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章 修罗登场

    “是他来了?”这几日听惯某人声音且极度思念某人声音的一帘幽梦只粗听了一下就第一个听出这个人的声音是谁来着的。本来有点绝望及气恼万分的她顿时在心中有了底及强烈的信心!在他来了后,还能什么可以难住他的?要知道他现在是多少级了呀?要知道他的实力在自己心中一直是多么强大的像一堵厚实的墙可以让自己放心倚靠!

  不过,瞬尔间,她又想起这人说这句话时的语病来了。什么叫他有意见?什么叫做自己是他的女人了?什么叫谁也抢不走她?她是不是在房中小病一场后,上来就耳朵发生毛病了吧?

  说这话的是谁人呢?当然不用想了,只有我们的修罗在大彻大悟之后才能用如此霸气的口吻说出如此自信实力的话语来。

  一脸糊涂及惊讶状的一帘幽梦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身紫光闪耀的晓欣提着兀自滴血不已的黑冥剑从北门杀了进来,很快的从这个小儿科的包围圈中杀出一条血路,仅一个身影闪晃之间就来到了她的身边。对着这双不再含有冷漠及拒绝且充满了温柔之色的眼睛,一帘幽梦彻底的迷茫了。

  不再回避她深情爱恋之意的晓欣刚才说出的话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呀。谁曾料到一向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青衣修罗会如此说话?无聊魔**妇是在场的人中第二个反应过来的,他们高兴的围着晓欣转来转去,这下子他们心中也有底了。当年修罗大闹皖花剑派,上千人都没拦住的情景犹然在目,此时的他想必更加厉害骇人了。看看这身上的装备及寒光四射的的宝剑就可见一斑了。

  吃惊的人不少,抱括了惊讶在场的所有人。不认识的是惊讶这是从哪儿跑出来的这么一个狂人,敢来找等级榜排名第四晦气的傻蛋。认识的是感叹青衣修罗怎么会来帮自己了?看见青衣修罗温柔的看着一帘幽梦,逆水寒和冷月孤星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对这名当年的死敌,事后完全了解了事情真相及想通整个误会原理后的他们是后悔不已加钦佩点点。

  綪綪的思绪最是复杂,同样了解青衣修罗很多很深的她绝对是第二个听出晓欣的声音来的人。只见她先是一喜,因为在那一瞬间,她几疑这是青衣修罗来救自己的。只不过,在后来领会明白晓欣的霸气情话所指对象后,她的心迅速的冰封起来,脸上呈现出一种连鬼也要吓跑的惨白神色。

  看到快要到手的恋人这个样子,多情剑帝差点没酸死过去。他这人虽然其它方面都还不错,就是太爱吃醋了,他是眼中容不得一粒沙子的人。有点气苦的他恨恨的握住綪綪的冰凉小手,示威性的牵起来让晓欣看看。可惜,他牵的人在这瞬间没有了知觉,他想示威的人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而已。生气呀,如果不是强敌环绕,这一刻,他极想上去真人PK了。

  “哼,还敢吹牛说什么等级榜第四算什么。你连等级榜的影子都没看见过,你知道个屁的什么才叫做超一流高手?就算是要上去单挑,也是我去呀,你去能抵挡几回合!”因为綪綪的表情失常,所有心思全放在綪綪身上的多情剑帝当然知道爱人的失心全是因为晓欣的到来及那一番霸气情话所至。妨火上升的他哪还有平时的半点精明,他也不想想,不是猛虎不下山,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晓欣真有他想的这样不堪一击吗?也许,不堪一击的该是我最嚣张吧。当然了,这个结果,在场的人没有谁能料到,就算是知情的一帘幽梦也没有如此想过,她只是呆呆的任由晓欣牵起自己的柔荑,那巨大的反差带来的强烈幸福感觉都差点让她晕倒过去了。

