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那些老人们(上)

    “今天我心情不太好!”邪牙淡淡地望着十邪帝,“所以你们学狗叫逗我开心吧!”

  “汪汪!汪!汪!”含糊不清的狗叫声竟然从那十个坐在水晶椅上的老人口中传出?从十邪帝的口中传出?

  “真难为你们了。”邪牙微笑着对他们招了招手,“像狗一样爬过来,快一点,先过来的狗有狗食吃哦。”

  十邪帝纷纷睁圆了双眼,争先恐后地从水晶椅中爬了起来,一面发出含糊不清的狗叫声,一面像狗一样艰难地向邪牙爬去!

  他们的动作非常的不灵活,说得难听点就像十只老得快要死去的狗,他们颤动着快要散架的身躯,眼中带着乞求的神情艰难地爬向邪牙,爬向不可一世,带着高高在上神情的邪牙。

  “小黄今天爬得最快,真乖!不过叫声最不像狗了,这可不行啊!”邪牙右踢轻抬将最先爬向他的老者一脚踢飞,那老者口中发出一声悲鸣之后,重重地飞了起来,很快又如死狗一般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其他的老者口中的吠叫声却丝毫不敢停,仍然争先恐后地向邪牙爬去,他们显然对这一幕已经习以为常了。

  “再快一点,谁落后的话,可要受罚的,小白,你不要老是落后。”邪牙脸上的温柔的微笑让人不寒而栗。

  “乖的话,都有狗食吃,只不过是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你们的表现实在是太虚弱了,这都怪我平时太溺爱你们了,好了!你们可以闭嘴了。”邪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后,整个邪殿恢复了平静。

  邪牙走到了那个一直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老者身旁:“小黄,你不会这么娇气吧?只不过踢了你一脚,你就躺在这儿撒娇,这样可不行哦!快点起来。”

  那个就像一滩烂泥似的老者立即挣扎着想爬起来,但试了好几次,却都以失败告终了。

  “算了,我也不是没有一点同情心的人,你就先躺着吧!不过我警告你下次不要再惹我生气了,把狗叫声学得像样一点,要知道,被割掉舌头的人又不是你一个,他们也都一样啊!为什么你学的狗叫声不如他们像呢?这一定是你没有像他们那样用心的去学,好歹你也算是十邪帝之首的黄龙帝,怎么能这样不思进取呢!”邪牙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那名叫黄龙帝的老者立即老泪纵横,趴在地上的身子不住地颤动。

  “我都说了不可以这么娇气的……”邪牙右脚轻轻地一挑,老者再次飞了起来,重重地落下,血从他口鼻中喷了出来。

  “看来不教训一下你,你是不长记心了,是舔我的鞋底还是……”

  “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王八蛋!”从极度震惊中恢复过来的王白帝怒吼着向邪牙冲了过去。

  “这一切都是真的!”邪牙脸上没有一丝意外,他回头微笑道,“不许过来,如果你不希望这十只老狗马上被我宰掉的话。”

  邪牙的威胁如有魔力一般,让愤怒得发狂向前飞射的王白帝停了下来,他的双脚就像钉在地面上一样,他悲伤地站在祭台下面。

  爬在地上的十邪帝不约而同地闭上了眼睛,他们都不愿接触王白帝愤怒与悲伤交炽的目光。

  “你们的宝贝来看你们了,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小狗们,把眼睛睁开,用叫声来欢迎他。”邪牙狞笑道。

  这些老者们痛苦地睁开了眼睛,一面吠叫一面老泪纵横。

  这就是十邪帝,这就是那十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黑道王者,这就是那十个世界上号称最强的老者,他们就是可以轻易颠覆一个国家的十邪帝?他们就是邪都的主人?

