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妖聚(五)

    鲜血溅得白马满身都是,他痴痴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红马,再举手在脸上摸了一把,放在眼前,全是血!“你干什么!”他冲着那花影怒吼着。

  花影停下身形,众妖这才看清他的模样,那是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男孩,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吊在耳边晃晃悠悠的,他有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粉嫩的小脸上红扑扑的,还带着天真的笑容.他身穿着黄褐相间的皮衣,手上不见有半点血迹,可那倒在地上的红马又分明是他所为!

  众妖看看红马的尸体,再看看小男孩那无邪的双眼,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孩是个魔头!“陪俺兄弟命来!”白马大叫着冲向小孩.小孩不屑的瞟他一眼,转头对麒麟道:“大哥,我没来晚吧!”说话间他的手微微一抬,一条白链飞出,套在白马脖子上。白马只觉得自己颈边围上了一圈细细的刀刃,一动便会身首异处,大惊之下忙刹住脚步。一头冷汗滚滚而出,可他却分毫也不敢动……

  麒麟有些无奈的看着小男孩道:“两岁,你倒也没来晚,不过,还是把他放了吧,反正就他也伤不了你的!”

  “哦,知道了!”两岁手一挥收回白链,又对白马道:“你有没长脑袋啊?他早就不是妖了,现在不过是个怪物而已,死了怕还要高兴些!”他头一转,又看到了君白,眼睛猛的一亮,像是发现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兴冲冲的跑过去抓起君白的手,把头埋在君白怀里,羡慕的道:“哥哥好漂亮啊,皮肤也这么好,我还没见过有哪个姐姐比哥哥更漂亮的了!哥哥,我叫两岁,是一只小金钱豹,你也叫我两岁好不好?”君白听两岁将自己和女子相比,心中觉得有些苦涩,又见着他童稚的小脸上没有半分恶意,知他所言纯属发自内心,却是哭笑不得……

  白马步履艰难的上前抱起红马的头,看到他的眼睛竟已合上了,脸上平静异常,不见有半分痛苦,又觉得两岁所说也还是有几分道理,可心中郁结却是无法散开。想当年他们二人白天争斗,晚上又一起痛饮烈酒,同歌同狂,俨然一对亲兄弟般,可今日一见便成死别,情何以堪,心何以安,或许天地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吧!“老秃驴,俺要你给兄弟偿命!”白马抱着红马向洞外冲去,状甚疯狂,正是要去找那不嗔和尚拼命!

  小妖们见着白马冲来,都纷纷让开了一条路,他们一个个面有戚容,却是心与同悲!眼看白马已到了洞口,两岁忽然转头道:“要是你去找那和尚,那和尚就有两匹马骑了!放心,那和尚早就被我宰了,要不是大哥阻拦我,连这红马我也一起宰了!”白马听了两岁的话顿时只觉得心中空了一般,仇人已死,兄弟已逝,又该做什么!又能做什么!他猛然跪下,低下头,埋在红马的头颅上,双手紧抱,肩头不住耸动!他在流泪,泪水混入血中随即不见,没有哭声,身为平原上万马之王的骄傲不允许他失去所有尊严,可这无声的长恸比什么痛哭哀号都更加能撼动人心!洞中其它的妖怪都呆住了,他们甚至不敢触碰一下白马的身体,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明天遭难的是谁?谁知道……

  白虎猛一振臂,大喝道:“麒麟,你既有这般能力,那我们何不一起去将那些道士和尚全部杀光,以慰我妖族冤魂!”洞中小妖一起随之鼓噪起来,群情激愤中,老龟也踏前一步,动情的道:“麒麟,只要你能灭佛平道,我老王八这条老命就算是卖给你了!”肖定也道:“麒麟,我还是不服你,可我相信,凭我几人之力,荡平天下有何难事!”“杀光他们!杀光他们!”一时间,洞中喊杀之声不绝于耳,就连总是一副冷面孔的青龙也满脸的激动,君白也只觉得胸中热血沸腾,心里有一股火焰正随着热烈气氛不断旺盛起来!

  “幼稚!”“荒谬!”“无知!”麒麟口中冷冷吐出三个词,措辞一个比一个激烈,一个比一个有力。场中气氛顿时冷了下来,所有妖怪都一起呆看着麒麟!

  “若是道佛两门有你们所说的那么窝囊,我早就把他们灭了,还用得着找你们,还用得着去找那有深仇大恨的巫门!”麒麟的目光扫视一周,众妖无不呆呆等着他说出下面的话。

  “五十年前,我也是和你们一样的心理,以为凭我一人之力即可扫平天下,可我错了!错得离谱!那一天,我在追杀一个道士,那道士却向洞庭湖逃去。我追了下去,追进了洞庭湖,可一个老道士出现,他问我要做什么,我不理他,想把他也一起杀了,可是你们谁知道结局?谁知道……”

  “最后怎么了?”一个小妖急切的问,另外的妖怪也抱着同样期待的心理等着麒麟的下文。

  “十剑,仅仅是十剑,我输了,输得惨不堪言!我想逃,可那道士一张符扔出,顿时天地俱变,我竟连逃也无处可逃!那道士没有杀我,他与我约法三章,最重要的一条便是,在他有生之年,我永远不得对修道人出手……”

  众妖齐齐退了一步,麒麟的强大便已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本以为他便是天下无敌,可竟还有这般厉害的道士!

