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绝世游戏II 第一章 宿主的过去

    黄石市下陆区有色二中里,正读高二的刘烨,是众多芸芸学子当中一个相当不起眼,但是名气不小的问题学生。

  别看某人个不高,才一米七多点,身体也根本谈不上强壮可言,甚至于较为削瘦的貌不惊人,但是一身同龄人中很是出类拔萃的强横怪力,加上打架出手凶狠,有色二中的一干问题学生里,就算没有一堆狐朋狗友帮衬,刘烨也绝对算得上一号人物。

  不过呢,他这人不像别的问题学生,很少会主动招惹是非,除非是别人惹上了他,否则成绩总在垫底层打转的他,平时就是一个性格孤僻、异常不合群的‘乖乖’学生。

  他刘烨,曾经有一个相当殷实的幸福家庭。父亲刘伟是大冶有色金属公司的总工程师,母亲李雅茹则是当年大冶有色金属的五朵金花之首,称得上是郎才女貌,珠连碧合。

  由于从小很是聪明伶俐,一直都是作为天之骄子一般被人吹捧夸赞,上高中之前的成绩更是好得一塌糊涂。但是这一切,自从他那当惯领导,其余什么也不太会的书生气十足父亲刘伟愤然离职下海后,就全盘大转变了。

  做生意又不是当领导,更不能全凭书生意气做事。年年投资,年年失败,亏损了几十万血汗积蓄不说,更在前年被一所谓海外归来知已好友花言巧语哄骗,不听家人一再苦口婆心忠告,硬是把最后一笔七十万存款全部取出来,像是打水漂似的填进了那个坑死人不偿命的营销黑洞之中。

  昔日富足安定生活从此一去不复返的同时,生活在无休止冷战怪圈里的刘烨,其乖巧听话性格也从此是一去不复返。从那时起,他的活泼开朗心里,就埋下了不菲阴影。

  后来,做什么都不行,又拉不下面子回去求人,更不愿意从底层再次做起的刘伟,那叫一个意志消沉。整日以酒为伴,醉生梦死麻醉自己,家中大小琐事原来就做得不多,习惯了做甩手掌柜的他,现在更是彻底不闻不问。

  家庭的生活重担,全家四口人的衣、食、住、行,几乎是全部压在本就工作担子不轻的李雅茹身上。再加上二个退了休的老人时不时需要关注一下,自已也压了一肚子委屈无处可诉,这种愁苦日子,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吃得消的。更何况是这个三十四五,可依然保养得很好,宛若二八佳人似,从小就未曾吃过啥苦头的成熟少妇呢?不过还好,外柔内刚的李雅茹,硬是不吭一声的咬牙挺了过来。家里家外,她是照顾的妥妥当当,没出一点小批漏。

  可是,人的忍耐性也是有限度的。丈夫刘伟日复一日伸手要钱醉生梦死倒也罢了,可他居然发展到在冷战期间出去**,还抓了个现行,这就让性格温顺,但认起死理来异常坚决的李雅茹彻底是恼羞成怒了。

  “是,是我冷着脸不想理你这个没用的笨男人,可我不是憋了一肚子气,也心痛那一百多万血汗积蓄吗?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先开口说些软话哄哄我?”

  “原来的家中,就是你的一言堂,我从未反驳过你的任何命令。现在做生意失败了,你就该认清事实,踏踏实实重新开始嘛!让人笑话又昨的?少不了一口血,掉不了一块肉,你要知道,再无多余存款的脆弱不堪家里,那是几张嘴等着你去供养呀?光靠我一个弱女子,又能支撑多久?更何况,你还时不时拿我当出气筒。我也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谁不希望有人痛有人呵护,我难道就活得不够压抑,不够痛苦吗?”

  一想及过去一年中受得诸般委屈与含辛茹苦,心里面像吞了一个苍蝇一般恶心的李雅茹,她的无穷无尽愤怒之火开始凶猛的爆发了。

  面对温顺妻子的前所未有责骂与愤怒喝斥,一向自觉高高在上的刘伟当然是万分接受不了。哪怕是现在明知做错事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大错,是那种原则性大错,心中也很是过意不去与失悔不迭,可死要面子的骄傲性格,依然没有低头服软。

  虽然说就算是刘伟服软,以李雅茹的刚烈性格,怕也不会与他过了。所以说,最终的结果,不外乎就是协议离婚,两人各过各的。

  对于这个结果,生理早熟的刘烨,那是早有心理准备。本来,他与妹妹刘霏都是判给会照顾孩子,同时有稳定收入的李雅茹,但由于泣不成声的刘伟一再发誓恳求,本来很痛恨父亲所作所为的刘烨,不由心中一软,改口说要跟父亲过。李雅茹当然是不同意这个莫名要求,天知道自己心爱的孩子跟了这个不知上进的酒鬼后,会有什么样的悲惨命运,这一点,看看自己的血泪婚姻,就可知一二了。

  但李雅茹始终拗不过爱子刘烨的坚决态度,她只得换个口吻说:“先住一段时间看看,如果某人真得有所悔改,刘烨就归前夫抚养,如果还是原来那样终日与酒为伍的醉生梦死,那以后就必须跟自己过!”