  多情剑帝生气,我最嚣张更气。晓欣的种种不把自己眼里的行为,极为震怒了高傲自大惯了的他。再加这人竟然牵上了自己心目中女神的手,这一无耻行为彻底激怒了我最嚣张。本来听见晓欣的话还有几分莫非真来了高手的几分顾忌在瞬间后就丢到了瓜哇国去了,此刻的他只想好好上去羞辱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屁小子。他凭什么这样轻易就牵上自己心中女神的美丽小手了?他凭哪一点配得上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可恨的是,女神竟然毫不反抗的让他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而且眼中竟然射出了缕缕柔情。火大,真正的火大,我最嚣张差点要气炸了半边肺。如果说晓欣刚才的行为是给了他重重一击的话,那么一帘幽梦此时的行为无疑是再给他脸上重重的抹黑一把。刚才他还得意洋洋且霸气十足的说一帘幽梦是自己的女人,谁也不能妄动,这一会儿,这先后二记重重的耳光打得他不可谓不痛心矣!

  脸都气绿了的我最嚣张平静了一下心情,杀机弥漫的用金翼剑指着晓欣说道:“兀那吹牛皮上天的无名小卒,你不是说我不算什么吗?有本事你过来试试我的本事呀,保证让你吃到甜头的!”怒急攻心的我最嚣张尽管已经气到了极点,可是他仍然是不屑于说出任何脏话来的,不管怎么说,他这一帮之主的威严是要保持的,更何况,极力保持风度的他还存了万一女神归来的希翼想法。

  “想死还不容易吗,过会就知道了了!”冷冷一笑的晓欣转过身紧握了一下一帘幽梦的小手,凑过脖子在她耳边柔声说道:“乖乖等我回来!”

  丢下满心欢喜且激动到眼睛红润红润的一帘幽梦,晓欣拔剑在手,直指地上,他心中的杀机开始无限制的膨胀起来,不为什么,因为此刻的他吃醋了,尽管我最嚣张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可是这句话绝对是惹到了晓欣的逆鳞之处。已经在心中想通且把一帘幽梦视为自己女人的晓欣最讨厌这种在口头上占花花便宜的人,所以他决定过会绝对不要这鸟人好过,要他输的体无完肤后,再狠狠肆虐他一把。

  “先不急着打,你敢不敢和我作一个赌注,我们中间谁输了,谁就放弃一帘幽梦,你敢吗?”我最嚣张此刻像急了一个失去最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他要凭着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武力来为他获得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你以为你配和我谈条件吗?如果真要输给了你这种垃圾,不用你说我自然会离开。还有,我的梦儿不是你可以拿来谈条件的,闭上你那张臭嘴!”晓欣狂怒不已,我最嚣张又再次触犯了他的逆鳞,心中本来就强盛万分的杀机更是如同火上浇油的滚滚燃烧了起来。

  “这样吧,只要你接得下我十招,我永远消失在你面前。如果你输了,我也不要你怎样,只要你乖乖的叫上三句‘幽梦姐姐对不起!’就行。你敢吗?”这一会儿,晓欣开始以牙还牙,他誓要让这个嘴上不留德的人输的连最后一丝尊严也没有。这一刻,他心中想到的就是,以后如何联系上那帮红名牛人,只要他们洗白了,就去血洗轩辕城的嚣张天下帮派。不是号称轩辕城第一大帮吗,那我好心帮你换个顺序好了,让你再尝尝另类的第一滋味。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我最嚣张真没想到这个没听说过的无名小子竟然比自己还嚣张拔扈十倍百倍,他只觉得机会来了,他要让这个讨厌之极的人闭上他的臭嘴,然后当自己赢了时说要他离开爱人时,看他是如何一副嘴脸。对这个十招之赌,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会输,就算是一对一他都想是如何赢的漂亮,更何是这占了莫大便宜的十招之赌?爽爽快快答应了晓欣赌约的他刻下了一个让他一生都难以抹去的莫大耻辱。

  看见青衣修罗出来,冷傲狂生和蓝衫神龙俱都一惊,对这个当年的传说中厉害角色,他们可是心有忌惮的。心细且旁观者清的他俩知道,这青衣修罗竟然敢说这话,绝对是手中有活,心中有绝大把握做到的。可是,我最嚣张的实力摆在那儿,他们也不得不信他的实力,所以,他俩选择了静观其变。眼睛转得的溜溜快的冷傲狂生还开始想着过会如果万一那个我最嚣张真的输了,自己二人是不是要早点脱身溜之大吉才是正理,他们谁都不是那种明知不敌偏向虎山行的傻人。

