经的事情。”二号忍不住又动怒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掉。”我沉声道:“我估计现在残龙一定让人去调查我们的真实身份了,不过离他率领“残龙党”进入邪都只剩下三天时间了,我量他也察不出什么东西,万一就算他察出了什么东西,大家就算把脸皮撕破,我们了不怕他。”

  “周宁,我知道这半年以来,你的战斗力也有了飞越,但那个残龙我看他的战斗力未必会输给你,凭我的直觉判断,他的来头恐怕不小,也许他来明的,我们不怕,就怕他来暗的。”二号眉头深锁。

  “管他来明的还是来暗的,只要他把我们带进邪都就好了,只要一进入邪都,我们就将他给甩了。”

  “我担心的是,一、他未必会把我们带进邪都;二、就算能进入邪都,也未必能摆脱他,我总觉得,残龙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可怕的力量。”

  “二号,你不要想太多了,他也就是一个穷途末路的犯罪组织头目,一心想逃入邪都罢了,就是这么简单。”我宽慰着二号。

  “两位哥哥似乎忽略了很多细节,你们是否想听听小妹我的意见。”一直沉默的十六姐突然开口了。

  “三八,别卖关子,有话就直说。”我知道十六姐“追踪专家”这个称号并非浪得虚名。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残龙党的那十几号人虽然衣衫褴褛,而且都是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却抹杀不掉他们身上特殊的气质,那种高贵的气质绝非犯罪组织的喽罗所能拥有的。”

  二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经你这么一提醒,我的确觉得他们身上隐隐约约流露出骑士的气质。”

  “不错,我怀疑残龙党的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应该是骑士,不但是骑士,而且是骑士中的精英;而残龙的年纪轻轻,身上却有着帝王之气,结合那些气质高贵的骑士对他心悦诚服的情形来判断……”

  “他们可能是某个国家的皇帝与皇家骑士团,他们也在用特殊的手段潜入邪都?”我惊道。

  “皇帝恐怕不会,因为从他的年纪判断,最多也就二十岁左右,而现在世界上哪有这么年轻的皇帝,硬要说年轻有为的皇帝,那就是五行之国中的钢玄国的女皇帝赵凤,但她是女人啊!”十六姐否定了我的判断。

  “不是皇帝,又有帝王之气这非常好解释嘛!那就是某国的皇子好了!”

  “这个倒有可能!但……一国的皇子落到这种朝不保夕的地步,只是为了进入邪都,那岂不是太冒险了?再说了这样的意义又何在?”十六姐迷惑地道。

  “我又不是他,我怎么可能知道真正的原因?进入邪都的大多人都是为了避难,当然偶尔也会出现我们这种为了找人而冒死往里闯的迷途糕羊。”我挠着头道。

  “我在想,他们是不是准备夺取邪都?”二号突然语出惊人。

  “夺取邪都?这真是一个疯狂的想法,邪都的力量的确非常的恐怖,他们已经具备出手颠覆某个国家的力量,这种力量虽然充满诱惑力,但我还是要说,打邪都主意的人绝对是无可救药的疯子,抛开邪都中蜇伏的无数高手,十邪帝与邪牙他们的存在,就足以令邪都难以撼动。”我连连摇头。

  “这个难说,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不可理喻的疯子,而且不少疯子还在历史上创造了常人觉得不可能发生的奇迹!谁敢保证那个残龙不是疯子,说不定那家伙还是一个会创造奇迹的疯子。”二号固执己见。

  “他是不是疯子,小妹我不知道,但他的手下们,绝没有一个战斗力超过B级的,虽然他们可能是气质出众身材很棒的骑士,但战斗力并不能算什么,就凭他们想颠覆邪都,难度无疑于追求小妹我。”十六姐很擅于在分析事物时顺便抬高自己。

  “这种东西很难说,你也知道有通过“变身”来提高战斗力这么一回事,他们进入邪都好搞不好会集体变身!”外表冷酷、脾气有些粗暴的二号其实还是一个任性的家伙,和他相处这半年来,我对此是深有体会。

  “诸位还没睡吗?”我们的帐篷外突然传来一个喽罗急促的声音,他显然是奔跑过来的。

  “有什么急事吗?”我意识到一定是出现了什么突发事件。

  “老大让三位一起到主帐去,有急事相商。”

  有急事相商?我的一颗心顿时忐忑不安起来了,是我们的身份这么快就被识破了?还是追缉残龙党的那些敬业的猎人与捕快们二十四小时连续工作,追了过来?但听周围并没有什么动静啊?

