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狰狞

    深秋将至,寒意日浓,武夷山中一片金黄。

  空行走在山间小道上,瑟瑟秋风吹过,刮过他光秃秃的头顶,又从他的衣领里灌了进去。他只觉得身上立刻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忙缩了缩头,将衣服裹紧,嘴里骂骂咧咧的,想他空行也算是德化寺这一辈里出类拔萃的人物,平日里无论师兄还是师弟,见着自己都得恭恭敬敬的,就是师门长辈也从未呵斥过他,可这次,自己定是吃了猪油蒙里心,竟胡涂的要求出外游历,又好死不死的闯进了武夷山来,行走几日不曾见得一户人家,连顿饱饭也吃不上!可怜,可怜啊!

  似乎有些饿了,空行靠着一棵大树坐下,从怀里掏出一个步包,打开包,其中有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似乎是干粮。他拿起那块东西,盯着看了半晌,心中犹豫不决,不知究竟能不能吃。又过了许久,他把心一横,脸上现出视死如归的表情,将干粮向嘴中塞去,刚咬了两口,便将那团黑东西一把扔开,口中不停呸着。“这也能算人吃的东西吗!就连最差的粗糠也比这好,要是早知道兔子肉是这么难吃的,昨天又何必超度它,还费了那许多精力才烤成这样!” 空行心中思绪潮水般翻腾不休,还是在寺里好啊,寺边那方圆几百里都是佛田,佃户们每年按时交租,那一年交的就够全寺僧人吃上十年有多了,还不用自己动手,只要等着烧火僧端上来便成,可今天,多半是要挨饿了!

  又过片刻,空行觉得更加饿了,他叹了口气,上前捡起兔肉,可怎么看那都不象兔肉,倒像是寺里烧火作饭用的黑炭……

  饿就饿吧,空行再次丢开兔肉,感叹着,还是狗肉好啊,记得上次伙同几个师兄弟在寺外烤的狗肉,那真是又肥有嫩,油水十足啊,想着想着就连流出了许多口水都不自知。“莫非是佛祖知道我偷吃荤腥,罚我前来受苦的!” 他心中忽然跳出一个念头,随即他又自我安慰着:“不会不会,佛祖日理万机,怎会管我这种小事,再说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更何况我滴酒不沾,也算是守戒了!”

  “咕” 肚子饿得有些难受了,空行愈加烦闷,他站起身走了两步,觉得眼前那树越看越不顺眼,一脚踢去,脚尖竟毫不费力的陷入树中,接着,大树被从中直直剖成两半,一左一右倒在地上,漫天的树叶在烟尘中飞舞。空行这才觉得心中烦闷稍去,他看了看地上的树,被打成这样定是活不了的;再看了看天空,没发现有佛祖将要降罪与他的痕迹,心中又想,连吃狗肉佛祖都不怪罪,一棵树又算得了什么!不过他还是做出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合什道:“树啊树,你活在世间要受风吹雨打,实在是不好过贫僧今日便帮你解脱了,所有罪行由贫僧一人担当,反正昨日也已超度了一只兔子,也不多你这一个了,愿你早日去投胎吧……”念完后他又加了一句,投胎做狗最好!

  妖气!一股浓烈的妖气出现在空行感知范围中,他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有妖怪!主持曾说二十年后便将位置传给他,若是修行中得能斩妖除魔,捍卫人间正道那时间还可提前,而眼前便有一个大好机会,除了这妖那便是立了一大功,说不定十年后就能接任主持之位了,天大的好事啊。他想到这里,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激动,拨腿飞奔,定要将这妖怪除了。

  空行已经看到那妖怪了,他一眼便分出了虚实,是一个狼妖,并且定不是自己的对手,当下大喜过望,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小小的金秆,口中念着咒语,金秆随之涨大,转眼已有手臂粗细!狼妖似乎也听到咒语声,转头看着他,却没有一点要逃跑的意思,就那么怔怔的看着,且那嘴角还流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

  这狼妖定是被吓傻了,空行也顾不得想其它的,抛出金秆,金秆在空中旋转着落下,秆身上还金光四射,可那狼妖依旧是不躲不闪,看着那金秆就是看玩具般。

  金秆已经落在了狼妖头顶上,空行已经能想象到下一刻狼妖被打成肉浆的样子,他心想,要是天下妖怪都象这狼妖多好,那他便见一个打一个,只怕修行结束,德化寺主持就是自己了!

  眼看着金秆就要砸上狼妖,忽然半空中伸出一只大手,将金秆牢牢抓在手中!空行睁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新冒出来的妖怪。这个妖怪一脸的凶悍之气,满身横肉,膀大腰远,金秆在他手里将像是一根稻草,他随手拧了几下,那金秆已经变成了一团麻花!

  狼妖微一欠身:道:“虎王,看来我妖族运道还不错,才一出来就逮住个死鬼!”原来那新出现妖怪的就是才把事情商量妥当的白虎了。

  白虎咧嘴笑了起来:“嗯,的确不错,这是个好兆头!”随后又高呼道:“小的们,生意开张了,都出来吧!”