  没有人能想到他们竟然落到了如此的地步,比狗还不如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已经成了十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超级废人,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来到这个世界上还不到二十年的邪牙,这个传说中最有希望超越西门断天的神族逆子邪牙。

  “狗儿们!闭嘴吧!”邪牙挥了挥手,四下又恢复了安静,他残酷地道,“这怨不了谁,当时他们收留我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们可能会有今天的结局,他们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做赌注,如果能控制得住我,我的生命便完全交由他们处理,如果控制不住我,他们便要比狗还要不如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很遗憾,他们输了,他们自不量力想控制我,所以他们落到现在的下场,可以说绝对是他们咎由自取。”

  “我不会放过你的。”王白帝恨恨地道。

  “这样的台词我听过太多遍了,五年前,他们刚被我暗算的时候,也威胁过我,而现在,他们十个废人已经变成了任我ling辱的狗;你要怎么个不放过我?你也准备做我的狗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会介意多养五只狗的。”邪牙哈哈大笑。

  看来我们的形踪早就被他发现了,我们只有硬着头皮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我强自镇定道:“不要太嚣张了,动起手来,鹿死谁手尚不知道。”

  “半年没见,你爱逞口舌之利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掉。”邪牙脸上带着见到老友般的亲切笑容,“不过,你的确有变强很多,但你仍然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等一下动手,就知道谁在逞口舌之利了。”我与他针锋相对。

  “等一下,再和你叙旧。”邪牙将目光投向了呆立着的王白帝,“我差点把你给忘了,你以为我这么容易就会中你的调虎离山之计吗?对了,你不是想把我引开和你的十个爷爷叙旧吗?现在我给你机会,你们就好好叙叙旧吧!不过,他们现在好像已经不能说话了,真是遗憾啊!”

  “你究竟想怎么样?”愤怒的王白帝一字一句地道。

  “其实应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要知道,现在邪都的主人可是我,没有我的允许,你就敢擅闯邪都,想偷我的狗,真是好大的胆子!”邪牙话锋一转,“不过念在我们也共同在邪都生活过一个月,再怎么说,我们也算是童年玩伴,这几只完全被废掉的老狗送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他们?”

  “既然我的童年玩伴兼最有希望将世界控制在手中的男人问我要几只狗,我就答应你好了,不过,条件是肯定要有的,那就是打倒我,你们所有的人可以一起上,我想试一下自己这半年来,没有佩戴“压制眼镜”后修练的效果。”

  “只要打倒你就好了吗?”

  “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但你们还是要尝试一下,打不倒我,你们所有的人都要做我的狗,哈哈……”邪牙看着自己的双手放肆地笑了起来。

  “这是你自己说的,你可不能怪我向你出手!我不用着和谁联手,打倒你我一个人就足够了。”王白帝怒吼一声,如导弹一般凌空跃起射向站在祭台中心的邪牙,像狗一样的十邪帝被邪牙双手凌空向两边一挥,都纷纷惨叫着被抛离开了祭台。

  “真是鲁莽的家伙,干吗这么性急,难道你就这么想做我的狗吗?”邪牙微笑着将右手轻描淡写地向前一伸,他用右手骤然握住了王白帝那带着排山倒海之力击向他的一拳。

  愤怒的王白帝悬在了空中,邪牙从容不迫握着王白帝那足以断山裂海的拳头:“这种程度的攻击,我连脚趾头都不必动一下。”

  “你太高估自己了!”悬在空中的王白帝右眼突然放出异彩,整个世界突然如同被静止了一般,几秒钟之后,世界似乎以他们二人为中心开始旋转!

  在自己的怒吼声中,王白帝源源不断地将他体内的汹涌澎湃的霸道真气通过自己的拳头摧向邪牙,邪牙始终都平静地握着王白帝的拳头,无论是邪牙的身体或是脸上的神情都看不出一丝异色,处于超级真气漩涡中的他竟像在花园中赏花一般从容自若,离他们二人尚有一段距离的我们都被王白帝制造的真气漩涡激得面颊生痛,而邪牙的身上却连头发也没有飘起一根。

  王白帝浩瀚如海的真气一点也摧不进邪牙的身体,所以围绕着邪牙的身体形成了一个超级真气漩涡。

  “刷刷!”几声异响过后,邪牙足下的祭台竟然被真气漩涡激得化为了无数的粉末!邪牙也立即悬在了漫天飞灰之中!