  残龙党的大帐内灯火通明,那十几个残龙余孽们都黑着脸,大帐中气氛很是紧张,只有坐在虎皮大椅上的残龙对着我们三人哈哈大笑:“三位睡得还好吧?”

  睡你个大头鬼,我心中暗骂,但却陪着笑:“这么晚了,大人还把我们叫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们猜。”残龙粗声粗声地道。

  “难道是大人寂寞了,想找人谈心,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指着十六姐:“三八,你留下来陪大人谈心,我们先走一步,诸位玩得开心一点啊。”

  “站住!”残龙一声厉叱,喽罗们立即封锁了我们的退路。

  “大人多虑了,其实我们一点也没有走的意思,只是觉得帐外的空气比较新鲜,所以就站得靠后了一点点。”我和二号停住了脚步。

  “贱鬼的贱嘴果然是名不虚传,其实我现在冒昧打扰三位,只是希望你们能为我做一件事。”残龙笑吟吟地道。

  “有什么事,大人不妨直说。”看他笑得这么贱,我当然知道不会有好事。

  “我早就听说,剑鬼三人组杀人如麻,视人命如同草芥,如果要你们替我杀一个人的话,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残龙轻描淡写地道。

  “这种事情对在刀口中讨生活的我们来说,就如同放屁一样简单,如果大人不相信的话,我马上就把这个三八给杀了。”我指着目瞪口呆的十六姐道。

  “我当然相信你们是真的剑鬼三人组,但是我手下的兄弟们,却提出要欣赏一下诸位的杀人时的风采。”残龙淡淡地道。

  “不错,我们兄弟们亲眼一睹你们的杀人风采之后,才能放心地让你们与我们一道进入邪都。”刀疤立即眉飞色舞地道。

  “不知道,大人要我们杀什么人?”我小心翼翼地道。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只是一个今天晚上意图行刺我的女刺客,二当家,让他们把人带上来。”残龙侧身对刀疤吩咐道。

  “啪啪!”刀疤轻击了几下手掌,两个喽罗将一个五花大绑的黑衣蒙面女子拖了上来。

  与她视线相对的那一刹那,我心头大惊,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她!

  “就是杀她吧?”二号将长剑出鞘,快步向黑衣蒙面女子走了过去。

  “冷鬼,慢着。”我急忙抢到了黑衣蒙面女子身前,我当然不能让二号杀她灭口。

  “让我杀了她!”二号横剑胸前眼睛直视着我,我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他怕这黑衣蒙面女子揭穿我们的身份,让我们进入邪都的计划就此落空。

  请不要杀她!我也用眼神恳求二号。

  “两位似乎有一些小争执?”残龙看着我们微笑道。

  “我是这样想的,反正现在这个女刺客也跑不了,急急忙忙一剑把她杀了,是不是太鲁莽了!如果她是个美女的话,大家会不会觉得很遗憾呢?”我故意坏坏地笑道。

  残龙余党们立即纷纷点头,人类本来就是好奇心特别强的动物,面对面孔被遮住的女人,这一群压抑了很久的男人们怎么可能不好奇?

  “美女?丑女?美女!丑女!美女!各位请下注了!只收现金,机会难得啊!”

  “我买美女!”“我买丑女!”一时之间群情激昂,大帐中的杀气被冲淡了不少。

  “买定离手啦!现在就让我来为诸位揭晓答案吧!”我口中叨念着,手慢慢接近了遮住她半张脸的黑纱巾,“开!”

