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惨烈相争

    

  “你们想干什么?”无聊魔鬼警惕之心大起,刚才他们二个在外面把元气休养好了,又把所有的事情尽收眼底,现在不会是打起这二件宝贝的主意了吧?

  “没有干什么。我们只是想告诉你,你们打的这件宝贝,我们二人至少有一半的功劳?”冷冰冰果然不愧叫冷冰冰,说话语气中都透着冰凉。

  “胡说,你们明明是在旁边闲看,是我们二人在那儿拼命打怪,打死黑豹王暴出的宝贝你们凭什么有份?”兰色舞翼脸带不屑,这年头想捡便宜的人太多了。难道空口说一句白话,就可以轻易拿走这二件宝贝中的一件吗?

  “你们想想,有哪只BOSS可以跑到快安全区的地方?如果不是我们引它来,你们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打死他。另外,要不是我们开始时与它搏斗,费了它不少气力,你们俩个想想有可能杀的了它吗?”冰霜剑语气平静,引根凭据,言之凿凿,不了解他的人很容易被貌看似正气的脸孔所误引,哪知道他有一颗极度歪曲的心灵。

  想想也有理,很是厚道的无聊魔鬼不由低下了头。可是,叫他这样送上辛苦打来的宝贝,又是这样的难得宝贝,真正的于心不甘。

  “说的这么有理,那你们二个为什么开始不打,一直站在外面等?等我们拼命完了,你们就进来,客气话也没有说一句,就想分宝物,好像宝物是你们家似的!”兰色舞翼嘟着小嘴轻声嘀咕,可是因为离得近,冷冰冰还是一字不漏的听清了。

  “跟你这样说还算好的,不然我们打过试试!刚才我老公都说了,如果不是我们,你们根本不可能打到这个顶极BOSS。现在既然打到了好宝贝,多少也要分我们一件,你们多少还是占了便宜的,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哼!”一向娇横无礼的冷冰冰只知有已,不知有人。再加上夫君冰霜剑平时的一味纵容,早就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蛮横性格。

  “打就打,还怕你不成!”性格最受不得激将的兰色舞翼气得脸带寒霜,真没有见过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人。如果不是夫君‘无聊魔鬼’拼命拉住,她早就第一个冲上去了。愤愤难平之下,还是给了老公一个天大的面子,但还是忍不住怒气的狠狠瞪了这二个无耻的人几眼。

  冰霜剑也急急劝过老婆冷冰冰,不知道他在她耳边轻说嘀咕了一些什么,反正刚才还一脸想发飙的冷冰冰立马平静了下来。

  在厚道本份的老公‘无聊魔鬼’劝说下,兰色舞翼十分不服加上心痛之极的慢慢腾腾拿出刚打的这二件宝贝。

  看见兰色舞翼手上红光四射的月神宝剑与蓝光缠绕的冰之戒指,冰霜剑真恨不得把二件宝贝全部拿下,冷冰冰的眼睛也不再冰冷,二眼中的热度几乎可以烧壶开水。

  “我要这个戒指!”因为打开了的这二件宝物已经被兰色舞翼鉴定完,又打开了它的属性栏,所以对方一眼就可以看清月神宝剑与蓝玉戒指的所有属性。冷冰冰想都没有想,开口就要了那个幸运加2,可以防御冰系技能或魔法百分之三十的冰之戒指。

  “不行,我也要这个戒指,你拿这把红剑好了!”兰色舞翼舍不得这个漂亮的戒指,不光因为它的好属性,更是因为老公无聊魔鬼在打到这个戒指时说了一句。“老婆,这个戒指就让我们正式结婚时,走进风月城的礼堂时我亲自给你戴上!”这番深情的话无疑大大加重了这个戒指的重要性,现在自然舍不得放出来。

  “不管,我们就要这个戒指了!!!”冷冰冰十分不悦,她认为对方这样纯粹就是刁难自己。你想呀,幸运加2的戒指上哪儿找,戴上它打装备的机率不知道提高多少,这得省多少力呀。

  “我说不给就是不给!”兰色舞翼也拗上了,旁边夫君的好言相劝也根本听不去。冰霜剑暗暗跺了跺脚,“这个笨老婆”,先得一件是一件呀,二件宝物都在别人手上,你这样一闹,怕一件也得不来。本着先得他们一件宝物,后再徐图另一件宝物的计谋也不可能再施展了。

