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道法

    不知何时,雨停了下来,罩在头顶的薄雾也散了开来,正是月满中天,银光如雪,淡淡清辉洒在谷中,明净的天空里见不着半点灰尘,润湿的地面散发出阵阵泥土清香,君白趴在冰凉的地上,仰头望月,却是把满腔哀思投入了那清幽深邃的夜空。

  时光静静淌过,君白心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也不愿再想。月光笼着君白,微风拂过,草低头,树轻摇,斑驳月影随之晃动,一切都是如此宁静和谐,君白渐渐畅开了心胸,无限的悲伤随风飘散,沉寂在心底的郁结一点一点化去。

  一股热流又从小腹中涌出,在全身流动起来,周而复始,往返不休,君白却仍是在物我两忘中,丝毫没有察觉自己体外现出了幽幽蓝光,正好与明月辉光呼应,银蓝相接,融合在一起,又吸入体内,腹中两颗小点便在这呼吸之中成长起来……

  月落日升,山谷又重被薄舞罩住,君白从沉思中醒来,却惊奇的发现身体轻盈了许多,看得更远,听得更清楚,周围事物俱都活过来了一般,又如同自己与自然溶为一体,不禁心中一动,忆起当年清远曾说道便是清静无为,清静非指环境而是指的心境,无为也不是要什么都不做,而是要在做之时无所挂念,自己便是入了道么!

  君白兴奋的跑起来,又立刻停下,他看见了潭中的依茹,眼中光芒一黯,却又甩开了这种念头:“或许他们能永远在一起,就已经满足了吧!”

  山中不知岁月,君白饿了便吃些水果,渴了便喝些潭水,累了就躺在潭边看着依茹没有分毫变化的容颜,无聊了就在花草树木中跑上几圈跳上几跳,每逢云开雾散便吸收些日月精华,日子倒也过得轻松写意。

  又是一日,君白站在一棵树上,看着山腰云雾缭绕,谷中花草繁茂,不由心生感慨:“这世间却是真是奇妙,谁又能想到这云雾下还有一片如此美好的地方。”顺便又将旁边还挂在树枝上的水果咬了一口,然后就在树上躺下眯着眼休息起来。

  一觉醒来,君白又想:“为何会有这般奇观,这世间又是怎样来的!”苦思半刻不得起解,干脆抛之脑后,继续在谷中晃荡起来。

  忽然,一道灵光自脑中闪过,君白停下脚步,“清远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万物则是由三所生,这三又是什么?”君白就地躺下,思索不停。

  “天地之袭精为阴阳,阴阳之专精为四时,四时之散精为万物。我知道了,这天地便是阴阳所化!阴阳就是三了”君白微微点了点头,在那眼眉之间竟隐隐可见有些笑意,“元气剖判,刚柔始分,清浊异位,天成于外,地定于内。天体于阳,故圆以动;地体于阴,故平以静,清浊是二,这元气就肯定是一了!”

  想到这里,君白的脸垮了下来,“道生一!道生一!什么是道!什么是道?元气为道所化,道从哪里来!又究竟是什么……”

  冥想一日一夜,君白没有得出结果,他已经回想过清远所说的每一句话,却发现只有一句有用,那就是:“道这东西是要靠自己去领悟的,谁也说不清到底什么是道,这世间有一个人就有一个对道的理解,天下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个答案,全靠自己了!”君白摇了摇已经有些发胀的头,终于颓然放弃。

  又是一场细雨,又是一个明月夜,君白一如既往的将自己沉浸在月色中,不过现在体内放出的已不再是暗淡蓝光,而是一层浓厚的蓝色气圈。放眼看去,却看不出哪里有什么突兀的存在,山谷里浑然一体,分不出狐狸与周遭有何区别。君白已察觉不到自身,心神溶入了自然之中,谷中每一棵树,每一株草,甚至每一颗水珠每一粒灰尘都展现在脑海里,万物无声,却又都如同活了过来般,无处不充满着生机,每一个物体都在不停运动,却又有着相似的轨迹,无时不在分散,却又无时不在集中,天地之间竟是如此统一和谐,君白身体猛的一震,这就是道!道即我,我即道!道即天地,天地亦道,何必分什么彼此,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而后道复蕴于万物,万物有所终结,而后道生,却是一个循环,生生不息……

  君白将身体一抖,眼里放出亮得眩目的光芒,体表蓝光迅速收敛。君白的目光离开明月,停留在那比月更高的深邃天空里,旋又闭上双目,蓝光猛烈的迸发了出来,和以前不同,这次的光芒耀亮了整个山谷,片刻,谷中已被一层蓝雾笼罩,只偶尔在雾中心处闪过几道强烈的光芒。