  “好厉害的真气!”十六姐惊叹道:“虽然他的真气看似霸道至极,但却能刚中带柔,没有伤到那几位身处能量漩涡边缘的十邪帝。”

  “厉害的是邪牙!你难道没有看见,到目前为止,邪牙仍然是只守不攻吗?他一旦展开反击,王白帝现在的程度,根本就不够打。”二号冷道。

  “你的进攻真的只有这种程度吗?把你的保命绝招命拿出来啊!”与王白帝分别一上一下悬在空中的邪牙冷笑道,“你不是要救那十只老狗吗?”

  王白帝一咬牙,左拳亦带着雷霆之声猛地贯向邪牙面目,令人遗憾的是,他的左拳也被邪牙的左手轻易地握住了!

  “双拳都被我控制住了,我看你怎么玩……”邪牙话音未落,身体就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原来是王白帝趁邪牙将防御力都转移到两只手上时,猛地用头部撞击邪牙面门,王白帝突出奇招,将邪牙撞倒,自己趁机挣脱了邪牙的握拳控制。

  “真是个粗鲁的家伙……”倒在地上的邪牙还没爬起来了,王白帝又扑了上去,像疯子一般与邪牙撕打了起来!

  “这……这是两个SS级的高手过招吗?这分明是街头小混混打架的方式嘛!”洗仁鲜不住地摇头。

  “这的确是最没有章法的进攻方式,不过无论他们其中任何人的一拳打在我身上,恐怕我都要被轰爆,王白帝的进攻方法看似粗鲁狂野,但进攻的速度与力量都是非常恐怖的!”二号做起了讲解员的工作。

  “我们还等什么?快逃走吧!我可不想还没有尝到男人的滋味就死去。”十六姐指了指出口。

  “三八,要男人还不容易,前面有两个躺在地上的猛男任你挑。”我知道邪牙没有倒下,我们是不可能离开这个邪殿的。

  此时王白帝与邪牙撕打在一起的战斗场面真非常的煞风景,又撕又咬拳打脚踢的王白帝说得好听点像猛虎,说得难听点就像疯狗一样,但这样的近身缠斗对二人来说都是非常凶险。

  “砰!”的一声闷响,狼狈不堪的邪牙终于将疯狂进攻的王白帝震飞了。

  “我四岁起就不用这种无聊的打架方式了,不但难看而且有严重的自残倾向,我突然不想和你玩了,现在就让我用身体释放度百分之一百五十送你上路好了!”邪牙双拳一握,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无数象涟漪一般的能量波动向四处扩散,他体内的战斗力极速提升。

  “王八蛋,你唬谁?”王白帝双手突然像风车一样快速转动了起来,很快,他整个人的肉体不断出现间歇性的透明化,如果是不他身上的衣服,他透明化时,看起来就像消失了一样。

  邪牙一面疯狂提升战斗力,一面冷笑道:“消失消失拳吗?”

  “错!这是融化神拳!”间歇性透明化的王白帝怒吼一声,再次冲向能量涟漪中心的邪牙,融化神拳这种传说中的武技,我是第一次看到,被融化神拳之力侵入体内的人会在三分钟内融化,就像在灼热阳光中的冰块一般,液化然后消失。

  在王白帝疾速接近战斗力爆发的邪牙时,我也飞身而起,在空中洒脱的几个大空翻之后,在邪牙身后急坠而下,我一面飞坠一面在口中叱道:“黑杀出来吧!”

  黑杀是气魔剑的第五形态,属性无,性能吞噬与吸收动物的肉体,中剑者的身体会被黑杀剑自动吸收!

