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二七章

    一个月过去,李英秀在化疗和病魔的双重折磨下已经消瘦的不似人形,头发也开始出现脱落迹象。不过好消息是她的病情有所好转。但负责治疗的李医生忧心的说,即使现在情况好转也难保不会出现反复,而这种反复才是最折磨人的。

  医生的话李英秀也听见了。

  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金向东没有离开过她的病房。李英秀知道要做到这一切金向东需要付出些什么。感受着爱人的体贴与温柔,体味着爱人的关心与爱意,她几乎是强迫着告诉自己:一定要好起来。反复又如何,此时她已无惧任何痛苦。

  李英秀平静的告诉满脸着急的金向东:“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此刻说什么都显得是如此多余--金向东只是紧紧抓住她的手,对她温柔的一笑,眼神里似乎重复着他已经不知说了几千几万遍的话:“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康复为止。”

  本指望与李英秀多过一段只有两个人的生活的金向东根本没想到,WCG的比赛才开始一天,弟子就心急火燎的找上门来。

  “老师……”小艾已经从柳成正那里得知了金向东的情况。进门时,她的脚步和声音都特别轻柔。

  “恩,比赛不是才开始第一天吗?这么快就有问题要问我了?”金向东慈爱的看着这个他由中国带来的小女孩。

  “是啊。”小艾的神色很着急,不过声音却一直轻柔,“请您看一场比赛好吗?”

  金向东看了身边的李英秀一眼,后者轻轻的点着头。金向东对她微微一笑,转身带上头盔。小艾感激的对李英秀点点头,也进入了游戏。

  “什么比赛这么着急啊?”看到弟子慌张的样子,金向东不由问了一句。

  “是ALLKILLED的比赛。”小艾一边说一边往外调游戏档案。

  “那个家伙……”金向东笑了,“他又弄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了吗?”

  “恩!”小艾重重的点了几下头。

  “我知道了。”金向东拍了拍不安的弟子,“那本来就是个奇怪的家伙,他的比赛你看不明白也不用着急。”

  十几分钟的比赛,金向东足足看了两个小时。他倒没有被林风的表演给惊呆,而是被比赛的过程给牢牢吸引住了。而令小艾无比惊讶的是,虽然她一句话也没说,可是每每到了关键的地方,金向东就会像能提前预知一样准确的将比赛的速度放慢。然后一眼便看出其中的诀窍,给自己讲解。

  没有人知道现在金向东的心里是一种什么感觉,连他自己也无法分析出现在究竟自己是想哭还是想笑。林风在这场比赛中的表现,让金向东真心佩服。他深深的体会到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这是他几年的格斗比赛生涯中从未有过的。他绝对不讨厌这种感觉,恰恰相反,他反而有一种终得知己的喜悦。但是他却又喜不起来,现在他需要的是胜利。WCG的冠军--这已经是一个必须达到的目标。在金向东心里,它不仅仅关系到自己,也关系着李英秀对“生”的信心。每一个厉害的对手都是他前进道路上的障碍。

  “林风啊林风……这是你给我的回应吗?”金向东喃喃自语着。就想一部电影里说的:如果不是各为其主,我就可以与你煮酒论英雄,可惜现在却是没机会了……话虽相同,但人却不同,说话的人也更加心酸。

  林风并不是有心要用这种方式来宣布什么,他纯粹是由于一次计算失误导致最后不得不潇洒了一把,但是无论是金向东还是拉娜和她的欧美盟友们却都不这么看。

  进行完自己的比赛之后,金向东的比赛已经结束,拉娜他们自然全部都聚集到了ALLKILLED这个最大的敌人进行游戏的地方。不过他们选择的是与欧洲转播服务器相对较近俄罗斯转播服务器。当俄罗斯的观众由欢呼转为绝望的时候,拉娜他们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又是一个用类必杀连续来显示胜利信心的家伙--林风最后的表现被如此定义。

  无论是ALLKILLED在如此惊险的比赛结束后一如既往的迅速消失,还是他处于劣势时表现出来的胸有成竹,都让拉娜等人更加坚定了尽快揭开他真面目的决心。这样一个定时炸弹,要是在奥运会团体赛里爆炸那就太可怕了。

