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困惑的序幕

    

  到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下关于内力的一些东东了。

  我的内力,当初是直接由能量转换而来的,所以……,呵呵,没有修炼的经验,不过,内力的应用方面我却摸出了一点心得。

  内力本身说到底,其实只分了阴阳两种,其他林林种种的内力分类方法,却也只是这两种基础内力的组合而已。

  比如说对正常人来说纯阳的罡气,在我眼中却是九阳一阴又或者是八分阳气二分阴气构成的,当然,各人之间不同的就在于内力的比例了,可以这麽说,如果不是我用模拟的方法‘制造’的话,没有两个人的内力比例是完全一样的。同样的功法,再相似的两个人修炼後,必然会有细微的不同。

  而为什麽说我要模拟别人的内力呢?这个就有点不太好意思说了。

  ……

  真想知道?

  不怕知道了呕吐、泛胃?

  真的不怕???

  ……

  既然大家都想知道,都不怕了,那我也就不害什麽羞了。

  (如果不想知道的话,就直接向下翻过去吧,放心,我不怪你们的。)

  当初修炼完内力,我发现内力其实是有颜色的。不要问我为什麽能看到,但内力只要超过一定水平以後,就会有颜色放出。

  同样的功法修炼後能得到基本一样的颜色,基本上是纯阳的罡气类发出偏近红色,而纯阴内力则偏向于兰色调。而阴阳兼修後,内力则偏于紫色。

  可是,我发现如果是将不同的内力进行混合後,居然能兑出不同的颜色出来,而不是这麽单调的红、蓝、紫又或偏红偏什麽的,所以一时无事,我就实验了多种配色方式,大概现在来说也就是兑出了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金、无色这麽十一种而已。

  不要问为什麽,我的确用若干种带颜色的内力兑出了‘无色’这种奇怪的东西出来,现在你再让我兑一次,我还真不记得是怎麽兑出来的了,但我知道的,就是如何直接用内力模拟出现在的这些颜色。

  ……

  这麽说你明白了吧,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无聊,所以才会自己想些办法来娱乐一下的,反正到现在为止,因为用不著,我还真没有详细的研究这些内力究竟为什麽分了这麽多的种类,又或者它们究竟有什麽特殊的功能。

  哦,对了,说全不知道也不对,那个金色的,对,就是我最常用的……,用过几次?不就在通古斯那麽一次麽?後来哪里还有机会用啊。

  说到哪儿了?对,那次,我纯粹是想发出最大的攻击力,而当时正好是刚刚配出这个颜色出来的。(因为等‘爆炸’等的不耐烦了,所以想完成以前没有完成的‘调色事业’,所以就在那里努力了一下下……)结果,当然是自然而然的就先用了这个了,反正……,现在看来效果也满好的不是麽?(啊,对了!还有那个写了那本倒霉的书的家伙,不要松了口气了,我记得你给我挖的坑的,如果我回的去的话,我一定会实践我许下的诺言的,哼哼!)

  当然,现在因为使用的力量不是太大,所以暂时没有洛uA‘染色’的必要,所以还没有什麽问题,如果真的有需要强大的力量来进行衣物的除尘的话……,那个灰尘也太猛了吧……

  如果说,米奇在那几天过的是不太舒坦的话,那麽这几天过的似乎也不能算滋润。

  大陆史上第一次魔法表演眼看就要开始了,可是眼前的情况却让米奇只能用不断的用摇头加叹息来面对。

  ……你那是什麽眼神?不是我干的,真的真的,我可以发誓,现在米奇的表情和动作真的不是因为我而造成的,甚至可以说,跟我简直连一点点的关系都没有……,厄,不对,似乎还是有一点关系的。

  那一点点关系,就是……,我打了个喷嚏。。

  ……

  不要这个表情嘛,我只不过是打了个喷嚏而已,我甚至都已经开始排查,究竟是谁在我背後说了坏话造成了这起意外了,你还要我怎麽著啊。

  “米奇啊,你说……,这可怎麽办啊。”

  我所能做的,就只有先问问我们的校长大人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天哪~~~,怎麽会这样啊!”

  米奇的话语中,带著几乎是自责的声音了。

  “米奇啊,不要这样嘛,大家都知道的,这不是你的错。”

  我很‘适时’的表达著自己对面前情况的沉痛与‘理解’。

  “你~~!”

  米奇咬牙发音:“你还敢在这里给我幸灾乐祸?!!!”

  什麽跟什麽嘛,反正都已经发生了,难道我也需要来上一副‘天就要塌下来了’的模样,他就能开心了,面前的状况就能解决了麽?

  而且,这……,这里的一切,的确跟我无关啊~~!

  这个时候,我才真切体会到,什麽叫冤,不,真的叫比窦蛾还要冤!

  知道麽?S级高手也不是万能的,如果是的话,那就不是高手了,而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再翻倍……

  简单点讲的话,那就是神了。

  或者……,神是否真的是万能的?

  根据某个似乎叫做混沌的理论,南美洲的一只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引起了北美洲大陆上的一起风暴,同理可以推论得到,我,汤姆打了一个喷嚏,则引起这场连绵不绝的大雨。

  下雨?

  对,没错。

  姆大陆的春天,这里似乎特别容易下雨,而且还特别喜欢下那种一看上去就让人知道——‘恩,今天没有办法出门了’这种雨。

  不同于以往春夏交际在地球另外一边经常落下的雨丝,这里的雨滴甚至可以用‘水球’来形容也不为过。

  因为这场雨看起来是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停不下来,所以……

  ……,很有可能,姆大陆史上第一次魔法表演就要这麽被淋到感冒。

  ……不,是泡汤……真正意义上的,泡汤!(似乎不管怎麽理解都可以哦)

  其实,要怪还是米奇,什麽时间不好,偏偏要在春天搞什麽活动,切,也不想想看,这春天的雨水可是很充足的,你让所有的观众冒著大雨,看那些被雨水淋过的火球……啊,说不定只有烟没有火了呢,那可就真的漂亮了哦。

  而米奇所生气的,却不是因为他懂得什麽混沌的这个理论,而是我不失时机的跑到他面前来,指引大家观赏什麽叫做‘苦瓜’脸。

  你说,这时候还趁雨打劫,米奇的脸色能好麽?