  綪綪真的是心神疲累,脸色越发苍白的她有点站立不稳的向后倒去,幸好多情剑帝一直关注着她,赶紧轻轻扶住了她。

  一帘幽梦这会儿消去了心中的惊喜,她开始了深深的担心。不是因为听到十招之约而不相信晓欣的实力,只是因为他就是自己深爱的男人,无论他做什么稍带点危险的事情,自己都会担心,就是如此简单的理由而已。

  对比一帘幽梦的担心,场中的晓欣表情显得无比的放松,尽管他的杀机在心中膨胀到了极点,可是他根本也没把眼前的弱小敌人放在了眼里。确实,一个才153级多点的人自己需要放在眼里吗?自己还加了500点的额外属性,再加上黑冥剑及角龙套装的优越性,这一切的一切构成了晓欣肆虐行动的信心。

  表情上对敌人放松,战术上却一点不放松的晓欣看见我最嚣张最先开始了进攻,他开始了今天的虐待表演。

  我最嚣张不管心中怎样起意要去狠狠肆虐这个对手,可是多年来只把菲菲淼淼或骆冰晓雪当敌手的习惯还是不由自主的轻视了晓欣一把。本来就实力差了晓欣不少的他在先出手之下竟然连先机也没抢到,后发制人的晓欣很快就抢据了主动。有点措手不及的他极于想扳回这一城,可惜他的急切给了晓欣更多的机会。

  才第四招而已,尽管已经很轻视我最嚣张的实力,可是没想到等级榜排第四的他竟然这么大意?晓欣根本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露出了一个极大的弱点,胸口这么大的一个空位不管,只想来刺中自己,真是笑话了。也许他想自己反击的时候他已经得手了,可是这对别人还有用,自己的速度是吃素的吗?这可是可堪比拟上前最高级敏精灵的速度。用不着讲客气,直接一个四连刺,手上还收了不少力的晓欣生怕这重招之下一下子把这好玩的玩具给秒掉了。

  本来以来自己快要得手的我最嚣张心中刚刚一喜,结果就被胸口处传来的剧痛所打扰。看着自己胸口处的几个细小血窟窿,他根本就是难以置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东西。这不可能,没有人会有这样的实力,没有人会如此轻易打败自己。

  “你输了!”晓欣冰冷的声音在他耳朵响起,真如同一个惊天响雷直接打中了他。

  “不,我没有输,我不可能会输!”我最嚣张有点疯狂了,这样的打击对他这样的人来说确实是重到了极点。

  当然了,以我最嚣张的实力,晓欣想在十招之内胜他哪有这么容易,不互换一下代价真是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可是呢,这的好机会是我最嚣张白白送给别人的,这一点上输了怪得谁去?

  “输就是输了,你是男子汉就覆行刚才的诺言!”晓欣极为好笑的看着这个眼睛珠子都快瞪出眼睛框外的我最嚣张,不过也做好了敌人狗急跳墙的防备。毕竟像这种极具自辱的话是谁也说不出来的。

  “不对,我没输!你刚才肯定使诈了,我要重来一次,如果再输了,我肯定对现。对,我还要再来一次!”一个因为看不过去自家帮主疯狂起来那让旁人看笑话的卑鄙行为的得力手下刚想上前来劝阻一直在他们心目中高高在的神,可是疯狂起来的我最嚣张直接二剑送了回了城,此时的他一心只想扳回刚才输的一城,因为他绝对绝对的输不起。

  “好,我给你个机会,不过,不要输了再不认帐!”对付这样心智俱失的敌手,晓欣更不会惧怕,对这样一个输了都不承认的假男人他是一点也不会同情,更何况,这种人触犯了自己的二次逆鳞,根本不值得去同情。

  “行,来吧!”这次的我最嚣张虽然思想发狂了,可是他的强烈战意也让他的实力迅速恢复了往日的水准,甚至更是胜了几分,这是一个如此高傲且有着强烈自尊心的他首次对一场胜利有着如此渴望的心态。

