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传奇

热血传奇

浪子无为 著

玄幻
类型
2004.06.13
上架
1.0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假戏真唱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直接影响到历史进程的当推战争与宗教,在魔法纵横的玛法大陆,各种势力集团渐渐形成了一个个各自独立的王国,其中大陆上最主要的三大帝国分别是哈根纳、圣奥和沙巴克,其中实力最强的当属哈根纳帝国,其次便是魔法大帝为首的沙巴克帝国。以宗教立国的沙巴克帝国自成立以来,进行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战争,其中万人规模的战争就不下三十四次,最有名的战争当推沙巴克保卫战,大战双方共投入兵力不下二十万,仅从参战双方的种族分析,就几乎涵盖了大陆上神、人、魔在内所有的种族,人类、精灵、龙族、鬼族、狂战士一族等等,双方将领斗智斗勇,奇招迭出,堪称势均力敌的经典之作。

  估且不论后世如何评价这次战争的起因,但从此次战争中表现出来的那种高超的战争艺术,后世军事学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这次战争中涌现出的杰出将领,更是灿若晨星,给后世留下了许多不朽的传奇故事。

  -----《关于战争与历史的研究》序言

  何苦此时真是叫苦不迭,一路上短短几十米,却足以让何苦领略到什么叫做剑拔弩张,什么叫做针尖对麦芒,芙蓉和龙儿两个女孩子仿佛天生的死对头,没走两步就开始吵架,而且一起吵起来就吵个没完没了,吵架的理由无非是些诸如长卑前后这些鸡毛蒜皮之类的小事,而且非要分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一人一只手揪住何苦,非要做出一个评判来。

  可是这些事情,对于一个少年人来说,哪能分得清?清官都难断家务事,别说是一个少年了。对于眼前这位龙儿姑娘,别看外表弱不禁风,但却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别看那纤纤玉指看似无足轻重,但从何苦呲牙咧嘴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他在承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

  何苦纳闷儿,时雨姑姑几时又多了这么一个妹妹,说是龙族,可分明是人,一见面就象是大家主母似的围在自己身边,没有半点害羞之意,不过何苦隐隐约约感觉到,两个女孩子彼此争风吃醋,目的似乎全是因为自己,可是这个素未谋面的龙族少女,又怎么会因为自己而与芙蓉怒言相向。

  如冰公主到是一言不发,默默地跟在众人身后,还好,三个女人一台戏,如果公主再加进来,真不知这场戏该如何收场。

  “按理说吗,这位龙儿姑娘说得有些道理,毕竟人家在辈份上比芙蓉妹妹还要高出一些,芙蓉,你就叫她一声姑姑又如何呢?当初我不也曾经叫你姑姑吗?”

  “不行,凭什么我要叫她姑姑!活得长怎么了,乌龟还能活上千年呢,你怎么不跑上前叫它叔叔啊?”芙蓉干脆停下脚步,歪着小脑袋盯着何苦,眼睛充满了不满和挑衅的味道。

  “可是乌龟怎么可以和人相提并论呢?”何苦苦笑着摇摇头,暗想都这是哪和哪啊?分明是胡搅蛮缠,可在芙蓉面前实在不敢把这话说出口,只好硬生生地吞到肚子里。

  “怎么不可以!龙生九子,乌龟也算是一种吧?如果象你这么说,她是龙族,根本就不应该算是人类,为什么非要我叫她姑姑?”没想到芙蓉到是得理不饶人,非得弄出个所以然来。

  “切,你以为我愿意啊?如果不是看在红夜姐姐的面子上,我才不会认你呢,我警告你,不懂就别乱说,乌龟怎么可能是龙的一种呢?按你的逻辑,妖精也不应该算是人类,凭什么非要左右人类的意志?”可惜这位龙族圣女同样是得理不饶人的主,谁遇上谁倒霉!

