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93回 攻克莱州

    刘慧娘的原定计划,就是拿莱州当作阻拦和消耗官军力量的炮灰,登州莱州刚刚攻下来,根本没有多少守城器械。有莱州暂缓官军的脚步,她便可以全力发展登州防务,调集登州莱州之财力物力,将登州打造成铁桶一般。

  此举是典型的弃卒保帅,只是栾氏兄弟与王天霸等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卒子,连正觉真人张鸣珂,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路大军早已被刘慧娘舍弃,犹自死守莱州城,等待登州的援军。

  殊不知,此时陈希真宋江刘慧娘等人,也在等,不过是等待一纸招安而已。

  陈丽卿桂花薄荷等女将率领的羽林军纷纷登上木鸢,从空中散射,压制城楼上的贼寇,鲁达所率的拔城军立刻蜂拥而上,利用机关兽攀爬上了城墙,攻占一角,李逵率领另一军,推来庞大的攻城车,轰隆隆向城门撞去。

  公输嫣然也在节省攻城器械,留待登州大决战,分配给他们的攻城器械并不充足。李逵所率的攻城车乃是一种滑车,乃是用绞盘吊起重达十几吨的檑木,硬生生撞向城门。

  那城门是榆木订钉,外面包裹着一寸多厚的铜皮,被滑车檑木撞了几十下,才堪堪被撞破。李逵急忙凑上前去,只见那城门后早被贼军塞满了巨石,又混合了夯土,坚实无比,一时片刻根本挖不开,不由气得嗷嗷直叫,道:“此路不通,咱们也上城墙!”

  那城墙上正杀得惨烈,只见一人守在城墙上,独战鲁达与孙立。一个人,两杆大笔挝,每杆重达八十斤,长一丈五,使将起来,纵横开阖,连重达数吨的机关兽,也被他两杆笔挝硬生生挑飞!

  笔挝前头,又有一个红缨枪头,带着四个锋利爪子,那人独自一个,便挡下鲁达孙立两员虎将,犹有余力,将宽近十八米的城墙守得水泄不通!

  虽然那大将来来去去只有十五路招数,但一力降十会,官军偏偏就被他阻在城墙上,下不了城。

  李逵好不容易才背着大板斧上来,见他实在厉害,挥舞两把斧头便没头没脑的砍上去。

  那员猛将连战三人,这却吃不消了,斗了十几个回合,两杆大笔挝虚晃一下,逼退孙立,向城下退去。

  鲁达与李逵不敢追他太急,又着实佩服他的武艺,道:“那好汉,你是何人?”

  “沂州南山镇王天霸,释家降魔真人是也!”

  张大牛兄弟二人也上了城墙,正祭起锁链四处捆人,听了这话不由惊疑不定,道:“原来是修炼佛门金刚战斗胜的法门,难怪如此彪悍!”

  王天霸闻言,看了两人一眼,正要说话,只见那二人猛然将锁链祭起,把他捆了一个结实!

  那两兄弟偷袭得手,李逵立刻抄起两把大斧头上前,不由分说,举起斧头便砍。只听当当两响,火星飞溅,王天霸吃了他两斧头,竟然还好端端站在原地。

  鲁达见状,将月牙铲抡得风车一般,向王天霸脑门砸去,王天霸知道他的勇力惊人,生怕被打破了不坏肉身,连忙撒腿就跑。

  张家兄弟二人死命扯住锁链根本拉他不住,李逵丢了斧头,也上前拉扯,还是拉不住他,孙立也跟着拉扯锁链,四人竟然被王天霸一个硬生生拉下城墙。

  鲁达连忙也丢下月牙铲,帮助四人拉扯,这才将王天霸拽住,又拉回城墙上,几十个官军呼喊着上前,用麻绳将王天霸捆翻,绑了一道又一道,缠得椭圆,活活一个大粽子,王天霸这才无法动弹,安分下来。

  众将纷纷感慨道:“厉害,真个厉害!不愧是修炼金刚战斗胜法门的术士!”

  鲁达又捡起铲子,道:“比我的力气还要胜上几分,此人先不要杀,待攻下莱州,慢慢劝降。若是他肯投降,我军又多了一员虎将!”吩咐官军将这大粽子抬下去,整军先占领城墙垛口,却是到了深夜,城楼上燃起火把,原来是卢俊义、林冲趁着鲁达率领的拔城军获胜,先占了城楼。

  经过一夜血战,栾廷玉栾廷芳等敌军大将被逼下城墙,准备展开巷战,武松命人连夜把弩车、霹雳车投石机搬到城墙上去,而后命林冲率军先做一次佯攻,待部队撤下来之后,立刻命弩车霹雳车和投石机向反抗最多的地方投射!

  只见乱箭如雨,乱石铺天盖地,轰塌屋舍,叛军死了不知多少,一阵攻击过后,卢俊义军立刻扫荡过去,绞杀残余败兵。

  栾廷玉等大将多有损伤,被逼的紧缩战线,鼓舞士气道:“只要撑到天亮,陈头领就会率军来援!撑到天亮,就有活路!”