  我手中的黑杀剑在劈到邪牙头顶两米左右的地方,再也无法前进分毫,我突然发现在邪牙身前进攻的王白帝也同时被拒于两米之外,原来此时邪牙突然放出一个以他身体为圆形的能量防御罩。

  这样劈下去,当然只会浪费体力,身在空中的我一个转身落到了邪牙身后,这个时候,王白帝竟然用间歇性透明化双手抓住邪牙的能量防御罩边缘,将整个透明的能量防御罩连同中间的邪牙一并举了起来。

  “去死吧!”怒兽般的王白帝将手中的能量罩与邪牙一同猛地抛向了天空,然后双拳再次急速旋转着射出无数的银色真气融化弹,刹那间,漫天飞舞着无数的银弹向悬在空中的邪牙与他放出的能量罩急袭。

  王白帝将邪牙抛上天空,再发出无数融化弹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这一记大范围攻击绝招在地面上施展的话,十邪帝必然要被殃及池鱼。

  “这样的招式,对百分之一百五十释放的我来说,根本就是废招。”邪牙一面骄傲地冷笑,一面迎着漫天飞向他的融化弹并朝着王白帝激进。

  如邪牙所言,那无数的融化弹根本就没有对他的安全造成任何的威胁,因为在他的防御罩被融化弹融解的瞬间,他马上又释放出第二张防御罩,他就这样一面前进,一面重复施放超级防御罩,所以最后他轻松地落在了满头大汗的王白帝身前。

  “如果你累了,就到了我出招了!”微笑着的邪牙双掌向前一伸,防护罩前端立即被撑出了两只能量手臂,那两只能量手臂似乎像拥有无限延伸可能性似的拍向王白帝,王白帝飞掠而起,躲过那两只能量延伸臂的攻击。

  “你逃得了吗?”身在能量罩中的邪牙从容地将双手交叉于胸前,立即有无数由能量罩延伸出来的能量手臂闪电一般袭向身在空中的王白帝,那数百只手掌由前后左右上下全方位袭击王白帝,只听“轰轰轰”的掌声连环响起,身在空中的王白帝被那数百只疾拍的手掌轰得混身是血!

  这种全方位的进攻的确是太恐怖了,邪牙的战斗能力果然如他所说的一般,强到了骇人的地步,但我是绝不会被他唬住的,趁着他全力进攻王白帝,我身形向前一冲,手中的黑杀劈向背对着我的邪牙。

  “你那这程度的进攻,是伤不到我的!”邪牙并没有将我的进攻放在眼里。

  “嗤!”的一声,邪牙身后的能量防护罩竟被我手中的黑杀剖了开来,还没等他反映过不,我手中的黑杀如一条疾伸的黑色灵蛇扭曲变形将剑尖戳进了他的背部,一朵触目惊心的小血花在他背心溅起!邪牙带着无法置信的眼神望着我,他显然料不到,我竟然能做到这一步,他虽然知道我变强了,但没有想到我会强到这种程度。

  我劈向他的第一剑的确是有所保留了,我要他放松警惕,果然邪牙在我出招后,将我视为了弱者,只想先除掉他认为比较强的王白帝,但他错了!剑玄体进入剑心状态的本人绝对不会弱于王白帝。

  我先将我手中的黑杀之剑无限锐化,轻易地划开了邪牙的防御罩,然后再将黑杀变形,如灵蛇一般向前急探,叮进了邪牙的身体开始吸收!

  黑杀之剑叮进他身体的瞬间,我能感觉到他的肉体开始被吸收了!不过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二分之一秒。

  我惨叫一声,黑杀之剑被震散,口喷鲜血向后横飞!

