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修罗扬威

    正在全场中的人胡乱猜疑来者二人是帮哪边时。那边冰霜剑气机大涨,一个虎跳蹦出战圈,对着二名飞奔而来的红衣男子拱了拱手,“蓝玉、天心二位执事来的正好,快帮我解决掉他们三人,跟我老婆对阵的一男一女身上有上等宝贝二件,保证是极品装备,见者有份呀!”

  “好说,冰执事,我们身为风月天堂四大执事,当然是同舟共济了!”身材魁梧的蓝玉阴冷的脸上因为冰霜剑的施礼挤出一丝笑容。

  听罢他的话,满场人的全部大吃一惊,原来这来的二个高手还是帮坏人的呀,真是上天不公。

  这边冷冰冰也停下手来,跑到夫君冰霜剑旁边,满头大汗的说:“那边二个人我实在拿不下,他们实在是太顽强了!”冰霜剑冷冷一笑,笑着对后来的二名中年男子说道:“我与夫人对付那边二个,二位执事帮忙解决掉这个讨人厌的臭小子,可别小瞧了他,他身上也有好宝贝,一套极品防具!”

  本来对冰霜剑这样分配大觉不公的蓝玉、天心执事以为他夫妻俩想独吞宝贝,可是一听说有极品防具,二人眼睛就再也没有从狂风无忌身上离开过。因为狂风无忌声望值太低,再加上他也是PK中一员,如果他们俩能把狂风无忌打死,他身上的掉宝率会有百分之十,这种机会可难得呀。

  看着情势又再恶化,无聊魔**妇只能用抱歉的眼神看了看狂风无忌,示意他趁现在药品还有不少,加上冰冰圣衣的超强防护,赶快逃跑。无奈的狂风无忌指了指自己的脚,苦笑着摇头,自己这个战士与高级剑士比速度真是自找苦吃。再说现在叫他走,也许不无可能,但是以他的性格来说是断然做不来的。

  既然逃不掉的,干脆豁出去拼了。有了这个念头的狂风无忌索性无聊魔**妇自动站在一排,好做更有效的抵抗。只是他们谁也知道,如果没有意外发生,败亡只是迟早的事。可是他们胸中的怒火与愤愤不平让他们下定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无聊魔鬼甚至发了狠心,如果实在不行,宁可把这个号自爆了,等级变为零,也不要把宝贝留下给他们。(自爆是自杀的一种,死后身上什么东西也不留,只是因为反馈到头脑痛苦过大,当然了,这种事情是绝对划不来的,因为这样就等于重新来过,什么样的宝贝也没有这样大的价值呀。)

  气氛越加凝重,全场的旁观者全都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在想,这三个人估记真的没救了,有的人都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

  满场寂静中,沙沙的脚步声响起。一名身材修长,有着过肩长发,面相俊美的青年男子缓慢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虽然他的脚步乍一看颇为缓慢,可是动作却不慢,很是行云流水般的快捷,一眨眼的工夫就走到了狂风无忌的面前。

  狂风无忌愕了神,这人面相好熟呀。咦,不就是送自己装备的那个俊逸青年人青衣修罗嘛?三个月不见,真像换了一个人。晶莹的双眼更加闪亮,修长的身材更显挺拔,头发比上次时更柔长、乌黑了几分,整个人带着一股幽幽的冷漠及孤独感。

  “我们又见面了!”晓欣淡淡的笑容让狂风无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观点,看来真是他呀。不过旋及,狂风无忌使命推着晓欣,“你快走吧,这儿非常危险,你的级别还不如我高呢!”

  看着自己明显比他魁梧不少的身材硬是推不动他半毫半分,狂风无忌由然的大吃一惊起来。游戏中的力量与级别成正比,现实中的客观因素如身体强壮如否只占了百分之一的影响力而已。可是刚才任自己怎样推他,仿佛在撼一座山似的动也不动。难不成他级别好高了?狂风眼中冒出了大大的问号。

  不远处的冰霜剑四人也不住打量这名不速之客。模样气质如此特别暂且不说,静静站在那儿的他全身上下竟然散发出一种无形的气势,这种气势竟然有种隐隐震住他们的感觉。要知道晓欣这三个月的打怪生涯可不是白过的,特别是后一个月惨无人道的痛苦经历,试问世间有谁能够做到?从怪物群中残酷存活下来的青衣修罗让这四名高手无一例外感觉到他皇者般的气质。要知道等级越高,作为高手的警觉性就越高,像狂风就差了好几个级别,自然感觉不出来青衣修罗的危险系数。

  他们交换了一下探寻的眼神,大家的眼神表露出一种“他到底是不是高手?”的疑惑,

  性格暴躁的蓝玉不信邪,他不相信身为95级蓝带,高居天榜高手第十三位的自己打不过他。风月城的高手榜中从来没有听过有这么一号人存在,有名有号的自己大都有所了解,怕什么,打了!