  当谈判不能解决问题时,这个时候就是看各自的实力。早在他们争吵时,旁观围着的人早就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会儿,整个风月城都传遍了。

  在风月谷口处说了半天的他们终于不再好言相说,准备开打。其实这个时候如果无聊魔**妇直接用上传轴回城,冰霜剑二人根本想拦也拦没办法,可是只要他俩一动上手,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脱身。

  蓄势已久的战斗终于在大家热切的眼光中打响,兰色舞翼自然对上了冷冰冰,冰霜剑则找上了无聊魔鬼。本来无聊魔鬼还想好言再说教一番,可是冰霜剑这个人不动时还好,一动就肯定是下狠手,典型的笑面虎一个。

  猛烈的攻势首先由冰霜剑发出,95级紫带的冰霜剑平时练级时就特别注意剑势的快、狠、准,此时偷袭的一剑,剑势非常凌厉,他专挑无聊魔鬼的一处要害处下手。有些措不及防的无聊魔鬼马上挨了剑,刚从豹口脱险之下的身体胸口处再遭伤痛。

  稳下神来的无聊魔鬼发了怒,这样卑鄙无耻的人也有,马上变身为狂战士的他举剑大开大磕,持有一把巨剑的他利用狂战士的力量把巨剑无锋的威力施展的淋淋尽致。

  旁边的冷冰冰与兰色舞翼更是形同拼命,二头双眼冒火的母老虎你说碰在一起会怎样?自然是恨不得一口就咬死对方。

  因为冷冰冰平时就特别喜欢PK,所以技术方面还强了老公几筹。再加上身上的装备比同级的老公还要好上几分,身为95级蓝带的她真要算起实力来,高她一线的丈夫冰霜剑也不见得能把她怎样;而一向躲在温床里的兰色舞翼不仅级别仅低了冷冰冰二带多,仅为95级红带,就连身上的装备低了一筹不止,现在的她只能陷入苦战中不能自拔。

  另一边的冰霜剑是越打越心惊,真没有想到无聊魔鬼这样难对付。自己这把剑不知道饮了多少英雄豪杰的鲜血,可是化身为狂战士的对方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力气。从没有与狂战士打过真架的自己终于尝到了苦头。心中打着小算盘的冰霜剑估摸着无聊魔鬼的级数应该达到了97级,他应该也是风月城有名的人物,只是自己也没有问清他的名字,哪儿知道他是谁人的?现在的自己每次与他短兵相接,手中的兵刃总是狂颤不已,有几次还差点脱手,看来自己力量差了他不少。

  “不行,这样绝对不行!”冰霜剑在再次短兵相接硬碰硬之后,手中的剑差掉又被打掉的情况下,及时改变了战术,开始与无聊魔鬼游斗。消耗了不少气力的无聊魔鬼也趁势休息一下,刚才那轮猛攻着实浪费了他不少气力,饶是97级红带的他也顶不住这样的消耗速度。

  大口大口喘气中,眼角瞄了一下旁边作战的爱人。心头大急,原来,不知何时兰色舞翼的左肩已经受到重创,破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长长的秀发也被削掉一半,本来手持双股剑的她现在只剩右手一把剑了,正在苦苦支撑着冷冰冰的水银渲地般进攻。再看那个冷冰冰虽然也受了不轻的伤,可是明眼人一看,这些大部只是皮外伤,根本无伤大碍的。照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无聊魔鬼知道老婆兰色舞翼在这样的攻击下绝对支持不了多久。

  老婆也真是糊涂呀,她是练敏精灵,现在竟然笨的跟以力量见长的力精灵打这种阵地对攻战,当然不是对手了。

  咬咬牙,无聊魔鬼渐渐把战圈往老婆那边移,他们二人平时对合击非常有心得,日常组队打怪也是总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合作无间,狂战士的狂野与精灵的灵巧被他们结合的天衣无缝,打怪很是无往不利。

  虽然行为很无耻,可是冰霜剑的确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察觉到自己老婆的优势后,并发现对手悄悄把战圈左移,打定主意的他不再逃避,决定硬碰硬,虽然自己在阵地战中拼不过无聊魔鬼,可是捱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而这段时间估记老婆冷冰冰足以解决掉兰色舞翼,然后再回身来帮助自己。

