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三六章

    几个裁判已经在一起商量了半个小时以上,但是却得不出结果。外面的旁观室和大厅已经彻底乱做一团,干什么的观众都有。解说员和两个解说顾问这时再也没有办法抚慰激动的人群,因为他们自己也已经快崩溃了。两个选手同时掉线,而且掉线的时候他们的体力居然还完全一样。这种无胜无负的局面要怎么处理?WCG还没有过先例。

  很快,裁判们无法处理的问题被送到了WCG赛事监督委员们的手中。赛事监督委员是WCG2010年后才专门设立的一个职务,他们的作用是评定与惩罚在比赛中出现的作弊或者违禁事件。每一场WCG的比赛都至少有五位委员到场。除了它本身的作用之外这也是一个象征性的做法,它表示了WCG组委会为了保证公平竞赛而做出的努力。

  在格斗游戏中其实根本不会出现所谓的作弊,不过为了显示公平,赛事监督委员们依然有五人到场。裁判们的意见无法统一,而比赛的结果却又必须立刻向上汇报,不得已之下他们才将这个棘手的任务交了过去。

  赛事监督委员会的委员们拿着裁判递过来的申请也是哭笑不得,这既不是作弊也没有违禁,交给他们,让他们怎么办呢?讨论了半天,委员们还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惟,贸然用投票的方式决定比赛胜负。于是决定结果的权利又被上交了一个级别。

  可是在WCG比赛委员会里,被迅速召集到一起的委员们的各种意见又吵成了一锅粥。十几分钟过去,大家各有各的提案,谁都无法说服其他人。无奈之下,委员们只能把最终的决定权交给了WCG赛委会主席。

  民主解决不了的问题,最后也只好通过集权来解决。

  “让他们掷硬币定胜负吧。”主席在比赛委员会提出的五种意见中选择了他认为最合理的一种。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主席心里感到无比的遗憾。他是多么希望自己有能力让两个人一起出线,但是他不能。WCG的赛程已经决定,临时更改肯定来不及。今天一定要产生一名出线者,而且他将在明天与另外一场比赛的胜利者继续比赛。如果让他们一起出线,对其他的选手就太不公平。如果主席这么做了,那对一直追求公平的WCG来说将是致命的打击。

  “可惜!”回到VIP服务器等待结果的主席对CTV总裁大人轻轻说了这么一句话。后者耸耸肩膀,苦笑着回应道:“还能有什么办法?”

  “你这样是不行的。”王虹强压下心中的激动,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说,“把他抬到床上,掐人中和虎口,再喷点水试试。”

  失了主意的陈茹芸完全按照王虹的说法采取急救措施。好在王虹是职业选手,以前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两个人三下两下竟然真把林风弄醒了。

  醒来之后的林风,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比赛。“比赛是什么结果?出来了吗?”林风问半跪在身边的陈茹芸。

  陈茹芸满脸担心,她用力把林风又按回到床上,颤声说:“你别担心比赛了!现在你的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林风笑着左右扭了扭腰,显示自己的状况良好。

  “你是不是ALLKILLED?”王虹在也无法克制自己的好奇心,直接了当的问出了心中的问题。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使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激动。

  林风苦笑着看了陈茹芸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回王虹脸上,轻轻点点头。

  “你真的是?”王虹又同样的问题又问一遍。看她的架势和神色,应该是已经做好了扑过来的准备。

  “是……”林风很谨慎的看着王虹,不过他还是没有否认。到这个时候再对王虹说谎估计也没有用,如果陈茹芸不知道自己是ALLKILLED,她不可能这么及时赶到。

  平心而论,王虹并不是什么八婆类型的女人。只不过她对ALLKILLED就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也许这与ALLKILLED的打法有关系。王虹自己本来就是防守为主的选手,后来又学“剑客”打防守反击。可是自从剑客的身份暴光之后,她伤心的感到自己与心中的偶像之间产生了距离,而这时出现的ALLKILLED就成了她的新崇拜对像。现在让她知道ALLKILLED竟然是就在身边,怎能不让她欣喜若狂?