  “你才不懂呢,妖精怎么啦,最起码和人类可以和平共处,谁像你们就知道躲在龙山上不思进取,再说赤这么多年一直跟随着我,我没有让他叫我姑姑就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芙蓉满不在乎地盯着龙儿,小腮帮鼓鼓的,

  “好啦好啦!两位大小姐,都是我不好,你们让我清静一会行不行!”何苦抱着脑袋,做出一副无比痛苦的样子,脑袋左右晃了晃,险些栽倒在地。

  “不行!”话一出口,两个女煞星几乎同时吐了吐舌头,怔了怔,彼此怒视着何苦,活像两只斗架的公鸡。

  “好嘛!成心是不?说这话时倒心有灵犀,现在怎么不吵了?接着吵啊!”何苦看了看两个还在发怒的女孩子,干脆拉起公主如冰的小手,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

  步入厅堂,何苦这才猛然发现,四周一下子多出了好几个人,星月和盘古还有那个不听话的小刘道,此刻全都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每个人都神情严肃。正中摆放着一张精致的床榻,上面似乎躺着一个人,只是全身上下被一张白色的绸缎盖的严严实实,不知道里面躺的是谁。

  整座厅堂鸦雀无声,大家彼此只是互相望了一眼,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在外面闹哄哄的吗?这么一会就都变成哑吧啦?何苦慢慢地向前走了两步,目光落在那张床榻上,心中不免犯起一阵疑惑,回头又看了看几个同伴,每个人的脸上都仿佛露出了一丝悲伤的表情,就连刚才吵得水深火热的两个女孩子,也悄悄地挪到星月那边,一语不发。

  怪了?莫非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何苦的目光又回到床榻之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在出神之际,只听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回首一看,只见一位风华绝代的女人出现在面前,不用问,从众人脸上浮现出的那种敬慕的神色判断,此人定是时雨,传说中的天下第一高手。

  何苦心头不由得泛起一股莫名的紧张之感,女人身穿白色的法袍,头上挽束着紫色的长发,亦是一脸的肃然,在她身后,站立着另外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那全身散发出来的王者气息,却是何苦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强大的力量。

  女人缓缓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对着何苦微微一笑:“孩子,你的伤好些了吗?”

  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时雨姑姑,少年内心不由得泛起一丝前所未有的荣耀之感,尤其是这位曾经救过自己一命的姑姑,竟然是那么和蔼可亲,何苦一下子就从惊愕中恢复过来,紧走两步上前施礼:“晚辈何苦,此番奉师尊阿兰魔之命,护送芙蓉妹妹前来桃园,一路之上连遭险境,未尽到保护之责,实在愧对姑姑厚望!昨日古墓历险,承蒙姑姑搭救,晚辈真是感激不尽!”

  时雨站起来,轻轻走到何苦身边,仔细端详了一番,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哎,孩子,客气话就不必说了,果然是英雄少年,兰魔师兄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姑姑太夸奖我了……什么?您刚才说阿兰魔爷爷他怎么了?”猛地回味过来,何苦只感大脑一阵晕旋,险些跌坐在地,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时雨,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应对。

  女人神色黯然,转身走到那一张床榻之前,轻轻揭下白纱,顿时露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爷爷!”何苦惊叫一声,扑嗵一声栽倒在地上。

  纵横于脸上的冰凉,唤醒沉睡在黑暗中的知觉,首先苏醒过来的是心内如针钻刺的疼痛。何苦扑倒在阿兰魔的尸体上恸声大哭。

  “孩子,其实当时你也在场,但你可能都已经忘记了,事情的经过我也是事后才知道,阿兰师兄为了救我,自愿做生死灵媒引发地狱红莲燃烧自己,这是他留给你的东西,你自己看吧!”说完,时雨从怀中取出一包东西轻轻地放在何苦身边。

  “不!我不信!爷爷根本不会死,他是天底下最伟大的魔法师,没有人可以伤害得了他,一定是有人暗中陷害他!”说到这里,何苦蹭的站起来,“呛啷”一声抽出腰间的血饮长剑,环视四周,愤怒的目光从众人脸上划过,最终落在那位始终不发一言的黑衣人身上。

  此时的何苦,虽然痛彻心扉,但灵智尚存,以阿兰魔的实力,在场的众人包括时雨姑姑在内,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轻易伤害到他,更何况这些人绝不可能对爷爷下毒手,唯一值得怀疑的就是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黑衣人,从他那身散发出来的那种强大的魔力,以少年人的判断,只有他才可能是真正的凶手。

  杀气渐渐凝结,血饮剑几乎滴出血来,少年何苦一步步走向黑衣人,脚下没有丝毫停顿,尽管明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是这人的对手,但仇恨本身释放出那种澎湃豪情,已足以让少年何苦热血沸腾。

  黑衣修罗自始至终未发一言,冷冷地注视着何苦的一举一动,似乎根本未把何苦放在眼里。

  “敢问阁下是何方高人,何以在此时出现在桃园?”少年一字一顿,冷厉的目光直射对方心底!

