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缓慢的顺着高达三米的堤岸往前游,晓欣估摸着这边远地区的湖再大也不可能超过几十里的长度吧? 没游多久,呛了一口湖水而暂时昏迷过去的骆冰晓雪因为晓欣总是细心的把她的头高出水平面一大截而悠悠的醒了过来。

  一醒过来,骆冰晓雪就发现晓欣正带着她努力向前游。在这个侧面,她可以完全欣赏到曾经的爱人他那刀削斧劈似的半边俊脸。尽管有数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在心中滚动,但是一股股的浓浓暖流还是不停的在心头流淌着。这一刹那,骆冰晓雪几疑自己回到了当年跟晓欣如胶如漆的快乐日子。这个时候的他跟当时多么相像,一样的细心,一样的体贴入微。

  难道上天真的这样造化弄人吗?就因为自己当年的一个小小过失而让自己一辈子失去他吗?不要,自己真的不要这样?可是不这样,自己又能怎样?他自己都说了,他已经有爱人了。看他那痛苦万分且很是矛盾的样子,再加上第三者这个让她很是反感的名词,她知道自己无论从机会上还是精神上,都已经完全没有机会再去争取这个因为误会分开却又一直深深挂念的男人的心。

  但是,情根深种的她知道自己已经难以自拔出这个漩涡了。用时间来遗忘?根本不用去想这个问题,当年晓欣负气而走,经过这样长的时间,她何曾有过半点遗忘?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挂念越来越深,越来越强烈。

  感情这东西,有人陷进去了,可以由另外一个人来帮助他爬起来,可是有的人陷进去了,他的心就完全告诉了他,这辈子没机会出来了。

  骆冰晓雪明显就是后一种人。跟晓欣认识后,她就深深知道自己这辈子大概很难再爱上别人了。果不其然,在因为误会分后时,她就知道了世界上有一种东西比死更让人难以接受。她每天都感觉自己活在地狱的风口上,遭受无尽的煎熬。如果不是因为对以后跟晓欣的重逢充满了无尽的希望,她大概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好温馨的感觉,骆冰晓雪经过短暂而复杂的沉思过后,她努力嗅着晓欣身上这熟悉的味道,然后轻轻的靠在他肩膀上。

  晓欣自然感觉到她醒了,可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二来俩人全在水中,所以,他也就心情复杂的努力往前游戏。

  这一段水路是她跟晓欣相交及分手以来感觉最温暖最舒心的一段路了。因为她要在这段路中把所有的美好回忆全深深刻在脑海当中,因为她知道过了这段路,晓欣就不可能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他的温柔要全部给另外一个女人。

  没有伤心,没有难过,更加没有哭泣,只有甜美的笑容。那沉浸在幸福当中的甜美笑容让不时回过头来浅望一眼伊人的晓欣都感觉到是那样惊心动魄般的美丽纯真。

  心头苦酸,晓欣心中也不禁希望这段路能不能长一点,他也知道,过了这段路,他将不得不跟曾经心爱的人儿说声离别后的珍重。这是一句让他心痛无比却不得不说出口的伤人话。如果时间允许,他真的希望是一万年后再说。

  无形中,晓欣的前进的速度也缓慢了下来。天呀,要知道他的内心中也是多么渴望继续看着雪儿这样幸福的甜美笑容。可是,上天已经安排给了他梦儿,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尽管梦儿暗示他可以带回雪儿,可是他深深知道,这样带着雪儿回去,且不说她会不会同意,这样做的本身就是对她们二个人的不尊重及对感情的不负责。

  轻哼着原来打怪时,最爱在晓欣耳边轻唱的歌曲调子,骆冰晓雪此时已经完全无忧无喜,她把她所有的生命热情都溶入了这短短的一段水路当中。

  尽管很是恋恋不舍这种温馨的感觉,可是在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努力后,在晓欣有意的缓慢划动拖延时间下,他俩还是不得不无奈的上得必将到达的终点----岸边来。

  各自运气把身上的水珠烘干后,二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旁边的青草地上默默无语。偶尔抬起头,却都是这样的复杂莫名眼神,如果不小心碰上,则像磁石碰上了似的难以分开。

  无言的情绪还在继续,最终,想通已身事的骆冰晓雪平静的站了起来,仰天对着寂静的夜晚说:“欣,我们的恋情既然已经成为过去,我就希望你不要再为过去的事而烦恼了。尽管很是不舍要跟你这么慎重的说相等于永远的分手,可是我依然要心痛无比的说出来。上天安排的这样造化弄人,我们凡人怎么可能抬头抗拒呢?起来,陪我走走,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不是吗?”