  “你说的可当真?”白虎有些不敢相信麒麟所说的话!

  麒麟并不回答,继续说着:“后来我多方打听,才知道那道士竟然活了四百年了,四百多岁的道士……从那以后我从来去过洞庭湖,甚至绝不在洞庭湖边经过……”

  君白这才明白当日在船上麒麟不准自己去洞庭湖的缘故,忽然,他心中一转:四百年!那不是和依茹一个时代的么!

  麒麟的话还没有完,“三十年前,我路经九华山,当时有些无聊,便想在山中转转,那时是黑夜,我转来转去,最后竟转得不知身在何处,等到天亮时,我发现我竟然围着一棵松树转了一个晚上,后来,我听说九华山中住着一位神尼,白日里均可前瞻,夜间贸然前去者必定无功而返……”

  “一道一佛,均有高深莫测之人,不过平日里总是不显山不露水罢了。现在再想起当日的狂妄,着实有些幼稚!你们全部合在一起也未必是我的对手,可就算是我们全部合在一起也未必是洞庭湖那老道士的对手,也未必上得了九华山半步,更别提他们还有那许多的徒子徒孙了……”

  “道佛两门均有数不尽的宗法典籍,有前人之路可循,有师门长辈指引;巫门有诡异莫测的密法传承;可我妖族除了活得久些还有什么!他们百年修行就抵得我辈求索千载,活过百年的更是可怕,而我妖族又找得出几个千年老妖!他们天下到处都是观宇,有千万门人,人人皆可作战,可我妖族又有多少?今日所来之数不过三千余,便占了大半了……”

  众妖脸上神采黯淡,麒麟所说句句在理,有心反驳却又不知从何处驳起,他们心中都是一片迷茫,前途究竟在何方……

  “麒麟,那你说我们又该怎么做?”老龟看得出来,麒麟所说句句属实,可一想起当年惨死在黄河中的水族子孙便怎么也接受不了与巫门合作的事。他将恳求的目光投向麒麟,希望麒麟能改变主意,同时拿出一个更好的办法来。

  麒麟无奈的摇摇头,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当真不行么?”

  “我也不想,可是你看看,这洞中有几个是修为千年以上的,不过寥寥数人罢了……以这种实力挑战道佛无异于痴人说梦,可若是再这般下去,恐怕不需多少年,我妖族便要灭亡了!仇恨与生存究竟什么更重?我不为别的,只为我族还能有一片明朗的天空,一块可以落足的土地……”麒麟的话里满是悲哀与无奈。压抑的气氛笼罩着洞穴,洞中小妖们一起低下头,他们不知道千年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他们却有些明白了——妖族不知道是否还会有明天……

  众妖沉没良久,忽然白虎打破了寂静:“麒麟,那巫门就可信么?要知道我们可是千年世仇,没有他们,盈儿便不会离去,没有我们,现在中原还是他们的天下,你就不怕他们反咬一口吗?”

  “巫门怎么也要比道佛两家好,至少他们不会说‘天下妖,皆当诛’!前些天,我去了一次苗疆,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

  “我看到当年高傲骄横的巫人已经没有了,他们都变做了苗民,而所有的苗民都是巫人。他们衣不蔽体,他们吃着粗粮,他们向往中原,他们还没有忘记祖先的辉煌!可是,单靠自己,他们做不到的,他们强大,每一个人都是猎手,都会巫术,他们和道佛两门中的任何一门相比都差不了多少!可是自隋以来,佛道都是铁板一块,他们没有任何机会,没有谁能帮助他们,除了妖!没有了妖,他们也就没了希望,因此,不必担心他们会背弃约定!”

  “麒麟,我不明白,按你所说,道佛两门强大如斯,巫人就算能顶得一方,那剩下的我们妖族能解决吗?”白虎再次提出了疑问。

  “不能!”麒麟斩钉截铁的说道。众妖们一下便乱了起来,肖定面色不善的质问:“麒麟,你是在耍我们吗?”

  麒麟白了肖定一眼,反问:“可是我说过要要硬拼佛道吗!”

  “那又怎么做?”

  “人,很奇怪的生灵,他们伟大而又卑劣,他们公正而又自私,他们清高而又贪婪,他们团结一致而又矛盾重重,他们富有创造力而又充满毁灭倾向;行为最刚正的人也喜欢听阿谀奉承,心胸最宽广的人也会臆想猜忌!现在的佛道是一块砖头,是一块铁板,但,不代表一直都是这样!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在砖头中砸出裂痕,在铁板上打出缝隙,然后,人的天性会让他们自己陷入混乱,毁灭!”