  “三招之内我要你输掉,而且比上次更惨!快去把药吃好,我等你恢复,我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没有任何狡辩可讲。”没有因为对手恢复了实力而紧张起来,越发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信心,这次的晓欣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他要用全力打败这个可恶的敌人,彻底的摧毁掉他的信心。

  果真就是三招,准确的来说是二招半,吃药好一会完全恢复过来且用尽全力的我最嚣张跟同样用尽了全力的青衣修罗强强对碰之下得到了比上次更惨几分的结果。他的肩膀处有着明显的刺痕,这条右肩膀根本抬不起来,几乎要断掉了。黑冥剑确实锋利的惊人,当然,晓欣的惊人臂力也是一大助力,要不然如此厚实的盔甲如何砍的破且差点废掉他的一只右手。

  “我输了!”这次的我最嚣张没有耍赖,他的神智在这样惨重的打击下反而奇迹的恢复的往日的冷静及镇定。一脸无光的他尽管黯然低头不语,倒也没像开始那般疯言疯语的抵赖,毕竟这句话太难于开口了。

  冷傲狂生和蓝衫神龙彻底惊讶住了,他们想,尽管青衣修罗实力可能胜过我最嚣张不少,可是也不用输的这么夸张吧?开始五招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后面竟然只是三招就解决了本应该是很复杂的战斗,这个青衣修罗的实力是不是太骇人听闻的高了点?

  好半晌工夫,一脸坚定的我最嚣张抬起头来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从容神色,一点也看不出刚才受到过重大打击的平静表情,重重的三句“幽梦姐姐,我错了!”让全场为之震惊。

  没想到这个我最嚣张在失去了刚才的疯病后还真有那一股子硬气,当然了,他能迅速从沉重打击清醒过来的这一点就连他这个敌人都不禁为之叹服一下。当然了,面对面的晓欣还是从他眼中看出了平静下的怒火,这是一个绝对不甘心如此出丑的人,有这种忍气,他以后肯定还要疯狂报复的。

  冷傲狂生和蓝衫神龙确实想溜走,可是这时如果丢下盟友溜走,名声坏了不说,还徒把一个强大的盟友变成了一个日后潜在的强大敌人。几经思考后,想着日后还要带手下,这二人也只得无奈的留下演他们最不喜欢演的硬汉角色。

  我最嚣张平静的望着晓欣,一字一顿的道:“我的诺言实现了,可是今天非你死就是我活。你的实力确实高于我甚多,以后我一定要找你报还。今天的仗打到这个份上,除了不死不休也没别的法子了。来吧,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强大到可以力敌数倍于你的敌人!”

  淡然一笑,晓欣没有去反驳他的誓言,心中怒气起码消去一半的晓欣从数次血的代价中知道了做事绝对要除恶务尽的道理,我最嚣张如此一说正合他意。也不待后面的朋友来相助,他一人一剑就这么艺高人无惧的冲杀进去。

  真正的血刹星下凡,晓欣的冷酷杀人表情让后来想上的逆水寒等人都止住了脚步不敢上前去相帮,生怕杀性大起的晓欣一时错杀了自己等人就划不来了。

  确实,现在的晓欣像极了九天嗜杀罗刹或是地狱归来的冷酷修罗,他的剑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尽管别人也生生的刺中了他十几剑或是几十剑,可是这点小伤小痛让他硬是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他经历的痛苦折磨确实让他成长的太快,跟怪物出口处或幽幽谷比起来,这些攻击真的只像搔痒痒。

  这批人的实力确实很强,那个朱雀城的什么帮主手下那三百铁甲兵跟这批人比起来差太多了,到底是大城养狠人来着。晓欣才杀了二十多个人而已,他的身上同时也重重的挨上了上百来剑,如果不是防御力够高,加上喝血及时,估记当场就得被秒杀。有种遇到敌手时的兴奋,晓欣越打越顺手,开始时还不时中剑的身体到了后来越发的灵活闪躲,再加上随后敌人的胆颤心惊,勇气全无,晓欣杀起来更是轻松不少。