  看着蓝玉率先攻击,冰霜剑夫妇稳重的没有一起攻击,相反坐山观虎斗起来。本来冷冰冰还想一起攻击,可是冰霜剑慎重的拉住了她,警觉的他感觉眼前这人肯定不简单,现在由无关要紧的‘外人’去试探一下岂不更好。

  晓欣头也没有回,身子随剑势摆了二摆,蓝玉凌厉的剑招全部落空。众人大哗,有这样的躲法吗?场中的几人全部大惊,不过各人心情不一。

  冰霜剑夫妇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二人知道今天势不可为了,得作好逃跑的准备。他们二人今天的行为属于恶意PK的性质,如果反被别人打死,掉经验是小事,掉宝率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七十。可不要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的。自己二人这一身装备也颇是价值不菲,没必要全摞在这里。

  不过尚存疑惑的他们看晓欣只是闪躲了几下,并无还击,这样只能说明他敏高加上有着过人的胆气,攻击力还只是一个未知数。如果他攻击力不行,事情还是大有可为。心有灵犀的他俩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手,准备再看看情势,如果事有可为,再拼上一把,如果不对头了,赶紧溜人。

  看到自己剑势落空,而敌人还把诺大的背部留给自己,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旁观众人的讥笑声这时也断断续续的传到他耳边,狂暴的愤怒掩去了他的智慧,大吼一声,蓝玉再次挺剑而上。

  这次的晓欣转过了身形,闪躲几下后,从容不迫的在储物手镯里拿出一柄幽黑莹亮仿佛地狱之眼的长剑。

  基本攻击力166~199,攻击速度66,噬血百分之二十又点成加九追九黑冥剑终于有机会露出了它狰狞的面孔了。这样一把超级功效的黑冥剑一出来,情势更是完全不同了。蓝玉硬挡了五六剑后,他手上的剑竟然开始了龟裂。

  所有的人再次大哗,这种现象他们虽然陌生可是并非不知。游戏中的规则中曾详细提到如果PK的双方因级别相差太多或武器相差太多情况下,那么在这种悬殊太多的情况下很有可能震碎或震断别人手中的武器。

  蓝玉只能悲愤加无奈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化为寸断而不能做任何事。这时的他不禁十分心痛,这可是自己花了二万金币买的基本攻击力为66~88,攻击速度30又加6追8中等极品呀,就这样没有了。发狂的他有些失去了理智,再次从手镯里拿出另一把差得多的长剑扑杀了过来。

  晓欣轻轻皱了皱眉,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加上黑冥剑的超凡品质竟然可以震碎对方的长剑,看来多加的那二百点力量还是大大有用的。只是在看见对方状若疯虎般的拼命架势后,本来还想继续教训一下恶徒的心顿时有点软了。他知道那把震碎的长剑肯定是对方极其心爱的宝贝,自己这样震碎了,对他来说肯定极其气愤,于是,有些心怀愧疚的晓欣没有了像开始一样的凶狠劲,而是用高敏在慢慢地闪躲着蓝玉的进攻。

  这个时候,聪明的冰霜剑想到了一个人,难不成他是那个神密的风月城第一高手?记得看前几天热看电脑公布出的一月一更新排名榜中,高手榜,财富榜,声望榜,美女榜,男子高手榜,女子高手榜,男子财富榜,女子财富榜改变都不大,可是电脑还附了另外一条爆炸消息,本游戏中第三个99级的玩家产生,出现地点风月城,可是由于他拒绝提供任何数据给主脑,所以不告知他的基本消息。

  记得电脑公布这条消息时,所有的风月城玩家还大呼,是不是电脑弄错了。因为他们风月城中的高手分为天地人三榜,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天榜最高级别也只是情侣剑夫妇98级红带呀?

  冰霜剑越想越后怕,为什么自己一开始就感觉到不太妙了,就是因为他实力的强大告诉了自己的第六感。记得当时因为风月城有好多人的抗议,说他是不是有什么外挂的,要不然为什么这样快升到99级,结果主脑只回了十二个字‘无可奉告,一切属实,莫作胡测!’无可奈何的大家这才平息了争吵。为什么他有着这样强横的实力呢?难道真的是他吗。根据电脑的介绍,这个玩家只花了四个月工夫就从10级练到了99级,这样的结果表明了他有着恐怖的战斗天赋。再说了,不管怎样,就算以99级的实力也根本不是自己这区区的95级的所可以抗拒的,要知道越来到后面练的一级差不多是前面一级的一倍甚至二三倍时间,其中的艰辛也代表了实力的相差。哪怕随便带着什么垃圾装备的99级人物也可以的打败自己这一身不错装备的号,也许过程会很辛苦,可是结局是一定的,如果换了好一身好装备,自己不知道死多惨。他拉了拉还在一旁目瞪口呆看着打斗现场的老婆冷冰冰,低声耳语几句,冷冰冰也大吃一惊,打了无数次小算盘的他们二人终于下定开溜的决心!