  众妖全都静静听着麒麟对人的描述,其中一些与人有过接触的妖怪都暗暗在心中说了一句:好!

  有性急的妖怪已经先叫了出来:“我们具体该怎么做?”

  麒麟看着众妖们情绪已经完全被调动了起来,脸上浮起一丝微笑,一字一顿的道:“挑拨离间!”

  “挑拨离间?”

  “没错,挑拨离间!人,最会做的事情就是内斗,一件小到极点的事也可能成为他们死战的原因。人有完善的知识传承体系,他们称之为‘师’,两个小道士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很有可能是:师傅的师叔的师兄的师侄的……徒弟,听明白了吗?”

  众妖同时摇起头来,这太深奥了!就连君白这样从小和人一起长大的妖怪也理不清其中的关系……

  麒麟看着众妖满脸的迷茫,哈哈大笑起来,他觉得此刻算得上这许多年来第二开心的时候了,初见君白是他最开心的时候,可是妖族面临的严峻形势却压得他笑不出来,现在,仿佛一切都已经解决了一般,他终于安心的笑了出来!

  众妖又一起盯着麒麟,不知他是为何发笑,麒麟停下笑声,接着说道:“我们不用去动什么大人物,我们只需要杀掉一个小道士或是小和尚,然后把尸体布置成被另一方所杀就行,然后我们放出谣言,说什么什么时候,哪个道士正在和哪个和尚打架。人的好奇心和臆想能力会帮助我们把事情弄大,不管死的是道士还是和尚,他的师傅肯定会来找回公道。然后,就是师傅的师傅,师叔师侄师弟师兄师祖太师祖……我们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推上一把就够了!”

  众妖听了麒麟的计划,的确能引起道佛两门内乱,顿时一个个眉飞色舞,喜气洋洋,似乎成功之日就在眼前,只有老龟皱起了眉头。麒麟有些奇怪的问:“乌龟,还有什么不妥吗?”

  “麒麟,这是个好办法,可要万一被道佛两门识破了,那我妖族不是成了众矢之的,他们必定倾巢而出,若真是那样,只怕我妖族覆灭得还要快些了!”君白听了麒麟的想法,觉得的确如此,当年天机也就是为了个道门第一宗师的虚名而杀清远,结果弄得两败俱伤,可听了老龟的话,又觉得老龟说的颇有道理,想了许久,却始终想不出个补救的办法。周围的小妖想得可不象君白这么多,他们只是看着麒麟,还有许多根本就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只要行动小心,哪里会有被识破的可能!

  麒麟含笑摇头,道:“不必担心,我找巫门联手就是为了这事,若是行动出了差错,巫门自会不惜代价向中原腹地进军,以引开道佛两门的注意。我们要做的就是造出一个旋涡,把道佛两门的精英都吸进来,让他们在旋涡中沉沦……”

  君白这时再也找不出麒麟计划里的半点疏漏,终于放下心来!老龟却叹了口气,想不到最后还是要和巫门联手……

  “谁还有意见,若是没有那就这么定了!”这次再也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肖定还笑道:“这个办法合我的意,我听你的!”

  麒麟点头道:“好,那现在就开始分工吧!你们,去……你们……”

  ……

  分工完毕之后,麒麟来到君白面前,面目凝重的看着他。君白有些不解,莫非大哥找自己有事,当下他便问道:“大哥,你可有事要对我说吗?”

  “兄弟,大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做!”

  “什么事啊?”

  “我们当中只有你会道术,为保万无一失,取和尚的命这件事只能由你来做了。”

  麒麟话一出口,站在君白身边的花灵心里猛的跳了一下,她一路都看着的,这个弟弟一副小孩心性,可从来就没见他杀过生,不久前他还被那条弱小的黑狗逼成了那样,现在要他去杀人这不是难为他吗!果然,君白听了麒麟的话也是一怔,呆呆的问:“大哥,你是要我去杀人吗?”

  麒麟有些不自在的搓了搓手,难为情的道:“这个,的确是缺……唉,兄弟,你要是觉得不好就算了吧!”

  君白不想杀人,刚才白虎杀四阴荧时那恶心的场面让他想吐,他不希望自己的手上沾上血腥,他不希望自己夜半三更被冤魂的哭泣声惊醒!可是君白看着麒麟,只觉得他尴尬的表情中透露的是尽量不让自己为难的心情,一双眼里尽是对自己的关怀,想起大哥与自己不是亲兄弟,而一言一行之中,却胜似亲兄弟,他又怎能推辞!又想起那生死一线间的妖族,那抱着好友头颅痛哭的白马,他又怎能推辞!

  君白心中矛盾异常,他转头看向花灵,希望能从姐姐那得来一些帮助,可她对自己仍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什么也得不到!他失望的转回头,又对上麒麟关切的目光,如姐姐的冷漠截然相反,君白心中热了起来,一股暖流似乎要出眼中奔出……

  君白终于点下了头!

  就是这一点头,道佛妖巫百年之争也随着拉开了序幕……

第四章 妖聚(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