  打定主意,冰霜剑舍下开始的游转闪躲,剑势变得一往无前起来。感觉到对手压力陡然变强的无聊魔鬼不得打起心思应敌,认真拼命起来的冰霜剑并不比自己差多少,如果不认真对付,也许自己没有过去之前就被他解决掉了。不过,眼前敌人太狡诈了,这么一会就识破了自己的伎俩,真是一只老狐狸的。

  情势一瞬万变,凭一腔怒气而跟冷冰冰硬拼的兰色舞翼越来越顶不住了,此时的她大为后悔自己开始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先天优势高敏与敌人游斗再侍机而动抢战先机,现在就是想用也迟了,一是肩膀受创太重,严重影响平衡,二是脚部小腿上也挨了一剑,这时的自己只能苦苦支持了。

  千姿的形势无疑是四人中最好的,虽然也被情急拼命的兰色舞翼狠狠刺重创了一些部位,可是练剑士的她自然比练敏的兰色舞翼血厚防高不少,根本不像蓝色舞翼这样难捱。(这儿的设定是这样的:游戏中受了伤,视加点不同,恢复程度也不同。虽然你吃了药补回来了生命值,为了增拟真度,伤口还得过一会才能好。)

  脚下伤口一扯,兰色舞翼的体力再难以支撑如此剧烈的拼斗,不堪重负的她开始无力气大幅度的闪晃了,右肩更是立马中上了一剑,血流如注中。看着冷冰冰疾刺而来的利剑,兰色舞翼根本无力招架,也来不及再拿药出来吃,一时情势钧一发。

  旁观的人这时也不由发出同情的叹息声,其实谁都同情美艳如花的兰色舞翼,而相貌虽然也美艳无比,,可是样子更像个千年老妖怪似的冷冰冰谁也不会喜欢她半点。再说了,人人心中杆秤,是非对错一目了然,虽然现场并没有一个人出来打抱不平,这只是因为大家级别不高且都害怕冰霜剑夫妇高绝的实力及背后的潜势力。

  ‘当’,无聊魔鬼的巨剑在危急时刻赶到挡下这要命的一击。到底是夫妻连心,拼着硬捱冰霜剑扎到腰眼上的一剑,无聊魔鬼连回气的时间也没有,就匆匆赶到救下了老婆兰色舞翼。

  得救的兰色舞翼抓紧时间连忙吃血,匆匆吃了二个大血瓶之后的她用所剩不多的魔力值对爱人施展了一个加强性魔法,自己身上的二个严重剑伤连看也没有看一眼。

  看看制止不住兰色舞翼的举动,无聊魔鬼也就让老婆尽了这番爱心。咧了咧嘴,轻轻捏了一下兰色舞翼抖动不已的受伤右手,:“支持住,我的好老婆!那小子也不好受的,被我死命一击也打残了一条腿,估记他得成铁拐李了呵!”幽默的话语顿时让兰色舞翼捶了他二下:“你个死鬼,就是知道哄我,你不知道你刚才受的伤多重吗?”说着眼睛又红润一块,要知道这儿的伤痛痛是百分百反馈到大脑中,平常人受了这样重的伤早就哭爹叫妈了,自己夫君却哼也不哼一声,全是为了自己呀。

  扶着一瘸一拐的冰霜剑,冷冰冰脸色大寒,刚才要不是无聊魔鬼拼了命似的冲回来相救,估记那个兰色舞翼肯定是要挂了。

  场中局势的天平不管怎样动,始终还是倾向于冰霜剑这一边。毕竟冷冰冰只受了二处轻微的剑伤,力气也尚存一半,而冰霜剑虽然一条腿几乎被打瘸,可是经过老婆的治疗后,又可以重新站稳了,还能够勉强战斗;反观无聊魔鬼这边,二个人几乎都受了致命的伤害,一个在二边肩膀加一条流血如注的小腿,另一个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充满剑痕,更在腰眼上有一个大大的血窟窿。虽然止住了血,可是这些致命伤过会肯定深深影响到这场还远没有结束的殊死搏斗。

