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今生

    (本书背景取自《重生之我是曹操》里的大秦帝国,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没兴趣的朋友请看作品相关里的必看资料,以免误解。)

  秦历157年初冬,长安。

  大雪在啸烈的北风中,铺天盖地的冲下来,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冰冷的夜色里,一条单薄的身影静静矗立,那是个削瘦的少年,脸庞上有着与年纪不符的冷静。

  ‘借尸还魂。’看着陌生的身体,李昂想到了这个荒诞的词,虽然他不想去相信,可是身体里那个与他同名少年所残留的记忆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东汉末年,始于黄巾之祸的乱世在仅仅持续了十三年就被一代霸主‘曹操’平定,之后大秦帝国崛起,沉寂多年的汉民族开始了西汉武帝时代之后最大规模的军事扩张。脑海中闪过的陌生历史让李昂皱紧了眉头。

  忽然沉重的马蹄声踏破了寂夜,街角处一队涌出的黑色铁骑惊醒了他,那些人披挂在黑色的铠甲中,只露出一双漆黑而沉静的眼睛。

  看着打量自己的李昂,为首的黑衣军官从马上跳了下来,心中有些意外,这个表情冷静,隐隐露出戒备姿态的少年竟然给他一种沉锐的感觉,仿佛和他们是同一类人。

  “叫什么名字?”那黑衣军官走近了李昂,可是当他看清以后,才发现这是一个寒家的少年,衣衫褴褛,看上去有些瘦弱。

  “李昂。”当被迎面走来的黑衣军官问及名字时,李昂沉默了一下,然后挺直了身体大声答道。

  见到少年如同训练有素的士兵一般应答时,黑衣军官有些意外,忽然间大风猛地刮破浓云,半天里露出了细狭的狼牙月,清冷的光照下来,黑衣军官看着李昂的脸,愣住了,“你……”不过只是微微一怔,他便恢复常色,脱下了身上的披风,“披上吧?”。

  “我家就在附近,多谢将军好意。”看着递来的黑色大氅,李昂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拱手为礼,答道。

  “有意思!”被拒绝的黑衣军官嘴角微弯,重新披上了大氅,“你和我的兄弟很像。”折过身跳上马,黑衣军官看了一眼静立的李昂,扔下这句话,便策马扬鞭,带着身后那些沉默的骑士疾驰而去。

  沉闷的马蹄声中,想到那个黑衣军官临去时的话,李昂摇了摇头,转过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了远处。

  凄苦的童年,孤僻的性子,除了一个半盲的娘和一个七岁的妹妹,就再没有交集的人了,回想着身体里那个同名少年曾经的过往,不知不觉间,李昂已是到了‘自家’的门口。只见破旧的土黄矮墙间,两扇门板在寒风中嘎吱作响,推开虚掩的门,他闻到了血腥味。

  “清…苑,是…你…回来了么?”听得声响,雪地里,一个老妇人挣扎着爬向了门口。看着这一幕,李昂怔怔地站定了,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娘就是这样躺在血泊中,而他却只能眼睁睁地在一旁看着,什么都做不了。于是他猛地冲了过去跪在雪中,抱起那女人,闯进屋内,把她扶在了炕上,昏黄的烛火下,他看清了她,那是一个极瘦极瘦的老妇人,额头上裂开的口子不断淌着血,触目惊心。

  “绷带,绷带。”李昂慌乱地自语起来,他站起身想去找可以止血的东西,可是他的衣服却被死死地拽住了。

  “清苑。”老妇人拉着儿子的衣角,眼睛里的生气越来越黯淡,“娘很没用,你和清芷长这么大也从来没穿过新衣服,娘本想亲手给你们,可是没机会了,娘真是很没用,咳,咳,咳。”老妇人剧烈地呛了起来,手抓住了身边两件还没逢完的衣服,一件黑色的长袍和一件翠绿的衣裙。

  “不是,不是的。”李昂望着一身洗得发白打着干净补丁旧衣的老妇人,握紧了她的手,“你不要说话,不要说话。”

  “清苑,照顾好你妹妹,……”老妇人忽然抓紧了李昂的手,声音越来越轻。

  老妇人死在了李昂面前,他又一次看着至亲死去,却还是什么都做不了,“我是个没用的人,一个没用的人。”他喃喃自语,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头埋了下去,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

  过了良久,他才站起来,“妹妹!”他忽然自语了起来,然后看向了身边已经死去的‘娘’,“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他咬着牙,黑色的瞳仁冰冷而凶狠,喉咙里吐出的声音就像是野兽的嘶吼;脑子里‘清苑’残留的记忆告诉他,这一切只会是那个曾经见过他妹妹,又嗜好猥亵女童的富家公子翟少廷做的。

  李昂走出了屋子,他要去做他该做的事情,他是个刀头舔血的军人,所以除了杀人,他什么都不会,很快,黑暗中,他的身影消失了。

  夜半的雪,很冷。挂着厚厚毡布的马车里,一个小小的女孩蜷缩在角落里,而马车的主人翟少廷哼着小曲,眯着眼,一派悠然自得。

  “少爷,那老婆子要是有个万一怎么办?”坐在翟少廷身旁的亲随马绍小心翼翼地问道,他怕以后出了事,翟家会让他去顶罪。

  “你怕什么,不过是我家的一个仆妇,打了便打了,不过是头上砸了一下。”翟少廷睁开了眼,声音有些不悦。

  “是,是。”马绍见自家少爷面露薄怒,连忙点头称是,“不过李家的那个小子不是好惹的,少爷不得不防啊!”