  空行刚才见白虎将他武器金秆几下便弄成那样,一时间被震住了,现在缓过气来,只觉得身体不停发抖,转身便想跑!可他转过身去,却又呆住了,身后密密麻麻的站了一堆妖怪,早已把他的去路完全封死,顿时,他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祸事大了……

  又是一个小孩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空行心中竟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看来黄泉路上是不会寂寞了,至少还有这个小孩陪着!可出乎他意料,那小孩径直跑到白虎身边,奶声奶气的叫着:“老虎,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给我,我要玩!”

  白虎将麻花状的金秆随意的丢给小孩,笑道:“两岁,这可不是什么玩具,这是那个和尚用来敲人的东西!”

  那被称做两岁的小孩接过金秆,疑惑的问:“这也能敲人?”他又弄了几下,将金秆弄回原样,再搓了两下,金秆又变成了一头大一头小的样子,活脱脱一个金瓜锤!两岁舞弄着金瓜锤,高兴的叫着:“你看,这才能敲人!我这就敲给你看!”两岁言罢,便提着那锤一步步走向空行……

  空行这才明白他闯进了妖怪窝,连个几岁的小孩都是妖怪,黄泉路上是没人陪他了……

  两岁在空行身边转着,锤子还不停比划,似乎要找个最合适的地方下手。空行看着两岁邪气的面孔,开始时害怕的全身发抖,可到了后来,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两条腿如有千钧重,再也维持不了站立的姿势,瘫软的坐到了地上……

  “两岁,可别真把他打死了,麒麟还有用处的!”

  两岁一脸坏笑的道:“我只是想吓吓他,不会这么早打死他的!”

  空行听到两岁说不会这么早打死他,立刻觉得头晕目眩起来,看来今天是难免一死了,只不知道还要受多少活罪……

  又是一群妖怪走了过来,当头的是麒麟,君白与花灵等一起跟在他身后。空行见到君白时,所有的烦恼竟一起抛了开,人间竟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那只应当出现在传说中的容貌只一瞬间便吸引了他的全部心神……

  “你在看什么!”君白不悦的斥道。空行一惊,又意识到自己正处在群妖环视之中,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一颗又立刻落到了谷底,他开始痛骂起主持,为什么要同意让他出来修行,以至于落得今日地步,世上的美食他还没有尝过,人间的权力他也未曾握入手中,就连这样的美女他也不能多看几眼,不知道她是否也是妖怪,可惜了……

  不对!妖身上怎么会有如此浓厚的道气,空行在君白身上没有找出妖的痕迹,那纯正不掺一点杂质的道气怎可能在妖身上出现。他的心又活络了起来,看她修为不知比自己强了多少倍,说不定这些妖怪都是她的手下败将,这下有救了,回了佛寺里就说自己如何奋勇突破众妖重围,多半还能得到嘉奖,等做了主持便也学前几任那样金屋藏娇,若是这仙子能和自己一起那就再好不过了!想到这里,空行只觉得身上又充满了力量,他连滚带爬的到了君白身边,一把抱住君白的腿,声嘶力竭的哭叫着:“仙子救我,救我啊!小僧平日里吃斋念佛,一心向善,从不曾伤害生灵,若得仙子救我脱困,小僧定当以身相许……” 他一边抹着眼睛,一边抬起头,忐忑不安的看向君白,却见到了君白凸起的喉结,惊愕之余还有些恶心,刚才自己竟对一个男人想这些,该死的人妖!不过性命悠关,他急忙改过口来:“神仙救命,神仙救命!小僧是德化寺下任主持,不想今日被这些妖怪围住了,神仙若能救我,鄙寺百余僧众定当为神仙日日祷告……”

  君白刚才卒不及防被空行抱住,连挣了几下也能甩得开,他哭丧着脸看向麒麟,却见麒麟正双眼放光的看着空行。“你说你是德化寺下任主持,此话可当真?”麒麟全然不顾君白求救的目光,只是激动的对空行说着。

  “德化寺下任主持!麒麟,这是天佑我族啊!”老龟也带着一大群水族妖怪慢吞吞的跺了过来。

  “狐狸哥哥,这个笨蛋和尚还说你是神仙啊!”两岁抓着君白的手,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着。空行听说君白是狐狸,又看到他那绝世容光,倒也真有几分像是狐狸精转世,片刻前他还觉得自己有一线生机,可现在就连这一线生机也没了,一双手渐渐松开,心中白茫茫一片,把什么都忘却了。两岁嫌恶的向空行踢了一脚,他的身体便顺势倒了下去,死狗一般躺在地上。

  “老龟,你说该怎么处理他?”麒麟平淡的话语里却隐含着丝丝兴奋之情。

  老龟微闭上双眼,陷入沉思中,片刻后,他睁开眼,缓缓道:“依我之见,当由狐狸小兄弟动手,然后将他的尸体扔到一个僻静些的地方,布置些痕迹,再找些人手散布谣言,让他的师门找到他的尸体,以那些老头子的功底,定能发现他是死于道术,后面的事就不用我们头疼了……”

  “嗯,我也是这般想的,武夷山边就是泉州,现在把他杀了,等下扔在山边就行。”麒麟言毕又对君白道:“兄弟,看你的了!”