  反看晓欣这边,发了狂的蓝玉被看出异状的好友天心执事死命拦住,晓欣本来有些恼火他的不知进退的,可是看见他赤红的双眼时不禁还是继续手下留情。这会儿有人拦住蓝玉,没有多说什么话的晓欣收回了黑冥剑,另从手镯里拿出一把基本攻击力为75~95,攻击速度为35的上品真红剑执在手中,慢慢走到正在死命扯住蓝玉的天心旁边。

  天心心中大惧,可是表面却死硬的说道:“你想干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蓝玉猛地挣开天心的紧箍,怡然不怕的站在晓欣面前。个子与晓欣差不多高的蓝玉,身材魁梧了晓欣一截,可是任谁不会说蓝玉比他强壮。晓欣的身躯不算很强壮,可是无形之中带有一种霸气,三个月来在怪物群中杀出来的他一举一动都流露出凛然的霸气。

  不介意他毫不客气的目光,晓欣轻轻举起了剑,旁边的天心以为他要杀蓝玉,朋友连心之下,也猛然站到了晓欣的身边,并且握紧手中算得上二流装备的狼牙刀,只要晓欣敢动手,哪怕自己不敌,也要与老友一起拼上一拼。

  淡淡一笑,晓欣一转剑身,剑尖朝内,剑柄朝外,竟然是递给蓝玉。看见蓝玉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晓欣轻轻的说:“人不管在哪儿都有贪欲,我看你的眼睛与脾性,知道你本性应该不坏。可能是与你那些狐朋狗友呆多了,所以沾染到了他们的坏习惯。人交朋友要注意的,你看你们那些自以为关系不错的朋友现在怎样了吧?”

  顺着晓欣的目光,蓝玉与天心看见了冰霜剑夫妇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的飞奔似的逃离现场,他们从晓欣拿出那把剑时看见那流转的剑光,只以为晓欣要大开杀戒了,也顾不得离晓欣很近的蓝玉与天心二人后事如何,以为这二人死定的他们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吓得赶紧亡命而逃。

  晓欣的语气一顿中,带点无奈的感觉:“刚才是我不对,不小心震碎了你的剑,这把剑是我打怪爆出来的,希望你收下以示我的歉意。”说完这句话,把这把带着浅浅红色花纹的真红剑递在旁边天心的手里,转身而走的晓欣又清楚的飘过过一句话:“你这位朋友非常不错,在你危险关头与你同舟共济,你要好好珍惜!”

  晓欣淡淡的语气让天心与蓝玉心中鼻头同时一热,一为有人这样欣赏自己,一为心目中的敌人就这样把一柄上品剑送给了自己,要知道这一切的一切还是自己不对呀。蓝玉拉住还想要说什么的天心,深深看了一眼转身而走的晓欣,拉着天心头也不回的走掉了。看见他俩也要走,所有人自动放开了一个圈,这样的高手级人物可没有人敢阻拦。

  静静走回来的晓欣在经过狂风无忌身边时,眼角涌出几分笑容,“狂风呀,事情解决了,有空没有,我们二个喝一杯去!”

  没有回过神来的狂风无忌还在回味晓欣轻描淡写般吓跑二敌,打跑二敌的战斗情景,看见晓欣回来问话,才恍然大悟的兴奋的连声道好。

  旁边一直默默无语的无聊魔鬼与兰色舞翼夫妇由于吃了半天狂风无忌递过来的创作药,再加上休息了半天,此时基本上都恢复了元气,身上的伤口除了隐隐的伤痛感外,基本无大碍了。他们二人带着感激的眼神望着晓欣,晓欣客气的笑笑示意举手之劳而已不必言谢。

  “你走是不走?不走,我一个人去了,我现在想喝点酒!”晓欣语气中有股淡淡的忧伤,由刚才天心、蓝玉的生死友情引发了心中潜藏的亲情,对母亲、父亲的思念开始汇聚成汹涌的小流冲击他的心灵。

  天风酒楼上,精明的店小二看见晓欣这名大主顾又来光顾了,乐颠颠的跑过来亲热招呼,态度特别的热情周到。被狂风无忌拉着一道而来的无聊魔**妇与晓欣一路上也没有说过几句话,此时的晓欣总有些拒人于千里这外的冷漠,这让他们夫妇二人一直找不到好的话题开口。

  现在的晓欣有种烦恼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还要维持这样网络游魂状况多久?有时候回到自己的身体,依然可以感觉到有人在自己旁边哭泣。凭直觉,那应该是妈妈吧!

