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篡唐在线阅读

篡唐

历史 / 两晋隋唐

197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1-02-17 17:39

书籍摘要: 生于乱世之中,身世扑朔迷离。我本无心向富贵,奈何富贵逼人来……且看一个现代人的隋唐故事!有恩怨情仇,有金戈铁马,还有那数不尽的风流……庚新10年新作《篡唐》隆重登场,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夏天雄.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薄荷微凉Love.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samyuanjie.
    书友等级: 掌门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苟在贞观在线阅读
蝼蚁尚且偷生,为人何不惜命?不是每一个穿越者被光环笼罩,这个不一样的大唐贞观年间,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规定,那就是:抓到穿越者,凌迟处死!
书生已老去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回到西晋当王爷在线阅读
魂穿西晋,附身司马颖。时逢太康年间,晋武帝司马炎骄奢淫逸,不问政事,朝廷党争不断,暗流涌动。世家大族豪奢之风盛行,民间连年天灾,致使贫民百姓流离失所,民怨沸腾。氐族,羌族,鲜卑,柔然强敌环伺,一场巨大的动荡,正在酝酿。
作家TqsaN3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姬唐在线阅读
一个厌倦世俗的人,来到大唐初年,带领着处于没落边缘的家族,在大唐生存的故事!
乔木兮有思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开局身陷囹圄,被李二请出在线阅读
穿越大唐,半辈子的拼搏化为乌有,牧云只想发点小财,舒舒服服过自己的小日子。  结果却被害入狱,身陷囹圄!  为求自保,才惊动李世民,被请出山。至此历史轨迹便出了偏差,大唐天翻地覆、日新月异……  吾华夏之科学,不仅古今领先世界,必将永远领先世界。  吾大唐之繁荣,无论今天、明天、后天,将永远令世人瞩目。  牧云:“这何须多言,不本就该如此吗?”
空手夺白刃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盛唐弄潮儿在线阅读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从林里走出的小郎君,不知来历,所幸天下大赦。 这大唐,不缺能臣,不缺武将。 那种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境界,犹在眼前。
空夜无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东晋逆流在线阅读
东晋时期,八王之乱后,晋朝已偏安一隅,在这个血火纷飞的年代,面对神州大地的沉浮,是随波逐流,还是力挽狂澜
轩辕爱吃瓜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庄在线阅读
连高中都没有拿到毕业证的现代闲人李元兴穿越了。   在悼念没来及见上最后一面的哥哥时穿越了,来到玄武门之变第三天的大唐。   李世民长的象死去的哥哥,李元兴却象李世民那未成年就死去的弟弟李元霸。   李元兴成为了五郎,李世民的弟弟!   就在李世民登基那天,李元兴被封王,继承了秦王的封号。   既然来到了大唐,就应该作些什么,而李世民给这位新秦王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安抚世家门阀,这任务很简单。就是与世间门阀结亲,安抚世家   在伟大的一代名相房玄齡,带着无比悲悼的心情传达完更伟大皇帝的旨意之后。   李元兴在大唐的生活从迎娶王妃开始。
晨风天堂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贞观魂之一统山河在线阅读
本书为历史战争题材长篇章回本小说。小说以唐朝创建政权,削平群雄为历史背景,以唐朝统一战争和唐朝内部斗争两条主线描述唐朝建国初期的发展历程。重点讲述了秦王李世民削平薛仁杲、刘武周、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和李靖平定萧铣、辅公祏及唐朝与东突厥之间的战争,同时对李渊父子的矛盾冲突及其逐渐演变成玄武门之变的整个过程做出解读。向读者展示中国古代博大精深的政治、战争智慧,揭示历史发展规律,同时对中国封建社会专制制度的血腥与残酷性予以无情鞭挞。书中既有对秦王府英雄群像的塑造,也有对李渊、李建成与李密、王世充、窦建德等乱世群雄及其麾下将佐的描述。尤其对秦王李世民的豁达神武、李靖的妙算无遗、房玄龄忠谨多谋、尉迟敬德的侠义悍勇做出细致入微的刻画。在创作方法上,本书吸纳了《三国演义》七分史实,三分虚构的叙事手法,宏观上以史实为据,微观上有所虚构,在人物描写上又借鉴了《水浒传》的手法,对人物心理和行动力求做细致入微的刻画。与此同时,在对战争场面的描述、敌对双方斗智斗勇设计,统治集团内斗的心理揭示又有独创之处。  整部小说人物性格鲜活生动,场面宏阔,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是一部值得一读的作品。
一夫1950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梦回之大唐在线阅读
大唐真香,论脑子我不如诸位,可是世面......哈哈哈哈~~不是我小瞧在座的各位,我真没放在眼里
神丨游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篡唐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温热的液体,喷溅在李建国的身上。

  耳边回响着凄厉的哭喊声,金铁的交击声,嘈闹无比。

  李建国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女人的面容。这女人大约在二十出头的模样,长的也很清秀。只是此刻那张苍白秀美的脸上,似乎因痛苦而扭曲。

  女人伏在李建国的身上,双臂却撑起了身子,好像害怕压着李建国。

  “宝宝,没事儿的,别怕!”

