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神的小秘密

    其实,修炼凌天诀也可以不需要这么麻烦的,那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懂那张书,然后怎么修炼也就自然明白了,根本不需要我废话半个字,不过,这个“懂”字可不是随便就能说的,要知道,那可是一种对天道的绝对的体悟啊,没有这重理解,谈到“懂”这个字的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然而,从她们开始练习那个现在还叫“傲世凌天诀”,可已经将要被改成“大梵凌天诀”的东东的第五天吧,修炼的地点就已经改在校园内一条小河旁边,而在场的人数也已然增加为四人。

  法兰克用羡慕的神色看着两个正在练功的女孩,但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练功的两人也正非常的“羡慕”不用这么麻烦练功的别人啊。

  好不容易,将今天两人的任务解决了,呼,都耗去了我近一个半钟头的宝贵时间了,天哪,早春时节,居然还要下那个“贵如油”的什么雨,整个就只能室内活动嘛,总算天放晴了,却要在这个上面消耗宝贵的日晒资源,真是太#$%&了。

  “我……”

  “你又怎么了?练岔气了?”

  没好气的,我把法兰克的话堵了回去。

  “……按照你的说法,我在小谷里呆了三天……”

  哦

  ……

  等等?三天?他还真的没跑?

  “……前两天天气还好,第三天的雨还真不小,不过,我在那里也没有白呆着,还是有收获的……”

  噢,有收获就好嘛。

  “……我感冒了。”

  晕~~~~~~

  狂晕~~~~~~~~~

  我说他怎么好象说话的时候听起来怪怪的。

  二话没说,我就把那个带着病毒还在周围乱晃的家夥赶走了。

  “好好养病,回来我教你……”

  (不好,好象没什么好教他的啊?要命了……)

  “就教你魔法,啊啊,魔法和功夫都要学,这叫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嘛,反正不能用一个的话,还有另外的好替代的,没什么可害怕的,你就安心的去吧。”

  混乱之中,也不管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都说了出来。

  总算安静了。

  总算可以在阳光下,绿……枯草上好好来个小憩,生活多么的美好啊。

  转眼间,又三天过去了。

  好不容易,将两个倒霉的女生安排好,现在,连我都开始暗叹为何老天不太长眼了——废话,懒惰如我,如何能将未来这一年的时光挨下去啊……不对,是三百五十七天。

  这时候,我才发现,如果当场有个神让我好好祈祷一下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而我要面对的,却是一个令我更加叹气的角色——法兰克。

  这个家夥不是还满有灵气的么?我讲的那些功夫方面的东西,只要有举例,他就几乎立刻有懂,为……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不会这个该死的魔法呢?!!

  把手上的所有魔法基础教育用读本都拿了出来,还是无法解决面前这个问题。

  原本,我拿出的是图书馆里好几种中、高等级的魔法书,想法却也比较简单——直接的让他自己看看,不就可以了么?

  谁知道,法兰克却说出了让我很无法接受的事实——他不会魔法,而实际上,他不是不会魔法,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学会那个东西。

  “好了,风系的看来你也是不会的了,火系的你也看过了,那我们就开始下一个实验吧,你说是水系比较对你的感觉还是土系的?啊,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在那里用掷硬币的方法决定啊。”

  “老大啊,我不是说过了么,我天生不是学魔法的料啊,你知道么,光想想当个魔法师要记下多少条让人念到舌头打结的咒语,我就已经快晕厥了,再说了,你的这种先感觉、再学习的方法,……。我不是说行不通啦,可你也要体谅我这个做小弟的难处啊,要不然……要不然我们还是练功夫吧,我最近感觉自己很有潜力的,来来来,你看看,我刚想出来的新招式——狂风烈炎,如何?”

  ……

  “法兰克?”

  “啊?!什么事?”

  “你……你现在这个……还自己夸耀自己的样子,真的,呜~~哈哈哈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笑了出来。

  一向注意仪表的法兰克,现在的情况只能用一个字——乱——来形容了,脑袋上的头发不复往日的潇洒,身上衣服呈两种截然不同状态——下半shen焦黑,甚至可见皮肉有碳状粉末附着,上半身则若田间刚被犁过的土地,条条块块,无序之至。

  “老大啊,这……这不都是您的那个什么实验的结果嘛?感觉感觉,可到现在为止,我可只感到疼了,这样不成啊,再说了,我天生的就是没办法学魔法的,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可以说……厄,字字血、句句泪啊,只不过……恶魔啊,恶魔的目的如果没有达到的话,你什么时候见过放弃的?当然,碰到这么有恒心有毅力的恶魔,也不得不说……恩,是一些人的“福气”啊。

  时间倒退十五分钟。

  ……

  “出来吧,我知道你已经来了。”

  “……嘿嘿,老大,您忙完了?”