  邪牙在关键时刻双拳紧握,再度释放肉体,百分之两百肉体释放的瞬间,火山爆发一般的能量通过黑杀之剑逆袭向了我的身体!如果不是我的剑玄修为已经进入了剑心状态,如果不是黑杀之剑中途化解吸收了一部分反击之力,我恐怕早就被强灌入了体内的能量震得粉身碎骨了,我依靠剑心状态的剑玄真气护住了心脉,身体则象处于巨浪之巅的人一般,随着他的能量爆发向后疾飞,只喷出一口鲜血就卸掉了他的爆发能量冲击波,应该算我命大。

  “轰”的一声闷响,正准备追击我的邪牙凭空飞了起来,他被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王白帝一拳结结实实的击中了胸口,有肋骨断裂的声音,有真气强袭入体内的声音,邪牙被王白帝全力一拳击得抛向了空中,邪牙没有吐血,但他的情况远比吐血要来得糟糕,因为他抛到空中的身体开始出现间歇性透明化!邪牙已经被王白帝融化神拳的劲力侵入体内,融化神拳的真气一旦侵入体内,就迅速融解在中招者身体各大要穴,然后中招的的身体开始融化,三分钟内就会融成一滩液体了。

  邪牙毕竟是邪牙,虽然身中王白帝的融化神拳之后,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高悬在半空中怒视着王白帝:“快替我化解融化神拳!”

  “不要作梦了,你等着先透明化再慢慢的液化融解吗?”半躬着身子的血人王白帝大口地喘着气。

  “你不怕我杀了十邪帝……”邪牙话说到一半骤然停了下来,因为十邪帝此刻已经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这自然是我们剑鬼三人组的两个成员二号与十六姐外加洗仁鲜干的,他们在我出手偷袭邪牙的同时,三人连拖带拉的把十邪帝塞进了我们到达这里的地道,而现在守在地道口的人就是我。

  “塞进地道了?你们以为能拦住我吗?”邪牙用狰狞的目光扫视着我们。

  “只要挨过三分钟就好了,不,还有两分半钟,你就要辙底的融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王白帝一面抹着脸上的血一面笑道。

  “做个交易吧?”邪牙突然也笑了起来,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什么交易?”王白帝不再急促的喘气。

  “十五条人命换你替我化解融化拳劲,你替我化解融化拳劲后,我让你们平安离开邪都。”

  “一离开邪都,你就马上下手吧?我不会相信你的。”王白帝咬着牙道。

  “真的要和我同归于尽吗?”邪牙的身体已经开始进入轻微液化状态。

  “同归于尽总要比被你杀死好。”守在地道口的我用手中的黑杀遥指着邪牙。

  “周宁,你真的变强了很多,我太低估你了,如果不是你的偷袭,他根本就不可能打到我。”邪牙眉头一皱突然叱道:“我不是说过,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入邪殿吗?谁在外面!”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周宁这小子已经今非昔比了,你太高骄傲,现在吃亏了吧?”大殿的门口突然闪出一名黑发俊美男子。

  “好久不见!”他向我招了招手,又接着对邪牙道:“这小子自从上次跟我合体后,就得到了残留在我脑中的剑玄录的内容,如果我没有算错,他应该已经到了SS级了。”

  “彼此彼此,上次的合体,你也应该得到了不少好处。”我沉声道。

  “皇子大人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十六姐看着冯德惊道。

  “我出现在邪都,自然是为了与邪牙大人合作了,因为我们都知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冯德微笑道。

  “还有两分零五秒,再问你一遍,是替我解除融化拳劲还是全都下地狱。”悬在空中的邪牙间歇性透明化的时间越来越长,肉体液化的程度也越来越重。

  “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陪葬。”王白帝与他针锋相对。

  “你不怕十邪帝被我杀了吗?”邪牙一字一句地道。

  “我怕的话,难道你就会大发慈悲了吗?我已经觉悟了,与其让他们悲惨的活在你的手中,不如让他们就此解脱,所以你就算把他们杀死,我也不会给你活下去的机会。”王白帝的话让我也吃了一惊,他果然是能成大事的人,如果换作我,我恐怕不会考虑这么周全与这么决断,我会先想办法委屈求全的让自己的同伴活下去再说。