  女人低下头,正好和李建国的目光接触。

  苍白的脸上强挤出一抹笑容,温声低语,伸出一直手臂,把李建国抱在了怀里。

  李建国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婴儿!

  “休走了逆贼,一个都不要放过!”

  有人在大声的叫喊,声音似金铁一般,中气十足。

  女人脸色一变,挣扎着站起身来。李建国还没有从自己变成婴儿的震惊中醒悟,却骇然的发现,在女人的胸口处,一支利矢从后贯穿了她的身体,露出寒光闪闪,仍带着血迹的箭镞。这女人,身受重伤,李建国立刻明白过来,喷溅在他脸上的温热,就是她的鲜血。

  而先前女人撑着身子,是害怕箭镞伤到李建国。

  李建国有点发懵: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四十岁的年纪,一下子变成了婴儿;又遇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这年月,还有用弓箭杀人的吗?

  好吧,用弓箭杀人也就罢了,怎么看上去,好像遭遇到了灭门惨案?而且是光天化日之下。这可是法治社会,那些杀人的家伙,难道就不害怕被法律制裁吗?

  想到这里,李建国不由得怒气涌上心头,大吼一声:“住手!”

  可他却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一个婴儿,声带初开的他,这一声怒吼,只能转化为哇哇的婴儿啼哭。

  女人用一只手抱住他,尽量的避免胸口的箭镞伤害到李建国。

  另一只手抓起一柄明晃晃的利剑,咬牙奔走。身后,只听弓弦声响,一支利矢破空而来,正中女人的大腿。她再也无法站稳,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怀中的李建国,也从手中脱落,在地上滚了两滚,距离女人有两三米处,才停止滚动。

  “妹子!”

  一声狂吼过后,只听见一连串金铁交鸣和惨叫的声音。

  一个体魄雄壮无比的男子,出现在女人的身边。他身高大约在185公分上下,体格健壮,孔武有力。黑黝黝的面膛,络腮胡子赛似钢针。剑眉虎目,炯炯有神。

  身上穿一件皂色短袄,外罩好像坎肩一样,袖子却覆盖上臂的半臂马甲。

  头扎短髻,足蹬一双皂靴,手中拖着一根沉甸甸,黑漆漆的大棍,上面沾满了粘稠的鲜血,并混合着一些浊白而粘稠的东西。他跑到女人身边,把他搂在怀里。

  “宝宝……哥,宝宝在哪儿。”

  女人已气息奄奄,却仍惦记着变成婴儿的李建国。

  男人一眼就看见了李建国,丢下大棍,一把将李建国抱起来。

  也就是这一眨眼的工夫,李建国已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这似乎是一处村庄,但此刻被大火所覆盖。火光中,可以看见许多男女仓皇奔走,更有无数身穿黑衣,外罩皮甲,手持明晃晃刀剑的人四处追杀。哀号声,惨叫声,不绝于耳,李建国可真的震惊了!因为从这些人的装束上来看……这似乎不是他原先的时代。

  穿越!

  这是一个在网络上很流行的词汇。

  甚至还有影视作品,专门描写过这样的故事。

  可问题是,这究竟是什么时代呢?

  男人一手抱着李建国,一手搂着女人,颤声道:“妹子,宝宝在这里,你看啊!”

  “哥,照顾好宝宝,你带着宝宝快走。”

  “要走,我们一起走……”

  男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李建国发现,女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似乎已失去了生气。他有点明白了,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自己的母亲。而抱着他的男人,却不像是自己的父亲。从称呼上来看,这一男一女,更像是一对兄妹。那么,孩子的父亲是谁?

  女人的眼中,流露着慈爱和不舍,用脸贴了一下李建国的面颊。

  “哥,我不行了……你快带着宝宝走,去找他爹……”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弱不可闻。

  男人大声问道:“妹子,他爹如今在哪儿,你告诉我啊!”

  “他爹在……”

  女人伸出手来,想要抚mo李建国的面颊。可话还没说完,伸出来的手僵在半空中,突然间无力的落下来。眼睛,依旧睁开着,盯着李建国,脸上流露着不舍。

  和女人的接触,不过是短短的瞬间。

  可李建国却能够从她一系列的动作和话语中,感受到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疼爱。

  身受重伤,宁可自己摔着,也不愿伤到孩子。

  还有那慈祥的笑容,不舍的表情……在一刹那间,身体中流淌的血脉,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李建国抑制不住那种奇怪的悲伤,张开嘴巴,发出了一阵阵啼哭。

  虽然至今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李建国已接受了这位年轻母亲的身份。

  “妹子!”

