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心动(二)

    船缓缓前行,湖上微风轻轻拂过,荡起层层湖波,君白与花灵并肩站在船头,悠然自得,临风若仙。偶有渔船滑过,渔夫们少不得向他们看上几眼,只是这脱俗风光似乎也影响了人心,那些目光中只有单纯的赞叹。

  “弟弟,你答应过姐姐要弹上一曲的,就是现在,好吗?”

  君白点点头,从舱中取出琴来摆在船头几上,双手抚在弦上,正要开始,花灵忽然说道:“等等!”君白疑惑的望向花灵,却见她摸出一枚种子放在琴旁,种子裂开,长成了一个香炉,又从炉中冒起一根枝条,枝条由绿变黄,化坐了一枝香。花灵又一拂,香头冒起缕缕青烟,顿时满是清香。“好了,奏琴怎可无香,弟弟,现在开始吧!”

  一缕琴音袅袅升起,如梦幻一般飘扬在天地之间。琴音如水,恬淡不波;琴音如月,清幽沉静;琴音如云,虚幻多变。中秋的太阳并不毒辣,柔和的光线洒在湖面,上一片波光粼粼;飘渺的青烟罩住水面,朦胧中留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悠扬的琴音飘荡,清幽中又带有一分淡淡的喜悦。琴音从一个音符跳跃到另一个音符,却又无比的自如,动人的旋律飞翔在湖光山色之中。船周的水波忽然多了起来,原来是一群鱼儿欢快的游在船边。花灵看着君白,听到琴音里便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宁静而安详。

  忽然,君白心中一痛,依茹抱着云天站在崖边的情景又浮现在脑海中,音随心转,琴音里便带了一分化不开的哀愁……

  船边的鱼停止了游动,只是静静的呆着。花灵听着琴音,感受到其中的哀伤愁苦,忽然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却偏偏又掉不出半滴眼泪,只是郁结在心里,挥之不去。猛然间,她觉得,弟弟已经不再是个孩子,倒像是个饱经风霜的伤心人,让人只想温柔的抱着他,安慰他……

  远方又是一缕琴音响起,却和君白所奏截然相反,那股琴音欢快,满含喜悦,在这千里烟波,浩瀚无边的洞庭湖中更是让人心胸开阔,细听之下,其中仿佛还有一分慰籍。

  那一缕琴音越来越近了,初听时,还与君白所奏有些不合拍,却在一转之下,化作了伤心人的港湾,再也不见半点唐突。两股琴音相合,一喜一悲,却是合得天衣无缝,难分彼此。君白的心在这欢跃的琴音中渐渐打开,那些哀愁不知不觉间渐渐淡去,再次尘封在心底,琴音也变得轻快起来,一时间,洞庭湖中如同飞起两只黄莺,带着喜悦的鸣叫互相追逐,越飞越高……

  香尽,琴歇,湖面却似乎仍有余音袅袅,鱼群久久不愿散去,花灵也仍沉浸其中。一艘画船出现在君白的视野里,隐约可见船头坐有一名穿著粉红长裙的女子,她身侧站有一个穿著绿裙的女孩,两人状甚亲密,似乎是一对姐妹。两艘船越来越近,绿衣女子仍是侧站着,君白看不到她的正面,却已看清了那名红衣女子的面容,清秀的瓜子脸上露着恬淡文静的笑容,清亮的眼睛里透出知性的神采,手边放着一架木琴。红衣女子也看了君白,眼里闪过一丝讶色,随即冲着君白微一点头。君白微微一笑以作回礼。此时,那名绿衣女子恰好转过身来,君白一见之下便被人在胸口上重重打了一拳,顿时楞在当场。震撼,他感到了震撼!他知道,自己永远忘不了这个女孩了,忘不了那双明亮眸子里的野性,忘不了那清丽面庞上顽皮与无邪的笑容,忘不了那娇好身躯里无意间显露出的活力……

  “喂,你看什么看啊!”似乎感受到君白那灼热的目光,绿衣女孩一手叉腰,一手指向君白斥问着。

  “还看!还看我把你眼珠挖出来!”见君白没有丝毫移开目光的打算,绿衣女孩放出了狠话,只是她脸上强行挤出的凶狠表情实在缺乏威慑力,至少君白没感觉到有丝毫的可怕。

  “妹妹,别闹了!”

