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相聚(二)

    花灵眼见蝶妖即将逃离,忙摇起君白的手,急切的说着:“弟弟,把他留下来,别让他跑了!”

  “他逃不了的!”麒麟的声音从花灵身边传出,接着一道火焰飞出,在蝶妖周围织成了漫天火网。

  蝶妖正以为已成功逃脱,忽见眼前一片火海,转头看时却熊熊烈火,再也无路可逃,干脆停下大叫起来:“我跟你拼了!”随即嘴中吐出一根根亮白的丝线。君白正奇怪他使出了什么绝招,却见那丝线竟在他身边结成了一个茧,自己便躲了进去,仍由外面火势凶猛,他却呆在其中安然不动。

  麒麟见蝶妖这般动作,先是一怔,随后忍不住笑骂一句:“天下竟有这种笨妖怪!”又击出一条火柱,把茧完全裹在其中。

  片刻后,火中传来一阵微弱的叫声:“我是虎王的属下,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虎王!”麒麟又是一怔,收回火焰。蝶妖从火中掉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原先的茧已全部被烧做了灰烬,身上也是残破不堪。麒麟又问:“你说的虎王是谁?”

  蝶妖挣扎着爬起,伸出手指愤怒的指向麒麟“你……”但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已听到麒麟不满的哼了一声,手边浮起一层红雾,散发着逼人的火烫。他顿时向后退了一步,极不自然的收回手,却又猛然发觉失态,忙将胸膛一挺,高声道:“我阴荧乃是天上地下绝世无双英明神武的,咳,白虎手下!今日之辱大王必定会为我做主的!”

  麒麟看着蝶妖阴荧,目光呆滞,不敢置信的道:“白虎?他也配称王!”

  阴荧高昂起他那被烤得乌黑一片的头,傲然道:“正……呀!”阴荧话没来得及说完,忽然地底传来一道刺骨寒气,将全身血脉都几乎冻住了,寒气上冲,顷刻间,眉毛上已结了一层薄冰,这才发觉麒麟身后又出现了一名面容冷漠的男子。

  青龙平静的走到阴荧身前,抬起两根手指,指尖缓缓转出两支冰锥,其尖端正对着阴荧双眼探去。阴荧看那青龙的眼里不见有半分感情波动,身上却散着足以将他冻僵的寒气,冰尖在眼前晃动,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身体猛烈颤抖起来,上下颚牙齿撞击的声音响个不停。青龙冷冷说道:“白虎,我记得,不就是那只被巫人赶得没地方落脚的家伙,想不到你还敢把他拉出来吓唬我,很不错。”

  阴荧感到那冰尖似乎已碰上了自己眼皮,整个脑中完全陷于恐慌之中,忽然胯下一热,一股水流不受控制的冲了出来,顿时传出了浓厚的骚臭味……

  青龙嫌恶的别过头去,甩手将冰锥扔在一旁,走回麒麟身边,道:“龙王不出面,连白虎也敢称王了。”

  麒麟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这小猫竟然也敢称王,就不怕犯了龙王的忌讳吗?”

  青龙又问:“这只蝴蝶杀还是放?”麒麟不答,转头看向花灵。花灵已停止了哭泣,却仍靠在君白肩上,恨恨的望着阴荧。

  “妹子,你看该如何处置他!”

  阴荧似乎已从僵硬中苏醒,听到这边在商量如何处置他,连忙大声叫了起来:“各位神仙,饶小妖一命吧,我是一时胡涂,冒犯了各位神仙啊……”

  花灵见阴荧委顿的缩成一团,脸上被冻的苍青,裤子被尿湿了一大片,看上去既窝囊又可怜,心中一软,犹豫了一下后道:“放了他吧,也不一定非得要他死不可。”又转过头问君白:“弟弟,放了他,好吗?”

  君白不知为何姐姐会问自己,同时也还一直没弄明白蝶妖究竟做错了什么,既然姐姐已说了放人,便也表示赞同。

  麒麟正对阴荧站着,体内放出强大的气势笼住阴荧,沉声道:“蝴蝶,你不识尊卑,不辨强弱,就是把你烧做了一堆灰烬,白虎也不敢在我面前说半个不字!你回去告诉他,把你打成这样的是我——麒麟!滚!”

  “滚”字出口,阴荧顿时觉得一阵热风袭来,身边一片火烫,忙跌跌撞撞的爬向林中,再也不敢说出半句话来,只是脸上扭曲得厉害。

  “走吧,别为了这种不知好歹的东西生气!”