  叛军死命抵抗,各个街道小巷间埋伏兵马,又有弓箭手藏在墙缝之间,专射大将。卢俊义攻了一次,中了埋伏,胳膊上中了一箭,抬头只见栾廷玉栾廷芳兄弟二人呼啸杀来,众将士齐心合力,燕青死命救主,这才保住卢俊义杀出重围,退兵下来。

  秦婉儿赶来给卢俊义疗伤,卢俊义待拔出箭,包扎好伤口,向武松道:“国师,莱州城街道窄小,小巷子众多,四通八达,不利于我军巷战!眼下只宜等日出之后,再行攻打。还有,诸军厮杀一天一夜,也都困乏了……”

  武松无奈,只得暂停攻击,让大军休整,栾廷玉组织多次反攻,都被击退,心中暗暗发愁:“武贼若是用步步为营的法子,那该如何是好?”正想着,只见朔风呼啸,天空愁云惨淡,过了一时,飘飘荡荡下起鹅毛大雪来。

  雪花成团,扑朔扑朔往下落,没多久地上便落了一层。

  这雪下到中午,还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大,北风呼啸,狼吼一般凄厉,吹得士兵受伤拿不住兵器。

  栾廷芳见了这场大雪,欣喜道:“天助我也!”换来黄信、宣赞、吕方、郭胜,道:“这一场雪下得好,如今我等又可以多撑几日!”

  黄信抹去胡子上的雪渣子,怒道:“好个屁!儿郎们都拿不起刀枪了!”

  栾廷芳不以为意,笑道:“黄头领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这雪下得如此厚,我等只需藏在雪中,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来。雪中可没有冷风,握得住兵器,待官军搜寻,正好杀他一个措手不及!我等只挑那些将领来杀,杀得多了,武贼大军必乱!”

  黄信这才恍然,点头道:“可行。”

  宣赞思索片刻,道:“最好有弓箭手,伏在屋顶雪堆下,乱箭射下,任他是神仙也躲不了。”

  众人都抚掌称善,各自去领兵准备,栾廷芳又请来张鸣珂、汪恭人、李成三位术士,道:“三位法力高深,也埋伏在雪中,趁乱轰杀武贼上将!乱军之中,卢俊义尚且中箭,如今在各位的法术下,死伤更多。”

  张鸣珂三人点头称是,也各自埋伏,

  却说午后时分,各路军马生火造饭,饭后,卢俊义、林冲、鲁达各自起军,督促士兵进攻内城,还没进去多久,便遇到埋伏,士兵伤亡不多,但军中将领损伤严重。

  火眼狻猊邓飞刚投降没多久,贪功猛进,被暗箭射死,李逵也中了一箭,卢俊义见势不妙,连忙退军,却见其他两路军马也退了下来。点清将领,只见少了一个时迁。

  武松知道此事,不禁愁容满面:“难道天也不愿灭了陈希真?”

  时喜娘子道:“我家时迁又陷在城中,这该如何是好?”

  武松安慰道:“时迁经常陷在城中,每次都没有半分损伤,喜娘子不必担忧。”

  正说着,只见公输嫣然领着机关营的能工巧匠上前,道:“对方在雪地中,专门刺杀我大将,防不胜防,如今可用水龙车破了这个法子。”说罢,命人推来一辆象喉水龙,前面是象鼻,后面是大肚子,两个士兵奋力上下压动气阀,只见一股大水喷出百十步。

  “这种水龙车用沸水最好,烧开的沸水灌入,喷射更远。只需百十辆,一个时辰内便可将莱州城浇个一遍,沸水泼开雪,既能烫伤敌军,冷却后更是厉害,还有哪个兵能拿得起兵器?”

  武松喜道:“须得有大将镇守这水车。”换来陈丽卿,命她带领二百神射手飞在半空,若有人靠近水车,便就地射杀。公输嫣然命人即刻烧水,灌到水龙车肚子里,准备完毕,又过了一个时辰。

  士兵推着车来到城内,遍地射出沸水,冰雪融化,藏在雪下的贼军被水一烫,按耐不住跳将出来,都被陈丽卿等人射杀。

  又过了一个时辰,这才将莱州城浇了一个遍,寒风一吹,遍地是冰,连同大雪融化形成的冰,足足三寸多厚。

  莱州守军每人身上都挂着冰渣子,瑟瑟发抖,根本拿不起兵器,遇到官军便立刻投降,不投降就是一个死字。

  张鸣珂见状,叹息一声,颓然道:“莱州守不住了。”

  旁边一个形容猥琐的小兵叫道:“真人为何不投降?”

  张鸣珂犹豫一下,这小兵虽然长得矮小,但在武贼攻城时多次保护自己,于是道:“陈头领对我有恩……”正说着,只见栾廷玉等人率领残部前来,道:“莱州是守不住了,现在趁机突围,逃亡登州还来得及。诸位大法师,我等拼死护送你们出城!”