  “牙兄,不要和他废话了,现在能救你的方法小弟我可以提供一个,那就是和我合体,和我合体之后我们的“新生体”绝对能达到3S级,这一点小小的融化拳劲自然可以被轻易化解,你只有一分二十八秒作决定。”冯德淡淡地道。

  “冯德,你想获得邪牙的身体吧?”我急道。

  “师弟,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们上次合体之后,我有夺取你的身体吗?我们全体之后,大家不是都得到了很我好处吗?”冯德故意做出一脸惊愕的表情。

  “当时你火候没到,现在一定是准备周全了,皇子大人,我们好歹说也算是同门,你的心量我还能不了解吗?”

  “王白帝,我最后给你十秒。”邪牙没有理会我们“师兄弟”之间的“交流”,目光始终放在王白帝身上。

  “你马上动手吧!”王白帝不以为然地道。

  此时的我们是进退两难,想离开“邪殿”毫无可能,想撑过邪牙最后的发飙,估计也难。

  “牙兄,我们还是合体吧?”冯德仍然在循循善诱。

  还有一分钟就要融化掉的邪牙沉声道:“不用了,我自己也可以驱走融化拳劲,虽然有点冒险,这种程度的释放身体,我以前从未试过。”

  “百分之三百身体释放!”张开双臂悬在空中的邪牙有如神一般突然爆发出金色的光芒,他长长的黑发一根根竖了起来然后转化成金色,瘦弱的身体有肌肉隆起,金色的能量涟漪以光速向他身体周围扩散,一时之间天摇地动,能量涟漪所到之处,邪殿内爆炸连连!

  我急忙张开剑玄能量防护罩将大家护住,另一边的冯德也急忙张开了他的剑玄结界护住自己。

  眼睛已变成血色的邪牙狞笑着将右掌对准了我们:“虽然身体很痛苦,但我成功了,你们去死吧!”

  大家面色大变,但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

  “邪破神裂弹!”一个巨大的黑色超级气弹从他右掌心射出,气弹摩擦着空气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在我们眼中,这记邪破神裂弹就像渐渐逼近的黑色太阳!

  我很清楚,自己的剑玄结界在邪牙这记体能百分之三百释放状态下射出的邪破神裂弹面前不堪一击,它要崩坏我的防护罩就像敲破鸡蛋壳一样简单!

  地面上所有的人都在发抖,包括冯德,他似乎正在庆幸离我们较远,我脑中虽然有千百个念头在回转,电光火石之间,邪破神裂弹降临。

  站在众人前方的我大叱一声,手中分别召唤出两把无限锐化的黑杀之剑,迎着那“黑色太阳”的中心劈去,“刷”的一下,那记邪破神裂弹被我从中劈成了两半,但化为两半的邪破神裂弹仍然轰成了我们身体两边的地面上!

  “轰隆!”的巨响声中,整个邪殿被炸得粉碎!但处于爆炸中心的我们都还顽强的站着在瓦砾之间,虽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衣衫褴褛、浑身是血,却都没有人倒下。

  在关键时刻,我劈开了邪破神裂弹,避免了它直接命中我们,然后以我的身体为盾张开防护罩挡住众人,一个人承受了袭向我们的绝大部分能量!除了王白帝,他们都是不同程度的轻伤,而我虽然还在站着,但却已经到了伤重得无法动弹的地步了。

  身体释放度瞬间达到百分之三百的邪牙在放出一记超级邪破神裂弹后,也承受不了超负荷的释放,体能锐减到百分之十的低消耗状态,冲天的金发恢复成了黑发,落到地上的他亦是摇摇欲坠。

