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林战

    黎明前的黑暗,一处雪丘下,亮着微弱的火光,李昂和高敖曹展开了地图,图画在硝制的羊皮上,简陋得很。

  “那个刺客回去的时候带着我们绕了远路。”李昂按着来时的路比对着地图,自语着,“我们杀掉的那些人,应该是突厥人为策万全留下的。”

  “天快亮了。”高敖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然后沉声道,“那个算计我们的突厥人是头狡猾的狐狸,若是知道自己的算计曝露,我怕他会跑。”

  “你带人回去,我留下。”李昂看了一眼高敖曹,静静道,“给我一匹好马,酒,还有箭和号角。”

  “李老弟,你真他妈是个疯子。”看着冷静的李昂,高敖曹咧开嘴笑,眼里有了赌徒才有的光芒,“我再给你三个人,一定给我把这支狐狸盯死了。”

  “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迎着高敖曹的目光,李昂仰起了头,双瞳如刀出鞘般一亮,“而且我习惯单干。”

  高敖曹楞了愣,才盯着脸上平静得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李昂,按住了他的肩膀,低声道,“记得,要活着回来。”李昂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一笑,低头擦拭起了自己的横刀和军刺。

  高敖曹沉默着,将自己的马牵到了李昂身边,然后将随侍亲兵所带的烈酒灌入大牛皮囊子,和三筒三棱破甲箭一起放上了马鞍。

  天渐渐地亮了起来,李昂收起刀刺,翻身上马,朝着凝望着他的高敖曹和虎豹骑士兵,举了一个许久未曾敬过的军礼,随后猛然挥下手,策动了胯下的战马。

  “大秦,武威!”高敖曹和身旁亲兵望着如箭般远去的一人一骑,握拳敲击在了胸前的铁甲,高声呼喊,然后猛地齐刷刷地转过身,跳上战马,狂奔而去。

  …

  风雪小了下来,不过天还是灰蒙蒙的,暗得可怕。突厥人埋伏了大半夜的涩梅谷内,越来越多的士兵耐不住了,他们都是突厥的年青精锐,这几年来横扫草原,所击者,无所不破,心气高傲得很,这次对手不过是人数和他们相当的骑兵,自家的将军却偏偏不敢正面交锋,反而让他们躲在这冻得要死的谷里等着伏击,让他们都是一肚子怨气。

  “士兵们快耐不住了。”谷内一处突出的雪岩上,生得高大的加扎拉看着身旁的鸿吉刺,眉头皱紧了,“汉人比狐狸更狡猾,他们一定是看出什么了,不然的话,没道理什么动静都没有?”

  “咱们的斥候有没有消息?”一直望着峡谷的鸿吉刺转过了身,他的个子不高,长得极丑,只是一双狭长的眼睛里闪着阴冷的光。

  “没有消息,老营那头也很太平。”加扎拉摇了摇头答道。

  “派人回去看看,不要给人抄了老窝都不知道。”鸿吉刺眼睛跳了跳,跃下了雪岩。

  “怎么可能?”加扎拉不以为然地道,“咱们在南道派了上百的斥候,秦国的大军绕道,怎么瞒得过去,就算他们再厉害,也不可能全杀干净了。”

  “叫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鸿吉刺冷冷地看向了雪岩上的加扎拉,“我不喜欢别人站在我头顶的地方跟我说话。”

  加扎拉的脸色变了变,忙从岩上跳了下来,飞一样地走了。

  “桑若,你不要怪我心狠,你不死,我怎么…”看着远去的加扎拉背影,鸿吉刺冷笑了起来,声音里是深藏的刻骨怨毒。空寂的雪谷里,响起了他那刺耳的低笑。

  …

  李昂下了马,卸去了身上的冷锻薄钢铠,尽管来大秦已快三年,可他还是习惯以前的轻装。从马上取下弓箭和酒囊,李昂牵着马进了眼前的稀疏林子。

  走入林子,李昂计算起时间,昨夜那个刺客带他们绕了远路,走了足足两个多时辰,高敖曹回去时赶得再急也要两个时辰,就算可以抄近路过来,少说也要一个时辰,这一来一去就是三个时辰,算到这里,李昂忽然停下了脚步,伏下身子,松开了马缰,消失在了原地。

