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六五章

    当林风第一眼看到那个表面覆满了藤蔓,表面石灰剥落,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实验室时,他愣了一下。他完全不能相信,就是在这个似乎是一百年以前盖成的破楼里,正在进行着现在人类最尖端的科技研究。

  “看事物不能看外表,要看内在。”特里这么对林风解释这幢楼的问题。不过林风总觉得特里在刻意回避给自己正面答复。以至于一直到很久以后,林风都怀疑特里是不是故意把实验室放在破楼里,好让投资人觉得他们这个研究小组是很勤俭节约的……

  走进破楼之后,两人便顺着一条长长的走廊向某个阴暗的角落走过去。林风感到自己像是在“追随着先哲的脚步,走向那未知的世界”。这种感觉让林风哭笑不得,本来好好的研究室,非要弄成十二世纪那些欧洲巫婆们居所的样子,连个灯都不装。

  不过当他们推开一扇小小的门,沿着楼梯走到地下大约十五米的地方时,林风再次愣了一下。不过这次他不是被破烂惊呆,而是被眼前的壮观景象震撼了。

  在这个实验室的下面,居然有至少数百人辛勤劳动着。巨大的电子计算机闪烁不停,到处都接着如蜘蛛网般的数据传输线和电线。原来这个实验室,根本就是完全在地下。

  “这里是世界第二大地下实验室。”特里得意的对林风说,说话时那神情好象在夸奖自己的儿子,“第一大的是纽约地下的加速器,不过他们那里可没这么多人。”

  在人群里行走的时候,工作人员却都没有打招呼,甚至没有抬眼看他们。根据特里的解释,他们在工作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分心旁顾的。林风点点头,心中却更加希望能在这里工作和学习,这是一个太好太好的磨练机会。

  特里从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林风说:“看一下吧,如果没有问题就签个字。这是保密协议,签字之后一定要严格按照规定执行,不然会有法律部门来找你的麻烦。呵呵,我只是提醒你而已,不要太紧张。签完之后,我会向你介绍这里的几个主要工作人员。明天我们到有关部门公证一下,让它生效,你就可以正式开始工作了。”

  林风抓过文件,一页一页的仔细看文件内容。特里也不以为忤,微笑着坐在椅子上等。

  很快,林风抬起头来问:“协议生效期间不能与国外联系与通讯。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我连与家里人打电话都不行?”

  “是的。”特里说,“不但不能打电话,连上网也不行。任何与国外的联系都是被禁止的,其中也包括让他人帮助你与外国取得联系。这已经是最宽松的保密协议了。如果是军用品研究……那至少也要切断一切与外界联系,就不仅仅是外国了。不过你如果同意的话,明天有一天的时间,你可以通知家人和朋友,让他们安心。”

  “你为什么当初能到处在外面跑?”林风又问了一句。

  “那是研究的间歇期。”特里回答,“后面的条款里会提到的,当研究暂停了一个月以上之后,可以允许你暂时解除本条款,直到恢复工作。我们这是民用研究,没有军用的那么严格。而且你很幸运,如果早一点或者迟一点打电话找我的话,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倒觉得没什么幸运的。”林风嘟囔着,在协议上四个要求签名的地方签了四个名字。

  等到特里把林风送回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不过正好,这正是北京中午时分。林风想了想,先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他觉得还是应该把事情先告诉自己的母亲。电话里当然少不了一顿苦口婆心的叮嘱。林风的母亲虽然不会反对儿子的决定,但是一听要长期得不到儿子的消息,自然是要仔细的叮嘱。一番叮咛下来,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快四点钟。

  筋疲力尽的林风又拨通了陈茹芸的电话,但是电话响了好久也没人接听。林风把时差一倒,发现陈茹芸那边正在上课。于是便挂断电话,忘床上倒去。

  一天的奔波加上兴奋,林风此时已经非常疲劳了。他刚沾上chuang,几乎立刻就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时分,特里让约翰师兄来找他办公证手续的时候才起来。

  公证绝对没有特里所说的那么轻松,尤其是林风还是中国人。在律师的面前,林风就像是被疲劳审问一样又被连着轰炸了数个小时,签署的相关文件之多连林风自己后来都记不得签了多少文件。他心里早已经又将特里这只老狐狸骂翻了十遍。

  晚上八点多,林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给陈茹芸打电话。这次还好,宿舍里有人。

  “什么?她上课去了?”林风诧异的问道,“什么时候走的?半个小时之前?什么时候回来?啊?还要那么久!哦……啊……好的。那你帮我告诉她一声,就说林风打电话过来找过她,要她回个电话,好吗?啊,好的。谢谢你。”

