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故人(一)

    九江城内,悦来客栈的一个雅间里。君白静静的坐着,手里端了一杯上品龙井,他感觉现在还不错,至少没有那么多人盯着他看了。舒黍高翘着双腿,放在桌上,一个钱袋在他手里抛来抛去,这是他进城的时候顺手摸来的,而对那满桌的美事却是看也不看上一眼,他总觉得这些还没悟能做的好吃。悟能也不管他们做些什么,只是埋头大吃,盘子换了一个又一个,看那样子他不把这一桌东西吃完是不会罢休的了。

  酒足饭饱,悟能满意的拍拍肚子,打了个饱嗝,感叹道:“真是舒服啊!老鼠,这一桌得要多少钱?”

  “不多不多,五两银子而已!”

  悟能咽了口口水,喃喃自语:“那你欠我的银子还我,我就可以这样吃上几年了……”他忽然大吼一句:“快还我钱!”

  舒黍仍是悠闲的丢着钱袋,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急什么急,欠钱的是大爷,怎么着也得晚上再去啊!”

  这时,君白放下茶杯,淡淡的问:“老鼠,你一直缠着要我这剑,究竟是做什么用?”

  舒黍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半晌后,他长叹一口气:“唉!便给你说了吧。我曾见过天下百宝排名,这破邪也是在其中的。剑名破邪,长三尺六寸,无锋,剑出则诸邪不侵,为不杀之剑,相传为春秋所铸。可不知道后来又是谁把它开了锋,又沾上了太多血腥,有违不杀之意,若是再这样下去,这剑怕是要费了……”

  “那你拿去又有何用?”

  听到君白话里隐隐有将剑给他的意思,舒黍顿时两眼放光,跳起身来,激动的道:“狐狸,你可是要把剑给我?若真给了我,我就踏破千山万水,也要想法将那剑上的血腥气涤尽!要知道,那些天下至宝都被藏得严严实实的,往往还有阵法所护,常弄得我焦头烂额,若有了这剑,便不需再怕阵法了!到时候有什么好东西,我也分一份给你,如何?狐狸,就给了我吧!”

  君白一直以为他要这剑有什么大用处,却不料他心中想的还是偷东西,不禁摇起头来。舒黍又加了一句:“狐狸,我求你了,看着那些好东西就在眼前可怎么也拿不到,我心焦啊!就给了我吧!”

  “这剑对我倒是用处不大,本来就是给了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它是故人临终所赠……”

  君白话一出口,舒黍的面色立刻阴沉下来,哭丧着脸,不依的叫了起来:“狐狸,你耍我!”

  忽然,雅间外响起一声大吼:“小二,道爷要的酒呢?”君白向外看去,外面不知何时来了两个道士,一个尚且年幼,另一个年纪稍大,满脸的络腮胡,正在那里大喊大叫。

  小二忙不迭的端上酒菜来,那大胡子道士抓起酒壶便向嘴里倒,小道士在那劝他:“师父,你就注意点吧,这里人多,要是你喝酒的事传到观主那,你又要挨骂了!”

  “不怕不怕,反正也不是被骂一次两次了!”

  “可要是被其他山门的看见,会笑话咱们的!”

  君白见他们没有注意自己三人,便放下心来,又倒上一杯茶,可那大胡子道士的下一句话又勾起了他的兴趣。

  “笑话!谁敢笑话我们君山弟子!”

  君山弟子,上次在洞庭湖里,那个道士便一口咬定君白是君山弟子,麒麟也说君山有个老道士特别厉害,这君山究竟又是怎么回事?

  那小道士迟疑了一阵后又说道:“这也是,他们还真不敢说什么。可是师父,我有些奇怪,我们就真那么厉害么?怎么上次我和金云观的小道士比试,结果他一口飞剑便把我的符全破了,他还比我小两岁的!为什么你不教我练飞剑啊?”

  大胡子道士摇了摇酒壶,似乎已经空了,扔到一边,又抓起一壶猛灌两口后才回答:“飞剑,那是什么玩意!祖师说了,我君山一脉炼心即可!你也别灰心,想当年我与他们比试还不是和你一样,可现在,我一个打他们一群!我们君山都是这样,我们十年修为的打他们五年修为的,二十年的打二十年的,三十年就当他们五十年,法宝那东西,偶尔用用还行,多用可就不好了!”