  “怎么样了?”

  “您放心,都好了。”

  ……

  如果光听上面的对话,大概会有人的想法跑到一些奇怪的方面去吧。

  可是,接下去的话就比较的……

  “我说的是你的感冒!”

  “是啊,多谢老大您的关心。”

  ……

  “有感冒就自己努力的生病去,不要随便带到外面传染别人,这才是我想说的。”

  当时,法兰克的脸型就是典型的哭笑不得。

  “对了,老大啊,您不会是真的准备教我学那个什么叽里咕噜的魔法吧,我可真的学不会啊。”

  “哦?你也觉得用魔法的时候叽里咕噜的不是太好?太棒了,我一定要教会你,你就安心吧……”

  听到这里,法兰克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怎么,听这话,似乎总是有种不妙的感觉呢?

  “……我教你的方法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也就是说,我是第一个姓白的?”

  法兰克在心理暗自嘀咕:

  “不会那么衰吧,我的名字是老鼠么?”

  “……要知道,当我想出这种方法的时候,睡着觉我都会笑醒过来,我还真是天才呢!”

  “真的假的?!”法兰克在肚子里嘀咕着,只是没有想到,十分钟之后,他就开始为自己曾经有过这么个蠢想法,开始后悔以前为什么没有机会先去地狱参观旅行外加长长见识了。

  ……

  “老……老大,你今天早晨早餐吃的不好么?”

  法兰克关心的问我。

  “没有啊,吃的不错,要知道,早餐是绝对不能亏待自己的。”

  奇怪了,为什么说起早餐?

  “那……你昨天吃的怎么样?”

  “也不错啊,葛络瑞雅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对了,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呢?”

  我都被问的有些奇怪了。

  “那你想练习一下烧菜么?老大,不要啊!”

  法兰克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

  你还别说,法兰克起码这一点说对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好象的确是没有这方面的天份。

  “看你唧歪的,现在好好告诉我,你有什么感觉了?”

  ……

  “我不管怎么感觉,都觉得我象上次会餐时吃的明炉烤猪与风鸡的混合体……”

  再看法兰克,脚周围是一圈火墙,而围绕他上身的,是风系中比较“友善”的小龙卷……

  “如果不知道的人看了我现在的样子,一定会认为只需要撒点调料,连刀切都可以省了,直接就能装盘上桌了。”

  简直……简直就是血淋淋的控诉嘛。

  ……

  又过了十分钟。

  “恭喜你啊!”

  ??

  “老大,如果说刚才是红烧加火烤的话,现在再洗是不是有点迟了呢?还是准备……我还没说呢,怎么你就冻上了……怎么?准备教不会我魔法就把我给埋了,老大,不要啊,我还没来的及有二心呐~~~!”

  无奈啊无奈,只好把法兰克从土里面跟拔萝卜似的拽了出来。

  “哪儿那么多的废话啊,……,正好,趁着你身上湿,来,试试这个~~~……”

  劈里啪啦,一阵“小”闪电过去以后,法兰克开始跳起舞来。

  “瓦一无啊一捂呀……”

  ……

  既然已经这样了……

  “不要乱动,趁这时候,还有白魔法你就一总的‘稍微’感受一下吧。”

  现在批发正流行呢。

  一片白光闪过,法兰克除了衣服和头发有些不对劲以外,似乎已经完全的正常了,除了……稍微的不由自主的颤动两下手脚。

  “……老大,我太~~~崇拜你了,您真的什么都会啊。”

  以法兰克的沉稳,似乎也已经感染上了无可救药的幽默。

  不过,如果你想想看,一个脸色焦黑,身上披了件拖把,而腿上穿的则跟烧火的木炭差不多的东西,更不要说头上的草窝做映衬,这么一个……还算是有人模样的东西如果开口说话了,该是多么的好笑。

  “你的意思是……”

  沉吟了一下,我说出了一个疑问句,但立刻就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绝对没有,我相信的,我相信。”

  法兰克的脸色……看不清,但惶恐的声音却表达无疑。

  “你这样是行不通的!!”

  一个清脆,毫不含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

  转头。

  却发现是琪瑞·李,今天她先开始的,不过,好象也稍微快了点了吧。

  “没有人能被火球术打两下,就能学会火球术的!”

  琪瑞·李用一种坚定的语气重复了她的意思。

  “我练习完了,今天。”

  随即,看的出我担心什么,她解释了一下。

  “不对啊,我就是这么学会魔法的,既然我可以,他为什么不可以。”

  奇怪了。

  翻了下白眼,琪瑞·李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

  “你真的只凭借感觉,就能学会魔法?”