  ……

  又过了十几日,秋意渐浓,随风飘洒的落叶也多了起来,在一个小树林里,麒麟忽然停下道:“今天才九月初三,离约定的九月九万妖会还有几日,也不必赶得太急,坐下休息一阵!”

  四人一起围坐在一大树根旁,麒麟一抖手,现出了一个酒壶,四个酒杯,斟满酒每人一杯。君白手握酒杯,猛然想起还不知这酒杯是放在哪的,于是问道:“大哥,你是把这些东西放在何处的?看你身上也没地方能放得下啊。”

  麒麟举杯一饮而尽,笑问:“怎么,你还不会!”见君白一脸茫然,轻拍了几下额头,“我也是胡涂了,道门可没有这些东西!”随即挽起衣袖,只见手臂上有一片小小的红色鳞片,道:“你可看到了这鳞片!”

  君白点点头,麒麟又道:“佛门有一句话——纳须弥于芥子中,便是说的它了!其实就是将体内之气注入一物,使之其内成一小天地,倒也不难,我这就教你……”

  君白听了做法,恍然大悟,原来竟是如此简单,亏自己还一天背着白玉琴漫山的跑,当即便要尝试,又听麒麟道:“所用的对象需得有灵气才行,若是没灵气的可承受不住,最好是长年随身之物。”

  “灵气!”君白摒起眉头,随身之物哪有什么有灵气的东西,想来想去,忽然眼睛一亮,自己身上的毛不是跟了他许久么,拔一根下来就行!想到就做,君白身体一晃,一条毛茸茸的白尾巴出现身后,选了一阵,选中了一根最长最白的……

  “扑哧”,却是花灵先笑了出来“弟弟,你也真是……唉,把手伸过来,姐姐给你一件东西!”

  君白手伸过去,花灵从袖里摸出一片青叶,眼神一暗,却又立即平静下来,将青叶温柔的缚在君白腕上,轻道:“这是以前弟弟留下来的,现在也算是给了另一个弟弟了。”

  君白却没注意到花灵话里那无尽的感伤,他的注意力早已放在了这一件新奇事物上,迫不及待的输入道气,那片青叶微微闪着柔和的青光。君白感觉其中似乎出现了另一个空间,不太,却很稳定,当即欢叫一声,取下白玉琴便向其中塞去,玉琴毫无阻碍的进入叶中。君白心里叫了一句出来,玉琴又从叶中滑出,稳稳落在手里……如此不停反复着,最后欲把腰间长剑也放进去。这时麒麟忽然开口了“里边放些杂物倒是无妨,不过这防身之器还是贴身带着的好,须知遇袭时,差的就是这毫厘之间!”君白应了一声,有些扫兴的又将剑挂回了腰间,不过立刻又高兴了起来,丢出一张符,一阵风起,将他身体托在空中。君白又随手捞了几片落叶,也向青叶中放去……

  花灵与麒麟坐在地上,看着他高兴的样子都不禁莞尔一笑,只有青龙见他身为银狐,实力也与自己不相上下却毫无半点强者气度,眼中现出了几分鄙夷……

  “咦,不对!”麒麟忽然开口“兄弟,你为何要借道符之力飞天!这借外物之力最是不便,遇上有事时则失灵巧,不妥不妥!”

  君白缓缓飘落在地,不解的看着麒麟道:“可是我只会这个啊!”

  麒麟摇起头来:“那些个道士们虽修道有方,但毕竟活不了太长,对天地自然有哪有我们这些妖怪了解的透!我妖族借天地之气以成形,体内之气也与天地相通,若要飞翔,只需将体内气机外散,与天地灵气求得平衡即可,比这道术却是方便得多了!你来试试!”

  君白歪着头,思索了许久,却仍是弄不明白究竟如何与天地求得平衡,正苦恼之即,麒麟又道:“你只管将体内之气放出去就是,无须多想!”

  君白应了一声,闭上眼,体内道气缓缓流出,心中空明一片,有若明镜般映出了周遭变化——道气泄出,却始终围绕在体表,并不散开,只是静静流动,就象水流一样。君白身边道气渐浓,卷起一个个微小的旋涡,那旋涡又将天地间的灵气一起卷了进来。君白觉得灵气越来越浓,却并没有太大的压迫感,只是聚集在身边。

  麒麟感受着四周的灵气变化,微微点了点头,道:“现在控制住天地之灵气……以气为臂,以气为足……一切俱在你心念一转之间!”