  “唔,你说得也是,那小子的确是个狠人,真要找我拼命是件麻烦事。”翟少廷沉吟了一下,然后看向了马绍,“你明天带点钱去他家看看那老婆子。”

  这时车身猛地一震,竟是停了下来,翟少廷恼怒了起来,“温三,你找死呢,谁让你停下的,要是撞上黑骑营巡城,爷回去扒了你的皮。”他嘴里骂着,掀开了车帘,却发觉赶车的温三身子抖的跟筛糠一样,活像是见了恶鬼。

  “不关我的事啊!”温三忽地大喊一声,跳下车子,没命地逃了。

  大雪中,李昂身上染血的单衣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可他却恍若未觉,只是静静地站着,漆黑的瞳子里透着凶光。

  “少…少爷,他…他…!”探出头来的马绍牙齿格格地打起了颤。

  “怕…怕什么,你下去,给…给我把他赶走。”对着那双狼一样凶狠的眼睛,翟少廷强撑着,把身边的马绍踢了下去。

  看着颤颤巍巍走过来的人,李昂一步一步迎了上去,“我妹妹呢?”他盯着马绍,冷冷问道。

  “在…在车里。”被那种森冷得像是刀锋般的目光盯着,马绍腿一软,摔在了雪中,大声讨饶起来,“李家大郎,这都是少爷的主意,不关我的事,你放过我。”

  “滚。”李昂一脚踢开了跪在面前的马绍,这种无胆背主之人,他瞧不起,也不屑杀之。

  “是,是。”听得李昂放自己离开,马绍从地上爬了起来,忙不迭地逃了。

  “马绍,你个狗才,爷回去要扒了你的皮。”望着弃自己而去的马绍,翟少廷歇斯底里地骂着,然后他看向了越走越近的李昂,一屁股跌坐了下去,大喊了起来,“钱,钱,我给你钱,我把你妹妹还你,你……”

  可惜他话还没说完,李昂已是打断了他。“我娘死了。”

  “你娘的,爷跟你拼了。”见没了活路,翟少廷也是豁出去了,他一把抓起马鞭,抽在了挽马臀上,吃疼之下,两匹健硕的枣红马猛地朝前狂奔了起来,向着李昂冲去。

  侧身间,李昂闪到了一旁,窜上车把红了眼的翟少廷撞了下去,扯开车帘子,他看到了蜷缩在一角的妹妹,“畜生。”低骂一声,李昂抱起了她,跳下了车。

  ‘轰’地一声,失去控制的马匹拉着车翻倒在了雪地中。

  从雪中爬起,李昂低下头,只见怀中的小人儿嘴唇惨白,稚嫩的脸上是淡紫的瘀青,他顿时捏紧了拳头,冷冷地看向了摔在雪中的翟少廷;他冲了过去,揪住这个面相英俊的富家公子,拳头如雨点一般地落了下去。

  风雪之中,伴随着沉闷的拳声,翟少廷被打得奄奄一息,只剩下了半口气;看着不成人形的脸,李昂充血的眼睛慢慢平静了下来,他停了下来,坐到了一旁的石阶上,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拳头,松开的手不停地颤抖着,关节处淌着血。

  不知过了多久,李昂才抬起头,然后他看到了一双害怕的眼睛,瘦弱的女孩站在雪地里,害怕地看着他。“除了杀人,你还会什么?”他痛苦地埋下了头,“你怎么去照顾她?”

  远处,忽然响起了马蹄声和嘈杂的人声,李昂站了起来,“哥哥…”看着害怕的妹妹,他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只说出了两个字,便再也说不出来了。沉默中,一队黑色的骑士已是冲了过来,李昂的嘴动了动,最后他站在了妹妹身前,护住了她。

  “是他。”看清骑士首领的脸后,李昂愣住了,这个人正是他先前见过的那个黑衣军官。

  看着一片狼藉的雪地,还有伏在雪中的人影,黑衣军官皱了皱眉,然后看到了不知何时抓紧了面前少年衣角的女孩,他若有所思地望向了街道那头奔来的巡夜捕快,转过了头,“去告诉那些捕快,这事不用他们管了。”“喏!”随着一声低喝,他身后一名骑士风一样地掠了出去。

  “跟我走。”黑衣军官忽地又道。

  李昂迟疑了一下,然后回身抱起了仍有些害怕的妹妹,看向了黑衣军官,“我娘尸骨未寒,请您照顾我的妹妹。”

  “你必须跟我走,至于你娘的尸骨,我会派人让京兆尹替你收敛。”黑衣军官没有答应。

  “那就有劳将军了。”李昂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眼前的黑衣军官对他没有恶意,忽然间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黑衣军官时他说的那句话,“你和我的兄弟很像。”

  “披上吧!”愣神间,黑衣军官的大氅又一次到了他面前。

  “谢谢。”接过厚重的大氅,李昂裹住妹妹,然后默默地跟着那军官,随他上了马,坐在了他的身前。骑在马背上,看着怀中渐渐睡去的妹妹,李昂只觉得身子越来越冷,寒风中,他昏了过去。

  蓦然惊觉只是穿着单衣的少年昏睡过去,黑衣军官不由暗骂自己怎么如此这般大意,居然被他沉静的举止所动,忘了他终究也只是个半大孩子。看着有些微明的天色,黑衣军官看了一眼怀中两人,微微叹了口气,一振马缰,驰向了远处。

  

第二章 今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