  “我还是要先进比赛看看,胜负还不知道呢!”看着脸色变化不定的王虹,林风本能的感觉到情况不对,他赶紧找了个借口岔开大家的注意。

  “你真的没事?”陈茹芸还是不放心林风。

  “没事!“林风站了起来。他拣起头盔,戴在头上。

  当林风重新进入游戏的时候,他发现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旁观大厅依然混乱而拥挤。幸好林风用的是比赛选手的特别通道,不需要与旁观者争夺位置。虽然不少三四十岁或者并非铁杆格斗游戏迷的观众都退出了游戏室--连看游戏的他们也已经感到精神疲倦,无法继续坚持--不过新进来的观众依然把大厅塞的满满的。网络上更是热闹非凡,相信有超过一亿人都盯着这场比赛的胜负。

  “请您稍微等一会好吗?”主裁判很友善的对走到面前的林风说,“我们希望在两名选手都在场的时候再对比赛的胜负进行判罚。”

  “判罚?”林风对这个词感到莫名其妙,“这还要判罚什么?比赛不是结束了吗?”

  “是结束了。可是比赛结果却没有出来啊。”裁判想起来ALLKILLED刚才掉线了,应该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他笑着解释道:“金向东也和您一样掉出游戏,所以我们研究决定掷硬币来决定胜负。”

  掉线之后林风本以为自己已经输掉了比赛。可是听到这个回答之后,本应兴奋的他却高兴不起来。

  林风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心里的矛盾。就这样输掉他当然并不甘心,不过却觉得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种输法让他觉得痛快。自己尽了全力,不是金向东的对手,输掉比赛问心无愧。而且输掉这场比赛也全了他与金向东的情谊,何乐而不“输”?

  如果在堂堂正正的战斗中赢了金向东,林风也同样问心无愧,他本就是为了胜利才来参加WCG的。何况他担负的还有国家荣誉和陈茹芸深深的期待。

  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奇怪的方式决定结果?林风苦笑,他在之前不是没有考虑过这种状况,只不过他没有想到WCG委员会居然会如此简单而直接。

  如果是这样战胜金向东,他一定不会安心;如果因为这样战胜金向东而使李英秀有事,林风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他打开了参赛选手的主选单,凝视着面前鲜红的“弃权”两个字。

  又一次激烈的心理斗争,林风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左右为难。荣誉还是友情?他久久不能做出选择。

  五分钟之后,金向东也回到比赛中。他是在医院中昏迷的,李英秀叫来医生之后才将他弄醒。虽然他比林风还早一点醒来,不过说服医生再次让他进入游戏却耽误了不少时间。

  主裁判本茨将两位选手聚集到面前,伸出右手。他郑重的将一枚硬币放到自己的手上,神情严肃。他知道,这枚硬币将决定的可能是格斗游戏历史上最重要也是最精彩的一场比赛的胜负。

  当金向东站到裁判身边的时候,台下的混乱终于停止。观众们张大了惊讶的眼睛看着裁判和两名选手的行动。而裁判与两人的对话也一字不拉的通过广播送入了超过六千万观众的耳中。此时,职业选手和普通的爱好者并没有什么区别。

  “请两位要正反吧。”本茨裁判说,“你们可以要同样的一面,不过请用私聊频道进行选择。”

  “不用了!”金向东看着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林风,“让他选就可以。我选择和他相反的一面。”

  金向东的话在观众中又引起一阵骚动,但着这骚动就如同一阵吹过平静湖面的微风,在旁观室里带起几圈涟漪之后又迅速消失。因为这时谁也不愿意把眼睛离开裁判的手指,每一个人都睁圆了眼睛等待着硬币离开手指的一刻。

  “这样也可以。”本茨说,“那请您选择吧。字还是图?”反正是没有先例的判罚方式,本茨干脆自做主张了一回。

  林风终于在主裁判的呼唤下抬起头来:“字吧。”他心不在焉的随口一说。

  “好的。”本茨先对林风一点头,然后又转身问金向东,“您确定选择图,是吗?”

  “是的。”金向东微笑着。

  “好!”本茨再次点点头。

  然后,他用力弹出了手中的硬币。以弹出一枚硬币开始,以弹出一枚硬币结束--一场精彩的比赛在硬币的飞舞中完成了一个轮回。

第一三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