  “米奇啊,你生气了?”

  ……

  “真生气了?哎呀,没什麽好生气的啦,最多今天让猫咪稍微让著你一点,你多吃一点点啦。”

  有一句没一句的,我跟米奇哈啦著,米奇看来今天是确确实实的陷入了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中。

  用手在米奇眼前晃动了两下。

  ……

  对著米奇的耳朵吹了一口凉风。

  ……

  撒下两片干树叶在米奇身前落下。

  ……

  这可真象一幅画啊:一个失落的人走在落日中,寒风吹过,卷起一两片落叶,在身边打了个旋,远去远去……

  ‘砰!’“哎呦!好疼!!”

  却原来是清醒过来的米奇见我在发呆,没好气的在我脑袋上打了一下,不过,好象他的反应也不错——拼命的揉手。

  废话啦,我的嫁衣神功是那麽容易就让这麽大个的一只手落在我头上的麽?米奇在不知情下,没有用上什麽内力,就这麽被我弹了回去。

  不过,这时候的米奇显然是没有什麽精神来探究为什麽他的手会那麽痛苦。(……废话,力总是相互的嘛!)

  “我在想问题,(可我怎麽看他都是在发呆),你却在旁边给我发什麽呆啊,(可是,我的确是在考虑问题啊)。赶快给我想,到底要怎麽办!”

  哦,这时候想起我来了,我命苦啊,凭什麽你搞不定的事情都扔给我,还说的这麽理直气壮的。

  “有没有搞错啊!凭什麽你要我来想啊,……,嘿!对了!”

  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个很好的办法。

  “米奇啊!”

  听著我兴奋的声音,米奇也来了精神:“什麽?有办法了?”

  “恩!我听说过一个很好的办法哦~~.”

  拉长了声音,是为了显示出那个办法是真正的‘好’。

  “什麽办法?……你那是什麽眼神?……没有搞错吧!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从我这里讹诈啊!小子,不要以为我是怕了你了,这个年头,我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哎~!什麽嘛,刚刚想表示一下,米奇的话都说不利索了,至于语无伦次……,切,早就这样了,老年痴呆的典型病例。

  “诶~!罢了罢了,这次是怕了你了,我就当好心一点帮你个忙吧。”

  于是我开始将我想到的那个‘办法’跟米奇慢慢讲了出来。

  “什麽!!!!!!!”

  米奇这下跳了起来。

  “你有没有搞错啊!这麽馊的主意,你都能想的出来?”

  什麽嘛!把我这麽绝妙的主意,说是馊的……,尽管这个主意的确是我抄古人的,可……应该没过保质期啊。

  “不用我的方法,说我的办法烂,可你呢?不是一样没有办法?

  什麽嘛,魔法又不是一个,非要在下雨天表演什麽火魔法,你还要我说什麽?你还想我怎麽办?!“

  我越说越来气,瞬时,我几乎是以压倒的气势用眼角瞥著米奇,从而让米奇充分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对对对,是我的错,我不该在下雨天搞什麽魔法表演,尤其是我不该……,下雨天?火魔法??哈,哈哈,我真是个天才啊,哈哈哈哈~!”

  不知道他哪根神经搭错线了,忽然米奇似乎真的……象白痴一样了。

  “‘天材’?‘天’生蠢‘材’吧!还天才呢?”

  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还是把想的东西立刻说了出来。

  “对对对,我是蠢材,你才是天才,你真是天才啊~!”

  啊,什麽?发疯也不是这麽疯的吧。

  探手……

  不热啊,没有发烧的?

  “不是不是,你刚才不是说了麽,下雨天不该表演什麽火魔法,而且,魔法不是只有一种!”

  啊,然後呢?

  “还不明白麽?不表演火系的,我们可以表演其他的什麽嘛,你看,下雨天,水系魔法是最好的使用季节了,你真是天才!”

  ……

  瞬间,我的下巴掉到地上了。

  原来如此,我真笨!早知道就闭上嘴巴,让米奇花钞票来买这个主意,呜呜呜,损失啊!如果算上趁火打劫的话,这一票能捞不少呢!

  米奇兀自陷入兴奋状态,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天才正堕入自责的深渊。

  不过,米奇的下一句喃喃自语,又象是在对著别人说什麽的话,将天才拉出了深渊:“好主意,恩~,真的办成了,我请客哦!”

  没有鱼,虾也可以。

  “那还不如每年的这个表演都立个名目什麽的,让大家也不至于看上个两年就厌烦了,今年的……,唔,就叫‘水之韵’吧,你看如何?”

  帮人帮到底,干脆给他条大路走走,也省得以後的那顿饭吃的我心不安(会麽?怀疑)。

  “对,对,水之韵!恩,好好,就这麽办!”

  如果说,在後来被称作‘1824年第一次魔法表演事件’的舞台,是由米奇亲自督工搭建的话,那麽,序幕的开启,就是由这两个都称自己和对方做‘天才’的家伙在无意中一手包办的了。

  附:啊,对了,有人问,我给米奇出的第一个‘绝妙的主义’为什麽会让米奇跳起来麽,呵呵呵呵,那是因为……佛曰,不可说!

  

第四十五章 困惑的序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