  清晨再次降临,谷中浓雾缓缓消去,露出中心处一个人影……

  君白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好象有了些变化,举起手,但没看见自己那熟悉的爪子,只有十根洁白修长的手指,他吃惊的晃晃手臂,那手指便在眼前随着摆动起来,摸向自己身体,却摸到了一层柔软衣料,怔怔的低下头,看到的却是一个人的身体,心中茫然的想着:“这是谁,这是谁。”却发现自己口中也喃喃的发出声音:“这是谁,这是谁。”顿时脑中‘轰’的一声,楞在了当场。

  片刻后,君白忽然拔腿跑向潭水,水中映出一个人影,那人披着一头齐肩长发,君白下意识的将头发拢在背后,却见水中人影也做了一个相同动作,心中一惊,又见那人脸上也是满脸惊讶,伸出手去,潭里也伸出一只手来,两手相触,水面荡起一圈波纹,水中人便在波纹间破碎。君白拿回手抚着脸,冰凉潭水激在脸上,君白稍微清醒了点,只觉得那手所触及的如同一块温玉般光滑温暖,哪有昔日里毛糙的感觉。水面恢复了平静,君白这才仔细看着水中人的容颜,雪白中透着一丝红晕的皮肤,圆润的额头,如同柳叶般细长的眉毛,大眼里嵌着两颗夜空里明星般的眸子,大小合度的五官准确安放在该放的位置上,君白不知为何,嘴边滑出了一丝笑容,水中人也同时勾起了嘴角,白晰的脸上竟有着一种近乎邪魅的诱惑,不禁低声自语:“这是我吗,我变成这样子了……”

  良久,君白望向潭中面带欣慰笑容的依茹,轻道:“依茹,你看见了吗,我变成人了,现在我也是人了……”

  ……

  此后的漫长岁月里,君白先习惯了只用双脚行走,又学会了制作一些简单的工具,终于,他完成了最重要的一步——用人的方式思考问题,于是,一种名为好奇心的东西愈发膨胀起来,这个奇妙的世界有太多不可理解的事物,比如花为什么会开放,物体为什么会向下掉落,这些几乎占据了君白所有心力,当然,很多都是无解的。

  可能又到夏天了吧,天空中响起雷声,蛇形闪电肆无忌惮的奔窜,强烈电光甚至刺破薄雾,耀亮整个山谷。君白靠在树下坐着,亮光一度迷花他的眼,同时也迷住他的心:“为什么会下雨,为什么会有闪电!”在没有相关知识积累的情况下,为什么下雨这样深奥的问题显然得不出答案,但闪电的形成君白却有了一个模糊的念头。

  “人的体内天生就有一种与天地相通的气,我们修道之人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气聚集起来,使之强大,这就是道气,把道气释放到体外调动某一种或几种特别的天地之气,就成了道法,为了能扩大道法的效果,就需要一些特别的载体让道气更集中,于是就产生了剑道与符道。”这是清远解释道的运用时的说明。

  “远古是没有纸的,那时侯修道人往往在金属或骨制器具上勾勒出特殊排列的花纹,临到使用再将道气灌输其中,就成了道器,也称法器,但这样很不方便,尤其是战斗时,和不同的人战斗都只能用那一个或几个道器,于是,当纸出现后,修道人便放弃了道器,转而使用符纸,现在的符道就是这样来的,而符道又分两种,一种是预先在符纸上绘出花纹,另一种就是临战时直接输入道气,由道气构成符的脉络。”清远如此解释符道的来历。

  “道气输入时又有差别,花纹排列方式相异,所调动的天地元气也有不同,水性至柔,容易控制,雷势凶猛,却最难得导引。”君白想到这,心中砰砰跳了起来:召一道雷电出来不就知道雷电是怎么来的了吗!

  君白把谷里翻了个转,也没能找到一片纸,闷闷不乐的躺在树丫上,却忽然想到,不是说可以用其它东西代替吗,用这树不就行了。想到就做,君白跳下树,手中聚集起道气向树挥过去,树应手倒下,那切口平滑如镜,就象生来如此一般,君白又一挥手,树干上便分出了一个薄片。

  君白用手指在木片上划着图案,片刻时光一张木符便已完成,君白兴奋的高举起来向其中狂灌道气,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木符没有想象中的任何一点效果,反倒是化做点点木屑飘落下来,洒的君白满脸都是......