  望着脸色平静说出这样一番惊人话语的骆冰蓝雪,晓欣感觉到很欣慰,曾经总是柔柔弱弱依靠自己的雪儿这次真的成熟起来了。无奈的心痛虽然充沛着身体让他全身泛力,但是晓欣却硬撑着起来陪着她慢慢向前走。

  默默行走中,一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细腻小手突然轻轻的伸进了自己的修长手掌中,并反向握紧了自己的五指。抬头向旁边的伊人望去,她的脸色还是那样恬静,但是眼角的那抹愁容还是轻易可见。

  凝望中,晓欣也紧紧握实了这只玉手。不自觉当中,二人都加紧了手中的力度,似乎千言万语倒融在了这平常的一握之中。

  路很漫长,似乎望不到边的幽深。可是,在这二人感觉中却显得是那么的短暂。瞧,似乎才几个凝思的工夫,这条路怎么就走到了尽头?无双城已经浅浅可望了,因为路上人多,不想打扰这份难得安静的二人都不约而同的暂停了脚步抬头对望。

  “欣,我走了,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对吗?”骆冰晓雪坚毅的眼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害怕。事到临头,她还是很害怕以后的自己该怎样办才好?没有了他,自己真的还可以做回自己吗?

  “是的,我们永远是朋友,而且还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不会忘了你的好,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不论是现实还是游戏中,答应我好吗?”晓欣内心滴血的微笑着允诺,他发誓,如果以后有人敢欺负她半根毫毛的话,他会让那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那好,我走了,大概蓝凌她们还在急着找我的。这次大会结束后,有空就来我领地玩或看看我吧,我随时欢迎你的到来!”说完这句话,骆冰晓雪再无半点犹豫,轻轻滑脱晓欣的手掌后,飞快的闪身离去。

  看着雪儿的玉手一点一点滑出自己手掌的范围,晓欣知道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握上这只玉手了,也很少有机会见着这只玉手的主人。在原地伫立了半晌后,收拾好心情的晓欣没有把苦恼摆在脸上,他也很是脸色平静的走回无双城中。不管怎么样,他是一个大男人,他有自己深爱的伊人,他没必要把所有的苦全写成脸上来影响自己手下及爱人的情绪。

  此时的天刚刚蒙亮,城门口很少人,除了一些在晚上仍然努力出城去打怪的勤劳一族。只一会儿工夫,晓欣就拖着劳累的身躯走回了自己落住的天远客栈。大家全都没有睡,

  魔龙神几人因为敬爱的老大出去了,一帘幽梦则是因为担心爱人,所以,他们都很是心急如焚的等待着。

  看见晓欣归来,几乎爬在桌子上睡着的紫月一个虎跳就想跑过来跟老大亲热二下,结果他身形刚一窜,就被旁边的星星剑及魔龙神一左一右的狠夹在中间不能动弹。

  “死小子,做事也不看场合!你看看老大的表情,你看看大嫂的急切,你这么着急扑上去干吗?”星星剑一边轻声数落他,一边给几个好兄弟使眼神,示意他们几个都可以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在晓欣紧紧抱住冲过来的一帘幽梦后,这五个守候了整整一夜的红名兄弟心神领会之下已经悄悄撤退出老大的房间,细心的星星剑还在随后轻轻带上了房门。

  心情焦急矛盾了整一夜的晓欣真的很是疲惫,可是在爱人一帘幽梦这温柔的一抱当中,他又感觉到精神来了。

  一帘幽梦很吃惊晓欣一个人回来。说实在的,她一直忐忑不安,她既怕晓欣不回来,又怕晓欣带一个人回来,也曾希望晓欣可以是一个人回来。

  在晓欣走后,她确实很是想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会有那样的大度及宽容之心。可是,在晓欣那样痛苦无奈的表情当中,作为一个深爱他的女人,如果不这样去安慰支持他,她又真的于心何忍呢?

  爱情的眼里掺不得一粒沙子,她也是女人,她也同样会妒忌,她也希望有一份完整的爱情归属于她自己。但是,爱人是如此优秀,优秀到让她也以为这是在梦中才有的完美男人。所以,在骆冰晓雪失踪后,再加上晓欣的犹豫表情,她才会有如此不切实际的大度行为。

  现在好了,晓欣回来了,而且还是一个人回来,这让她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欣喜感觉,是的,现在抛开原来所有心事的晓欣才是真正属于她的。

  没有放手哪来得到?原来,被爱人这样全心全意爱着的感觉是这么好!!!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