  重整旗鼓,冰霜剑与冷冰冰再次联袂冲了上来,尚有一拼之力的无聊魔鬼与兰色舞翼咬牙挥起了自己的兵器,他们二人不甘心就这样倒下,起码还得拉一个垫背的,这是他们夫妇二人对望一眼后的共同思想。

  混战又起,不过这次倒因为无聊魔**妇精通合击之术,冰霜剑夫妇虽然力量强过他们,可这一时半会工夫却怎样也奈何不了他们二人,于是乎,双方终算是势钧力敌的打了一个难解难分。

  晓欣在远处看了摇了摇头,这样的情况下去,估记要不了多久,无聊魔**妇得成剑下之鬼。这二人做事情都太冲动,如果不是他们战前的策略完全用错了,就凭这一会儿表现出来的连手威力,怎么样也不可能输成这样呀?他们夫妻现在合击的完美性及有效性是不是来的太迟了些?

  他们开始就绝不应该分开来打,而应该是夫妻联手拒敌,如果是这样,局势到现在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二个结果了,谋定而后动才是王者之道。退一步说,就算不是这样,二人各打各的,但是如果开始时,兰色舞翼不使小性子的以已之短攻敌人之长,充分发挥本身敏高的灵活性,时不时给行动迟缓了自己不少的冷冰冰抽冷子来一下,保证可以稳居不败之地。她这边稳住了,无聊魔鬼与冰霜剑这边时间一长,不说稳赢,凭无聊魔鬼的实力绝对可以以微弱的优势惨胜。那个时候的情势就完全不同了,何必像现在这样几乎陷入必败之局?毕竟无聊魔**妇的联手合击之术已经没有了体力的保障。

  危急关头,一个高大的银衣男子一边往这边跑一边商声狂喊:“欺软怕硬的冰霜剑夫妇,你们又在做坏事了。看我狂风无忌来也,休得猖狂!”

  旁观的众人看见果真有人出头来管闲事了,乐得闪开一条道让他更容易来到现场。虽然他们没有胆子上前去帮忙,可是心还都是向着无聊魔鬼一边的。确实,如果不是因为冰霜剑夫妇本身太厉害,并且在风月城有着不小帮派势力在背后撑腰,也许早就有人上去抱不平了。要知道三大情侣当中的冰霜剑夫妇二个参加了本城最大帮派之一的风云天堂,势力端的不容小看。

  看见有人横畔杀出,冰霜剑眉头一皱,要知道这个关键时候出来一人绝对是影响全局的。可是一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冰霜剑夫妇都笑了起来,原来是那个打不死的垃圾角色-狂风无忌的。最多才80多级的人跳什么,如果不补血几剑就可以轻易虐杀了他。

  听出他俩笑声中的嘲笑之意,平时最见不得别人小瞧他的狂风无忌竟然也不生气,仿若换了一个人似的他好整以暇的说道:“不要总是以老眼光看人嘛,这样会从门缝里看扁人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老话你听过吗?今天的我正要找你们报当年的一剑之仇!”

  冷冰冰一张比死人还冰冷的脸上难得挤出一丝笑容,可惜比哭强不了多少,“打不死的臭小子,上次骂我的事还没有跟你算清楚帐,难道今天又皮痒痒的想来挨抽不是。你这小子手上的工夫不行,脚下的逃跑工夫倒还不错,每次不都跑得飞快吗!什么非吴下阿蒙,我呸,难不成你这段时间练了什么绝世武功不成,打到顶你现在升到90级不得了,就算是这样,我一样也可以教训你!”

  冰霜剑懒得多说话,现在天大地大,抢宝物最大,没有空理会这个笨小子,这么点实力还敢出来管闲事,简直是找死。为了不让事情再生多变故,同时也知道刚才的胜利有些侥幸,冰霜剑猛然一剑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刺了下去。这样的突然,这样的猛烈,就算是97级的高手如无聊魔鬼刚才在这种毫不防备的情况下也难免受伤,更何况他们心目中名不见经传的菜鸟人物狂风无忌。

  性格光明磊落的狂风无忌没有提防到冰霜剑会突然暗算,看到急切之下根本躲不过去,干脆连躲的动作也省了,直接仗着冰冰圣衣的超强防御力躲也不躲就这样硬扛。在众人惊呀的眼神中,狂风无忌胸部冒出几点血星,同时身子晃了二晃,在众人的惊异眼神中竟然稳稳的站住没有倒下。