  稀疏的林子里,出现了一小队的突厥斥候,他们很快发现了无主的黑马,眼里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为首的斥候骑长止住了想要贸然上前的部下,而是点了两人下马过去瞧个究竟。

  李昂弓着腰在雪中,像一只猫似的,轻柔而缓慢地绕到了突厥人右侧两百步的地方。

  两个突厥斥候,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在原地打转的高大黑马,直到近了马之后,见没什么异样,才竖起大拇指,用突厥话朝远处的同伴喊,“是匹好马,百里挑一的好马!”

  李昂悄然引弓上箭,瞄准先前指派人手的突厥斥候首领,松开了崩紧的弦,然后身子如灵巧的豹子一般窜了出去,跑向了另一处地方。

  寂静的林子里,猛然炸裂的弦响惊得所有突厥人心里一跳,当他们回过神时,自己的头领已经从马上栽了下去,一支森冷的三棱箭贯穿了他的头颅,染得地上一片赤红。

  突厥人慌乱了起来,他们拉开弓射向了弦响的地方,这时,又是一支冷箭从不知名的暗处射来,射穿了一个人的胸膛,他挣扎着,口里吐着血沫摔下了地。

  李昂不断在林子里奔跑着,变换着射箭的地方。直到他射倒第四个人,剩余的突厥斥候才发现他的踪影。他们打着马散了开来,开始围猎这个卑鄙的敌人。

  若是手里有高精度的狙击枪的话,那么这十人队的突厥人应该已经全干掉了。靠着树干,李昂看着手中的弓箭,有些怀念以前惯用的枪械。

  听着四周的马蹄声,李昂心里计算着他们离自己的距离,深吸一口气,他搭上箭,斜刺里猛跃了出去,半空里看着那左侧离自己最近的一骑突厥人,放开了弦。

  落地的瞬间,一点呼啸的黑影忽地到了面前,李昂下意识地一偏头,躲开了射来的劲箭,只是脸上却多了一道血痕,火辣辣地疼,几乎就在瞬间,李昂滚动身子,接着三支利箭插在了雪地里,嗡嗡地响,若是慢上刹那,他已死透。

  躲开必杀的三箭,李昂未及起身,那先前下马的两个突厥人已是到了他面前,挥着刀劈了下来。

  密集的短羽声响起,李昂掣出了腰间的连弩,一筒十支的钢弩倾斜而出,将面前两个狰狞汉子射得倒飞了出去。

  未等喘息,李昂扔去连弩,整个人横滚了出去,‘嗤嗤’的声音在他身后不断,不过片刻间,雪地里插满了十几支箭。

  死死地靠着树,李昂大口地喘着气,刚刚一连串的动作,几乎耗光了他的力气,此时他的弓和弩已经全落在不远处的雪地里,更糟的是,他的左腿中了箭。

  望着雪地的血迹,射箭的四个突厥人互相看了一眼,从马上跳了下来,持弓缓缓地逼向了李昂藏身的地方。

  拍断箭杆,李昂拔出腰间的短刀,想都不想,一刀剜出嵌在左腿的箭头,用烈酒一冲,从军刺的柄里取出伤药敷上,用布条死死地扎住,不过几下功夫,他的额头上已全是冷汗。

  听着不远处,突厥人细碎的脚步声,李昂直起了身,拎着酒囊大灌起来,辛辣的酒液在他的胸膛里仿佛燃起了一团烈火,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李昂抹去了脸上的汗水,又灌上一口酒,抽出横刀,走了出去。

  四个提弓的突厥人望着瘸着腿一拐一拐走出的李昂,楞了楞,然后四人露出了暴虐的笑容,他们扔掉了手里的弓,抽出腰间的弯刀,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他们要好好折磨一下这个该死的秦人,替自己的同伴报仇。

  

  

第二十一章 林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