  “魔神---修罗!”黑衣人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语气中连一点感情色彩都没有。

  “很好!原来是至邪至恶的魔神大人!在下真是失敬了!”何苦的语气中带著强烈的厌恶感,手中的血饮剑突然爆射出一片灿烂的光华,宛如天上的娇阳散射出火热的光芒,刹那间形成了一道护身的防御盾牌,随后少年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请问魔神大人,我爷爷的死你可知晓?”

  “当然!本王当时就在现场。”修罗依然面色从容,冷冷地回道。

  “如此说来,我再问一句,我爷爷的死是否是阁下所为?”何苦似乎完全忘记了对方的身份,长剑直指魔神咽喉,只要对方敢于承认,管他魔神还是邪神,哪怕是拼个血溅当场,也要为阿兰魔爷爷报仇。

  魔神修罗眉头皱了皱,让一个少年用剑指着自己,恐怕历届魔神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尴尬的场面,黑色的斗蓬竟无风自动,显然是在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

  “可以这么说!令师尊的死与我有直接的关系!”话音未落,何苦的长剑已经如灵蛇出鞘,闪电般地袭向修罗,在场的众人无不发出一声惊呼。

  虽然明知道这一剑几乎不可能伤到魔神,但近乎疯狂的少年此时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心中的仇恨早已象积蓄已久的火山猛烈的喷发出来,无论面前的敌人有多么的强大,此时心中只有两个字:报仇!

  耳轮中就听喀嚓一声,只见魔神修罗不知用了什么手法,脚下根本未见移动半步,身体已经闪身站大何苦的身后,而何苦那把削铁如泥的血饮长剑,竟然齐刷刷地断为整整齐齐的四截,丁丁当当的散落在地上,而何苦身形却早已摔倒在三米开外。

  “哼!傲天,在你的光明力量还未觉醒之前,你根本无法接触到我半袭衣衫,我劝你还是放手吧,免得自取其辱!”说罢轻轻地抬起右手,一道无比炫丽的光芒闪过,魔神的手心已幻化出一柄红光闪耀的神兵,刹那间血红的光华充斥了整座大厅。

  此时的何苦,竟像中了魔法师的符印,低头呆呆的注视着自己手中的半截短剑,完全没有料到修罗的长剑已经指向自己的咽喉。

  等他明白过来已经晚了,赤血魔剑宛如一条素龙,死死盯在自己的咽喉之上。

  何苦完全惊呆了,脸色由于过度紧张而涨的青紫,这一刻,他的眼里没有泪。

  “何苦,接剑!”只听一声娇呼,唯恐天下不乱的龙族少女突然从众人中跃起,顾不得时雨凝眉制止,一道潜龙劲从手中发出,将何苦稳稳的送出魔剑的范围,随即扬手掷出玄冰神剑,立时众人都感到身边剑气森森,寒光纵横,虽是中秋时节,但在场众人却无不感到冰凉刺骨,惊骇万分。

  “好剑!”抬手接剑,猛然间一股巨大的力量直入丹田,让人顿感精神倍增,何苦随手释放出一道雷霆闪电,劈向修罗,转身对着还在一旁发呆的星月喝道:“星月,朋友之间怎么做,你应该最清楚!用不着我教你了吧?”

  星月似乎始料未及,愣了一愣,但迅即领会了何苦的意思,当下长身跃起,蓝色的井中月在空中宛如一道深蓝色的明月,划出一道亮丽的轨迹后,身形稳稳地落在地上,少年肩并着肩,站在何苦左侧。

  “呵呵,难道我就不是朋友吗?”烈火剑随即荡漾起一片火红的光芒,盘古看来也不甘寂寞,纵身跳到何苦右侧。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们一起上!”何苦大叫一声,玄冰神剑挥出片片冰霜,正待挺身而上。

  “住手!”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足以让场中的三个少年心头一怔,谁也不敢再前进半步,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时雨。

  “不错,三位果然是英雄年少,竟然连我修罗都不放在眼里了,真是可喜可贺!”魔神修罗突然收回手中的魔剑,转身笑对着时雨说道,冷酷的嘴角也渐渐浮出一丝微笑,与刚才的逼人的气势竟然完全不同。

  时雨点头笑了笑,转身对着躺在床上的老魔法师怒道:“阿兰师兄,戏演够了没有?难道非要逼修罗对三个孩子出手吗?”

  

第三十三章 假戏真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