  这种曾经很难办到的要求,对于现在已经真心悔悟过来的刘伟来说,已经不算什么‘过份’要求了。就算没有前妻李雅茹再三提醒,发誓要重头开始的刘伟,也会不遗余力去照顾好爱子刘烨。他已经失去了爱妻与爱女,说什么也不能再失去爱子。想想被他气得双双住院,根本不想再见他一面的悲愤二老,现如今的家破人亡刘伟,如果再失去爱子刘烨的相依为命,他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刘伟改得是很彻底,也开始四处寻找起工作来,但这么多年的实权领导做下来,除了当领导之外,他已然失去了别的谋生本领。

  没办法,刘伟只好用求爹爹告奶奶苦借来的十万元钱,去买了个出租车开。还好当领导时经常开车,否则这会儿四处碰壁的他,真不知道该如何谋生了。

  有些东西,失去了,还可以找回来,可有些东西,失去了,就代表是永远的失去。比如夫妻情份。

  本来,看见前夫刘伟改头换面的踏踏实实干起出租车司机来,还要管一个半大孩子与操心父母,只带一个孩子,少操很多心,又重新容光焕发起来的李雅茹,多少也有些原谅前夫当初的荒唐行为了。

  想想某人一个上万职工的大型国有企业总工程师,原来别人总看他脸色,现在要注意看乘客脸色,这天差地别待遇,根本不是个中人不足以深刻体会。

  她真的有过复婚的念头,而且绝对不只一次,但是随着时间的逝去,这种念头也慢慢模糊了下来。由于现在是独身,虽然带着个孩子,可相貌气质更是犹胜当年的李雅茹,其身边又慢慢聚集了一些优秀男人狂追不舍,其中不乏钻石王老五。租得温馨小屋中,四季鲜花从来不断。

  想当年,伊人身边就有很多优秀男孩子穷追猛打,可偏偏看中了刘伟这个书呆子。现在一个人独居,有闲心想更多的事后,李雅茹猛然发现自己对前夫再无当初的迷恋与倾慕了。

  当初喜欢他就是因为他的才华与风度,所以才答应他的不算诚心追求。现在细细一想,表面的风光背后,其实暗藏太多苦涩不足为外人道。光是一些琐事就让她操烦了心,又要工作,又要照顾老人与孩子,哪还有心情去浪漫?而大男子主义的前夫刘伟,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甩手掌柜,也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浪漫,很少会主动关心别人。

  当初年纪小,以为会过生活的就是好男人,但年纪大后,懂得事情多了,才慢慢领悟,物质生活根本不能代替生活的全部。真正的生活,不光要有一定物质,还得有一定情趣。至于后者,这一年来,她也多少了解到一二。

  后来的事情又是很水道渠成。断去复婚念头,首次正视起自己第二春幸福的李雅茹,开始正式接受起一些诚心男子的约会请求。

  离婚的第三个年头,事业一直没什么起色,开出租车都比不过人家做小生意,收入仅仅够全家人混个温饱的刘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如花似玉前妻投入了别人的怀抱。那一晚,戒酒戒烟几年的他,又重新喝得大醉不起。可这个时候,他纵有再多的不甘心又能怎样?一个女人要是变了心,比男人变心要执着得多。现在,犯下错误太多的刘伟,也只能是心酸无比的喝下自己酝酿的苦酒吧!

  刘烨的骄人成绩,就是从那时开始了大幅滑坡。不光心灵遭受母亲重新结婚的强烈刺激,更主要重新开始殉酒大业的父亲刘伟经常在大醉过后,总拿他当无辜出气筒,家中收入更是时有时无的吃完上顿愁下顿。试想一下,在心情与家庭同时困苦不堪的时候,刘烨这个思想不成熟的未成年人,又哪有心思去好好学习呢?

  见此状况,新婚蜜月过后,滋润得越发娇美动人的李雅茹当然是心痛万分的焦急不堪,如果不是儿子刘烨太过敌视她,根本不屑与她说半句话,甚至于见到她都像仇人似的掉个背走,嫁给一个体贴入微钻石王老五,正式办了早退手续的她,早就资助他们爷儿俩多时了。

  要不是刘烨突然昏迷不醒,试尽各类手段都毫无效果,要不是实在山穷水尽的筹不出继续求医的巨额治疗费一个角了,依旧死挺着酸腐书生气的刘伟,才不会打电话给正在环游全世界的‘贪慕虚荣’前妻呢。

  当时,正在浪漫之都巴黎旅游的李雅茹,一听这个惊天消息,她真是差点吓呆了。她万万没想到,就是短短几个月不见(远远看上一面的那种相见),性格变得异常之孤僻的儿子刘烨,怎么会突然不知原因的昏迷不醒呢?

  据说,他昏迷的时候还戴着‘纵横异界’的游戏头盔呢。但是呢,这个病因也完全不成立。早在天奇游戏公司未倒,国家全盘接手这款游戏之前,这种导致人长时间昏迷不醒,又没有任何病因的古怪例子就从未发生过一起。除了偶然有人不适应的头痛,或是疲劳过度的短暂昏迷病例外,根本就没出现这种奇怪的昏迷不醒先例。所以,打官司这一途径是想都不要想。更不要说,现在是国家一手掌控这款游戏,这胜率就更为渺茫。要不是这样山穷水尽,儿子的怪病需要尽快去治,详细咨询过几位资深律师的刘伟,大抵是怎样也不愿去求助‘变节’前妻一下的。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这就跟二个月前死去的世界首富付晓欣,扯上直接关系了。

绝世游戏II 第一章 宿主的过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