  对面的小女孩说自己等会有选修课,陈茹芸是连续上四节课。不过她答应帮林风写一张纸条留给陈茹芸。纸条她的确写了,而且就放在最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不过她写完纸条之后不久就把这事情抛在了闹后,临走的时候,她打开了窗户给宿舍里通风。结果风吹过桌面,把一张小纸条卷到了地上……

  林风在宿舍等了一会,却发现时间过的比他想象的慢太多了。十点半的时候,阵阵疲劳的感觉袭来,林风有点困了。他把电话铃声调到最大,然后又把电话拖到自己床边。他想着:我先去睡一会,等电话来了,自然能把我叫醒。

  可是他没想到,两天的疲劳加在一起,他这一睡就是十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八点半,特里开着自己的福特车接林风。

  醒来之后,林风一把抓过面前的闹钟,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陈茹芸为什么没有打电话过来?这怎么办?

  他带着期待问特里,能不能破例让自己再打一个电话到国内去。特里却摇摇头说:“不是我不愿意让你联系国内,关键是你宿舍的电话与国外的联系已经被切断了,打不通的。而且现在协议已经生效,你……昨天怎么不联系好呢?”

  看到特里也满脸为难的样子,林风便没有继续坚持。反正陈茹芸再有半年也会到美国来,到时候再向她慢慢解释好了。想到这一层,林风着急的脸色稍微缓和下来。他似乎不甘心的又看了电话一眼,然后转过身淡淡的对特里说:“走吧。”

  在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林风肯定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走就是三年半。林风更没有想到,陈茹芸居然爽约了。

  她没有到美国来,而林风求特里帮自己打听了很久才知道,陈茹芸没能来的原因是托福考试没有达线。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林风呆住了。他死都不相信陈茹芸的托福考试会失败,以她的英语水平应该只需要考虑与满分能差多少距离吧!况且即使失败了一次,她依然有诸多机会重新来过。但是她没有。

  这是什么原因,而这又意味着什么,林风不敢想,也不愿意想。他更加专心的投入到眼前宏大而复杂的研究中去,希望能借此来忘记一切。当然,他脑海中还保存着一丝希望。他更加渴望能够早日回到中国。到时候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了,林风想。

  刚进实验室的时候,特里便向林风介绍了实验室里的几位专家。基本上都是麻省理工大学的教授,但是也有几个是从美国其他学校或者研究部门过来的专家。然后,林风便开始了在实验室工作的日子。

  也就是在实验室工作之后,林风才知道特里以前之所以还可以悠闲的在国外逛或者帮自己忙的原因就是他们的测试跟不上进度。每次当特里他们的阶段研发目标完成的时候,测试总要拖他们的后腿,而测试不结束,他们又没有办法继续下一步,所以便闲了下来。因此从林风进实验室的那一天起,他就成了实验室里最忙碌的人。

  在实验室的三年半用林风的话来说,那是地狱一般的生活。

  林风终于明白为什么特里从那些研究人员身边走过的时候根本没人抬眼看他了。那不是因为他们的素质有多么高,而是因为没有时间。

  每个人每时每刻都要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一点疏忽就会酿成大祸。这在林风的工作中表现的更加明显,他只要在测试时错了一个百分点,那就意味着至少要让这里的几百个人花上几天几夜的时间来重新做一个实验。而且林风还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向专家们请教学术上的问题。他的时间比任何人都紧张。他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天是在实验室里睡下的,因为他实在没有时间赶回宿舍。

  无论是得到了诺贝尔奖的特里还是一个负责给计算机更换零件的专科毕业生,每个人都要竭尽全力。特里在一次实验结束之后对林风说:“你记住,没有这样的态度就不可能研究出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人不需要一辈子都忙忙碌碌,只要在你该用全力去拼的时候你用尽了全力,你就会成功。”

  世界上的确有天才,但是天才也需要努力。林风付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他得到了百分之二百的收获。三年半的时间,研发终于在计划的时间内完成。整套新型全仿真设备中一共有四十七项专利,其中超过十项与林风有密切关系,三项是林风个人所有。在与投资者和其他研究人员协商之后,林风出让了自己的个人所有的三项专利权,用这些换得了全部四十七项专利的使用权。

  在他还差几个月就满二十四岁的时候,林风已经给自己的未来制订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这样一个规模宏大的计划圆满完成,庆功宴当然是少不了的。在听完简短而激动人心的开场白,打开香宾酒互相喷了个够本之后,宴会开始了。

  大家开始自由活动之后,特里神秘西西的走到林风身边,递给林风一张纸片。

  “支票?”林风接过纸片一看之下疑惑的问了一句,不过当他看清了数目之后就大声的惊叫了出来,“四十三万七千美圆?”