  “我看以他的实力一定是两轮小组赛都是第一名出线。”拉娜对盟友们说,“只要我在第二轮小组赛里以第二出线,肯定会和他遇上。到时候我们就能弄清楚他究竟几分实力。”想看一个人的实力究竟如何,还是要有交手者与旁观者两方面的情况综合才行。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小圈子里还没有人拥有过与ALLKILLED的个人战交手经历。

  在职业选手中都产生了如此巨大影响的比赛,它在业余选手那里造成的声势自然可想而知。且不说这场“ALLKILLED对普洛夫”的比赛录象下载量在一天之内就打破了几项记录,甚至第二天的体育类报纸也因此而销量大增。

  WCG的热度在中国一下高涨起来。随着比赛的继续进行,ALLKILLED也继续着自己的胜利之路。七月十八日,第一轮小组赛结束。中国出线的四名队员,除了王宏宾之外,都顺利进入了第二轮。而这三个人面前最大的对手,韩国的金向东也以三场完胜的成绩继续着自己的WCG征程。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林风已经逐渐适应了有王虹和WCG的生活。每天早上同陈茹芸和王虹游京城,中午回去进行WCG比赛,下午和晚上进行第二天比赛的准备工作。这种生活紧凑而不乏惬意和温馨,林风颇有种乐不思蜀的感觉。

  上午走在北京的城区里,看见大街小巷里到处有人谈论着自己的比赛,同陈茹芸和王虹一起外出的林风正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和自己讲解自己的比赛或者听王虹大力赞扬自己本不存在的丰功伟绩不同,在自己所爱的人面前听到不认识的人赞扬自己,林风只感到淡淡的喜悦,或者……还有一些期待。

  陈茹芸心里也是很希望能与林风更亲近一些,不过当着王虹的面,她怎么也拉不下这个脸。

  “喂,你们两个的关系好像很好嘛。”王虹看出了两个人之间羞羞答答的亲密。她不由再次产生了好奇心。按照道理来说,那天陈茹芸的表现应该等于是默认了喜欢ALLKILLED才对呀,怎么一转眼又和这个“林倒”亲密起来了呢?

  “啊,算是吧。”陈茹芸又红了脸。自从王虹来北京之后,她脸红的次数比前面整整半年都多。

  “那ALLKILLED你准备怎么办呢?”王虹终于问出了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

  “啊?他跟我好像没什么关系吧……”陈茹芸小心的说。

  “别骗我了,你那天不是还承认自己喜欢他的吗?”

  “我哪有!”

  “还嘴硬……你看,脸又红了!”王虹果然是豪爽派的女子,连八卦也是如此肆无忌惮--居然当着林风的面拿陈茹芸打趣。

  在王虹的想象中,无论是修养在怎么好的男人,听到自己女朋友喜欢别人的时候总应该有所反应的吧。她已经做好了林风一紧张起来就拿他打趣的准备,可她说了半天,林风还是笑呵呵的样子,一点生气或是急躁的样子都看不出来。

  这怎么可能?王虹惊讶的看着林风。

  注意到王虹奇怪的表情,林风先是一愣,然后他检查起自己身上的装束。刚才光顾着看风景了,他还真没听见王虹和陈茹芸的对话。

  王虹一捂眼睛,一副受不了你了的样子。她实在没看出这个反应迟钝,外表平凡的“林倒”有什么值得陈茹芸如此爱慕的地方。

  “茹芸,他到底有什么好的?你不会土到有什么报恩的想法吧……”王虹知道陈茹芸的愿望就是拿到北京高校格斗联赛的冠军,而林风在她实现愿望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她问这句话纯粹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或者说就是随口一问。

  陈茹芸继续红着脸不说话。王虹的这个问题本身就很让她感到浑身发热,何况其中还牵涉到林风与她两个人的“秘密”,让她怎么能说的出口呢?

  突然看到陈茹芸脸红起来,林风明白了点什么。他也不敢再多说话,生怕“言多必失”,又被王虹抓着把柄嘲笑一番。

  两个人默默的在路上闷着头向前走。而王虹不知就里,只好在后面默默的跟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林风转头问了一声:“现在几点啦?”

  “哎呀!快十一点了!”陈茹芸一看手表,失声惊叫起来。

  “赶紧回去。”林风依然从容。但他四下一看,便傻了眼。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走到了一个小胡同里面。“这……谁认识路?”林风问道。

  没有人回答。林风的比赛十二点就开始!

第一二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