  邪殿被炸掉了,我们也因此看到了天空,此时正值正午,天空却黑得有些诡异,天空之上乌云密布,四周的能见度极低,看来一场倾盆暴雨将至。

  黑色的天空下,我们分别对斥着,我已经是无法再动弹,但所幸还有二号与十六姐这两个轻伤的主战力,王白帝本来就是重伤在身,现在他的伤势因为爆炸的冲击再度加重。

  邪牙在迅速的恢复!他生命力之顽强是我们无法比拟的。

  “邪牙大人!大事不好了!“超邪圣躯”被人偷走了!”远处的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了几个男子的惊叫声。

  “超邪圣躯”?这不是邪都准备做为魔王灵魂的容器吗?我心中暗道。

  “怎么回事?”邪牙正在恢复正常的面色“刷”的一下又变得无比苍白。

  “我们也不知道!好像是一个蒙面少女所为,我们兄弟正在堵劫她,可是她机灵得很,总能避开我们的高手,现在渐渐逃离邪都了。”远处黑暗中的男子们显然都处于惊慌失措状态。

  “牙兄,快去处理你的事情吧!这里就交给我好了,反正十邪帝都被震死在了瓦砾当中,这几个垂死的废物,在下应该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冯德淡淡地道。

  “好吧!这里就先交给你了,我去去就来。”心神大乱的邪牙身形一动,闪电一般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皇子大人,你想怎么样?”二号长剑出鞘,护在了我的身前。

  “我不想怎么样,”冯德耸了耸肩,“放心吧!我不会为了邪牙把你们杀掉的,这样做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再说了,周宁对我来说,应该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放心吧!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再和你合体了。”身体无法动弹,僵直站立着的我厉声道。

  “周兄,你的防人之心也太重了一点吧?不过关于我们合体一事,就算你答应,我也会拒绝,因为我已经查过了,我们第二次合体的成功率极低,而死亡率则超过百分之九十,所以我不会冒这个险的。”

  “是吗?”我一面说着话,一面感觉身体的巨痛猛袭之下,我的思维下意识的变得模糊,很快我恐怕就会失去意识。

  “现在你们已经不可能从密道离开邪都了,而且你和王白帝的伤不马上治的话,半个小时之内你们自然就会死去,我可以给你们指一条明路,马上去找邪都中被尊为“医神”绿茵,她的居住地“医宫”在西边方向三公里的地方,大家好自为之。”冯德迅速的消失在了黑暗当中,暴雨开始倾盘而下,一道白色的闪电划破长空,我的意识终于丧失了。

  “又见面了?”我睁开双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满面寒霜的绿莹,她仍然穿着白色的医生大褂外加黑色性感内衣与短裤。

  泡在绿色液体中的我朝着她点点头:“的确是又见面了。”

  “你是不是活腻了?竟然跑到邪都来找死,我现在虽然出手医你们,可是等一下,邪牙来要人的话,我是保不住你们的。”绿莹秀眉轻蹙。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再次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别给我戴高帽子,我只是比较讨厌死亡这种东西罢了,为什么要进邪都来?”

  “我想进来找一下袁茵,她突然失踪了,我认为她可能是进入邪都来找邪牙复仇。”我沉声道。

  “复仇?”

  “我们猜测,白家灭门事件的凶手可能是邪都方面所为,一心复仇的袁茵应该会来邪都的。”

  “具我所知,目前为止袁茵绝没有进入邪牙,关于白家灭门事件,我可以告诉你,这的确是邪牙指使邪都的高手们做的,而且目前正在与“神龙财阀”进行商战的“海牙集团”的背后主人也是邪牙。”

  “邪牙这样做的目的?”

