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六八章

    林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回国之前,他曾与电脑玩了几场,不过所做过的练习也就仅此而已。

  游戏的时候,什么小四连或者其他需要很强技术的动作是都做不出来了。不过林风觉得自己的感觉并没有迟钝,对游戏里时间和时机的掌握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缺乏训练而有太多退步。那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本能被刻在了脑海里。战胜最高难度的电脑也没让他用掉多少时间。

  不过站在张亮夕这样的职业级高手眼中,“战胜最高级别电脑”的成绩说出来也只会让他发笑而已--只有最菜的菜鸟才会把战胜电脑当回事。

  原本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甚至有些紧张的张亮夕在看到林风摆出的第一个姿势之后死死的皱起眉头。不是因为他害怕林风的高水平,而是因为一眼看去,林风的动作十足就是个菜鸟。他实在想不通,中友怎么会找这么个人来担任自己的考官。

  对手虽然很烂,但在中友元老们的面前,他是无论如何也绝对不会让对方一分一毫的。既然是对付菜鸟,那就让我展现出强大的攻击能力给中友的主力队员们看看吧!张亮夕很自信。

  双方的互相观察用去了几秒钟,然后他们开始行动起来。张亮夕完全没有把林风放在眼里,如果不是中友的考试,恐怕他根本不会和一个连防守动作也做不标准的人交手--因为他觉得对手不配。

  张亮夕的攻击很厉害。作为技术流和强攻流两个流派混用的选手,他进攻时既有强攻流的杀气,也有技术流的细腻。所以做他的对手如果层次不够,根本就连第一轮攻击都撑不过去。

  本来张亮夕很有信心在一分钟之内解决战斗--他上来就用上了自己最擅长的进攻套路,而且他面前的菜鸟居然站在那里等着他攻过去,连一点抢攻的意识都没有。可是当他用飘忽的走位来到林风身边开始进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错了,错的要命。

  的确,林风的技术已经退步到惨不忍睹的地步,但是林风最擅长的就是对付喜欢进攻的选手。无论对方的进攻再怎么高明,能比金向东还高明么?而且他在格斗游戏中的境界却不会退步,对格斗游戏的理解和掌握,林风与张亮夕完全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张亮夕打的很郁闷。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对付弱手最好用的招数今天竟然不灵了。

  记得几天以前,自己还用同样的方式解决了一个水平稍次的对手。当时只攻了七八招,对手就已经手忙脚乱,破绽百出了。今天这个家伙的确也是手忙脚乱,但见鬼的是自己居然怎么都攻不进去。眼看着对手东倒西歪,好像马上就要失去平衡似的,可……你看!过一会他又站直了。

  张亮夕感觉攻不进去,想抽身后退,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脱身的机会。林风的防守就像块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张亮夕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停止进攻,立刻就得面对一套连续反击动作。

  对付个菜鸟怎么会打的这么难受呢!张亮夕在比赛场上胡思乱想着。他还是没有给予林风足够的重视,依然将他当作一个菜鸟。在他心里,这个菜鸟只不过是运气特别好而已。

  林风在场面上虽然难看,但是他其实轻松写意的很。曾经与金向东大战两个小时之久的他要躲过张亮夕的进攻实在是太轻松了。张亮夕正在做什么动作,后面将要做什么动作,怎么可以躲过他的动作,林风都不用看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只不过他的技术动作总是在这里或者那里出毛病,使他需要不停的调整重心。

  旁观室里的两组人都在一起交头接耳,预测比赛的走向。待考者那一组已经开始打赌张亮夕还需要多少招能把摇摇欲坠的林风打翻在地。

  今天中友考官团到的晚,这些待考者等待时已在一起较量了一番。而张亮夕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即便是个个都自以为是高手的他们,也没有人能在张亮夕身上取得一胜。

  “二十五招!”一个ID叫“游戏狂”的年轻人叫道。

  “二十招!”“四十招!”“三十五!”随着游戏狂第一个报出自己的预测结果,其他的待考者也参与到类似“叫价”的竞猜游戏中。

  另一边的中友队员们也在一起讨论着相同的话题,不过他们的方式却文明的多。

  “还有三十招左右就能赢了吧。”左子游耐心的回答着身边一个二线队员的问题。

  “从战绩上看,张亮夕的技术应该很高啊。林导怎么能赢他呢?”这名二线队员又问。

  “他太轻敌了。要是上来的时候他按照通常的做法,先试探对手的实力,肯定不会落到现在这个进退两难的地步。林导的长处就是防守,而且他防守的时候几乎就不用什么高难度动作,所以想凭强攻冲他的防守几乎不可能。如果张亮夕能先用移动撤开空挡,然后再一点点和对方打消耗战,林导肯定是要落到下风的。”