  男人凄声叫喊。

  李建国却听见了一个声音,“言虎,放下兵器,交出孩子!

  宁某离京之前,长孙大人曾在私下理恳请,要我关照一二。只要你交出孩子,说出李贼的下落。这里都是我的人,我可以做主,让你离开此地……你看如何?”

  男人,名叫言虎。

  他轻轻放下女人的尸体,一手抱着李建国,另一只手抄起地上的大棍。

  不会这么惨吧!

  李建国心里不由得一咯噔。他已经来不及去梳理混乱的思路,穿越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危机,让他用胖乎乎的销售,下意识的抓紧了言虎胸前的衣襟。他如今身无半点自保之力,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就是这个言虎了……虽然,他还不能确定,这言虎究竟是不是他的舅舅。此时,言虎四周,被几十个人团团的围住。

  如果言虎贪生怕死,那李建国的小命,可就危险了。

  言虎低下头,看了看李建国,那抱着李建国的手臂,用力搂了一下。

  说话的人,身材并不高,大约有170公分左右,体型略显瘦削,身穿青袍的男子。

  三角眼,一双断眉,令其人透着阴鸷气息。

  特别是他面颊上有一块胎记……慢着,好像也不是胎记,更像是一种鸟雀纹身。

  李建国惊讶不已,他还没见过,有人把纹身刺在脸上。

  言虎说:“没想到,堂堂俚帅,竟也做此等事情?”

  俚帅?

  这又是什么官职?

  李建国越发感觉疑惑,但也多多少少能猜出来一些端倪:这俚帅,怕不是汉人吧!

  俚帅一笑,“言虎,你不要逞口舌之利。

  宁某不妨把话说明白了,你那妹夫当年做的好大事情,陛下可从来没有忘记。

  宇文佑的后人,已经死光了,剩下的漏网之鱼,也不足为虑。

  只剩下你那妹夫,终究是陛下的一个心病。这次宁某代父入京,蒙陛下厚爱,得授钦州刺史一职,当思为陛下分忧……嘿嘿,还是那句话,识相的交出孩子,把你妹夫的下落说出来,我放你离开。否则的话,宁某只有辜负长孙大人的重托了。”

  我的天!

  李建国无比震惊!

  看起来,自己现在这个身份,有点不简单啊。

  “这个嘛……”

  言虎似乎有些意动。但李建国在他怀里,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言虎把他往怀里塞了塞。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转,迅速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用力发出一声长叹。

  “俚帅高义!”

  他说着话,低头看了一眼李建国。

  心里不免有些奇怪:这孩子居然没有哭?

  这种场面下,普通的小孩子早就哇哇大哭了,可李建国除了刚才哭了两声之外,就再也没有半点声息。

  “但你杀了我妹子,灭了我言家村,我岂能善罢甘休!”

  言虎突然一顿手中大棍,一只脚蓬的踢中了棍头,大棍呼的一下子扬起,言虎脚下移动,猱身向一旁扑出。单手轮棍,挂着一股风声,一记泰山压顶,砸向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说时迟,那时快,言虎出手非常隐蔽,棍带千钧之力。

  黑衣俚兵措手不及,眼见大棍砸落下来,本能的举刀相迎。

  只听铛-噗的一声响,手中钢刀被大棍磕飞出去,俚兵躲闪不及,被言虎顺势砸碎了脑袋。他这一动手,顿时令包围他的俚兵慌乱起来。两名俚兵一左一右,拦住言虎的去路。却见言虎大棍如飞,呼呼呼挂着风声,一式横扫千军……

  “挡我者,死!”

  言虎怒吼一声,沉甸甸的大棍,砸在一名俚兵的腰间。

  别看大棍没有锋刃,可言虎的力气很大,这一棍下去,砸的俚兵骨断筋折,肋骨凹陷,口喷鲜血倒在地上。

  俚帅宁长真先是一怔,旋即勃然大怒。

  这叫做给你脸,你不要脸……好吧,现在就算是长孙大人,恐怕也没有理由责怪。

  锵!

  宁长真纵步上前,也未见他手臂动作,肋下长刀陡然出鞘,随着宁长真的身体而动,人刀合一,带着一道绚丽长虹劈斩而出,口中厉喝道:“言虎,你找死!”

  言虎先动手,宁长真随后出招。

  二人之间原本有十余步的距离,而言虎出手之后,那距离就变得更大。

  言虎一手搂着李建国,一手运棍砸翻数人,眼见着就要冲出重围。可就在这时,宁长真手中的刀已追了上来。但见刀光霍霍,夹带着一股森冷刀气,斩向言虎的后背。言虎使大棍砸翻了一名俚兵之后,虽无法向后观望,但却能感觉到宁长真的长刀逼来。

  不好……这家伙竟然能将刀气凝练化劲!