  黑纱巾被揭开的一瞬间,整个大帐内鸦雀无声,然后就是男人们咽口水的声音与急促的呼吸声,很明显,他们已经精虫上脑了!

  “天哪!这么漂亮的少女竟然会去行刺大人,这恐怕一定是个误会吧?”我故意大声地道。

  yuhuo焚身的色狼们立即纷纷道:“这一定是个误会。”

  “我相信残龙党一定是个民主的集团,让她活下去或都死亡,我们全民公决吧!希望她能活下去的人,请举手!”

  “刷刷刷!”十数只手整齐的举了起来,全场只有一个人没举手,那就是嫉妒得红了眼的十六姐。

  “既然残龙大人也举了手,那我们就不必杀她了吧?”我微笑着对双手高举的残龙道。

  “这样的美人杀了的确太可惜了,当然不能杀了,不过看贱鬼你这么维护她,你们很熟悉吗?”

  “没有,没有,我和她绝对是第一次见面,哪来的熟悉之谈,大人多心了。”

  “那好,她今天晚上就陪我了,第一次与她见面的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残龙坏笑道。

  被五花在绑的黑衣少女不住的摇头,她用求救的眼神望着我,冰雪聪明的她没有开口,她显然意识到随便开口的话,很可能令我陷入危险的境地。

  我向十六姐使了一个眼神,让她救下黑衣少女,心领神会的十六姐立即冲到了黑衣少女身前:“大家等一等,我终于认出来了,她其实是我失散多年的亲人!”

  众人立即纷纷摇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不会吧!大婶,刚才你看见人家漂亮,眼睛都妒忌得红了!”

  “胡说,那是与亲人久别重逢,感动得红了眼!苍天啊!想不到竟然能让我遇上失散多年的亲人啊!”十六姐激动地道。

  “那她是你什么亲人?大婶,拜托你说具体一点。”

  “实不相瞒,她是我失散多年姐姐。”

  众人皆倒。

  “大婶,这谎也撒得太离谱了吧?你有这么年轻吗?”

  “不是的,分开太久,我的记忆不清晰了,其实我才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姐。”

  众人一致摇头否定了十六姐编织的美丽谎言。

  “大婶,你们的年龄相差太大了,你做她妈都还嫌老,冒充她姐姐太勉强了吧?再说了人家这么漂亮,你这么……”

  “谁冒充了!事到如今,我只能实话实说!”十六姐咬着牙痛苦地道,“其实……其实我是她的奶妈!”

  “你们的年纪看起来倒是很符合,但是你的胸部那么小也可以做奶妈吗?”

  受辱负重的十六姐再次惨遭重创,颤抖着身体摇摇欲坠。

  我急忙扶住了身心受损的十六姐,朗声道:“这个诸位就有所不知了,淫鬼她十八年前也是远近有名的波霸。”

  众人一齐摇头,露出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

  “看来诸位都以为我在说谎?我绝对没有说谎,你们一定在心里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胸这么平的波霸,其实这是有原因的,我可以告诉他们吗?”我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十六姐。

  十六姐立即握紧了双拳兴奋地道:“不错,小妹我当年也是出了名的波涛汹涌!告诉他们真相吧!”

  “唉!这一切都是为了哺育这个从小父母双亡的少女啊!”

  十六姐摆出一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神情不住地点头附合。

  “从波涛汹涌到光滑如镜,她容易吗?”

  “我容易吗?”

  “因为在哺育这个黑衣少女时,她的胸部被吸收过度导致萎缩,现在已经完全切除了!”

  “不错,我现已经被完全……”十六姐说到一半,猛然停了下来,大张着嘴巴进入石化状态。

  “难怪看起来这么小,原来已经被切除了!”

  “可怜啊!原来她这么放纵自己是有原因的。”

  “悲哀啊!她的人生还有快乐可言吗!”

  “真想不到她是这么伟大的女性!之前我还鄙视她,我真的是太过份了!神啊!请原谅我这个有罪的人吧!”