  “恩。”一旁的何问天补充道,“如果张亮夕能打的小心一点赢下这场比赛应该不是问题。不过现在看起来嘛……还能撑二十招就不错了。”

  “这个张亮夕的技术不错,要是他在防守上也有点功力的话,像队长说的,撑三十招还是可以的。”中友的另外一个元老段浩更正着何问天的说法。不过几年来养成的习惯昂他嘴里的队长仍指的是左子游,而不是中友现任队长何问天。不过何问天当然不会和身为中友建队元老之一的他计较。

  在旁观室里两群人截然不同的议论之中,张亮夕的进攻又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但是他心中的郁闷却怎么也无法排解,那是一种进攻到想哭出来的感觉。就像手里握着一个鸡蛋,想捏碎它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他不停的试图用精细的移动和假动作迷惑对手,其中还夹杂着突然出现的杀手。这种真假结合的攻击方式不说是他的独门绝学,在国内能用到像他这么熟练的也是凤毛麟角。但是林风就像是长了火眼金睛一般,对他的假动作视而不见。可一到他真下杀手的时候--格挡、躲避、反击就接踵而来,反倒把他自己弄的狼狈不已,不是要临场变招就是吃上小亏。

  最令他郁闷的还不是这些,他的对手那明显是菜鸟到不能再菜鸟的动作才是让他最看不过去的。想到自己堂堂进入WCG预选赛第三轮的高手居然被一个菜鸟耍的团团转,他有种吐血的冲动。

  在比赛的时候胡思乱想是大忌,但是没有把林风放在“对手”位置上的张亮夕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绪。很久以前就有人总结过,精神集中的程度最能体现职业与业余的差距。

  比赛进行了六分钟之后,林风开始了反击。在左手拨开张亮夕一记攻向左肩的右刺拳之后,林风料定对手下面要出一个虚招。于是他撤回一直横在胸前准备防守的右拳,突然向张亮夕跨出一步,把两人的之间距离拉近到了近身战边缘。

  事实上他这一步跨的还是大了些,如果步子小一点,就更能让张亮夕防不胜防。不过这一点误差在前面林风苦心营造的巨大优势下显得微不足道。张亮夕看到林风突然向自己逼近之后心里咯噔一下,可是等他想防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林风的时机掌握的实在太恰到好处,正好是他假动作做出去的瞬间,林风的步子跨了上来。

  张亮夕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做到的事情,林风只动动脚就做到了。

  被对方近身,胸前空门大开,重心向对手倾斜--这三个破绽加在一起,就是神仙也挡不住林风后面的攻击。小三连、右勾拳,左肘击……林风按照套路施展着连续技。不过在左肘击之后,林风感觉到再连下去恐怕要失误,于是他没有加右弹腿,而是用一个前冲撞击将张亮夕打翻在地,然后顺手加了一下倒地一击。

  一套反击动作加上前面张亮夕进攻时占到的小便宜,林风已经在体力上取得了绝对优势。从地上站起来的张亮夕虽然收起了轻视之心,但林风绝对不是那种把到手的胜利拱手让出的人。一番纠缠之后,张亮夕饮恨败北。

  场上风云突变的速度实在是快了点,那些还在为林风能撑多少招而争执的待考者们突然看到一个人倒下,还都以为是林风。等到猜三十五招的那位名叫“哈哈哈”的玩家得意的向众人炫耀了一番自己的见识之后,才发现原来倒下的是他们以为必胜的张亮夕。

  “下一个!”当中友战队队长何问天的声音在中友之家的大厅里响起,吃惊的待考者们都还没有回过味来。

  张亮夕低着头,一脸郁闷的走到他们中间。面对对众人的提问,他一言不发,只在脑海中回想着刚才的每一个动作。林风的行动在他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他败的不服,所以他努力试图从中找到林风的破绽,找到一个克制对手的方法。可是越思考却越惊讶。对方看似漏洞百出的防守中隐含的后招简直让他无从琢磨。

  他在脑子里变换着各种方法进攻,但是却发现无论用什么进攻手段,对方那歪歪倒倒的防守里都能恰到好处的出一招克住自己。张亮夕的眼睛里透出的惊讶越来越重,他猛抬起头,试图搜索林风的踪影,却发现整个考核场的中央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中友战队的第二场入队考试已经开始。