  君白照着麒麟所说以体内之气带动体外之气,心中想着飞翔,只觉身体悄然上浮,平稳异常。君白睁开眼,发现自己已飘在半空,一抬手,却没有任何阻力,动脚亦然,顿觉天地灵气的运用确与符术不同——符法中的飞翔是召一道风来托着自己上升,若想在空中移动的确不够方便;而这天地灵气却像是一条纽带,将自己和世间万物拴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出彼此,心念所至,灵气当真是如臂使指,好用到了极点!

  君白自如写意的飘荡在林中,前方有一片树叶,他伸出手去轻轻一点,树叶只微微一颤,君白却向后倒滑了出去,滑到了麒麟与花灵身边转起圈来。

  “哼!”青龙一声冷哼,鼻中激出一股寒气,手中杯里的酒顿时凝成了冰块。同时麒麟也笑了起来,恰好将他的哼声掩了下去:“不愧是银狐,才这么短的时间就学会了,其实利用天地灵气飞行、攻击或是防御,都是一个道理,你用得多了也就明白了!”一旁青龙低过头去,那张冷漠的脸上竟显露出了些不屑与不满之色,随即扬起头,高举酒杯,却掉了一个冰块,青龙也不在意究竟是酒还是冰,直接咬在嘴里,发出嘎嘣的声音……

  ……

  又过了几日,君白对天地灵气的运用愈发熟练,他总是爱飘在花灵身边,每当花灵想要抓到他时,他便轻轻荡开,然后又在花灵假做生气的时候前去认错,一路上俱都是欢声笑语。

  “弟弟,我们来比赛好不好?”

  君白本是如落叶一般飘飞在花灵两侧,听了这话后,停在她身前,满脸的疑惑。

  花灵手指向身边的一棵树道:“弟弟,你看着!”君白点点头,然后他看见花灵向那树直直走了过去,她的身子竟隐没在了树里!君白忙扑到树边,手摸着树干,急急的叫了起来:“姐姐,你在哪啊!”

  一阵笑声从君白身后传来,君白转过头,却发现花灵已站在了另一棵树旁,又急匆匆飞过去,抓起花灵的手,凑近仔细看了一阵才确认这真是姐姐,问道:“姐姐,你是怎么做的啊?”

  花灵的手被君白牢牢抓着,几次想抽出来却都没能办到,君白又仔细打量着她,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剧烈跳动,猛然抽回手,深呼吸几次才稍微缓和下来,见君白还仍是一副追问到底的表情,一点也不关心她,心里竟是一酸,却又立刻一惊,心中自问:这究竟是怎么了?

  “姐姐,你是怎么做的啊?”君白见花灵半晌不语,又追问了一次。

  花灵强压下心中的情绪,道:“弟弟,姐姐是天生木性,刚才用的是木遁!”

  君白猛的伸手抓去花灵衣袖,叫了起来:“姐姐,我也要学,快教我!”

  花灵眼里现出几分难色,迟疑道:“这个,好象是只能属木者所学的……”见君白撅起了嘴,满脸的不高兴,花灵心中忽然痛了起来,刚才那许多情绪顿时抛到了天外,安慰他道:“弟弟,你学不成木遁,可你还能飞啊!刚才姐姐说比试,就是你用飞的,我用遁术,看谁先到那边的山岗上,好不好?”

  君白顺着花灵所指处望去,一里地外有个不足十丈高的小山包,路上长满了树,又见花灵眼中流露着认真的神色,玩心顿时被逗了起来,鼓掌道:“好啊好啊!”

  君白飘在树林上方,花灵的身影在林中闪现,却始终是领先了他几步。眼看花灵就要到目标了,可自己怎么也追不上,君白心里一急,再也顾不得什么天地灵气还是符道,体内道气加速催发,同时抛出了一张风符!符刚一出手,君白便已感觉发生到了巨大的变化,原本他身体周围已聚集了许多天地灵气,可瞬间全都转到了符上去,四周的灵气还源源不断的涌来,而且那张符就如同一个永远也吃不饱的无底洞般,贪婪的吞噬着灵气,一个浓到极点的灵气球在中心处聚集成型!君白呆呆的停在空中,看着这一切变化,他察觉到了危险,太强了,那个灵气球实在是太强了!

  “弟弟,我赢了!”花灵已到达了山岗上,高兴的招起手来。

第三章 相聚(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