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故人(二)

    君白站在君山道观大门外,那大门上方挂着一块有些残破的牌匾,上书三个大字——清云观!灰朴朴的围墙,暗青色的屋檐,在空中不时还有水鸟飞过,观里隐隐有诵经声传出,好一个幽深宁静的世外桃源啊!他不禁感叹着:可惜,这里住的是明月!今日,血光将现,却不知流下的会是谁的血……

  观门口守了两个小道士,他们见君白站在门口,打量着周围环境,身上都是纯正浓厚的道气,便以为他也是哪个道观派来拜竭的弟子,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当下一个小道士站了出来,郎声问道:“不知道兄是在何地清修,来我清云观有何要事?”

  “我来找明月!”

  两个小道士满脸的疑惑:“明月,明月是谁,道兄莫不是找错了地方吧!”

  君白见两个小道士还算和颜悦色,任他心中恨意滔天,可终与这些小道士无关,怎也不好现在便翻脸。他淡淡的道:“你们不知道也罢了,让我进去,我自己去找他。”

  君白还当他的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却不知一个有着数百年的门派怎能允许外人随意出入。两个小道士脸沉了下来,带着怒意道:“道兄此来究竟是为何事,莫非是来捣乱的么!”

  捣乱!或许算是吧,毕竟今日是要找他们的祖师报仇……

  “还请道兄速速离去,君山上不欢迎心存恶意的人!” 两个小道士的手已经放在腰间长剑上。

  君白苦笑一声,早就料到此行不会太顺,却不想这么早就要动手了!他手腕一抖,已抓着了两张雷符,可转念一想,他们不过是小道士,与昔日恩怨无关,修为也不足,此符一出,多半便要伤了两条性命!他又换上了一张水符,抛了出去。

  两个小道士见那符轻飘飘的飞向自己,脸上同时现出了惊诧的表情,他们师父曾说天下间练符的早就只剩下了君山一脉,难道师父说错了,又或者他是门里隐居不出的长辈,前来考较自己功底的!他们心中思索,可手底却不慢,长剑飞出,带起两弯银弧,一对剑尖不偏不倚的同时点了符中心处!噗的一声,符裂开,发出了水瓶迸裂的声音;接着,就以那破碎的符为起点,一个映着盈盈波光的水球展开,将两个小道士困在了其中。水球里散发着一股股寒气,转眼间,他们便觉得全身麻木,被冻得什么都感觉不到了,长剑从手中掉落,却没有落地,而是跟随着水球里那暗流旋动!

  君白大踏步的向观内走去,可刚跨进观门,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阁下何人,竟在我君山闹事,还伤了我两个不成器的小徒弟!”随后,一张道符出现君白身前,他忙撑起一道水障,可那符却不是冲他来的。符飞到一半便从中裂开,化作两条火龙打在水球上。哧的一声轻响,水球上激起漫天白雾。雾散去,水球也已不知所踪,露出两个被冻得抖个不停的小道士。

  “师父!”两个小道士向符飞来处跑去,同时还哀叫着。

  又有三名中年道士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拉住两个徒儿,为他们驱寒,同时问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师父,他说他来找明月,我们哪听说过有什么明月啊!他非要进来找,我们就打了起来,他也是用符的……”

  另两个中年道士听到明月两字便是脸色一变,其中一个转向君白道:“贫道莫桢,这是两个师弟莫仪莫予。小徒儿不知事,贫道先行致歉。敢问道友来找祖师有何事?”

  “明月,叫他出来,四百年前的故人来找他了!”

  那两个小道士的师父莫予似乎已经治疗完毕,听了这话,怒道:“四百年前的故人,阁下又当自己是何人,竟能与祖师相比,活上四百年!你在这里诳言倒也罢了,只是为何伤我徒儿,还要请阁下给出一个公道!”他跨上一步便准备要动手!

  “师弟莫急。”莫桢将莫予拦了回去,又对君白道:“看道友一身修为虽深厚无比,可年纪轻轻,又怎算得上是四百年前的故人,我等出家人还是出言谨慎些好。请问道友来此究竟何事?”