  听到姐姐的话,绿衣女子鼻头一皱,狠狠瞪了君白一眼,重重哼了一声,抛下一句话:“色鬼!”然后转过身再也不理君白。

  “公子,我这妹妹有些爱胡闹,若有得罪,还望公子见谅。”

  ……

  载着那绿衣女子的船已去得远了,君白仍是痴痴的望着,只是心里充满了失落感……

  “你琴弹得很好!”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将君白的心从远方拉回。他转头看去,却是河鲤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后,那张平板的脸上透露着无比的真诚。

  “嗯,说得对,弟弟弹的真好!”却是花灵从琴音余韵中醒了过来。

  君白冲着花灵一笑,又转向河鲤道:“多谢,你叫什么名字?”

  君白的声音不大,河鲤却楞住了,垂下头,口中喃喃自语:“你谢我,你谢我……”眼中似乎有波光闪动,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海阔,我叫海阔!”

  “海阔,你不是河鲤吗?”

  “我在江里长大,但是族里人告诉我,在大江的尽头有宽阔无边的大海,我要去海里,所以我叫海阔!”

  “好了,你快去划船吧!”花灵见君白对河鲤和气,她的语气不禁也缓和了许多。

  河鲤应了一声,那声音里也少了几分抵触与怨愤。

  船缓缓开动,君白再次目眺远方,那个女孩……那个绿衣服的女孩……‘色鬼!’……想起那个女孩可爱的表情撒娇般的语调,君白嘴角滑出一丝笑意,只觉得心中已被填得满满的。

  “弟弟!”花灵想起方才君白流露出的哀伤,正想问他有什么伤心事,却又担心让弟弟难过,后面的话便生生咽了下去。

  “姐姐,什么事?”

  看着君白不经意间露出的温和微笑,花灵之觉得心中一阵悸动,忙平复心情,却又不知该怎样回答好,思索良久,突然冒出一句:“弟弟,我们去君山吧!”

  “君山!”

  花灵越想越是觉得自己的提议好,笑盈盈的道:“对啊,去君山,去看看湘君墓,再去那茶林竹海里转转。”

  “可是大哥不是说过千万别去君山的吗!”

  “哼,大哥在就听他的,大哥不在的时候就是我这姐姐最大,你要听我的!”花灵恶狠狠的说完,自己却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转头叫了起来:“海阔,开船!去君山!”

  行了一个时辰,君山出现在眼前,原来这是一座小岛,四周环水,岛上云雾缭绕,绿树丛生,树荫间还隐约可见几根飞檐突出。君白忽然见到码头处停了一艘船,看模样却与那绿衣女孩所乘的船极为相似,心中不由怦怦的跳了起来。

  “弟弟,君山到了,我们上去吧!”“海阔,靠岸!”

  花灵话音未落,两个道人从空中飞过,一个脚下踏剑,另一个踩着一柄玉尺,都是大袖翩然,临风御空,颇具出尘之姿,还可听见谈笑声随风传来,转眼两人便已消失在树林中。此时,君白却见花灵僵在那里,身体似乎还在微微颤抖,不由奇怪的问:“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弟弟,我们别去君山了吧!”

  君白听花灵语气里隐隐露出些心有余悸的味道,心中更是奇怪,不由问道:“为什么啊?”

  “大哥说不能去君山,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还是听他的吧!”花灵说完又转头对海阔急匆匆的道:“海阔,快走!”

  君白看着那艘画船渐渐淡出自己的视野,心里满是惆怅,却不知何时才能见到那个绿衣女孩了……

  ……

  又在洞庭湖转悠了几日,花灵似乎忘记了君山之事,君白也没有再见着那艘画船,心里的的牵挂也淡了下去。夜幕降临,明月斜挂天空,月下的洞庭,安然恬静如闺阁里的典雅淑女;抬头望去,只见皓月当空,湖天一碧,秋风送爽,水月相溶,波光辉映,月影随涟漪荡漾,令人浑然忘我,只觉已溶入了这天地之间。

  花灵俯在船舷边,手探入湖水中轻轻荡着,一圈圈水波将月影打散,一片片银白的碎片荡开,又聚在一起,花灵欢快的笑着:“弟弟,你也来啊!”