  君白愤怒的一抹脸,又去砍下一片更粗的来做木符,结果却仍是一样。再砍,再做,到最后君白干脆用了一块大木桩,但唯一变化就是地上木屑变厚了一层。

  君白有些泄气,重又来到潭边看着依茹,竟是希望依茹能醒来教他这符究竟该如何做。依茹仍是那幅表情倚在云天怀里,云天则靠在石壁上。石壁!君白猛然想起,可以用石头的!

  抱着一块石符,君白口中念念有词,却是在祈祷石头不要变做石屑。缓缓输入道气,石头没发生变化,君白把心一横,道气猛催,石符竟放出微光,终于成功了!

  一团水凭空出现在君白周围,将他裹了起来,良久,水才流到地上,化做一个小水洼,露出其中全身湿淋淋呆若木鸡的君白......

  看来是符没画好,君白又做了些改动,继续尝试,这一次,再也没有一滴水出现,只是君白站的地方人忽然消失,只留下一个三四人高的大土堆,过了好半天,土堆里冒出一只手,接着是一个头,最后是整个身体,正是君白,不过一身白衣上已满是泥土,君白用手在脸上一抹,露出一张半黑半白的脸。

  稍微洗了一下身子,君白又抱起石符,但有些犹豫,金木水火土,水和土都出现了,再出现木也没什么大不了,但若是出现金或火,那不就变作插烧狐狸了!但最终,对未知的渴望胜过内心的恐惧,君白决定再尝试一次。

  真的成功了,一道闪电从空中劈了下来,君白心情好到极点,但是有些不对,君白瞪大了眼,发现那道闪电是正冲自己来的!

  “呀!”君白尖叫一声,抱起石符转身就跑,闪电正好砸在刚才立足的地方。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去,却发现无数条闪电依次向自己击来,然后又是一场大逃亡......

  眼前出现了一丛灌木,君白也顾不得许多,顺手将石符抛向空中,一头钻进灌木,身体缩做一团,战战兢兢的等待闪电过去。

  “啪”,身后传来一声轻响,也没有闪电打在灌木上,君白小心翼翼的伸出头,只见天空一片晴朗,哪里有什么闪电,地面上也只有几块碎石,这时君白才想起清远曾说过:“符扔出去不是就不管它了,还需要控制其攻击方式与范围。”不禁心底大骂这老头只会放马后炮......

  符道初成的君白忘记了练符初衷,全部心神都投进了那千变万化的道法世界,今天,他又打起了剑道的主意,也是先用石头做了一柄剑,再将道气输入,剑上生出一股极大吸力,带动着君白向前方冲去,谷中景致在眼前滑过,呼啸劲风刮过脸庞,这一新奇感受大大刺激了君白的神经,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向空中飞去,君白就这样第一次在有雾的情况下看到了谷外的世界,脚下是苍莽大地,头上是蓝天白云,似乎伸手可及,无所不能的感觉在心中慢慢滋生。

  正得意间,君白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他惊讶的看着周围,没什么异常啊,但看到剑的时候,君白明白,厄运再次降临,石剑上出现了无数裂纹,并且还在不断扩大,最终,石剑变成石块,君白开始了从天堂到地狱的堕落过程,手舞足蹈中,君白又发现一件事,人类的身体原来是这么笨拙,哪有狐狸的轻盈,然后,他便和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这一下可摔得不轻,揉揉屁股,君白呲牙裂嘴的发誓再也不用石剑!

  又过了几年,君白的符道已演练得出神入化,甚至用五块石头组合在一起,重现了当日依茹的五行符阵,山谷中平静生活对他的吸引力正在减弱,君白又多了几种情绪:无聊,寂寞与烦躁。他对外面的世界生出了强烈的渴望,或许,是时候离开了。

  看着水中的依茹,离别惆怅填满了君白整个心灵,晶莹的眼泪滑出眼眶,滴进潭中,真的好希望依茹能醒来,抱着自己,拉上云天一起在欢声笑语中游戏人间,但这一切都回不来了。

  君白伸出一只脚,想要踏进潭中,再摸摸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孩,但几十年人的生活并没能抹去畏水天性,他又收回脚,只是脸上挂的眼泪更多了。

  君白转过头,激发早已准备好的石符,一道清风袭来,卷着君白冉冉上升,君白却是始终不敢回头,不敢再面对那清秀的容颜,虽然她早已铭刻在心中……

  君白终于离开了,离开了这个度过数百年时光的地方,离开了陪伴他前半生所有岁月的女孩,没能离开的仅有那一串串泪珠......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第一章 道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