  张鸣珂与其他两位术士点头道:“我等在阵中作法,大家都可以逃出去!”

  张鸣珂对身边小兵道:“你跟着我,乱军之中有我守护你。”

  那小兵感激连连,道谢不迭。张鸣珂笑道:“若非你保护我,我早被武贼的羽林军射死。我恩怨分明,自然要守护你的安全。”

  栾廷玉栾廷芳当即引兵突围,张鸣珂汪恭人李成当即在阵中作法,逼起浓雾,笼罩莱州,一股脑杀向东城门。镇守东城门的鲁达大军措手不及,被他们冲破阵势。

  栾廷玉栾廷芳奋起余威,正要杀出城去,突然张鸣珂身边的小兵暴起,一刀砍了汪恭人的脑袋,刀背拍翻了张鸣珂,然后一手挽着汪恭人头颅,一手拎着张鸣珂,纵跳而起,如同一只大跳蚤,弹射出几十米高,蹦蹦跳跳走了,叫道:“某乃国师门下鼓上蚤时迁是也!”

  栾廷玉栾廷芳等人瞠目结舌,半晌也没回过神来,大雾没了张鸣珂汪恭人支撑,渐渐变淡,鲁达李逵等人反应过来,连忙整军厮杀。

  栾廷玉栾廷芳等大将夺路狂奔,出了莱州,一路飞驰而去,鲁达李逵也不阻拦,只顾着绞杀残部。栾廷芳走了十余里,点了点军队,只见活着逃出莱州城的只有不足千人,个个带伤,军中大将还剩下黄信、宣赞、萧让、裴宣、蒋敬、吕方。

  萧让、裴宣、蒋敬都是文官,没有多少战斗力,不禁颓然道:“如何回去向陈头领交代?”

  栾廷玉闷哼一声,道:“陈希真说了,我等守护莱州,武贼若是来攻,他必然来援。为何迟迟不见他的援兵?待回去,必然向他讨个明白!”

  栾廷芳叹息连连,低声道:“这事是说不清楚,我看我等也只是弃卒。被派到你我身边的,除了颜树德是陈希真的亲信,其他的人,不是文官,便是武艺不怎么好的头领。吕方郭胜名头虽响,但这本领,确实稀松,依我看,咱们莱州早就被舍弃了!”

  栾廷玉心中虽然不愿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黄信、邓飞、燕顺、杨林、吕方、郭盛武力确实不强,宣赞是叛将出身,而萧让、蒋敬、裴宣、欧鹏则干脆没有多少本领。

  至于正觉真人张鸣珂,是武贼部下张叔夜的侄儿,妙明元君汪恭人本领稀松、镇海真人李成惯于卖友求荣,为人不齿,降魔真人王天霸则脾气火爆,没有人缘。

  甚至栾廷玉栾廷芳兄弟二人,也和武松帐下扈三娘祝彪有关系,从这些疑点看来,栾廷玉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些人都是被陈希真舍弃的家伙。唯一没有被舍弃的,大概只有纯阳真人颜树德,没想到颜树德却第一个死在阵上,被林冲一枪挑了。

  “好兄弟,咱们现如今该怎么办?”

  栾廷芳道:“只有两条路,一是回去投降武国师,只要没有大过错,国师还是能容纳我等,依旧能获得重用。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回到登州,继续与陈希真卖命。”

  栾廷玉思索良久,颓然道:“陈希真究竟对我们有恩,这条命算是他的,如今杀出莱州城,若再回去投降,传扬出来我等的脸面都没地方搁……”

  栾廷芳突然面色诡异,古怪道:“若是不须回去就能投降呢?”

  栾廷玉呆了呆,突然醒悟,大怒道:“栾小二,莫非你敢通敌?难怪我军败得如此之快!先杀了你这叛徒再说!”

  栾廷芳连忙摇手,指着前方道:“不是我通敌,而是国师善于断人后路。哥哥你快看前面!”

  栾廷玉抬头看去,只见前方狼烟顿起,一路大军奔腾而来,最前面一员虎将,旁边大力士高高举着大旗,上面绘着一个“史”字,那阵势中间,又有一面大旗,却绘着“公孙”二字。

  大军呼喝,叫道:“国师命我等在此等候多时了!”

  栾廷玉怒道:“竟然是九纹龙史进与入云龙公孙胜那两个叛徒……”

  栾廷芳笑道:“幸好是这两个叛徒!”当即率众而出,抛下兵器道:“史大郎与公孙大郎且慢动手,我等投降了!”

  栾廷玉见自家兄弟率先降了,硬着头皮上前,也道:“投降了!”黄信、宣赞、萧让、裴宣、蒋敬、吕方对视一眼,也只得跟着投降。

  史进没参加莱州之战,只为在这里设伏,等待败军东来,正好厮杀,哪知刀枪未动,敌军都降了,憋了一肚子气。

  公孙胜却是一个投降过来的人,与宋江部下有些交情,心中本不愿与他们动手,闻言松了口气,连忙命人将降将都捆了,押往莱州城报喜。

  

093回 攻克莱州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