  君白正打算接口,空中已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哪来的妖孽,竟敢在这清净之地大声喧哗!”接着,一道白光划空击来,正指着戏水的花灵。

  “姐姐,小心啊!”君白眼见银光已逼至花灵身前,自己却阻挡不及,心中大惊。

  花灵身体一晃,纤手在船舷边一拍,顿时两根木藤从舷上拔起,迎着白光刺去。光藤相接,“哧”的一声轻响,白光一滞,木藤却迅速枯萎,花灵的身体倒飞了过来,君白连忙接住,问道:“姐姐,你没事吧?”

  “看这里妖气冲天,我还道是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大妖怪!哼,原来是还没成气候,不知天高地厚的花妖与鱼妖!”一个青衣道人出现在月光之中,手一招,白光又飞回了那道人手里,他又冷冷道:“你这小子与妖孽为伍,料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起去吧!”道人说完,手中玉尺飞出,在月光里一化二,二化四,最后漫天都是尺影,每一柄都隐隐带有风雷之声,一起打向小船,声势颇为浩大。

  君白怀里的花灵惊呼一声,双手连抖,几颗种子已握在手中,正待扔出。君白摇了摇头,反身将她放下,挡在了她身前。花灵在君白身后痴痴看着他的背影,竟觉得弟弟的身体竟是那样宽广,只要有他在身前,世间便再也无所畏惧。

  君白转回身抛出两张道符,一层土墙凭空出现在船周,玉尺打在土墙上就像是打上了棉花,陷进去一分便再也没了声息。君白遥空一指,土墙里冒出无数根尖刺打在玉尺上。众多尺影纷纷消去,露出了真身,且还在歪歪扭扭的向湖中跌去,那道人顿时着急起来,虚空一抓,想要将玉尺抓回手中,不料土墙里突然钻出一根又长又粗的尖刺,重重打在玉尺上,碰巧那道人又正全力回收,玉尺猛然加速,‘啪’的一声打在道人胸口。那道人忽经此击,身体向后倒飞几步,又见玉尺上出现了不少裂痕,满脸的愤恨之色,猛喷出一口鲜血,溅得青衣上一片殷红。

  君白散去土墙,踏前一步高声问道:“你为何袭击我们?”

  “君山的弟子,你竟与妖为友,不怕惹得天下道门群起而攻吗?”

  君山的弟子?君白一楞,他又怎与君山扯上了关系。

  “别想否认,天下修道者除了你们君山还有谁修符道!”

  君白仍是不解,干脆不去想它,继续问道:“为何袭击我们?”

  “天下妖,皆当诛!”

  这时花灵站了起来,君白忙扶住她,问:“姐姐,你可有事?”

  “姐姐!”那青衣道人狂笑起来,“你竟然认一个妖孽当姐姐,君山的门人都是这般特立独性的么!”

  君白眼中寒光一现,手中又捏上了几张符。那道人似乎也看到了,脸上一阵扭曲,恨恨道:“君山的弟子,莫看你今日势大,等那老不死的归天,我龙虎山定来抄了你老家!”话一说完,也不等君白响应,转身便向东飞去了……

  “他走了。”花灵见那道人离去,身子无力的晃动两下,眼里满是凄迷之色,轻道:“弟弟,我们走吧,离开洞庭湖,去找大哥。”

  君白见花灵一副失神的模样,往日神采如今却是半分也不见了,不由问道:“姐姐,你有心事?”