  林风的第二个对手就是那个叫“哈哈哈”的家伙。他是一名无流派选手。说好听点这种人是从实践中成长起来的业余游戏爱好者,说难听点就是“野路子”。

  张亮夕赶到的时候,哈哈哈已经陷入了十分痛苦的境地。像张亮夕一样,他苦苦维持着自己的攻势,试图不给林风反击的机会。不过他的实力比张亮夕差太多,动作不能精准到位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他的不利局面也比张亮夕更容易看明白。

  进攻者被防守者逼着不得不进攻,这就是与林风交手时最容易出现的局面。哈哈哈撑了二十几秒,终于被林风抓住了攻击的漏洞。

  整场比赛,林风依然用的是最简单的防守招数和最简单的进攻招数。没有一点花哨,甚至连被可以被称之为“技巧”的东西也没有。但是他就是赢了,赢的旁观者莫名其妙,赢得失败者希里糊涂。

  但中友一线队员们却看的是兴奋不已。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高手,能在一场比赛里看到一点值得学习的东西已经是无比庆幸,而林风的比赛就像是故意给他们提供教学模版一样。他每一个动作之间的衔接,脚步和身体上一些细微的移动无不指示着他们需要努力的方向。

  这就是层次的差别。技术的提高是有止境的,但层次的提高是无止境的。而层次相差的越远,效果越差,所以中友的二线队员和待考者们反而体会不到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二十七个待考人员,六个半小时二十七场比赛--林风以全胜的成绩结束了一天的游戏生活。游戏是越打越顺手,但是心情却越打越糟糕。这种训练式的比赛又让他想起与陈茹芸在一起的日子。

  记得那时候,每次周日都会和她一起在格斗之家训练吧。林风想起了两人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分别其实是为了重聚,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吃过晚饭之后,中友的一群队员们都聚集在一起研究林风今天打的那二十七盘比赛录象,只留下林风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着窗外无际的星空静静的回忆。为什么一定要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看来我也不过是带着人类劣根性的差劲家伙罢了。林风没有停止自嘲,只有这种自嘲能让他觉得好受一点。因为他在逃避,他甚至不敢想现在,只敢回忆过去。

  “好吧!就是这三个了!”何问天的声音传过来,他们终于审完了所有的比赛。三个有前途的年轻人将可以进入中友战队,接受进一步的考察--张亮夕的名字排在第一位。

  “林导!”左子游笑着喊道,“人员名单要不要你来过一下目?给我们点评一下?”

  “不用了吧。”林风勉强笑了一下,“有你们这些世界排名前十前五的大高手在,还用的着我点评么?”

  “不点评也行啊!林导你和我们这里几个二线队员较量一下,让他们知道了你的实力也可以!”左子游这回没注意到林风的神色。

  “今天很累了,算了吧。”林风实在是没有再进行游戏的兴趣。左子游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旁边的甄灵拉了拉他的胳臂。

  “好吧,我看看你们选的人。”看到左子游欲言又止的样子,林风心中有些不忍,最终还是答应了他的一个要求。

  左子游他们已经把选定的新队员的入队申请表打印了出来。林风从他们手中接过三张薄薄的纸片,在三张纸的姓名栏里分别填着三个名字:张亮夕,黄克明,单封。

  “张亮夕可以让他向技术流的方向发展,把他技术里的强攻流倾向去掉。他好像以为复合形选手一定比单一流派选手厉害。这对他的技术影响太大,他还没到那个能练复合战术的地步。黄克明……可以找问天这个类型的高手指导一下,他和问天基本上是一个打法的。他的时间意识比较好,不过位置感比较差,问天可以着重指导一下他这个方面的能力。单封嘛……没什么发展余地了,在他身上花时间不值得。”

  说完这些,又稍坐了一会,林风便向左子游告辞。临走的时候他告诉左子游,明天会再来拜访。林风终于下定决心,要在今年的WCG上露一把脸。

  这样她就能知道我回来了吧,林风想。

  回到宿舍,林风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电话留言机上大大的“7”字。按下播放键,林风就像电影里做的那样,开始脱衣服准备洗澡。

  第一个电话是达哥打来的。问候了林风一番之后,邀请他参加几天以后的同学聚会。第二个电话则是华宇辰的,他告诉林风,学校请他去做一个关于全仿真系统的报告。第三个电话是这个公寓的房东,他告诉林风自己要出去一段时间,让林风自己找一个临时的清洁工,清洁工的工资他会负责。

  就在林风刚打开浴室的门,准备跨进去的时候,电话录音里响起了金士德的声音。

  

第一六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