  狂风无忌哈哈大笑一声,“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的坏脾性还是依然不改,这样久了还是这样阴险。不过呢,让你白辛苦了喽,我只费了30滴血。嘿嘿!你再来呀,看你力气用光了能否杀得死近四百点血且药品充足的我。”

  本来看见老公冰霜剑势无败而准备再次偷袭的冷冰冰听见狂风无忌的话语不由大吃了一惊,如果真是四百多点血的话确实很难偷袭杀死,没顾得上再次上前偷袭,连忙运起鉴别术去察看。

  “不是吧?这小子竟然能在三个月内从70级升上90级,足足升了20级呀,这可是超惊人的升级速度了!”再一看他的装备,虽然看不见防御力是多少,但从质地花纹上讲肯定相当不凡,而且光从表面的亮度上看,这套装备最少加五追五了,不然不会冒出浅蓝色的光来。

  惊讶之余,冷冰冰又恢复了她的扑克脸。“原来是仗着有一套不知道哪儿弄来的好防具在这儿充英雄,可是就凭这个你也想管闲事吗?你难道不知道我夫妇二人是风月天堂中的四大执事,你小子惹了我们以后还想不想在风月城中混了?”本来还想把语气说的更婉转一些,可是一向蛮横惯了的冰冷冷看见狂风无忌的实力上升这样快,颇有点顾忌的她生怕快要到手的宝物出什么差错,干脆半威胁的说出了她最大的倚仗。

  不是猛龙不过江,她认为客气的话,难道会让存心架梁的狂风无忌中途吓跑吗?答案当然是不会。

  “估记她发了老年痴呆症吧?这么一个明摆着要出来架梁子的人会被这样的空口威胁吓跑吗!”晓欣在旁边奇怪的暗笑不语。

  趁着这一会儿工夫,无聊魔**妇已经把利用所剩不多的药品把身上的血量及伤势恢复了不少,伤口处都结起红红的血壳子。他们二人都知道战斗并没有结束,尽管有狂风无忌的横畔杀出,尽管他的实力也不凡,可是贪婪成性的冰霜剑夫妇怎么可能放过自己夫妇二人。不管怎样,感激之情还是显而可见的,他俩对狂风无忌齐齐施了施礼,齐声谢谢他的大义相助。

  战斗重新开始,怕事情再多生变化,冰霜剑夫妇狠了狠心,对望一眼后再次杀了上来。这次冰霜剑一个人挡着狂风无忌,冷冰冰则一个人扑杀着伤势并没转多少的无聊魔**妇,局势的天平并没有因为狂风无忌的到来改变多少,相反只是过程慢了一步。

  狂风无忌因为也是一个狂战士,狂战士本来就是一个冲锋型的角色,正面硬撼,哪怕对方高自己一、二级都毫不惧怕,可是如果碰见别人游斗的话,他们沉重的脚步就是最烦人的弱点,所以狂战士如果能拿到加敏高的靶子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战神的恩赐。看着步伐比自己灵活不少的冰霜剑,狂无无忌只能在这儿干耗着,狡猾的冰霜剑根本不与他硬拼。可是当自己想过去帮那对夫妇,他又鬼影般的缠杀上来,硬是挡住自己前进道路。冰冰圣衣不是万能,任何人都有要害,对着冰冰圣衣不能防的要害,他只能举剑硬挡,否则空有冰冰圣衣,自己也会死掉。冰霜剑刺向自己几个不得不防要害的攻击时,不得已,狂风无忌也只能硬接了下来,可是一硬接,因为冰霜剑本身的级别就高过他不少,所以这会儿的狂风无忌硬是被他死死的拖住。看着近在帜尺,却不能相救而陷入死亡危机中的无聊魔**妇,狂风无忌觉得自己窝囊极了。

  “兄弟休急,我们来帮忙了!”二道红色的身影从人群中一路飘闪而来,看他们的速度及自信语气,大概也是高手级人物,他们是谁呢?全场中人倒吸了一口气,不速之客会是帮谁的呢?

  

第七章 惨烈相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