  言虎心中暗自叫苦,大棍刷的在手中滑动,棍尾变棍头,向后背一搭。

  这叫做苏秦背剑。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长刀正劈在大棍之上,隔着棍子,一股犀利刀劲涌入体内。

  言虎哇的喷出一口鲜血,但身体却随着那长刀巨力腾起,在空中连着两个跟头,冲出去七八米远。双脚刚落地,一名俚兵斜里扑来。言虎深吸一口气,身体滴溜溜在原地一转,让过那俚兵,劈手将长刀夺下,而后跨步向前,横身一撞。

  这一撞,可不是随随便便。

  凝聚了腰胯之力,蓬的把那俚兵撞飞出去。

  此时,宁长真一刀落空,心下一怔。正要冲过去再次出手,却见那被言虎撞飞的俚兵迎面飞来。这些俚兵,可都是跟随宁长真一起从钦州过来,可算是心腹。

  连忙探手搭住俚兵的身子,手肘一缩,顺势化解了俚兵飞来的力道,将他扶稳在地。也就是趁此工夫,言虎挥舞长刀,劈翻两名俚兵之后,冲到了一匹战马跟前。把李建国搭在马背上,而后再抓住缰绳,翻身上马,用刀口劈在马屁股上,那战马希聿聿一声惨嘶,撒蹄狂奔而去。还有俚兵想要阻挡,却被战马撞飞。

  宁长真只气得暴跳如雷。

  “追,给我追……不要放过这反贼!”

  可要追,却没那么容易。

  先前在村里四处砍杀,马匹都散落一旁。临时再想要聚集起来,可就不太容易。

  宁长真好不容易才聚集起十余匹马来。

  也顾不得其他,自己翻身上马,“随我追……其余人等,将村中余孽彻底铲除,不要放过一个人。”

  十余名俚兵跟着宁长真上马,余下尚有数十人,也齐声应命。

  ——————————————

  言虎怀抱着李建国,打马如飞。

  口鼻中,不断喷涌出鲜血,一滴滴落在李建国的脸上。

  宁长真的那一刀,很明显已经伤害到了他的内腑五脏。如果不是言虎体格粗壮魁梧,只怕此时连骑马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狂奔了半个多时辰,终于支撑不住。

  言虎知道,宁长真此次行动,是奉皇命而来。

  如果不追上自己,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自己已经受了重伤,一旦被追上,只怕是难逃一死。自己死了倒也无妨,可这孩子……

  这是他最疼爱的小妹骨血,绝不能就这么没了。

  想到这里,言虎勒住了战马,向四周打量了一下之后,见距离自己不远处有一块巨石,石头上似有一个缝隙。他连忙抱着李建国下马,快步走到了那巨石旁边。

  “宝宝,不是舅舅要扔下你,实在是跟着舅舅,太危险了。

  你先乖乖的,在这里藏好……等舅舅把那宁长真甩掉后,再来救你……听见没有?”

  言虎说着话,把李建国放在巨石缝隙中,黑脸上挤出一抹笑容。

  李建国瞪大了眼睛,从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他当然不想就这么和言虎分开,可问题是他也清楚,言虎这个决定,就目前而言,是最好的办法。

  这是要保住他的性命啊!

  再说了,即便他反对,言虎也不可能知道。

  言虎用脸贴了一下李建国的脸,然后又用巨石旁边的藤蔓遮掩住缝隙。

  趴在地上听了听,隐隐能听见马蹄声。他知道,这是宁长真带着人,追上来了!

  心中虽然有些不舍,但也知道此刻不容他儿女情长。

  一咬牙,翻身跳上战马,循着大路撒蹄狂奔而去。李建国在巨石的缝隙里躲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听见一阵马蹄声响起。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渐渐无声……

  从醒来,到现在,算一算,也不过一两个小时而已。

  可这一个多小时的遭遇,对李建国而言,无疑是最惊心动魄的一个小时。

  变成了婴儿,死了母亲,遭遇追杀……

  这种种的场景,一幕幕在李建国脑海中闪过,让他感到非常的疲惫。

  他也不清楚自己这婴儿之身,如今有多大的年纪,但想来不会超过一岁吧。大脑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在这一番折腾以后,不由得感觉一阵头晕,和困乏疲惫。

  闭上眼睛,李建国不自觉的就沉沉睡去。

  可即便是睡了,犹自感觉到一阵阵莫名的恐惧……

  他从不相信这世上有穿越的可能,但是当他切身的遇到之后,不是惊喜,而是恐惧。

  孔子说:子不语怪力乱神。

  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敢说,或者也不懂得如何去说。

  李建国觉得,在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也许这世上,真的存在有鬼神?否则,自己怎可能来到一个婴儿的身上?

  呼,真的是太诡异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