  左边刷的一重剑劈来,晓欣完全错估了这一剑的速度及力道,措手不及之下差点被劈了个踉跄。转眼一看,原来是喝好血瓶吃好金创药基本恢复过来的我最嚣张加入战团了。他的加入让晓欣有了种凝重感,不过更是激起了晓欣的旺盛斗志。从来没有这般旗逢对手过,状若疯虎的我最嚣张那完全不顾自身要害力求跟晓欣以命换命的打法确实带给他不小的麻烦,以至于让他放不开手脚去对付旁边围攻他的人。看来这等级榜排名第四的人还是颇有几把刷子的,纯为生死拼斗的话,自己想杀掉他何止百招才能解决掉,且不说这旁边不少的牛鬼蛇神。当然了,这样的小情况之下他是绝对不担心的,大不了多花点时间慢慢耗下去,百招不能解决掉你,三百招呢?我就不信你是铁人可以硬捱我这么多下,当你每轮减去的点数达到一定程度后,我一招就可以秒了你。虽然晓欣每几轮过后也在小小的减血,可是他的防御太高了,这样的减血他还拼得起。只要挨到先解决掉这个最棘手的我最嚣张,其他人就好解决多了。

  不过,他的‘危险处境’很快就让旁边的别人解决了,看出晓欣有点情况不妙的逆水寒等人在旁边早就恢复过来了,这会儿一看晓欣好像有点不对劲,双双对望一眼,几个实力最高的全都大吼一声冲了过去。一帘幽梦当然是最急的,她的启动时间也是最早,不过她反而跑的不算最快,敏捷比她还高不少的綪綪竟然跟她跑了个并肩。同样忧心冲冲之下,心中无着落的綪綪反而比心中踏实不少的一帘幽梦更是心焦青衣修罗的个人安全。

  无奈的看着旁边的牛鬼蛇神被杞人忧天的大家纷纷撞住或解决掉,晓欣只能发狠的用全力最快解决掉我最嚣张来报答大家了。

  人若拼命,神怕三分。晓欣这一会儿急切之下想干掉我最嚣张还真是件容易的事,刺中了几十剑只挨了二三剑,这样的买卖确实是赚大了,可是这个顽强之极的我最嚣张依然没有放弃。此时心情完全放开荣辱平静下来的他发挥出来的战力颇是让晓欣刮目一看。

  不过,晓欣高他十多级且多的几百点属点是摆在那儿的,野猪急了是可以跟百兽之王的老虎拼半一番,可是最后的强局就是,不管野猪如何拼命,终究免不了分尸惨死。

  药品用尽,再无力气及筹码与晓欣坚持下来的我最嚣张惨惨一笑,也不待晓欣去解决他,直接一个倒手剑狠狠的捅进了自己的胸膛。他是什么人?他是轩辕城最大帮派的帮主,他是等级榜排名第四的强人,他更是一个绝对不允许失败的傲者。所以,尽管他这次无奈的失败了,可是他残留下来依然高傲无比的自尊心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是死在敌人的剑下。

  没有怜悯,晓欣只是同情的望了一眼,现在的他早把原来那过剩且完全是多余的幼稚同情心舍弃之,现在的他只知道对待凶狠的敌人时绝对不能手软一点,他要做的不是原来那个总是犹柔寡断且不时心软一下的名不副实修罗,他要做一个真正的修罗。谁惹了修罗的逆鳞,虽远必诛。

  这样的真正枭雄似人物是绝对不会甘心于失败的…….是的。今天的战斗是结束了,可是以后的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以后的碰撞将会更加激烈。但是,自己会输吗?这个答案晓欣根本不用去想。温柔的望着满脸担心神色跑过来的一帘幽梦,依然手执滴着血的黑冥剑的晓欣淡淡一笑。收回黑冥剑的他轻拥了一下一帘幽梦,低声哄了几句后,望着战斗完毕后那满天的如火晚霞,晓欣终于想通一点,他不仅要成为这个游戏中最厉害的角色,而且要成为势力最雄厚的一方霸主,那意外收获的强大红名军团就是自己的最大臂助!

  

  

第九十九章 修罗登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