  “我们这些没多大本事的小妖怪谁没有一段伤心往事!”船边响起一阵水声,冒出一个人头,君白看去,原来是那海阔不知何时竟跳进了湖里去,见已没了危险这才爬上来。

  海阔接着说道:“我本来是岷江上游里一条鲤鱼,与我一起修炼的大多也是水族,经历数百年才修得了一些灵性,与那些朝夕相对的老伙伴们也都有了几分感情,平日里也总是称兄道弟的。

  随着时间推移,那些旧日兄弟们越来越少,不是什么得道成仙遨游九天,也不是化做人形去享受人生了,而是被那些自以为是的修行人给抓了去,也不知死活,反正都一去不回,杳无音信,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这许多年来,被抓走而又回来的只有一个。河中愿有一条金鲤,他全身金黄的鳞片在阳光照射下每一片都反射着七彩的光芒,他是我们当中最漂亮的一条鱼……唉!可祸也源于此。有一天,一个道士带着一个小男孩从河边经过,那男孩见他好看,便缠着那道士将他抓来。那道士说,走远路带着一条鱼不方便,反正只是为了好看,把鱼鳞留下玩耍就够了。当时我们听了,知道将有大难临头,慌忙四散逃去,可又怎能逃得掉!

  我们一起看着那道士抓着金鲤,长长的指甲在他身上抠着,一片片金鳞脱落,鲜红的血从他体内流出。那道士面容和蔼,一直在对着那小孩笑,血流在鳞片上,流到道士的手上,又流到河里,天地之间仿佛都是一片殷红!可那道士一直在笑,笑得很温和……我们看到他在拼命挣扎,他的嘴在不停张合,没有声音,可我们都能感受到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那道士走了,那小孩也走了。然后,他留了下来,身上光溜溜的,坑坑凹凹的皮肉被河水浸得惨白。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很大……

  我活了下来,老兄弟们也有几个活了下来,可我们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我不想死,每次河边有人来,我总是会躲到河底,可是我也想自由的无拘无束的活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已经过得太多了!听说在大江的尽头有无边无际的海,那里没有人,可以随心所欲的游荡,所以我要去海里,去海里!”

  听着海阔用他那沙哑低沉的声音讲述着不堪回首的往事,君白只觉得心中酸楚,自己的那点痛又算得了什么!身旁的花灵更是早已哭了起来。洞庭湖上明月依旧,千里风光旖ni无限,只是三人的心俱为哀伤笼罩,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去浏览这无边美景……

  “八百年前,太白山中,”花灵低低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那时候,我还是一朵兰花,身边长着一株人参。我所处的位置很好,四周灵气纷纷聚来,又不见有野兽前来捣乱,雨露适中,只过了不到三百年,我便化作了人形。

  我喜欢在清晨太阳初升的时候让百花盛开,踏着草尖,迎着晨风起舞。清澈的溪流映出我的舞姿,群鸟用清脆的歌喉为我伴唱,而那株人参总是转着他的头,追随我的身影旋动。

  又过了一百年,那株人参他也化做了人形。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叫我‘姐姐’。他身上带着自然淳朴的气息,他脸上挂着阳光般灿烂的微笑,从那以后我就多了一个弟弟……

  他说我是聚天地灵气所生,于是就叫我花灵;我说他是花朵旁边的一株小草,就说他是草根。每次叫他草根的时候,他就会象小孩子那样嘟起嘴,拉着我的手摇个不停,那时候的日子真的很美,很美……”

  花灵眼里透出的满是对昔日时光的缅怀,动人的神采在眼眉间闪动,但又立刻黯淡下来,声音也变得沉重了许多:“我与弟弟一直都在一起,也不想出山去,山中生活就已经能让我们很高兴了。这样无忧无虑的过了几百年,我们的日子发生了改变。一个道姑进了山中,她把我们都抓了起来……”

  花灵哭得更加大声了,黑色的面纱已被泪水浸透,贴在脸上随着面部的抽搐而抖动。君白伸出手去正想要宽慰她,却被花灵一把抓住,如同抓住了感情的寄托一般,扑进了君白怀里,断断续续的哽咽道:“那个道姑说,服用了千年人参炼的药可以青春长驻,便把弟弟活生生投进了丹炉,我听到弟弟还在炉里叫我,他在叫我姐姐!但我救不了他,救不了他!”花灵不再说话,只是哭个不停。

  君白看着怀里哭泣的花灵,他胸口已被眼泪打湿了一大片,再茫然的望向清冷的圆月,心中涌起无穷的感慨,上天的光辉又可曾真正不偏不倚的降临到了这世间每一个角落……

  良久,君白发出一声长叹:“海阔,走吧,去橘子洲,找大哥去!”

第二章 心动(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