  说话间又来了不少道士,这几百年里君山始终不曾发生过什么事,可今日竟有人来闹事,这可是一件大事啊!他们围着君白窃窃私语,评头论足。声音越来越大,君白也越来越烦躁不安。

  “无量寿佛!”观内又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众道士们顿时停下话头,一起向着发声处稽首致意。

  一个须发斑白的老道士缓缓行来,他大袖翩然,举手抬足之间有若行云流水,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之气。君白看到他时心中一惊,他竟看不出这老道士的深浅,只觉他的修为如同大海一般深不可测,怕比那老龟还要高些!

  那老道走到众人之中,衣袖一挥,带起一股微风,将众道士都托了起来,问道:“观中乃清净之地,何事喧哗?”

  莫予再一稽首道:“观主,此事因这位道友所起……”话才出口,君白便已打断了他:“老道士,我找明月,快些叫他出来,四百年的恩怨该了断了!”

  观主看了君白一眼,道:“我是这清云观的观主定性,看道友一身所学,与我君山似乎有些渊源,不知是出自何方门下?”

  君白见他不答,又叫了起来:“老道士,别拖时间,今日定要将那些往事做个了结,快叫明月出来!”

  定性仍是含笑道:“道友这般举动却是失了我修行人所需的清净心,长此以往,怕对修行不利啊!”

  听他仍在打岔,君白按捺不住心中烦闷,大叫道:“老道士,你不叫他出来,我自己去找!”

  定性好脾气,可他那些晚辈们却没那么好的涵养,听得君白出言不逊,立刻呵斥声一片,那莫予更是已将剑拔了出来对准君白!

  “别怪我不客气了!”君白心中的烦闷终于突破了底线,他手一挥,五张道符呈五角散在他身边,随即金木水火土五行齐现,金绿白红黄五色光团在身边旋转,越转越快,最后形成了一条五色光带。他再双手一拨,光带顿时炸开,化作了无数小光团击向场中每一个道士!

  莫予离君白最近,他首当其冲,数十个光团一起向他打去。他蕴集道气,长剑一挥,击飞一个,再一刺,又刺穿一个,便当那光团也不过如此,他发出几声冷笑,道:“雕虫小技耳!”

  定性见他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心中暗道:心浮气燥,不是好苗子,不是好苗子……这时有几个光团也飞到了他身边,他伸手一招,那些光团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他手里,滴溜溜的旋个不停。他将光团托到眼前,仔细看着,觉得其中蕴涵着五行之力,且那五行相辅相成又不互相冲突,若是接的人一不注意,那平衡便破了,接着就是——爆炸!

  定性正想到爆炸的时候,轰隆一声已传到他耳中!原来是莫予小瞧了那光团,出剑自然也不用心,结果引发了两枚光团……光团炸开,长剑只一瞬间便裂成了碎片,且一起向他胸口打去!眼见他命悬一线,定性再摇起头来,长袖一拂,莫予身前凭空起了一道清风,将碎片卷了开来。

  再看向其他的道士,他们虽已见着了莫予的失误,不敢大意,可一个个仍是抵挡得辛苦异常,不过此时定性却轻笑了起来,道:“有趣,有趣!”他双袖一拂,在半空中搅起了一阵旋风,那些光团便向风中涌去,一干道士顿时松了一口气。

  君白察觉无论他多么用力,可始终改变不了光团的轨迹,都是那老道士搞的鬼,他一狠心,猛催道气,那些风中的光团一个个融合在了一起,一串珠子般加速向定性打去!

  “有趣!实在有趣!” 定性停下旋风,伸出双掌,在其上布满五行之力,准备用手去接那变大了的光团。可手还没有触上,那光团便先炸了开来,强大的冲击力震得他手臂发麻,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他一怔,旋即回过神,原来这光团还能控制着爆开的,想刚才可能是太多了些,控制不过来,不然他那些徒子徒孙可就要倒大霉了!

  一连串光团在身前爆开,定性每接一个便推后几步,眼见着要完了,可他身后忽然一紧,竟已到了墙边,退无可退了!偏偏此刻那最后三个光团同时爆炸,他只觉得胸间如遭重击,内腑一阵翻腾,一股腥热的液体涌上喉间,一双手也震得全无知觉了!

第三章 故人(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