  众人被十六姐的“英雄事迹”感动得泪流满面。

  “看样子各位已经了解到她们之间的关系了?”

  “了解。”老泪纵横的众人齐声道。

  “那今天晚上她们要叙旧,想来诸位应该不会反对吧?”我趁热打铁,追问道。

  “绝不反对!”

  “那残龙老大的意思?”

  看起来情绪也甚为激动的残龙挥了挥手:“其实我也是性情中人,怎么会反对她们叙旧呢,带她走吧!”

  “鲜儿,你为什么要去行刺残龙?”

  苍白的月光透过帐顶的小天窗照在了洗仁鲜美丽的面孔上,她轻轻地摇头柔声道:“我没有行刺他。”

  “没有行刺他?”二号皱起了眉头。

  “二号,你让鲜儿自己说,她绝对不会撒谎的。”

  “我真的没有行刺残龙。”洗仁鲜低着头小声地道。

  “我相信你,那残龙他究竟是什么人?”我突然觉得残龙可能会是一个很可怕的敌人。

  “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虽然说我一直跟着残龙党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你已经跟了他们三个多月了?”

  “是啊!这三个月以来,我一直跟在残龙党附近,见识过残龙的恐怖,哪有胆子去行刺他!”洗仁鲜似乎回想起某些东西,心有余悸地道。

  “见识过他的恐怖?”

  “是啊!当那些赏金猎人和超级捕快追来时,他总是让他的属下藏起来,自己一个人坐在他的大帐中等候敌人,到目前为止,光我所见的,就已经有上百名追击者进入了他的帐篷中,他们一进去便马上没了声息,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他们进去以后,连尸体都消失了。”

  “你有没有看见残龙是怎么出手的?”

  “没有,我根本就不敢靠太近,只是在远远的看着那些高手们前仆后继的冲进帐篷然后消失。”

  “说不定他们没有死。”二号冷道。

  “不,他们死了,我能感觉到他们进去之后,溢出来的浓郁死亡气息。”洗仁鲜咬着颤声道。

  “这个残龙竟然有这么恐怖!那你又是怎么落到他手中的?”

  “我……我也不是太清楚,我今天晚上还是像以前一样,栖息在他们的宿地不远处的大树上,其实我已经睡着了的,但突然醒来,就已经落在他手中了,他对我说,想让我玩一个游戏,我不能出声,出声就死!”洗仁鲜迷惑地道。

  “看来你跟踪残龙党的事情,早就被他发现了。”二号冷笑道。

  “妈的,难道这混蛋一直在玩弄我们,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十六姐,你有什么意见?”

  心灵受到重创的十六姐仍旧大张着嘴保持着她的石化状态。

  “那你跟踪残龙党的原因是什么?”我只好舍弃十六姐继续问洗仁鲜。

  “我想着他们一起潜入邪都,然后希望能偷到邪牙一直带在身上的“快乐丸”。”洗仁鲜轻道。

  “快乐丸是什么东西?”

  “是化解“忧郁素”的唯一解药,邪牙在和我们吸血族的王洗冷隋的合作过程中,就已经偷偷地在我们的王体内下了这种恐怖的“忧郁素”,现在我们的王就象得了超级抑郁症的人一样,自我封闭,甚至多次试图自杀,洗冷谷守候着我们的王,我则想办法去弄解药,听说“残龙党”这个组织要进入邪都之后,我就悄悄地跟上了他们,希望能找到机会与他们一并混入邪都。”

  “想不到鲜儿你的责任如此重大。”

  “其实我也知道就算混入邪都,成功拿到解药的可能性也很小,我只是希望自己尽力而为罢了。”

  “放心吧!鲜儿,只要有我在,我会尽力帮你的。”我柔声道。

  “够了!现在不是泡妞时间,不要忘了我们的使命,自身难保,你还在胡乱向别人承诺,先保住小命进入邪都再说吧!你以为残龙是省油的灯,那你就错了。”二号冷冷地道。

  

第五章 残龙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