  “现在吗?”君白看着委顿在地的空行,实在是无法把他和麒麟口中那些视妖命如草芥的恶人联系到一起。

  麒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君白再看看空行,这个和尚都已经被吓傻了,嘴无意识的张着,口水从嘴中溢出,挂在下巴上,一副痴呆的模样,怎么看都是无害的类型,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大哥,这和尚不像是坏人啊!”

  君白此话一出,麒麟立刻皱起了眉头,刚想要说话,狼妖已经不以为然的叫了起来:“话可不能这样说!”狼妖走到空行身边用力踹了几脚,继续说道:“刚才这小子二话不说就放东西来打我,要不是虎王在身边,说不准我就真给他害了,也不知道他以前残害了我们多少族人!”

  麒麟挥手示意狼妖退下,狼妖又在空行身上猛踢几脚才忿忿的走开。麒麟道:“兄弟,若不是事关妖族存亡,这种小角色我也是不屑理他的,更不会让他脏了你的手,先不说他好坏,我族那些惨死者可又有几个对他们有所防碍的?再说,刚才小狼的话你也听到的,妖的一条命和他的一条命又有何区别,说他是死有余辜也不为过了!”

  君白看到麒麟面上表情诚挚中又带有几分恳求,这一番话说的也合情合理,再看狼妖,他正不满的盯着自己,多半也是为自己迟迟不动手的缘故了,可君白对空行怎么也起不了杀机,他们之间无怨无仇,甚至今日之前还从没有见过面。妖的命是命,可是空行的命还不是一条命,都是有血有肉,有哀有乐的生灵,他怎么下得了手……

  麒麟见君白始终狠不下心,又道:“兄弟,你看看周围这些族人,他们现在都还活着,可若是再这样下去,又有谁知道千年以后还会多少残留下来,就算活着恐怕也都是终日惶惶不得安宁,那红马的悲剧不知又要上演多少次……我知道你不愿杀生,可道佛势大,不用此法我族又怎能觅得一条活路,我们行动越早族人便留下几个,动手吧,兄弟!”

  听着麒麟发自肺腑的话语,君白知道他再也无法推辞,掏出一符,道气流转,符上现出繁复而又暗合天理的纹路,可他一想起这符抛出便将有一个生灵活生生消逝在自己手中,却始终是狠不下心来……

  君白的心在颤抖,那道符如同一块巨石般压得他喘不气来,他知道,这符应该抛出去,可他的手却不听指挥,只是不住的抖动着。那周围的灵气不断的向符上聚集,不多时,那张符已开始闪着黄光,再也不复纸的柔软,而是象一张玉般坚硬!

  就在君白犹豫不决时,空行忽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眼中流露出的是野兽般的光芒,口中吐出含混不清的词语,他跳到君白面前,伸出双手狠狠掐着了君白的脖颈!

  空行的脸与君白的脸几乎贴到了一起,君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脸扭曲得已不象一张人脸,倒像是地狱中冒出的恶魔,他口中的词语似乎是“陪葬”!君白奋力挣扎着,可那双手却象一对紧铐着的铁钳,怎么也摆脱不了。

  见到君白有险,花灵再也保持不了那冷漠的外表,她袖底飞出两根长藤绑在空行腰间,随即全力后拉,可空行已经被拉的身体悬空仍不放手;麒麟上前一拳击在空行背上,空行口中鲜血狂喷,喷得君白满脸满身都是,可他的手却掐得更紧了!

  两岁也赶到了君白身边,他手指一弹,五根尺长的利爪从指尖伸出,扬手便要砍短空行双臂,可这时,空行小腹处“嘭”的一声闷响,君白手中的符炸裂开来!一阵耀眼的黄光过后,他前胸后背已被一个洞贯穿,随即一股血箭从洞中喷出。空行双手无力的缓缓滑下,身体斜倚着君白。两岁好奇的一拨,空行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仰面向天,眼睛圆睁着,其中满是惊恐与不信……

  “兄弟,你没事吧!”君白那沾满血的身体摇摇欲坠,麒麟忙上前扶着,关切的问。

  君白神色木然,不言不语,麒麟又急切的问道:“兄弟,你怎么了?”

  “哇——”君白忽然弯下腰大吐特吐起来,看那样子不把肚子吐空是停不下来的了。

  青龙一直在冷眼旁观,直到君白开始吐的时候他才摇起头来,随手一招,一泓冰水出现在君白头顶,对着君白当头浇下,洗去了他身上的鲜血,也冲走了地上的污渍,只是君白被这凉气一激,吐得更厉害了……

第五章 狰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