  “我不说,你也应该能猜到,一是觊觎白家控制全世界百分之六十水域经营权,二是为报失落之都中与你们结下的梁子,他是一个不会放过任何损害过他利益的人。”绿莹感叹道。

  “我们也怀疑是他下的手,但只是想不到,他自己也是刚从失落之都出来,行动会这么快。”

  “邪牙这个人做事一行都是很迅速的,他现在正在搜捕偷取“超邪圣躯”的神秘少女,估计那神秘少女很快就会被他抓住。”绿莹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难道你知道神秘少女是什么人?”我惊道。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能闯入邪都,而且还能弄到超邪圣躯,这个人绝非泛泛之辈。”绿莹笑道。

  “她会不会是袁茵?”

  “我想应该不会,那神秘少女的行动表明她这个人非常狡猾,袁茵那个男人婆的个性无论如何也不会与狡猾沾上边。”

  “难道是齐琳?”回想起来,我已经有半年左右没见到她了,她踏上前往无峰岭去求见暗黑经纪人为我说情之路后,就渺无音讯了。

  “她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就战斗力来说,她是达不到这个神秘少女的的程度,以齐琳的战斗力来说,是不可能闯入邪都弄出这么多事的。”

  “你也知道她拥有龙族最强战士之体,她现在就算变强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她变没变强我不知道,不过你倒是强了很多,虽然说我的药液有奇效,但你身体的自动修复功能也厉害得吓人,剑玄录果然不愧是三大圣物。”

  “对了,跟我一同进入邪都的同伴怎么样了?”这时我才想起了二号他们,刚才注意力都放在白家大仇与袁茵和神秘少女身上了。

  “他们都是轻伤,现在都完全康复了,唯一一个尚在昏迷之中的人就是王白帝。”绿莹指了指不远处另一个玻璃容器中浸泡着的王白帝,我们现在身处的是一间灰色的医疗室当中,这间医疗室中大概有十个大小不等的玻璃容器,当然这个时候除了我与王白帝置身的器皿中注满药液,其它的都是空的。

  “他伤得很重吗?”我关切地道。

  “应该比你要轻一些,按道理来说,经我妙手救治过后,会比你提前一个小时苏醒。”绿莹望着王白帝沉睡的那边缓缓地道。

  “那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对了,我昏迷了多久?”

  “大概是十个小时左右吧?他没有醒来的原因,据我分析,是他的潜意识告诉他的身体不要醒来!”绿莹不假思索地道。

  “你的意思是,他自己拒绝醒来?”

  “是的,人类常常因为不愿意面对某些残酷的事实,而令自己的意识沉睡。”

  “你在开玩笑吧!他可是战龙王白帝,应该不是这么脆弱的人吧?”

  “这个世界上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地方,我想十邪帝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不就是十个曾养过他几年的老坏蛋吗?死了就死了,他这种将会做大事的人怎么会如此悲伤?”我不以为然地道。

  “不是这样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承受十个父亲死在自己的眼前这一件事。”绿莹突然将声线放柔,幽幽地道。

  “父亲?”

  “在邪都,有养育之恩的人就是父母,特别是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之下,每一分爱都比平常环境中要来得温暖,要来得伟大。”

  “是吗?”

  “是的,不过,你们这种外人是不会懂的。”绿莹动容地道。

  “当然,你们邪都的人的事自然不是我这种外人能明白的,比如说,我就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疯狂的喜欢钱?”

  “我喜欢钱,就像你希望能活着一样自然。”绿莹苦笑道。

  “这根本就是两会事嘛!”我不住的摇头。

  “这对我来说,是一回事。”绿莹的话说得我如坠入云里雾里,“对了!我想你现在的伤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跟我去见几个人好吗?”

  “是二号他们吗?”我在绿色液体中舒展了一下身体,发现我的确已经完好如初了。

  “不是他们,他们现在都在我这个医宫中很安全的地方,要知道,我这里,除了邪牙以外,任何人擅自闯入,都是死罪。”绿莹冷道。

  “那是什么人?”

  “你跟我来就好了,见过他们以后,我希望你能帮一帮我。”绿莹望着我的眼光是如此的无助,她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记忆中的她永远都是盛气凌人,高高在上。

  

第七章 那些老人们(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