  无言的难受感觉,三楼的雅座中,晓欣抓起酒壶猛喝一气。这儿的酒比现实里的酒味道更好更醇,并且更容易醉倒。狂风无忌看着晓欣只顾着自己猛喝,不由生气的说:“我说修罗,你叫我们来喝酒,你却一个人不停的喝,如果不想我们陪,我们走好了!”

  无聊魔鬼连忙拉住性子直躁的狂风无忌,“小声一点吧,你这位朋友大概有心事,现在根本没有听到你的话。你看他的眼神,似乎沉浸在某种事情的回忆中。他既然叫我们来,当然是一番好意。虽然我们来的时候非常不好意思,可是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吃我们的吧,也不用讲什么客气了。”

  听了他的话,狂风无忌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小声说:“原来是这样呀,我说呢,那我们不打扰他,我们吃我们的。这个天香酒楼呀,我还只在楼下偶尔吃过几次,每次只吃了二个招牌菜,味道确实不错,就是价钱贵了点。一个招牌菜竟然要100个金币,原来的我根本舍不得吃,靠打怪得来的金币买药品还不够呢,哪有这样多的闲钱去吃这玩意。要不是因为最近有了冰冰圣衣这套好宝贝,我积赞了一点钱财,我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有这口福呢。”

  无聊魔鬼低声轻笑中感叹狂风无忌的直爽性格,并不因为自己没有钱而人穷气短。再看见狂风无忌已经开吃,看了一眼只顾着喝酒的晓欣,也爱惜的小声招呼老婆兰色舞翼一起吃。

  喝了半瓶海岳春的狂风无忌舌头不禁有些打结,“这瓶酒太好喝了,就是后劲太十足了!”

  “是呀,真的是入口香醇,味道甘美、下喉又净爽!这个游戏就是有这一点非常好,现实中有钱的人好多来到这儿没有本事照样穷的叮当响,这儿的钱非得自己赚。想想我.……我公司里那个富家公子与我一起玩时,现在还经常在里面找别人要钱呢。要知道原来的他可是在任何游戏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谁叫他有钱呀。哈哈,现在真是爽,爽呆了,他远远比不过我们这些职业玩家的!”喝了半瓶酒后开始大发豪语的无聊魔鬼也有些舌头打结,瞄了一眼旁边的晓欣,乖乖,已经在上面摆了二个空酒壶了,咯都没打一个还在继续猛喝,真是厉害厉害。

  狂风无忌应了一声无聊魔鬼的话后,同样瞄到了晓欣的闷头喝酒。他刚想伸手去截住他的酒壶,可是无聊魔鬼先一步拦住了他的手。“这个时候让他醉了更好,否则心事越来越重,越想越沉,一醉后醒来就没有事了。相信我,我也有过这样的事!”听罢这句话的狂风无忌马上收回了手,笑嘻嘻的开始与无聊魔鬼拼酒,同时也不放过娇俏可爱的兰色舞翼。

  一桌好酒好菜吃得一半时,拼酒半天的狂风无忌与无聊魔鬼喝的脸红脖子粗,二人喝酒爱上脸的特点表现无遗。酒量很浅的兰色舞翼早就不支倒下,还都是因为狂风无忌坏坏的猛灌她二杯,推辞不得的她只能一干而尽。入口还颇为好喝,香香的,甜甜的,并不难喝,可是第二杯过后,胃里的酒就开始翻腾起来,忍受不住的她只能无力倒在雅间里的竹床上。无聊魔鬼拍拍巴掌:“好家伙,你把我这个从不喝酒的老婆灌醉了,来来来,我今天非要把你放倒替我老婆报仇!”

  “谁怕谁呀!你老婆都让我放倒了,你.....你....更不在话下!来....满上!”狂风无忌的话音未落,扑通,喝光四壶海岳春的晓欣先他俩一步酒醉倒地。

  看见晓欣倒下,他们二人在哈哈大笑中又连连敬酒,说下一个倒下的肯定是对方。不一会儿,又一壶酒报销了,发晕的二人再也无力支持,双双倒下。倒在地上的狂风无忌还不老实,不断在地上表演猛男脱衣秀。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场拼酒终于以四人集体倒地而划上圆满句号!

  

第八章 修罗扬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