  “小声点!”特里故意皱着眉头说,“这是你在实验室三年多以来的工作酬劳,还有你的奖学金也在里面。当然,税我已经帮你交过了。”

  “怎么会这么多的?”林风惊讶的问道。

  “相对于你的工作,这酬劳已经低的可以让人笑话了!”特里的眉头又舒展开来,露出一张笑脸说,“放心好了,这酬劳绝对合法,绝对正当。”

  “那我就放心了。”林风也故意冲特里挤眉弄眼,拿他打趣。

  “对了。”特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差点忘记告诉你,一个月之后,请你穿好最正式的衣服,参加麻省理工学院博士毕业生的毕业典礼。”

  “博士?”林风又惊讶了。

  “的确,这是麻省理工学院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越级授予学位的情况。我们还有哈佛的几位教授经过考察之后,一致认为你有资格被授予博士学位。你的博士学位论文用的就是那篇《高度仿真模拟技术系统与人体接驳技术的精神消耗度统计分析》。记得吗?当时参加答辩的全是哈佛的教授。哈哈,这件事最起码会被载入麻省理工大学的校史。恭喜你了。”

  “谢谢你,导师。”林风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他知道这件事特里绝对没有少出力。在实验室那样的工作压力下,特里仍然抽出时间去帮自己处理事情,一般的导师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你愿意留在美国吗?”过了一会儿,特里问林风,“以你的能力,加入美国国籍只是举手之劳。如果你愿意留下,或许还可以成为麻省理工大学最年轻的终生教授。只要留在麻省,诺贝尔奖离你也不过一步之遥。”

  林风摇摇头,擦掉眼角的泪水笑着说:“我也知道留在美国的好处,要是我说不动心,那肯定是骗你的。不过我还是要回去,中国才是我的家。”

  “唉,算了。”特里说,“就知道你们中国人都是一个脾气,一百多年了还是老样子,说的话都没变过。我相信你会成为最值得我骄傲的学生。”特里张开双臂,与林风紧紧拥抱在一起。这是一个长辈,一个老师对林风的赞许。

  宴会继续进行着。与林风一席话之后,特里便被几个相熟的老教授叫走,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而林风则还有他自己的计划。

  “嘿,汤姆。高兴吗?”林风拿起一杯酒,走到一个大约二十四五岁的白人男子身边。他打招呼的这个叫“汤姆”的人,是哈佛大学史密斯教授带的生物学博士,在实验室从事着神经接驳方面的研究。林风曾经与他接触过几次,知道他的工作能力很强。

  “当然高兴。”汤姆放松的时候是个相当有幽默感的人,“你看那边,佩嘉绕着丽娜转,苍蝇绕着佩嘉转。物以类聚啊。对了,找我有事吗?”

  “没什么。”林风看着汤姆手指着的方向笑了一下,“你今年就要毕业了,是吗?”

  “没错。”

  “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暂时还没有。可能去啊特拉公司去碰碰运气,如果找不到满意的工作,就回学校去。”汤姆有点“无所谓主义”。

  “你这样的技术人员难道还找不到好工作吗?”林风又问。

  “咳,我如果一心学生物科技的话就没这么多事情了。再说倒不是工作不好找,只不过我的专业太技术化了,想找到能让我满意的很不容易。”

  “考虑过出国吗?”

  “出国?去哪儿?”

  “比如说……中国。”林风笑了。

  汤姆也笑了,他伸出手指弹了一下酒杯说:“我只不过单身一个,只要收入能让我满意,去哪里还不都一样?”

  林风举起酒杯,等着汤姆也举杯碰了一下之后,笑着说:“那预祝我们合作愉快。”说完举头将酒一饮而尽,然后在汤姆微笑着的注视下,他拿起另一杯酒向另一个人身边走去……

  一个月之后,刚刚过完二十四岁生日的林风登上了回北京的飞机。

  广告:通灵者新作《魔符星魂》,参加创作者:本人、yangchen314、凡人狼。

  

  因为是俺写的,所以是各位不可错过的作品。

  

第一六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