  她似乎还有些疑惑。

  “啊,放心吧,下次我们去弄两本魔法书来试试,不就能证明了么?”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可眼前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啊。

  法兰克用一种崇拜的眼光看着我(不过……他比我高,所以是从上往下看的,这……似乎有些不对劲)。

  “我来教你魔法!”

  似乎,琪瑞·李也开始有兴趣“教导”一下了。

  “首先,你需要有信仰!”

  “信……仰?”

  法兰克不确定的重复了一下。

  “对,信仰!既然你是要使用魔法,而魔法的本身是来自对各个神明的信仰。”

  当时,我好象能看的到,法兰克的脑袋大了不少。

  “当我们怀着对……”

  “等等等等,我说,你懂魔法么?”

  法兰克忽然对面前忽然跑出来的老师产生了能力方面的怀疑。

  “叽里咕噜……”

  一个火球出现在她的手中。

  “不要小看哦,她刚入学就有D级魔法师的实力哦。”

  我在旁边加上的话,让法兰克嘴巴大张。

  “我……我从来只相信自己,不相信那个什么什么的神啊之类的,你要我相信他们(它们?她们?),那我还是罢了,我宁愿相信我的老大!”

  着急之下,法兰克说出了可以说是对那些什么什么的很不敬的话来。

  “哦?你相信他?相信他能用出魔法来么?”

  琪瑞·李在旁边煽风点火,猛泄法兰克的气。

  好歹,法兰克也是曾经做过老大的,在琪瑞·李的“小视”下被逼上了绝路。

  “我万能的老大啊,你就帮帮我吧,凑个火球出来,吓吓人也好啊!”

  “好啊。”

  原本,我想干脆凑个火球出来,吓一吓人罢了,可是……

  似乎,法兰克没头没脑的在嘀咕了什么,但是,我却清晰的感觉到,随着我戏谑的同意声,我身上的力量却在流逝,很少,少到几乎无法察觉。

  而同时,法兰克的手中却奇迹般的,出现了一点火星,不管是谁来看,这都是魔法的初步了。

  “啊,冒烟了,救火啊。”

  法兰克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可旁边的琪瑞·李却轮到张嘴发呆了。

  “不……不可能吧,这么都能行?”

  魔法,之所以被成为魔法,就是因为它的来源。当神教给人这种力量的时候,就是把自身的力量作为媒,而人的精神力量为引,从而释放出这种叫做魔法的力量。

  而这里面最主要的,就是对神的崇敬之心,或者说是信仰。对特定神的信仰,能引动特定的魔法力量,可以说,这种力量是“借”来的。

  不论是“媒”,还是“引”,都是必不可少的。没有“媒”,想使用魔法就只能走我的方法了——直接对魔法进行感应并汲取、使用之。而如果少了“引”……你见过没有人使用的时候,火球四处随意乱飞的场景么?

  而法兰克由于自身的原因,所以对神可以说是不太想理会的,这也是他修炼魔法不成的原因,不过,这却是他为什么能很快的锻炼自身功力提高的重要原因,可以说,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而在这里面,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作为被借对象的神,自身的力量也需要在一定水平以上,否则,一个连钞票都拿不出来的银行,你还怎么指望它能贷款给用户?当然,我自身的力量已经足够这方面的使用了。

  当然,现在的我还不是太清楚,到底这力量是来自何处,因为从我身上流逝的力量,并不足以释放出那个小火星来。

  而,其他的人在明白面前的这一切之后,都陷入了某种精神方面的混乱状态,唯一能想到的,是:

  “这怎么可能?”

  而,法兰克所能想的,要多了一项:

  “我怎么能使用魔法了?我能用魔法了!”

  当然,作为神出借它们的力量,却并不需要一个一个的答应别人的请求,各种“神言”(即修炼魔法前需要诚心念诵的那段叽里咕噜……,不是用魔法时候念的哦)就是沟通精神上与他们(它们?她们?)的联系的方式,而一旦沟通成功,只要掌握各种使用魔法的技巧就可以了,用魔法时的“叽里咕噜……”,就是将精神与相应的神联络上的方式了。

  这种联系,却似乎已经超出了所有能想象的可能,超越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不论神在何处,直接就能联络上……天哪,要是有这种方法的话,那未来发明的电话还有什么用啊。

  而建立这种联系的过程,也被称做“神识”。

  暂时不提可怜的主角的忧虑,面前的实际,是一个魔法白痴加入了这个奇怪的特别班来,而且,居然开始学上魔法了。

  神啊,不要怪我,我不是狗崽队哦,绝对绝对没有挖你的小秘密的癖好哦,这个……这个是无意的啦~~~~

  

第四十一章 神的小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