  “哦,我明白了,等十年我再去报仇!师父,我们祖师是谁啊?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

  大胡子道士又喝完了两壶酒,看上去有些醉了,他伸出手一翘大拇指,醉醺醺的说道:“说起祖师!他老人家可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四百年,他创立了我君山道观,这几百年来多少风风雨雨,我们就是不受波及!”

  “四百年,那他该仙去好久了,怎么观里没他的画像啊?”

  大胡子道士手一挥,不满的道:“谁说他仙去了,他还活着的!他有四百年的修为,简直就是神仙了!我听一些长辈说起过他的道号,好像是叫明月……”

  明月!明月!明月!君白的脑子一下便炸了开来,那道士后面的话他再也听不进去。当年清远被天机所害,云天怒发冲冠,惊天一剑,却伤在了明月手上!若是云天不死,依茹怎会跳崖自尽!若是没有这个明月,他还该是在在依茹怀里撒娇的小狐狸吧,又怎会流落人间!都是这个明月,是他害了云天,害了依茹,也害了自己!他居然还活着,活了四百年,在人间逍遥了四百年,可依茹却只能在寒潭里长眠,为什么好人短命,坏人却逍遥自在!天理不公,天理不公!

  “狐狸!狐狸!你怎么了?”舒黍见他端着茶杯什么也不做,眼睛只是直勾勾的望着前方,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急切的叫着。

  君白回过神来,可他心中却有一个念头不可遏止的冒了出来——报仇,报仇!既然天道不公,那就由自己去吧!

  “狐狸!”

  “十剑,仅仅是十剑,我输了,输得惨不堪言!我想逃,可那道士一张符扔出,顿时天地俱变,我竟连逃也无处可逃……”麒麟的话在君白耳边响起,自己与大哥差得便不是一点半点,与那明月相比却不知差了多少,能给依茹报仇吗?可脑中又一闪,闪出了依茹那凄凉的一跳……此仇不报,如何对得住依茹的恩情!此仇不报,自己还有什么面目立于天地之间!管它能不能成,去吧,去吧!

  “狐狸!”这次是舒黍与悟能一起叫了出来,那声音之大将外面两个道士也惊动了!

  君白扬手一张符,恰好落在两个道士身边,无数藤条从那木板上,桌上冒起。那小道士想抵挡,可修为不足,偏偏他师父又醉了,转眼间他们便被捆得牢牢实实。

  “狐狸,你真是厉害!刚才我见了道士都想跑的,可你居然把他俩逮住了!”

  君白不答话,只是从那青叶中取出破邪剑,双手递到舒黍身前,这才道:“老鼠,我要去一个地方,可能回不来了,这剑你就拿着吧,好好待它!”

  舒黍听他语气里说不尽的悲凉,呆呆的接过剑,忽然叫起来:“狐狸,你去哪?我和你一起!”

  “我也去,反正老鼠不在,我也拿不到钱!”悟能也跟着说道。

  君白见他两人目光中都有关切之意,心中一热,相交不足十日便能如此,这人间还是有些东西是好的……可他俩实在是本领低微,何必拖着他们一起送死。他摇头道:“不必了,这是我自己的事,该由我自己去做!”话一说完,他便架着一道清风,穿窗而出,向着洞庭湖的方向飞去,向着四百年的恩怨飞去……

  ……

  又来到洞庭湖了,上一次来的时候有姐姐陪着,虽也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可总还是欢声笑语居多,可现在姐姐不在了,自己的心里也被仇恨所笼罩。洞庭依旧,却是物是人非……

  不知怎的,君白忽然想起了那日遇上的绿衣女孩,那可爱的表情浮现在脑海中,那一声撒娇般的‘色鬼’还在耳边回荡。上次真该问问她叫什么名字的,以后可能再也见不着她了……

  君山出现在眼前,那岛上已满是肃杀的秋意,与四百年前的那一日却是如此的相似,君白心中暗道:“依茹,我就要去找仇人了,就算是拼个鱼死网破,我也要让他不得安宁……”

第三章 故人(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